“如栽盆红药,蓄沼文鱼”1——论诗人屠绅的诗歌世界
Such as Planting Pot Red Medicine, Storage Marsh Fish—On the Poetic World of the Poet Tu Sheng

作者: 施 媛 :南京师范大学,江苏 南京;

关键词: 屠绅诗歌艺术成就 Tu Sheng Poetry The Artistic Achievement

摘要:
屠绅,生于公元1744年,卒于公元1801年。清代小说家、诗人,以长篇文言神魔小说《蟫史》闻名于世。然今人多以其为小说家,而不知其为亦为诗人。史载,乾嘉间,屠氏与当时著名学者文人洪亮吉、黄景仁等结为诗友,一度称誉诗坛。其诗作多散佚,今就其存世作品略探其诗歌世界。

Abstract: Tu Sheng was born in 1744 and died in 1801. He was a novelist and poet in the Qing Dynasty. Tu is known worldwide for his long vernacular mythical novel Yin History. However, most people today regard him as a novelist, but do not know that he is also a poet. During the reign of Emperor Qianlong and Emperor Jiaqing, Tu became friends with Hong Liangji, Huang Jingren and other famous scholars at that time, and was once renowned in the world of poetry. Many of his poems are lost, and this paper briefly explores the world of his poems.

1. 引言

屠绅,江苏江阴人,生于乾隆九年2,卒于嘉庆六年3,字贤书,一字笏岩,号黍余裔孙,亦号磊砢山人。乾隆二十八年4进士,官至广州通判。清代小说家、诗人。屠绅因其长篇章回体神魔小说《蟫史》为后世所关注,《蟫史》通篇以文言写就,情节荒诞离奇,风格奇崛艳异,殊为与众不同。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将其列为清代四大才学小说之一,称“欲于小说见其才藻之美者,则有屠绅《蟫史》二十卷”5,对其推崇备至。然而在关注、研究其小说之余,人们却忽略了至为重要的一点,即屠氏不仅是优秀的小说家,更是一位出色的诗人。这在客观上是由于屠绅诗作大量散佚,传世作品不多,以至于如今的人们已经只知其为小说家,而不知其亦为诗人了。下面将从屠绅存世诗作入手,探究其作为诗人的诗意人生与艺术成就。

2. 凋零的诗意人生

据《江阴县志》记载,屠绅工诗,在当时诗坛有盛名 [1]。清末藏书家、江阴人金武祥在《鹗亭诗话》序中说:“吾乡乾嘉时人文极盛,与吾家里居最近者为屠笏岩刺史。刺史崛起田间,以弱冠得甲科,才名甚盛,所交皆一时名士。” [2]。据《屠绅年谱》记载,乾嘉年间,他与当时的著名文人洪亮吉、黄景仁、赵怀玉等结为诗友,唱和诗极多:“乾隆三十四年乙丑,一七六九,二十六岁,是年七月,与洪亮吉、赵怀玉、庄宝书、邵辰焕、刘骏等,访陈明善刺史于城西徐墅亦园,唱和诗极多。” [3]。又“黄景仁《两当轩集》卷第二十二:‘别亦园诸君,即用屠笏岩赠别原韵。我怀郁塞何由开,当头白月照我杯。我恨绵绵几时已,却似东流大江水。……’” [3]。同时代著名诗人洪亮吉这样评价他:“屠进士绅弱冠即通籍,其为诗有隽才。余最爱其《佳禾篇赠何明府》、《七古送陈伯玉》、《十月朔偕黄仲饮旗亭》、《忆上人某》,近体亦佳。记其一联云:‘风雨十年家铁瓮,云山一夕话铜官。’”6如此种种,皆可想见屠绅当年挥洒诗性、称誉诗坛的光景。

可惜的是,屠绅诗作大多散佚。光绪年间,金武祥拟汇刻屠绅遗稿时,有感于很多诗文已经散佚,当时写诗咏道:“州守风流忆往时,忽焉旧泽鲜留遗。《琐言》、《蟫史》犹传遍,不见文鱼红药诗。”7他在《鹗亭诗话》序中也提到:“其所遗著述,惟《蛣杂记》及《蟫史》二种,近年上海以铅版摹印,而诗文遗稿鲜有存者。” [2]。从金武祥的记述可以看出,屠氏的小说尚存于世,而诗歌则大多散佚了。这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唏嘘不已。

屠绅的传世诗作,据《江阴艺文志》8著录,有《鹗亭诗抄》一卷和《笏岩诗抄》一卷。其中,《鹗亭诗抄》被收录在清人顾季慈所编《江上诗抄》9的卷一百二十一;光绪年间金武祥主持编修的《粟香室丛书》10的集部别集类存《笏岩诗抄》一卷。但笔者在查阅上述资料时发现,《笏岩诗抄》其实就是《鹗亭诗抄》。两部诗集所收录的屠绅诗作,从诗的数量、诗的标题、到各诗内容、再到诗作的排列顺序是完全一致的。当然两者也有不同,但这种差异是十分微不足道的:一是《鹗亭诗话》卷首是屠绅小传,而《笏岩诗抄》卷首是武进赵怀玉序;二是《鹗亭诗话》第一首诗题目作“谢陈茝畇玉田两同学”,《笏岩诗抄》第一首诗题目作“谢陈茝畇”。其余完全相同。因此,《鹗亭诗抄》为目前仅存屠氏诗集。

《鹗亭诗抄》收录屠绅生平诗作凡十五首,其中七首为格律诗,五首为古体诗。格律诗中有五言律诗三首,七言律诗四首,七言绝句三首。五律分别是:《谢陈茝畇玉田两同学》、《河边晓行》、《微山晓望》;七律为:《酌酒与储玉琴》、《灵岩》、《寄萧梅村》二首;七绝是《忆金陵旧游》三首。古体诗有:《阿井泉》、《申浦寒夜怀陈瑚海》、《清江浦晤陈瑚海用坡韵》、《南旺分水》以及《临清观万人冢》。从题材上看,这些诗主要是写景诗与交游诗。如《酌酒与储玉琴》真实记录了他与好友举杯共邀明月的情形,流露出真情实感,写得情深意切:“当筵那复问悲欢,念尔茫茫感百端。风雨十年家铁瓮,云山一夕话铜官。谁怜冷锻嵇康灶,我愧虚谈贡禹冠。今夜蓉城好明月,醉中犹得坐团圆。”写景的如《南旺分水》,诗中糅合神话、传说等素材,实写与抒情相结合,气势古朴宏大,用字铿锵有力,颇得古风之妙。

此外,洪亮吉在《玉尘集》中提到:“有笏岩近稿,余及赵君味辛为之序。”11以及上文所说的《佳禾篇赠何明府》、《七古送陈伯玉》、《十月朔偕黄仲饮旗亭》、《忆上人某》四首诗,都仅存其名,没有能够流传下来。

3. 不朽的艺术成就

洪亮吉曾赞:“屠州守绅诗如栽盆红药,蓄沼文鱼。”12汪瑔在为《鹗亭诗话》的题词中评价其诗文:“貌渊奥而实平易……然笔致逋峭可喜。” [2]。沈燮元先生也说:“(屠笏岩)先生早负异禀,……掉鞅词坛,才誉蔼郁。” [3]。虽然屠绅诗散佚较多,我们不能窥见其诗歌创作的总体面貌,但从他仅存的这些诗歌也可以看出,他是不虚此名的。总体而言,屠绅诗风格多变,典雅清新,不落俗套,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屠绅的格律诗与他的古体诗风貌迥然有别,下面将分别加以论述。

1) 先来看他的格律诗。屠绅的格律诗题材分为两类:

a) 一类是朋友间相属和的诗,比如他的《酌酒与储玉琴》13、《谢陈茝畇玉田两同学》14、《寄萧梅村》二首15。这几首诗比较注重个人情感的表达,注重对诗歌意象的提炼与组合,或借景抒情,或以物抒情,以真情取胜,感情真挚动人,极富感染力;同时,思致清新、明快,语言较为秀丽脱俗。如《谢陈茝畇玉田两同学》:

多情纪与谌,示我琅玕音。交获二难友,酬将一片心。秋高惜鹗荐,岁暮作龙吟。展卷忽长叹,门前白云深 [4]。

这首诗前两句叙事,后两句抒情。叙事时使用典故,“琅玕音”说明屠绅与好友意趣相投,“二难友”说明他们惺惺相惜;抒情时借助秋天的景物,通过意象的提炼、选择来表达情感,写出了一种凄清的情调,也写出了作者的怅惘,与朋友依依不舍的心情。风格细腻、委婉。

又如《寄萧梅村》二首:

问讯淮南萧使君,几时尊酒赋停云。秋风铁篴青丝幛,晓月银钩白练裙。授食独容湖海士,储兼育鹳鹅军。登坛五十心逾壮,不爱寻常嘏祝文 [4]。

念旧宁无一纸书,书成五夜更愁予。吴乡暑雨连溪稻,江县腥风满市鱼。棠荫祗今谁翦伐,柳条犹昔尚扶疏。散人自习嵇生懒,千里相思泪有余 [4]。

第一首诗情怀豪迈,感情激昂;而第二首诗中骚怨、感伤的意味很强烈。第一首诗写的景物是实写;第二首诗写景则是虚实结合,“吴乡暑雨连溪稻,江县腥风满市鱼”是实写,“棠荫祗今谁翦伐,柳条犹昔尚扶疏”是虚写。第一首诗写出了萧梅村的老当益壮,同时也是自况,令人钦佩;第二首诗写出了游子思乡的一片拳拳之心,催人泪下。

b) 另一类格律诗是写景的。写景的当中,《忆金陵旧游》三首16是绝句,这三首绝句颇有怀古诗的味道,其中第一首作:“淮清小市夜如云,景色秋来又几分。何以扬州好明月,吹箫声近杜司勲。” [4]。第二首:“艓子轻盈水上歌,秦淮秋思上楼多。旧游南指乌衣巷,桃叶无情奈若何。” [4]。第三首:“冈头绮石似琼瑰,曾听当年说法来。千佛同登报恩塔,更无花散雨花台。” [4]。屠绅在诗中引经据典,展示了他广博的历史知识,给人以一种历史的沧桑感与命运感,表达了一种历史命运的空幻意识,自然永恒而社会变迁,日月不变而人世变迁。

另外三首写景诗笔调苍凉、冷朴,幽静,融入了作者的一种身处异乡,天涯飘零的孤寂与苦闷。如《微山晓望》17:“帆影下汀,湖光带晓星。天荒微子墓,树远沛公亭。凫掌牵船毂,鱼需著网腥。沮洳虽不恶,吾道未飘萍。” [4]。屠绅长期远宦云南,有这种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2) 屠绅的古体诗风格与其小说非常相似,他以才学为小说的嗜好也延伸到了诗歌创作中,以文入诗,以才学入诗,这一点在他的古体诗中表现尤为明显。如《南旺分水》18

水合争上游,鼋鼍为梁夹轻舟。水分恶下流,龙蛇出壑横长矛。僊人掌劈琉璃毬,屭赑画地清鸿沟。我闻禹功疏凿久,湮没济河之域无复古兖州。汶河中抱蜀山独,明湖滉瀁閒沙鸥。齐人更苦北流悍,漳河卫河千里曲折纷相扎。监河挺英谋,功与砥柱侔。障川迴澜藉高阜,一丸泥制双蝤蛑。始焉溟涬潜结不肯泻,继乃束缚怒汶敌卫如敌仇。一朝壬癸执弧矢,里战不下坤母愁。谁其歃血者?河伯随阳侯。三旗雷鼓息壇坫,牝马行地出土羊。精灵如蚁磨旋转,两两虎视眈其眸。迩来南支北派大启宇,亦若群后拱手冠带朝春秋。客从江汉来,帆饱南风柔。自入鲁齐境,堤闸遇石尤。舟人指示南旺水,水势忽倒十里谁能留。往来对面招手不得语,人家咫尺转眼迷簾钩。我生无能等蚍蜉,意与万舸日夜相沈浮。从今更乞北道主,毋以急湍喷薄令我仓卒惊潜虬 [4]。

这是一首古体诗,整首诗显得古朴苍劲,构思遒奇。全诗在章法上变化多端,曲折往复,有一种沉郁顿挫的风格。诗中描写实景与想象、抒情相结合,写景气势开阔,想象奇幻瑰丽,抒情含蕴深邃。诗中多用典故,意象组合密度很大,在增加了行文气势的同时,也给人一种急管繁弦的感觉。可以看出,作者追求一种险怪的诗风,拼命地搜僻典、用僻字,用词奇险、尖新,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做派,显示了屠绅以奇为美、以丑为美的审美取向。这一方面与屠绅经常阅读奇书,喜欢志怪辑异有关,另一方面,云南对屠绅而言是一片奇异的土地,那里地处偏远,少数民族众多,远离中原文明,处处呈现出与江南水乡迥然不同的风貌。屠氏长期生活于斯,耳濡目染不少当地少数民族的风俗人情,自然要将它形之于笔端,因此他的诗歌难免受此影响,会打上边地神奇的烙印,使得他努力去追求一种古奥、奇缺的艺术风格。

综上所述,屠绅诗作艺术水平较高,诗中用典多而丰富,常有新意,想象神奇瑰丽,语言典雅蕴藉,韵味十足,抒情气势充沛,很有感染力,章法洒脱遒奇,不拘一格。同他的小说一样,屠绅也喜欢在诗中逞气使才,但有时难免有“掉书袋”之嫌。

NOTES

1见洪亮吉《北江诗话》卷一。

2公元1744年。

3公元1801年。

4公元1763年。

5见鲁迅《中国小说史略》,175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7月版。

6见洪亮吉《玉尘集》卷一。

7见金武祥《粟香随笔》卷二。诗名为《杂忆乡居》。此诗又作:“州守风流忆往事,滇南旧泽尚留遗。《琐言》《蟫史》今传遍,官落文鱼红药诗。”

8清金武祥撰,二卷校补一卷,清光绪至民国间江阴金氏刻本。

9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一百七十五卷,民国二十年(1931)陶社校印活字本,四十四册。

10《粟香室丛书》两种,一种是粟香室丛书五十八种一百七十九卷,为清光绪至民国间江阴金氏刻本,共八册;另一种是粟香室丛书五十四种一百五十七卷,为江阴金氏刻本,共五十六册。

11见洪亮吉《玉尘集》卷一。

12见洪亮吉《北江诗话》卷一。

13见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卷一百二十一《鹗亭诗抄》。

14见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卷一百二十一《鹗亭诗抄》。

15见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卷一百二十一《鹗亭诗抄》。

16见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卷一百二十一《鹗亭诗抄》。

17见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卷一百二十一《鹗亭诗抄》。

18见南京图书馆藏清顾季慈辑《江上诗钞》卷一百二十一《鹗亭诗抄》。

文章引用: 施 媛 (2021) “如栽盆红药,蓄沼文鱼”1——论诗人屠绅的诗歌世界。 国学, 9, 15-19. doi: 10.12677/CnC.2021.93004

参考文献

[1] (清)李兆洛, 王立人, 编. 江阴县志[M]. 南京: 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藏, 民国九年刊本.

[2] (清)金武祥, 辑. 粟香室丛书[M]. 南京: 南京图书馆藏, 清光绪至民国间江阴金氏刻本: 五十八种一百七十九卷, 八册.

[3] 沈燮元. 屠绅年谱[M]. 上海: 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8.

[4] (清)顾季慈, 辑. 江上诗钞[M]. 南京: 南京图书馆藏, 民国二十年(1931)陶社校印活字本: 一百七十五卷, 四十四册.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