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蒙卦》解读及其对当代高校思政教育启示
Explanation of the Hexagram Meng and Its Contemporary Inspiration

作者: 谭小毛 :安徽大学哲学学院,安徽 合肥;

关键词: 《周易》蒙卦思政教育当代启示 Zhouyi Hexagram Meng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Contemporary Inspiration

摘要:
蒙卦是《周易》一书中集其教育思想之大成者,其卦辞、爻辞无不形象生动地诠释了我国古代教育的基本思想。放眼今日,尤其是新冠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蒙卦中蕴含的教育思想依然可以为高校思政教育提供极大的启示作用,它启示我们要注重以人为本的思想,要强调家庭在思政教育中的地位,同时要注重适时教育。

Abstract: The Hexagram Meng is the synthesizer of Zhouyi’s educational theory. It shows Chinese traditional basic educational theories in a vivid way in its statements of the hexagrams and statements of the lines. Nowadays, especially since the normalized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covid-19, those educational theories in Hexagram Meng are still making a great influence in college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It inspires us to focus on the principle of “people-oriented”, to emphasize the importance of family in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meanwhile, to pay attention to timely education.

1. 引言

蒙卦,《周易》第 4卦。从卦象上来看,坎下艮上。坎,水; 艮,山;山水为蒙。《序卦传》有:“物生必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蒙即象征蒙稚。从字义上看,“蒙”的字义是覆盖、遮蔽,由此而来的引申义就是蒙蔽、蒙昧无知、晦暗不明等,进一步就可以理解为启蒙。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作为传统经典的《周易》,其中的教育思想绵延千年,时至今日已经不仅作用于启蒙教育,自新冠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高校思政教育开展的新手段、新方式的尝试亟需破除蒙昧、开辟新天地。因此,在当下解读蒙卦文字不仅能更深一步挖掘传统文化的理论内涵,更可以从传统文化的角度给高校思政教育以深刻启示。

2. 蒙卦卦辞解读

卦辞曰:“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这里“亨”有一意指亨通。事物“蒙稚”之时,只需要得到合理的启发,必致亨通。而从卦象来看,“亨”也可以解读是产生在位处坎卦之中的九二阳爻与位处艮卦的六五阴爻之间,上下两卦的阴阳互相调和呼应,故而也可称之为“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此处“我”指“启蒙之师”,喻九二,“童蒙”喻六五,并不是启蒙之师求童启蒙,而应是童求启蒙于师,这正合卦中六五下应九二,也即“童蒙”与“我”相应。“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筮”原意为以蓍草演卦占问,在“童蒙”与“我”的语境中,意指学子向启蒙之师询惑求解。首次虚心询问,蒙师会悉心解答,但若再三询问,以至于泛滥,就名之为“渎”,蒙师便不再回答失去潜心、渎乱学务的学子。同时,“匪我求童蒙……渎则不告”五句也是古时筮人之守则,因有蒙字与蒙卦相应,所以才系在“蒙”卦。

《彖》曰:“蒙,山下有险;险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时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初筮告,以刚中也。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蒙以养正,圣功也。”“蒙,山下有险”,蒙卦的上卦为艮,下卦为坎,上艮为山,下坎为险。“险而止,蒙”,人见山下有险,遇险而止,不敢冒险以进,这正如蒙稚的状态。“蒙,亨,以亨行时中也”,蒙卦中九二处下卦,意即可以顺沿亨通之道施行启蒙,并把握适中的时机。“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否定蒙师求童,肯定童蒙求师,认为这样双方的志趣就能彼此应合,表现在卦象上就是卦中二五阴阳相应,正好像蒙师学子志趣投合。“初筮告,以刚中也”,刚,健也;中,正也。此处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是指九二阳刚居中,蒙师在学子初次求问时便加以教诲,蒙师具有阳刚气质、行为适中,也指蒙师刚严有方,为学子答疑解惑。其二指求筮者占问刚健正中之事,初筮则告之,而与之相反的,若求筮者占问的筮阴贼邪僻之事,即使是初筮,筮者也不会告知。“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对于询问泛滥的学子,蒙师认为其行为已经渎乱了蒙稚的启迪程序,陷入愚昧,故不告之。“蒙以养正,圣功也”卦辞曰“利贞”,就是说人在不清楚事物的情况是就能养贞正之德,所以蒙稚的时候就应当培养纯正无邪的品质,这就是圣人的修养工夫。立身刚正,悉心解答,把握时机,适时施教,这些都是当代教育者,尤其是思政教育者应当注重的教育理念和原则。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上艮为山,下坎为水,“山下出泉”正是蒙卦的卦象所示,泉水流出山中一定会渐渐汇成江河,正如蒙稚渐启。“君子以果行育德”中之“果”,其义应与《论语·雍也》中“由也果”相同,是果敢、果决之意。蒙卦上艮下坎,山在水上,“蒙”即“蒙盖”,蒙稚之业自始就有蒙昧不清的迷惑蒙盖,于是君子效法山间之泉,取泉水源源不竭的动力,又有果敢之心出行不回,最终冲破山之压盖而流出,从而在蒙稚之业上果性不止、育德不懈,贯彻外盖而成其事业 [1]。新冠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高校的思政教育在手段、方式、途径上都有所更新,但整体上还是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有扎根历史土壤的传统思想加以指引,使高校思政教育也能达成“山下出泉”的新局面。

3. 蒙卦爻辞解读

初六爻辞曰:“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其中“说”通“脱”。对于“发蒙”可有两种解释,一是指启发蒙稚,二是以发为除去之意,将“蒙”借为“矇”,意指医去人眼中之翳(以使人复明),由此便引导对这段爻辞的两种解释。作为启发蒙稚来说,“利用刑人,用说桎梏”指的是蒙师以典型教人(即“刑人”),使学子端正品质、不行恶事,从而避免身陷桎梏的局面。而作为除翳来说,“利用刑人,用说桎梏”就具备了一定的象征意义。桎、梏原意皆为刑具,如果除去目之蒙翳,人就远离黑暗、走向光明,这与刑人脱去桎梏、走出牢狱的经历是不谋而合的 [1]。以上两种解释,最终都归结于“以往吝”,急于前往必然会有遗憾惋惜。去翳者虽然可以见光,却由于过去眼前蒙昧缺少经验,而不知路途何处,继续行进必然有“吝”。同样的,启发蒙稚如果不能循序渐进、专心“发蒙”,走上急于求进的路,开蒙也必然会有所困难。

九二爻辞曰:“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九二阳爻居于下坎中位,初、三、四、五均为阴爻,九二被众阴爻包围,故而“包蒙”暗示蒙师居于学子之间,对学子谆谆教诲,利于开蒙,为“吉”。“纳妇”指九二与六五阴阳相应,同时在蒙卦中,六五互卦为坤卦,九二互卦为震卦,震为长男,坤性情柔顺,九二纳六五为妇,就能达到阴阳相合、刚柔互济的结果,长子成家立业,可以开始治理家庭,从而就实现“子克家” [2]。也即《象传》中的“子克家,刚柔接也”。程颐的观点也是如此:“二与五刚柔之情相接,故得行其刚中之道,成发蒙之功。苟非上下之情相接,则二虽刚中,安能尸其事乎?”

六三爻辞曰:“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对本卦爻辞的解释众说不一。“勿用取女”,有人认为“取”通“娶”,之所以不宜娶这女子(六三),是因为她身为阴爻而居阳位,不在其应在之处,同时六三凌于九二之上,是柔乘刚且柔不当位。这样的女子见到如意郎君,便不顾自身体统,娶来无所利益。而《周易通义》中认为“取女”为抢夺女子之意,金夫指武夫,因为在古代发现铁前,以铜质武器最锋利,故金夫就是手执武器的武夫。因此认为六三爻辞意为不同区抢夺女子,看见武夫,要丧命,无所利 [3]。结合《象传》所云:“‘勿用取女’,行不顺也。”可以知道,无论“取女”和“金夫”等如何解释,最终指向的结果,都是无攸利、行不顺的。

六四爻辞曰:“困蒙,吝。”六四以阴爻处于三五两阴爻之间,远离了刚健端正的蒙师,所以“困蒙”,即陷于蒙稚,便在开蒙的过程中有艰难。《象传》曰:“‘困蒙之吝’,独远实也。”此处“实”有两种说法,一是客观事实,认为困于蒙稚的人看不清事情,远离了客观事实;二是认为阴虚阳实,蒙卦中初、三、五皆与阳爻(二、上)有相邻,只有四远离了阳爻,所以是“独远实”。

六五爻辞曰:“童蒙,吉。”六五居上艮之中,艮为少男,所以为“童”。而六五以阴柔居尊位,虽然失位但能得中,上承上九,谦下应二,就像启蒙孩童虚心承教于蒙师,所以曰“吉”。《象传》曰:“‘童蒙之吉’,顺以巽也。”又有《杂卦传》中“巽,伏也”,因此“童蒙之吉”离不开孩童的柔顺谦伏,只有幼童对蒙师恭顺谦逊,蒙稚才能有好的成效。

上九爻辞曰:“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击蒙”是启蒙的一种方式,“击”是敲击、敲打之意,用于启蒙教学中就是责罚和强制等严厉的措施。“不利为寇,利御寇”,“为寇”是侵略性的进攻,“御寇”是自卫性的抵抗,比较而言,“为寇”显然是更暴烈的手段,“御寇”则是适当的严厉。结合《象传》“利用御寇,上下顺也”来看,显然是“御寇”的方式在治蒙中更受推崇。

4. 蒙卦对当代高校思政教育的启示

蒙卦从较为全面的角度展现了周易所涵盖的教育观点和教育思想,为我国古代的启蒙教育提供了提纲挈领的思想指引,着眼当下,在新冠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为了使疫情对当代教育,尤其是对学生思想起重大指导作用的思政教育的影响尽快减轻淡化,高校思政工作者更应上下求索,开辟新路。而作为传统文化的《周易》,其教育思想自然也对当代的高校思政教育具备很大的借鉴意义。

1) 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思想。蒙卦提出“果行育德”的教育目标,这是通往“君子”的重要通路。强调通过学习、教育和实践使学子得成“君子”。儒家认为“生”是“天地之大德”,所以在新冠疫情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事件面前,高校思政教育首先要注重学生的安全健康教育,维持学生稳定的心理状态与健康的身体状况。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和“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放在高校思政教育上同样适用。由此,高校思政教育应当着力于加强“三生”教育,即生命意义、生存技能、生活常识教育,从而加强学生生存意志、建立正确的生命观和生活观。

2) 强调家庭在思政教育中的地位。蒙卦九二爻辞有“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六三爻辞有“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女子往往居于后宅,承担了家庭教育的职责。故而蒙卦思想投射到今天,就不仅仅是重视家族女性在家庭启蒙中的重要影响,更警醒我们“家庭教育”本身在思政教育中也应当承担重要的地位。互联网是疫情防控下思政教育的主要载体,但客观来看,在不同地区、不同条件家庭之间,信息化发展水平还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这就导致高校思政教育和家庭教育之间存在一定的脱节现象。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讲话指出:“办好教育事业,家庭、学校、政府、社会都有责任。”这启发我们,要想让高校思政教育在今天更上一层楼,离不开家校沟通协作,形成育人合力 [4]。增强家长在高校思政教育过程中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使家庭也成为思政教育主体的一部分,充分发挥其重要作用,在家校之间构筑坚固桥梁,有效提升思政教育的实效性。

3) 强调适时教育。“蒙,亨,以亨行时中也。”蒙卦之所以亨通,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蒙卦能“行时中”,即适时教育。新冠疫情下,高校思政教育依然需要保持足够的强度和密度,但与此同时也少了一些灵活性和全面性。为了应对这一问题,2020年12月教育部就《关于新冠疫情后加强全社会生死教育的提案》答复中提到,要推动各地高校将生死教育纳入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心理健康教育教学计划,同时注重把生死教育与疫情期间的思想政治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等紧密结合起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做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要因事而化、因时而今、因势而新。要遵循思想政治工作规律,遵循教书育人规律,遵循学生成长规律,不断提高工作能力和水平。”

文章引用: 谭小毛 (2021) 《周易•蒙卦》解读及其对当代高校思政教育启示。 国学, 9, 7-10. doi: 10.12677/CnC.2021.92002

参考文献

[1] 高亨. 周易大传今注[M]. 济南: 齐鲁书社, 2009: 75.

[2] 孙景龙. 去蔽开智, 蒙以养正——《周易∙蒙卦》经传文字解读[J]. 荆楚理工学院学报, 2012, 27(10): 20-24.

[3] 周振甫. 周易译注[M]. 北京: 中华书局, 2013: 29.

[4] 许栋, 高思美. 高校思政教育创新发展路径[J]. 人民论坛, 2021(7): 99-101.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