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尔库什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的解读——以《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学》为例
On Marcus’s Interpretation of Marxism’s Thought on the Nature of Man—A Case Study of Marxism and Anthropology

作者: 钟 晨 :浙江工商大学,浙江 杭州;

关键词: 马尔库什人的本质基本要素Markush The Essence of Man The Essential Element

摘要: 东欧新马克思主义学派的著名学者乔治·马尔库什在其代表作《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学》一书中,以非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视野解读马克思的经典文本中人的本质思想,其主要以构成人的本质的基本要素为出发点进行探讨,同时马尔库什将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与历史理论相结合,指出人的本质的历史性生成。本文首先阐述了马尔库什人的本质思想的三个基本要素,其次揭示马尔库什人的本质与历史理论,最后阐发了马尔库什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解读的理论意义。

Abstract: In his magnum opus, Marxism and anthropology, George, a prominent scholar of the Neo-Marxism, interpreted Marxism’s thought on the essence of ma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Unorthodox Marxism, mainl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basic elements that constitute the essence of man, at the same time, he combined Marxism’s thought of human nature with his theory of history, and pointed out the historical formation of human nature. This paper first expounds the three basic elements of the essence of Marxism, then reveals the essence and the theory of history, and finally expounds the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of his interpretation of the essence of Marxism.

1. 引言

东欧新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乔治·马尔库什于1965年出版了《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学》一书,全书篇幅较短,但是其蕴含着丰富的思想内容。马尔库什在书中系统分析了马克思的“人的本质”的基本构成要素及其与人类社会历史的内在关联。我们需要立足于马尔库什的文本,系统梳理人的本质思想的基本要素,把握人的本质思想与社会历史的内在关联,才能整体上把握马尔库什的人的本质思想,以充分挖掘其理论价值。

2. 人的本质思想的基本要素

2.1. 人的“劳动”要素

马尔库什指出,马克思对人的本质问题的研究起始于对哲学的基本问题的解答,马克思始终坚持万物的本原是物质,而人作为自然界的一部分,也需要依赖于自然。人作为特殊的生命机体需要与大自然进行连续的物质交换,因此人必定受到自然界的支配和制约,人的需求和动机也受到大自然的框定。这是从生物意义上说的人的自然发展,而马克思的关注点并不在于自然发展而主要在于社会发展。“人依据其独特的人类生活活动与动物区别开来,这种独特的人类生活活动就是广义的哲学意义上的劳动” [1]。人通过生产劳动使自己与动物的活动区别开来,因为动物的活动只是一个出于本能的,以满足自身机体需求的片面性过程,而人的生产劳动是一个在意识指导下的丰富的全面性的过程。人与自然通过劳动相互关联,人改造外部环境,使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同时通过劳动也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产生了社会关系,人与人之间通过劳动相连接。

马尔库什认为,人类通过劳动形成了人与自然之间的长期的历史关系,这是人类最基本的关系,同时也是人类得以延续的基础。个体在其行为动机的刺激下,通过使用劳动工具来改造劳动对象。整个劳动过程一方面对劳动对象实现了改造,另一方面也实现了对个体自身的改造,实现了人的本质的变革;同时人通过劳动过程也加强了自身改造世界的能力。“这种创造不仅意味着人把自己的活动拓展到自然界的新领域,从主体的角度说,还意味着人发展了新的活动能力” [1]。在马尔库什看来,马克思给予了劳动两种维度,其一,马克思认为人类生产活动具有人类学–社会学的特性,生产活动能够创造历史;其二,马克思认为劳动具备自然进化特性。

2.2. 人的“社会性”要素

马尔库什认为把人的本质单独概括为劳动,没有揭示出人的本质的所有内涵,因为劳动作为人的类活动,内在包含了人的本质的第二要素——社会性。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存在物即人是群体和类的存在物,它有两方面内涵:首先,人需要进行社会交往,否则人不能成为真正的人,例如“狼孩”的存在就证明了脱离了社会就会导致生理和心理的畸形;其次人能够成为人,是因为他们能够占有前人和当代其他人的成果,并进行对象化活动。人即使单独从事科研活动,不主动与人接触,他依然是社会的人。因为他本人的实验器材、享受的生活资料和学会的语言都是在社会中产生的。

马尔库什指出,劳动设定了人的社会特性,这主要由于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人类的生产活动需要通过集体协作的方式才能实现。当人类的社会生产力欠发达的情况下,人类只有通过相互联合,依靠大规模的共同劳动才能够生存和发展;另一方面,个体的活动具有社会历史性,因为劳动者个体所采使用的工具、技术等都是占有了前人的成果。劳动作为物质性的中介活动,只有通过使用先前的对象化劳动才能实现,单独的生产行为都被社会历史决定。因此人的社会性和人的历史性互为彼此的前提。从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看,人类交往范围逐渐扩大,人在与环境和社会群体交往过程中实现成长,人的个性也逐渐生成。

2.3. 人的“意识”要素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有意识的生命活动把人同动物的生命活动直接区别开来” [2]。在马克思看来,动物采取的行为只是出于其本能和机体的需要,其行为没有意识的指引。动物的活动具有直接性,其对环境的体会总是依赖于此时此刻的需要,因而缺乏客观持续性。而人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人有意识,能够在意识指导下开展活动。那么意识是如何产生的?劳动促进了意识产生与发展,这主要由于主体与客体相互分离即主体需要与对象分离促使了意识的产生,因此,在阐发人的本质的意识要素时,马尔库什依然以“劳动”作为视角。

马尔库什以“劳动”作为视角阐发对意识的决定作用就使意识具备了历史性。马尔库什采用了胡塞尔的现象学流派的研究方法,他认为如果看不到主体与客体的相互活动,那么就会对意识产生拜物教化的倾向,使其脱离历史和主体之外。同时,意识还具有社会性,马尔库什在对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基础上指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意识,这种关系本身就证明了意识的社会性。此外,马尔库什认为意识具有明显的意向性,意识包含着客观事物的内容,其总是指向对象。马尔库什认为马克思的意识概念具有本体论意义上的实在性,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意识具有一定的相对独立性,人们在意识指导下展开行动,随着实践的丰富发展,意识会逐渐走向普遍化。

3. 人的本质与历史性生成

马尔库什在《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学》一书中,主要从“劳动”、“社会性”和“意识”三个要素对人的本质进行挖掘。马尔库什认为,人的“劳动”、“社会性”、“意识”是作为人的本质所具有的,相比于其他构成人的本质的要素更加突出,但不能以此概括人的本质的全部内涵,这几个要素可以看作个体在各个时代所具备的特征,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如此理解人的本质,其含义就会发生变化,从而失去某些哲学特质。对于人的本质的概念,马尔库什并未像马克思文本中直接给予解答,而是从历史视域出发,将人的本质看作是不断生成的历史过程,并从现实的人的本质的异化和马克思的自由概念出发理解人的本质。

3.1. 现实的人的本质的异化

马尔库什分析了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并从哲学人类学角度对马克思人的本质的基本要素进行分析,但由于异化劳动的存在,人的本质的构成要素被抽象化和片面化。个体的劳动屈从于资本,逐渐成为维持个体生存的手段,劳动走向了主体的对立面;人的社会性不再表现为集体的个体,人类社会把人当作了一个个孤立的生产工具,这就是马克思所描绘的类生活的“讽刺画”;意识本身是属人的,但是随着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社会分工,意识逐渐成为异化社会的附属品。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异化劳动和私有制的存在,劳动者个体一方面失去了劳动产品,另一方面更加失去了对社会产品与社会力量的掌控,所有这些逐渐变成与人相对立的强大力量,同时也造成了人的存在与人的本质的对立。异化和私有财产的存在,人的本质逐渐抽象化,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异化最终会被克服,人的本质会逐渐摆脱抽象。

3.2. 人的本质的历史性生成

马尔库什认为人的历史中存在着变化的和不变的人的本质的特性,其认为马克思并不是以揭示这些不变的特征来说明人的本质。在马克思看来,正是人拥有历史才使得人成为具体的人,而当人脱离历史就会成为抽象的人,因此从抽象的人当中概括出来的本质也是抽象的。人的本质应当体现在通过人的“创造和形成自身主体性的自我行动” [1] 过程促进人的自由和普遍性发展,而这个活动的基本条件就是人能够占有前人的劳动成果,因此对马克思人的本质的理解不能脱离历史。历史是由人所创造的,并内在于人的发展历程当中,它是人的本质的不断转变和生成的过程。

马尔库什指出:马克思所理解的“人的本质”存在于人类社会发展整体的“本质”之中,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异化导致了人和人的本质的对立,但是这并不表征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总体态势,共产主义社会中劳动分工和私有制将会被消灭,异化将不复存在,从而人能够实现真正的“人的本质”,因而人才能够摆脱抽象真正成为具体的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 [2]。在马尔库什看来,人的本质是具有普遍性的自由自觉的存在物,但是在资本主义异化条件下,人的本质变成一种抽象性和片面性的存在,因此只有经历整个异化过程,积累一定物质前提,通过社会变革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实现人的本质,实现人的普遍性和自由。

3.3. 人的本质与自由

在马克思的早期经典著作中经常提及人的自由,并将人看作是“自由的存在物”。马尔库什通过研究马克思关于人的本质的思想与历史理论的关系,得出了关于人的自由的结论,并认为自由是人的本质的非常重要的维度。

马尔库什认为,马克思的“自由”概念具备两种内涵,其一是抽象的消极含义:自由是从物的限制中摆脱出来,能够超越社会中条条框框的限制,并能够用人的意识的存在予以证明;其二是具体的积极含义:它是“人为自身引申出的权力”,它表征着人对外部自然的掌控和人本身能力的发展,是人的创造性的形成和人的本质力量的培育。

资本主义社会中,个体虽然摆脱了诸如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限制,但他仍然是“抽象的”,虽然法律赋予他一定的自由权利,但是他仍然没有实现自身的自由。共产主义社会中,随着社会分工和私有制被消灭,个体才获得了人的自由发展的前提条件。马尔库什认为,共产主义并不意味着人能够摆脱社会的规定性,人能够超越和脱离自然和历史的束缚。共产主义实现的人的自由意味着人的存在与人的本质相统一。在共产主义社会中,个体依然会受到社会的影响和制约,但是个体能够在意识的指导下,在社会历史限定的框架内决定自身,同时历史创造的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不再成为异己的力量,人的自由真正得以实现,人的本质也最终生成。

4. 马尔库什人的本质思想的理论贡献

4.1. 加强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整体性

马尔库什作为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依然沿着本学派的理论路径对马克思主义研究。该流派早期的理论家以人道主义思想作为基础,试图挖掘马克思理论中被忽视的关于人的主题,对人的生存状况、人的异化等方面展开研究。马尔库什等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者认为正统马克思主义理论缺乏对人的思想的正确解读,其需要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理论中人的地位。马尔库什从马克思青年著作出发,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进行解读,以人道主义基点对正统马克思主义发起进攻,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理论基调,加强了作为整体性的马克思主义的研究。

4.2. 提供了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研究的全新思路

马尔库什大体继承了马克思对人的本质思想的论证,其并没有直接抛出自己对人的本质思想的概念定义,并作为自己的理论出发点,而是从人的本质思想的构成要素和基本特质出发,以全新的视角——哲学人类学,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进行解读,马尔库什紧紧抓住人的历史性探索人的本质,实现了理论视角的重大创新。马尔库什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的全新视角,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精神,扩宽了学界解读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的研究视野,并提供了一种较为独特的阐释方式。

4.3. 坚持以辩证客观的态度综合评判观点的分歧

在马克思的人学问题上,曾出现过一种对立,即青年马克思与老年马克思的对立。马尔库什坚持以辩证客观的态度看待这个分歧。在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研究过程中,其尽可能避免自己的思想受到两个对立观点的影响。同时马尔库什着眼于整体的马克思理论体系,对马克思早期著作和晚期著作进行综合分析,包括《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等等,其坚持了辩证客观的态度和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自觉,有助于我们完整把握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发展的基本脉络,实现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的科学解读。

5. 结语

马尔库什从哲学人类学的视角,站在马克思的方法论立场上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进行解读,其挖掘了马克思人的本质的三种特性和要素,即“劳动”、“社会性”和“意识”,并深入剖析人的本质的历史性,指明人的本质的历史性生成。社会历史是通过人的自我创造产生的,因此人、社会与历史都是相互生成的。马尔库什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的解读,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研究的基调,加强了马克思理论体系研究的整体性,提供了一种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全新视角,坚持了马克思的科学的辨证态度和方法论自觉,因此具有突出的理论价值。

文章引用: 钟 晨 (2021) 论马尔库什对马克思人的本质思想的解读——以《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学》为例。 哲学进展, 10, 96-100. doi: 10.12677/ACPP.2021.102017

参考文献

[1] 马尔库什. 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学[M]. 李斌玉, 等, 译. 哈尔滨: 黑龙江大学出版社, 2011.

[2] 马克思.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8.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