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马克翻译理论视域下疫情期间中国外宣文本英译研究
On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a’s Publicity Texts amid Covid-19 under Newmark’s Translation Theories

作者: 申玉玲 , 徐玉凤 :青岛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山东 青岛;

关键词: 新冠肺炎疫情外宣文本翻译语义翻译交际翻译Covid-19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a’s Publicity Texts Semantic Translation Communicative Translation

摘要:
外宣文本英译在中国对外交往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抗击2020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一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事件期间,中国出台了多部双语外宣文件。本文基于纽马克翻译理论,以疫情期间三个双语外宣文本为研究对象,对比分析三个文本的译文,探讨政策选词的简洁性、防疫策略和防疫设施表达的准确性以及不同语境的翻译方法。对目标语选词的用法辨析和对中英句法结构的转化确保了翻译的准确性和译文的可读性,外宣文本的英译兼顾准确性和可读性,注重的是中国文化自信的体现、中国话语体系的构建和中国声音的传播。

Abstract: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a’s publicity texts is of mounting significance in China’s foreign exchanges. It is highlighted during people’s fight against Covid-19, a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in 2020, with many published bilingual documents. Based on Newmark’s translation theories, this paper takes three bilingual texts amid the pandemic as samples. By contrasting and analyzing them, the paper explores how to simplify target words in policies, how to accurate the expressions of strategies and facilities for the epidemic prevention, how to match high-frequency words with different contexts. Thus, it points out that discriminating nuances of words and applying syntactic conversion ensure accuracy and readability which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external publicity follows. And the performance of China’s cultural confidence, the construction of China’s discourse system and the spread of China’s voice are stressed.

1. 引言

从古代的宗教传播到如今全球化背景下各国间的互联互通,翻译搭起了世界各国人民友好往来、协商合作、和谐共处的一座座桥梁。翻译在一个国家的外宣工作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代表着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国际事务中的立场和态度,彰显着国家和民族的意识形态、精神面貌和文化特色。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党中央临危不惧,统筹全局,精准施策,带领全国各族人们率先取得突破性和决定性成果,遏制了国内病毒的蔓延,顺利推进国内疫情防控的常态化工作。而此时,国际上一方面疫情形势不容乐观,甚至愈演愈烈,另一方面以“中国病毒”等将中国污名化的声音此起彼伏。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国外宣文本英译担当了大任,与国际社会分享了抗疫的艰辛历程与经验成果,增强了世界各国人民战胜疫情的信心,同时强调了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立场和理念,反击了恶意打压,助力了中国话语体系的构建 [1]、维护了中国的尊严。

本文依据纽马克翻译理论对疫情期间的外宣文本英译进行分析,其理论核心是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前者重在对原文的忠实,有利于保留源语言的文化特色;后者则重在读者的理解,简练而精准地传达源语言的思想,以期达到最佳的交际和沟通目的。疫情期间中国的外宣文本综合运用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的翻译策略,在准确对外传达中国思想、立场和抗疫举措的基础上,保留了一定的文化特色,是将纽马克翻译理论灵活运用的典范,值得从多角度进行分析和探讨。

2. 研究理论:纽马克翻译理论

纽马克(Peter Newmark, 1916~2011)是英国著名的翻译家、翻译理论家,语言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善于将语言学的相关理论运用到翻译的实践中,将翻译研究和实践与英语语言学研究相结合,并在翻译理论研究中取得丰硕成果。1981年,纽马克的首部著作《翻译问题探讨》出版,在该书中,他提出,文本类型主要包括表达功能型文本、信息功能型文本和号召功能型文本。为应对不同文本的译文处理,纽马克将翻译方法划分为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两种,这也是其翻译理论的核心。

从理论上来说,纽马克 [2] (2001)认为:“交际翻译试图让译文对译文读者产生一种效果,这种效果要尽可能接近原文对源语读者所产生的效果,而语义翻译试图在译入语的语义和句法结构允许的范围内准确传达原作的上下文意义”。交际翻译应以目标语读者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翻译,注重读者的感受和语篇产生的效果。正如有的学者提到的“从一定程度上讲,评价一个译本的效果,首先要考虑的是它是否达到了它所赋予的交际功能” [3]。交际翻译中译者在语言应用上可以不以原作为标准,而以目标语读者的语言层次为标准,力求通顺易懂。而语义翻译主要适用于表达功能型文本,用于强调原作者的权威,翻译时遵循“原作者第一”的原则,即忠实于原作者表达的思想内容和语言风格,无需考虑目标语读者的反应。外宣文本其实是表达型和信息型文本的糅合。

从实践意义讲,语义翻译经过了由逐字翻译到直译再到忠实翻译的发展过程,译者不应仅拘泥于字面意思,还要尽可能完整地传达原文的内涵意义,再现原文的语言风格和表现形式等,简而言之就是重内容不重效果。而交际翻译重在服务读者,关注读者的接受和理解程度,看是否达到了交际的目的。在具体的翻译文本中就大致相当于意译、地道翻译,重效果不重内容 [4]。

虽然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从理论上讲有明确的界限划分,但在实际应用中,两者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 [5]。在本文选取的外宣文本中,笔者通过分析具体案例发现,大部分还是以交际翻译和语义翻译的综合运用为主,以求达到中国与国际社会的有效沟通和目的语读者的正确理解。疫情期间中国的外宣文本是对两种翻译策略的综合灵活运用,兼顾了准确性和可读性。

3. 国策理解对英译的影响

交际翻译的重点在交际上,翻译的首要目的是交际。外宣文本英译常时间紧迫,要求译文既地道又精准,这就对译者在英译选词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处以“六稳”“六保”的翻译变化为例,将选定的文本中“六稳”“六保”的译文按时间顺序进行比较分析。

“六稳”“六保”是国家依据国内外形势变化提出的应对方针,在外宣文本中出现频次较高(见表1),是翻译的亮点和难点。国策理解对“六稳”“六保”的英译影响很大。

Table 1. Translations of “六稳” “六保” in selected samples

表1. “六稳”“六保”在选定文本中的译文

“六稳”“六保”的翻译重在动词和宾语的搭配。

“六稳”中的“稳”是动词用法,意为“稳住……方面”,译文从ensure stability到stability再到stabilize是贴近源语言表达的修正,既符合英文的简洁表达,又与中文词义对应。“外资”这一经济概念有多重含义。有“国外资本”之意,用foreign表达合适,而“六稳”中的“外资”指的是实体经济层面上外国投入的资本 [7],投入指投入到国内,含有coming in、heading inwards之意,白皮书将foreign改为inbound表达更准确。由此可见,字面直译可能会导致错误的表达,因此,要在明确源语言意思的基础上选用正确的目的语对应词才能达到应有的交际效果。“六保”中的“预期工作”符合中文四字表达,只译为expectations指代不明,读者难知其意。而“预期工作”实际想表达的就是“市场工作运转”,所以白皮书里用market加以限定更方便读者理解。

“六保”中“保”指的是保证、保障好基本问题,也是首要问题,不单指各领域的安全方面。所以政府工作报告里最初的译文maintain security in the six areas有失偏颇,白皮书采用guarantee the six priorities,guarantee解释了“保”字的含义,priority相比area突出了六个方面的首要性,提高了译文的准确性。再对比maintain和guarantee两个动词的用法,笔者查阅了Wikidiff辞典的相应解释 [8]:“1) Maintain: to support (someone), to back up or assist (someone) in an action; 2) Guarantee: to assure that something will get done right.”。由此可见maintain的宾语主要是人,而guarantee主要指对某事的保障,故guarantee the six priorities这一用法是对国家方针更准确地表达,更值得推崇。以上都是笔译文本的形式,考虑到口译中的简明表达和时间问题,除第一次提及外,可直接使用缩略版Stabilize the six fronts;guarantee the six priorities或Six Fronts;Six Priorities。

译文能够反映出译者对国策方针的理解程度,对国策的准确剖析和深入理解有利于提高译文的准确性和可读性。翻译对源语和目的语两种语言能力都有较高要求,好比天平的两边,顾此失彼永远也达不到平衡。所以,外宣文本英译中译者应先保障对中文的准确理解,再保证对英语的准确表达,如此才能在译文中顾全大局。

4. 中文四字格的英译选词和句式转换

白皮书上对抗疫艰辛历程大体上按时间顺序分作5个阶段进行记录和阐述,其中“外防……内防……”的策略随着时间上疫情的进展有所调整,译文也有所变化(见表2)。

Table 2. Translations of “外防…内防…” in selected samples

表2. “外防……内防……”在选定文本中的译文

注:用*标注的出自《关键词》,其他的出自《白皮书》。

中文注重四字格的表达,“内防……外防……”的结构对仗工整,含义有不同也有重叠。单一个“防”字,中文提两遍,而英文prevent一词足以达意且不需要重复。所以译文很难做到结构上对应,应重在体现出“防”,意为防止病例的传播和尽量缩小传播的范围。

从时间线上可以看出,2月10号以前为疫情防控的前两个阶段,本阶段结束后已初步遏制了国内疫情蔓延的势头。“内防扩散、外防输出”的举措是在保证缩小国内传播范围的同时,最大程度地防止病毒被携带到境外。所以此时主要是防止湖北省的病例扩散出去,选用了province、local area、jurisdiction三个词,前两个词只是简单说明了病毒传播的范围,而jurisdiction一词含有power to exercise authority之意,更是强调了人为的作用,笔者认为该词暗含一定的感情色彩,强调既然部署了人员管理就必须起到成效,每个参与人员要意识到自己肩负的重任,不容懈怠。

从2月21号至3月17号,疫情防控进入第三个阶段,这一阶段本土新增病例数逐步降至个位数,但国外疫情形势愈发严峻,此时政策变为“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关键词》比白皮书发布的时间要早,从表格中可看出《关键词》上的翻译比较繁琐。“内防”上选用intra-city和local。在“外防”问题上,enter翻译为“外来输入”还算准确,但incomer (incomeris an outsider who moves to a community or a place, as used by those who consider themselves to be its original inhabitants-Wikidiff) [9] 表示“外来病例”的准确性还有待考究。白皮书上的表达就比较成熟了,inbound transmission这一表述简练准确。关于inbound一词的用法还涉及到“境外输入病例”这一词组的表达,所谓的“境外输入”用目标语中的哪个词更准确呢?政府工作报告和WHO官方提供的文件中的表达是imported cases,但import在Wikidiff辞典中的解释为:“To bring (something) in from a foreign country, especially for sale or trade” [10],用作动词指的是从别国引入或购进某些用于销售或贸易的东西,暗含着重要、有用之意,而此次突发事件中的病毒岂是何等重要之物?所以import的使用可能会导致读者的误解,白皮书上最终确定的inbound cases表达更合适。

3月18到4月28是疫情防控的第四个阶段,以武汉市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武汉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国内抗疫取得阶段性胜利。但国内疫情仍零星出现,而国外疫情开始快速扩散蔓延,境外输入病例易造成关联病例传播。此时防控方针为“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以巩固国内疫情防控成效。“外防输入”的表达基本不变,“内防反弹”为domestic resurgence or recurrence。domestic强调国内,不能让前面几个月的努力和牺牲功亏一篑。“反弹”问题上,白皮书上选用resurgence和recurrence两词,WHO选用rebound。根据Wikidiff的词义辨析:“1) Rebound: the recoil of an object bouncing off another; 2) Resurgence: revival” [11],由此可见,rebound更侧重具体物体的物理动态,而resurgence和recurrence更是有生动地形容病毒再兴风作浪之意。

下面两个表格来自COCA语料库对rebound和recurrence两词的搭配统计(见表3表4),不难看出rebound更多是与抽象词economy、market等的搭配,而recurrence的搭配前几位主要是医学上的疾病等,更符合疫情的话语表达,故recurrence和resurgence的选词更有说服力。

Table 3. Types and collocation frequencies of determiners of rebound

表3. Rebound限定词的种类及搭配频次

WORD 1 (W1): REBOUND (2.04) [12]

Table 4. Types and collocation frequencies of determiners of rebound

表4. Recurrence限定词的种类及搭配频次

WORD 2 (W2): RECURRENCE (0.49)

由以上分析可知,平时形成思维定式的翻译搭配有可能是不准确的,翻译决不能想当然,必须明确到近义词的细节差异上才能保证译文的准确性和可读性。

5. 多语境下的疫情外宣词汇翻译

先来看看“科学”一词的外宣文本英译。

在没有语境的情况下,“科学”一词,对应的译文可能会有science、scientific、scientifically或scientist等,可中文的书面表达往往不那么单刀直入,译文也不应当机械对应汉语的字面表达。

下面表格中截取了几处“科学”在不同语境下的处理方式:(见表5)

Table 5. Translations of “科学” in different contexts

表5. “科学”一词在不同语境下的译文

1) 2)两句中的“科学”是用来形容戴口罩的方法,通俗一点就是指要合理恰当地佩戴口罩,按照正确的方法佩戴即可,实际上的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也很简单,所以译文采proper或properly即可表达,若是直译或硬译为“Wear masks scientifically.”,则是机械对应、过分搭配,反而不能准确表达源语言的意思。

1) 4) 5)句中的“科学”是指依照科学办事,在防治防控上讲求科学原理,保持求真严谨的科学态度。这些与“科学”本意相贴合,故译文中采用了science-based、scientific等词。同样,8)~10)句中的“科学溯源研究”“科学论证”“科学结论”也是暗含要通过科学研究证明,通过实验推理得出结论之意。译文中也出现了scientifically这一正式用词。或者是像8)句中摒弃逐字对应翻译,通过research team和trace来反映以科学为前提和基础的研究工作。10)句中也是未直接译出“科学”,汉语中的书面表达比较强调四字格,对仗工整,其实意思上有重复叠加,英文的表达要精练,表达出核心意思即可,based on facts and evidence其实就是科学的要素了,所以没有必要再将“科学”单独译出。

6) 句中“科学应变”指的是要在变化面前做出妥善、正确、合理的解决措施。官方译文给出的well-judged actions就非常通俗易懂、简洁明了,scientific actions则暴露了逐字翻译的弊病。

10) 句中“科学调配”指的是要合理分配医疗力量和物资,将人力物力的运转率发挥至最大化,即充分地利用。故译文中采取的appropriate和efficient选词准确。

7) 句中的翻译体现了对中英语篇结构差异的调整,侧重对交际翻译的应用 [14]。译文不是将这个词组单独割裂开,而是结合词组所在的整句句意来重新组织英文表达。所谓的“科学性和专业性”本质上就是在专业人员或专家的指导下来推进工作,这与前句中的“充分尊重专家意见”相照应,所以其实译文中“增强疫情防控的科学性专业性”这句是没有翻译的。而是“... based on timely analyses and assessments by scientists and public health experts ...”,单用scientist一词暗含“科学性”,巧妙而不失规范。

“复工复产”是外宣文本中的又一高频词。下面将“复工复产”在不同语境中出现的翻译作简要分析。

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工”和“产”进行了分别翻译,译文为resuming work and production或the resumption of work and production in a timely and effective way。《关键词》和白皮书中有以下几种表达,动词为resume、return、get ... back三种选择,宾语的搭配基本上省略了production,work本身就包含了各个领域各个层面的工作(包括工厂生产),所以主要是work和normal/daily life的并列,例如:resumption of work (出自《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措施指南》)、resumption of productive work、An return to normal work and daily life、the resumption of normal daily life、restarting normal work in an orderly manner。单独对于工厂和企业,主要强调拉动经济方面,表达为the resumption of business activities (出自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the resumption of business operations、resuming operations。还有就是对全国或是某地区针对性的表达:get the country back to work (上下文:“巩固深化国内疫情防控成效,及时处置聚集性疫情,分类推动复工复产”)、get Hubei back to work in an orderly manner (支持湖北有序复工复产)。

最后,谈谈“慰问”的英译。

综合3个文本,“慰问”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中国领导人与其他国家领导人或是国际组织之间的慰问,第二类是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或其他重要领导人在国内对患者和医护人员的慰问和其他民生层面对百姓的慰问。

《关键词》中“慰问”主要有以下几种译法:express sympathy and support for China、a message of sympathy、letter of sympathy。核心词是sympathy和support,而不是概念上的condolence。Condolence在Wikidiff上的解释为:“An expression of comfort, support, or sympathy offered to the family and friends of somebody who has died” [13],该词一般暗指自己熟悉的人,对方多数情况下遭遇不幸甚至去世,所以此处不合适。“慰问”在疫情期间就是一种问候、感同身受的同情和对战胜疫情的支持。慰问电是一种统称,来信或电报、交流等,所以要用message、letter表示“电”。第二类的慰问就更亲民些,用词也更亲切。例如:“(习近平总书记)看望慰问奋战在一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译为“He greeted front-line medical workers.”,greet一词就显得友好亲近许多,没有因为是上级就摆架子。“原则上不接待外来人员走访慰问”译为“Technically, they should not receive visitors from outside.”,这里visitor就包含了visit,拜访、探访、问候之意。再比如“李克强赴武汉市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慰问疫情防控一线的医护人员”中的“慰问”用了expressed appreciation to,此处针对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舍小家为大家的牺牲和奉献,当然是表达感恩与感谢之意,所以此处的appreciation用得恰到好处。

白皮书中的“慰问”译本又有新的升级,例如:“300多个外国政党和政治组织向中国领导人来函致电、发表声明表示慰问支持”中的“慰问”用了solidarity一词,突出了“团结合作”的意思,表达了国际社会与中国同甘共苦,携手共命运的心声,同时也更好地彰显了习总书记倡导的新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远大展望。

6. 结语

随着当今全球化的加速发展,外宣文本英译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的作用将更加凸显,成为国家软实力对外传播的一个重要保障。外宣译文质量的提高有助于体现中国的文化自信,推动中国话语体系的构建,提升中国话语的国际影响力。彼得·纽马克翻译理论中的交际翻译和语义翻译对外宣文本英译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要确保译文的准确性和可读性,译者在译文选词上必须一丝不苟,秉持外宣译文贴近国外受众对中国的需求和贴近国外受众思维习惯的两大原则要求 [15]。外宣文本英译要让中国的声音更好地被倾听,让中国的理念得到更多的认同。

注释:

① 三个双语外宣文本为:

1.《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Fighting COVID-19: China in Action来源:国新网http://www.scio.gov.cn/ (2020.06.07)

2.《中国关键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篇》Keywords to Understand China: The Fight Against COVID-19 来源:https://flbook.com.cn/c/ok53WAggS0#page/1上册https://flbook.com.cn/c/VSTnTtABSi?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page/1下册(2020.04.14)

3.《2020政府工作报告》Report on the Work of the Government来源:http://china.org.cn/ (2020.06.03)

基金项目

山东省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国外宣英译研究(项目编号:S202010435103);青岛农业大学校级教研项目:基于思辨能力培养的英语阅读课翻转课堂教学改革研究(项目编号:XJY2018040);青岛农业大学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国外宣英译研究(项目编号:20200474);山东省高等学校人文社科计划一般项目A类项目:“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农耕文化对外传播研究(项目编号:J17RA046)。

文章引用: 申玉玲 , 徐玉凤 (2021) 纽马克翻译理论视域下疫情期间中国外宣文本英译研究。 现代语言学, 9, 267-275. doi: 10.12677/ML.2021.92037

参考文献

[1] 黄友义. 适应新变化, 迎接新挑战——在翻译与跨文化研究新视野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J].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15(3): 63-66.

[2] Newmark, P. (2001) Approaches to Translation.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Shanghai.

[3] 徐玉凤. 中国农耕文化的翻译与传播研究——以李绅的《悯农二首》为例[J]. 上海翻译, 2020(6): 71-76.

[4] 原虹. 论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J]. 中国科技翻译, 2003, 16(2): 1-2.

[5] 黄建凤, 冯家佳. 纽马克翻译理论与汉语文化负载词的翻译[J]. 东南亚纵横, 2010(7): 109-110.

[6] 李克强总理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EB/OL]. http://www.china.org.cn/, 2020-05-29.

[7]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96%E8%B5%84/249035?fr=aladdin

[8] https://wikidiff.com/guarantee/maintain

[9] https://wikidiff.com/enter/incomer

[10] https://wikidiff.com/inbound/import

[11] https://wikidiff.com/resurgence/rebound

[12] https://www.english-corpora.org/coca/

[13] https://wikidiff.com/node/536008

[14] 傅似逸. 试论对外宣传材料英译“以语篇为中心”的原则[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1(11): 37-39.

[15] 黄友义. 坚持“外宣三贴近”原则, 处理好外宣翻译中的难点问题[J]. 中国翻译, 2004, 25(6): 29-30.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