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中的程度模糊词语研究
Research on the Fuzzy Words of Degree in Volume 3 of Xi Jinping: The Governance of China

作者: 朱思苇 , 张庆冰 :华中科技大学中文系,湖北 武汉;

关键词: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程度模糊词语语用功能Xi Jinping: The Governance of China Fuzzy Words of Degree Pragmatic Function

摘要: 本文讨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中程度模糊词语的运用,对其中使用次数较多的程度模糊词语“高度”和“更”两个词进行了模糊性分析,并结合具体语料讨论了这两个词的时代蕴含和语用价值。

Abstract: In this thesis, it carries out the analysis on the application of fuzzy words of degree in Volume 3 of Xi Jinping: The Governance of China, which carries out the fuzziness analysis on the two fuzzy words of degree that are frequently used, including “height” and “more”. After that, it combines with concrete corpus to discuss the implication and pragmatic function of the two words.

1. 引言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以下简称“第三卷”)收录了中共十九大以来,习近平在领导推进新时代治国理政的实践中,发表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具有重大的时代价值、理论价值、思想价值。第三卷中收录的92篇习近平重要著作均是政治语言写作中的模范佳作,集中体现了习近平语言高度凝练、言简意赅、意蕴丰富的鲜明特点。习近平的语言在用词方面极为考究,其著作中程度模糊词语的运用具有高度的规范性和代表性,表达了丰富的政治内涵和时代意蕴。

2. 程度模糊词语的分类

语言模糊现象分为三类:模糊附加词、模糊词语、模糊蕴涵 [1]。模糊蕴含指的是“有的清晰概念蕴涵着某些不言自明的细枝末节,以精确的形式传递模糊意义” [2]。然而在自然语言中,很少以精确形式传达模糊概念,因此我们在这里无须讨论模糊蕴含。那么根据语言模糊的现象划分,我们将程度模糊词语分为两类:一类是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一类是表程度的模糊词语。这两类词在语义和句法功能上有明显的区别。

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即程度副词。“程度量是人类语言中普遍存在的量的范畴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汉语中体现程度量的语法手段主要是程度副词。” [3] 程度副词的功能主要有两个,一是改变模糊词的模糊程度,使其更加模糊或趋于精确;二是修饰精确词语,使其表达的概念模糊化。例如:“严峻”是一个模糊词,用“十分”这个模糊限制词来限制“严峻”,“严峻”的模糊程度就改变了。“一致”是一个表达精确概念的词语,在被“高度”修饰后,原本精确的概念就变得模糊了。

表程度的模糊词语指的是在表达程度范畴时,词义本身就具有模糊性的词和表达形式。

表程度的模糊词语的功能主要有两个:一是作状语修饰动词,改变动词的模糊隶属度;二是用在程度副词(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语)后作补语。例如:当“重大影响”中,“重大”作为状语修饰动词“影响”,改变其模糊隶属度。“重大”也可作程度副词的补语,由程度副词来限定其模糊程度的量级,如“特别重大”、“十分重大”、“非常重大”。

3. 典型词语分析

在本文研究的语料范围内,使用频率较高的程度模糊词语有:更、更加、高度、重大、基本、十分、特别、充分、很、最、进一步……,现统计这些词语的使用次数,如图1所示。

本文选取使用次数最高的两个程度模糊词:“更”和“高度”进行分析。

3.1. 表程度的模糊词语“高度”

3.1.1. 模糊性分析

《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刷馆,2016年)中对“高度”的解释是这样的:① 名词,高低的程度;② 形容词,表事物的属性,程度很高的。“高度”的核心词义容易把握,但到底什么程度才能称作“高度”,我们是无法得知的,因此“高度”一词具有模糊性。接下来我们结合具体语料来分析“高度”的模糊性表现。

Figure 1. Statistical table of fuzzy words of degree

图1. 程度模糊词语统计表

(1) 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

(2) 在坚持党的领导这个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原则问题上,全党全国必须保持高度的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丝毫不能动摇。(同上)

(3) 坚持正确舆论导向,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同上)

(4) 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高度统一的。(同上)

(5) 全党要坚定执行党的政治路线,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同上)

从上面列举的5则语料中可以发现,“高度”一词既可以作为表性状的模糊词,也可以作为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

当“高度”作为表性状的模糊词语时,其句法功能和语义功能都与其作为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时有一定的差别。在语料(1)、(2)中,“高度”作为表性状的模糊词,属于形容词,其句法功能是作定语,位于“文化自信”和“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等名词前,对名词起限制和修饰作用。在语义上,“高度”主要用来说明事物无法用语言精确描述的具体状态和属性。“文化自信”和“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都是无法精确描述的主观精神状态,因此只用表性状的模糊词语“高度”来描述。

“高度”作为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其句法功能作状语,修饰动词或形容词。如语料(3)、(4)、(5)中“高度”分别修饰了动词“重视”和形容词“统一”、“一致”。“高度”作为模糊限制词,改变了其所修饰的中心语的模糊隶属度。

3.1.2. 上下限分析

“高度”表示的程度与“低度”对应,但“低度”也是一个程度模糊词语,我们无法精确度量什么程度是“低度”,因此“高度”的上限是模糊的,它只能相对于低度而言。“高度”的上限与“低度”紧密相连,当事物发展的程度达到不能用“低度”来形容时,便可以说“高度”的开端了。而事物得到什么程度的发展才能称之为“高度”,我们也是无法确定的,因此该词的下限无法确定。那么“高度”的上下限就可以表示为(见图2):

Figure 2. The upper and lower limits of “Height”

图2. “高度”的上下限

3.1.3. 模糊隶属度分析

将“高度”的隶属度函数设为C(x),以区间[0,1]作为C(x)的值域,表示“高度”的隶属度。影响该词模糊隶属度的首要语言变量是事物发展的程度,当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用“高度”来形容了,但此时的“高度”很勉强,所以这个点的模糊隶属度很低,趋近于0,接近上限。当事物进一步发展,其发展程度加深,接近下限,此时“高度”的模糊隶属度最高,趋近于1或者超过1。将事物的发展程度设为x,则“高度”的隶属度函数可以表示为(见图3):

Figure 3. The fuzzy membership of “Height”

图3. “高度”的模糊隶属度

我们可以根据上图来分析具体语料中“高度”一词的模糊隶属度。语料(1)中,文化自信的发展受到文化自身根基、社会环境、国家实力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其发展程度难以用精确数字衡量。然而在新时期的语境下,习近平提出了“四个自信”的重要论述,不断激发全党和全中国人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自豪感和认同感,使我们在西方的强势话语以及意识形态的不断渗透下,能够立心固魂,凝聚精神力量,因此文化自信的发展程度是越来越高的。若将此处“高度”的隶属度设为C1,则C1对1的隶属度较高。语料(2)中“高度”的模糊隶属度与(1)中的相似。只有坚持党的领导,并且深刻理解“两个维护”的重要性,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此,全党和全国必须把思想、政治、行动上的自觉性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设此处“高度”的隶属度为C2,则C2对1的隶属度较高。语料(3)中“高度”对下限1的隶属度也很高,因为习近平指出,新闻舆论工作处在意识形态斗争的最前沿,传媒工作在思想政治行动上应体现党的意志和主张,而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对传媒领域意识形态的领导权掌握愈发牢固,这说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传媒领域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而语料(5)阐述的实际上是“两个维护”的内容,坚持“两个维护”,是党和是党和国家前途命运所系,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全党应与党中央保持完全一致。因此,若设此处“高度”的隶属度为C5,则C5对1的趋近是最高的。

3.2. 表程度的模糊词语“更”

3.2.1. 模糊性分析

“较高级相对程度副词‘更’是通过两项比较表示‘程度较高’的意义,这两项比较既可以是两个不同事物X与Y的比较,也可以是同一事物在t1和t2两个不同时点或时段的比较,前者可以称为‘两物比’,后者可以称为‘两时比’。” [4] 在研究的语料范围内,“更”的语义类型大多属于第二种,即表达事物与其原先的状态相对比,程度发生了变化变化。然而我们并不能准确知道它所形容的具体程度,因此“更”的语义具有模糊性。

(6) 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

(7)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主动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不断壮大我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同上)

(8) 我们要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高把“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的能力,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各族人民,不断增强各族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同上)

(9)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人民政协要为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政协更好发挥作用创造条件。(同上)

(10) 中国愿同更多国家商签高标准自由贸易协定,加快中欧投资协定、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中国–海合会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进程。(同上)

“更”是一个高量程度副词,同时也是一个能够直接修饰模糊词的模糊限制词,它放在模糊词的前面,能够降低该模糊词的模糊程度。例如在语料(7)中,“更”修饰表性状的模糊词“大”,使得该词的模糊程度发生改变,“大”的程度加深。用图可以表示为(见图4):

Figure 4. The fuzzy degree of “Big”

图4. “大”的模糊程度

为了进一步分析“更”的模糊性,我们还是首先分析该词的上下限问题。

3.2.2. 上下限分析

“更”在语义上有比较的意义,它通过两项的比较表示事物在性、质、量上的变化。比较的两项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两个不同事物的比较;第二种是同一个事物在不同时间点的比较。在本文研究的语料范围内,“更”属于第二种情况的居多,所列举的5则语料均属于第二种情况。由于“人们对同一个模糊表达在不同的语境当中使用的情况是不同的,对模糊语言的理解要依赖于具体的语境” [5],因此我们以语料(10)为例,分析“更”的上下限。

语料(10)中“更”放在“多”的前面,降低了“多”的模糊隶属度。假设以前只与一个国家签订了自贸协定,那么以后与两个、三个或者十个国家签订自贸协定,都可以形容为“更多”。因此,“更”的下限是无法确定的。然而事物状态若能够用“更”修饰,就必须有比较的对象,即状态发生变化前的事物自身,因此“更”有明确上限,即事物最初的状态。以语料10)为例,“更”的上下限可以表示为(见图5):

Figure 5. The upper and lower limits of “More”

图5. “更”的上下限

3.2.3. 模糊隶属度分析

将“更”的隶属度函数设为D(x),以区间[0,1]作为D(x)的值域,表示“更”的隶属度。将影响该词模糊隶属度的语言变量——国家的数量设为x,则语料(10)中“更”的隶属度函数可以表示为(见图6):

Figure 6. The fuzzy membership of “More”

图6. “更”的模糊隶属度

“更”表示一个事物在发展过程中,A程度与B程度的比较,以A的程度来衬托B的程度。例如:语料(6)中用以前自贸试验区的改革自主权,与现在经济条件下我国政府能够赋予自贸试验区的改革自主权相比较,用以前的情况来衬托我国在对外开放的格局进一步扩大,改革进一步深入后,对改革开放方面的探索程度更加深入了。语料(8)中,用党的十九大以前的改革发展成果,与日后目标取得的成果相比较,突出了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人民利益至上的根本价值立场和价值取向,也暗含着党中央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后,对改革发展做出了进一步要求。语料(9)则是用以前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通过人民政协所发挥的作用,与今后阶段所发挥的作用相对比,表现出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对新时期人民政协担当新使命新任务的强大指导作用。

4. 程度模糊词语的语用效用

前文选择的10则语料所涉及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问题,都是对我国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可见以“高度”和“更”为代表的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在政治语言中的具有重要的语用效用。

一、增加语言表达的适应性和灵活性,达到言简意赅的效果。

例如语料(1)中,“高度”一词就十分简洁地概括出文化自信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意义,表现出文化自信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发挥着深沉、持久的作用。同时,由于没有详细说明文化自信到底需要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这句话更传递出一种对积极建设和繁荣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号召,十分鼓舞人心,并且还具有一定的警醒效果。同样的,语料(2)并没有详细阐述全党全国需要保持什么程度的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因此听众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和判断灵活把握。同时,也暗含着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需要不断增强提高的意思。表程度模糊限制词的使用恰到好处地提供了听众所需要的信息,满足了语言的交际需要。

二、在程度对比中表达对先前工作的评价。

“更”表示两项的比较,通过对比一项工作在不同时间段的情况,着重表现出现阶段工作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进步,从而对工作取得的成绩表达了肯定,又对未来工作作出了进一步的要求。在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中,很多表示相对程度的模糊限制词语都有此类语用效用,如“更”、“越发”、“进一步”“较为”、“稍微”等,既表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蓬勃发展的光明前景,又表达了对未来工作再接再厉,更进一步的要求与期望。

三、舒缓语气,使语言委婉得体。

利奇认为:“委婉语就是通过一定的措词把原来令人不悦或比较粗俗的事情说得听上去比较得体、比较文雅。” [6]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经常使用程度模糊词语来调节语气,使得语言委婉得体,让听众易于接受。例如:

(11) “同时,必须清醒看到,我们的工作还存在许多不足,也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主要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够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

这段讲话选自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他在肯定过去五年中国家建设所取得的成就的同时也指出了不足之处。讲话中两次使用表程度的模糊限制词“不够”改变了“不高”和“不强”的模糊隶属度,降低了这三个词的否定程度,使指出问题与不足的语气更加委婉。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对过去五年中各方为发展质量效益以及增强创新能力所作出的努力进行肯定,更利于各方在今后的工作中改进不足,继续进步。

又如:

(12) “我国人才发展体制机制还不完善,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的激励机制还不健全,顶尖人才和团队比较缺乏。”(同上)

在此则语料中,“比较”改变了“缺乏”的模糊程度,使得问题的指出更温和委婉,同时也说明了“十三五”期间科技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效,我国在优化人才队伍结构、提升科技人才创新能力方面有所改善,但在深化科技人才计划改革,以及人才引进、培养、激励等方面仍需继续提高。

文章引用: 朱思苇 , 张庆冰 (2021)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中的程度模糊词语研究。 现代语言学, 9, 834-841. doi: 10.12677/ML.2021.94113

参考文献

[1] 钟兰岚. 现代公文中表程度的模糊词语的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成都: 四川师范大学, 2009: 27.

[2] Joanna Channell. 模糊语言[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0: 18.

[3] 张亚军. 副词与限定描状功能[M]. 合肥: 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2: 127.

[4] 张宜生. 现代汉语副词探索[M]. 上海: 学林出版社, 2004: 47.

[5] 庞建荣. 模糊语言及其语境依赖性[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8(7): 16-18.

[6] 利奇. 语义学[M]. 李瑞华, 等, 译.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87: 64-65.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