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跨境电商进出口模式基本情况探究
Research on the Basic Situation of Import and Export Mode of Cross-Border E-Commerce in Sichuan Province

作者: 周 倩 , 詹梦玲 :西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四川 成都;

关键词: 跨境电商四川省农产品贸易出口模式Cross-Border E-Commerce Sichuan Agricultural Products Trade Export Mode

摘要: 文章通过成都市跨境电子商务发展报告附录的400+跨境电商企业(2019)名单对其中关于农业贸易的企业进行统计,并在阿里巴巴国际站、洋码头、天猫国际等电商平台进行关键词搜索1,统计入驻商家数量、价格等数据指标。集合报告企业名目与第三方平台共整理出12家进行跨境电商农产品出口的企业。并基于四川省海关总署与四川省政府官方网站整理出四川省农产品贸易跨境电商的发展现状与两大跨境电商进出口模式。

Abstract: This paper makes statistics on the enterprises related to agricultural trade through the list of 400+ cross-border e-commerce enterprises (2019) in the appendix of Chengdu cross-border e-commerce development report, and carries out keyword search on Alibaba international station, ocean terminal, tmall global and other e-commerce platforms to count the number of settled businesses, prices and other data indicators. A total of 12 enterprises engaged in cross-border e-commerce export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were sorted out by collecting the names of reporting enterprises and third-party platforms. Based on the official websites of Sichuan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ustoms and Sichuan provincial government, the development status of cross-border e-commerce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trade in Sichuan Province and two import and export modes of cross-border e-commerce are sorted out.

1. 前言

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建设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要求深入推进“一带一路”经贸合作,发展“丝路电商”,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自2016年以来,中国已与多个国家签署电子商务合作备忘录并建立双边电子商务合作机制,合作伙伴遍及五大洲,“丝路电商”成为经贸合作新渠道和新亮点。如今,四川已建成包括1个自贸试验区、6个综合保税区、1个出口加工区、5个保税物流中心(B型)、11个进境指定监管场地的立体开放平台体系,成为四川外贸稳定高速增长的重要支撑。2019年跨境电商贸易占全部对外贸易比重已达27.5%,成为我国对外贸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曾海珠,2019) [1]。2020年,成渝两地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近5000列,历年累计开行量达14,000列,占全国开行总量40%以上,是全国开行最早、运行最稳定、影响力最大的中欧班列城市。两地采用“枢纽集散 + 干线直达 + 多式联运”模式,通达范围可覆盖欧洲全域,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RCEP催生的跨境电商商机,RCEP区域内的大规模降税会缩小一般贸易与跨境电商的成本差距,使跨境电商获得更大发展空间。非关税壁垒的取消、区域内的通关和贸易便利化措施将提升通关和物流配送效率,提高直邮电商投送时效和客户体验,进一步优化跨境电商结构。同时,RCEP的统一大市场效应会大幅提升区域内各国在监管、税收、数据流动、隐私等方面的政策协调性与监管合作质效,降低交易不确定性、提升透明度,为跨境电商市场积蓄再爆发能量。

特别是伴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带一路”以及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四川省农产品跨境贸易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跨境电商、消费群体不断扩大、消费升级等众多良好形势的推动下迎来新的发展契机。但是,还存在一些不利因素阻碍四川省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发展。如何充分利用有利条件,并逐步消除发展过程中的不利因素,是当前四川省在发展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中面临的重要课题。

2. 文献综述

随着跨境电商经济的快速发展,众多学者开始重视“跨境电商”这一领域,不过跨境电商特别是四川省跨境电商的模式仍处于早期研究之中。所以在知网搜索四川省跨境电商相关研究并不多,共有6篇论文研究,且集中于2019年、2020年之间。

学者郑洁(2020) [2] 详细分析了四川省农产品跨境电商发展的问题,如西南地区跨境电商参与主体多元化导致消费者满意度降低、物流配送体系仍有待完善、农产品跨境电商的发展观念相对落后等。但是对于四川省跨境电商的出口模式与基础设施具体分析。

学者何敬(2020) [3] 认为四川省茶叶出口在跨境电商模式下发展态势良好,并着重分析了四川省茶叶出口的国际竞争力。但是对于四川省从事跨境电商茶产品的具体企业、具体茶叶品种、价格销量缺乏细节研究。

学者张晓琴(2020) [4] 基于多因素方差分析实证研究不同要素与四川省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发展间的相关关系,并结合回归分析结果进一步探究不同要素的影响程度。结果表明:农业生产资本投入、农业生产人才投入、农业发展规模及农业科技化程度等要素促进了四川省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发展,农村生产土地利用效率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四川省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发展。但是在处理四川省跨境电商数据时含糊不定。在建模分析的解释变量Y跨境电商进出口总额在文章中缺乏详细展现与数据来源说明。

3. 四川省跨境电商海关代码及进出口模式分析

3.1. 跨境电商含义与海关代码

3.1.1. 跨境电商的涵义

跨境电商也称为电子商务(Electronic Commerce,简称EC)作为一种新的贸易模式,是主要依托于互联网技术形成的一种新型贸易形式,是一种国际商业活动(钊阳、戴明锋,2019) [5]。从广义的角度来讲,跨境电商主要就是在传统贸易的基础上进行了信息化、技术化与电子化的加工,通过使用互联网等电子工具2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商务贸易活动,依托信息技术实现对外贸易。

狭义的跨境电商主要是指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产品贸易,消费者可以直接在网上完成消费的一系列行为,直接缩短了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同时也极大地提高了贸易效率。以计算机网络为基础所进行各种商务活动,包括商品和服务的提供者、广告商、消费者、中介商等有关各方行为的总和在此过程中,跨境电商会借助跨境物流的相关优势,降低相应的跨境贸易成本,通过省去传统跨境贸易过程中的复杂程序,实现跨境电商贸易发展模式的更新和发展。

总体来说,跨境电商主要由四要素构成:交易平台、平台经营者、站内经营者、支付系统。

3.1.2. 跨境电商海关代码

截止2021年2月,全国跨境电商海关代码共有五个类别(见表1)。目前,四川省已实现跨境电商9610、9710、9810、1210全模式覆盖。实行“7 × 24”小时预约通关制度。9610电子商务、1210保税电商和1239保税电商A,这三个出口代码多以进口为主。海关监管代码9610简称“B2C电子商务”主要特点“清单核放、汇总申报”针对销售对象C的中小企业。海关监管代码1210简称保税电商主要针对已经售出的存放在保税仓库的暂存区,等待清关和国内运输的产品。海关监管代码1239简称保税电商A是指尚未销售存放在保税仓库,需要等待销售完成之后,运输到消费者手中,才会清关的产品。

Table 1. Overview and proportion of population structure from 2010 to 2018

表1. 2010~2018年人口结构概况及占比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

3.2. 跨境电商模式与企业产品分析

目前以商业模式进行分类,从交易主体的角度对跨境电商进行分类,可以将其分为B2B3、C2C4、B2C5三种商业模式,其中以B2B和B2C为跨境电商常见的两种贸易形式。但在B2B与B2C中,相较于B2C出口模式主要使用在出口附加值较高、单品单价较高的产品:如红酒、品牌衣帽服饰。B2B出口模式更多使用在农产品贸易上。受冷冻链等物流成本的影响,单个包裹快递成本较高,所以C2C、B2C两种商业模式在农产品出口贸易中基本较少使用。海关总署2020年6月发布《关于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企业对企业出口监管试点的公告》,决定在北京、天津、南京、杭州、宁波等地 10 个直属海关开展跨境电商企业对企业(B2B)出口监管试点,自2020年7月1日起施行。B2B模式试点先行也说明其模式在我国目前跨境电商贸易出口中并非为主要出口模式。

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业务进行分类,根据商务局2019年发布的《成都市跨境电子商务发展报告(2018)》主要分为四个模式:“网购保税进口”、“直购进口”、“一般出口”和“特殊区域出口”。其中,农产品贸易主要采取特殊区域出口模式,也就是保税仓模式。这主要是由于农产品与其他制造业标准品(服饰鞋帽、电子器件等)不同,具有季节性、易腐性等特点,在运输过程中需采取低温、防潮、烘干、防虫害等一系列技术措施,部分生鲜农产品更是要求冷链运输。这些都对农产品跨境物流的速度和质量提出了较高要求。目前农产品跨境电商主要采用中国邮政小包、国际快递、海外仓储等物流形式完成。邮政小包对重量和体积有严格限制,虽然价格实惠,但运输时间较长,给生鲜农产品运输带来较大挑战;国际快递运输速度较快,但费用偏贵,是利润偏薄的初级农产品销售所不愿面对的;海外仓储是很多大宗农产品跨境电商的选择,通过提前将农产品经海运运输到国外仓储进行储存,大幅提高了物流运输速度。但海外建仓前期资金投入较高,对小规模企业并不适用。

从商品流通的角度来讲,跨境电商主要被分为出口跨境电商和进口跨境电商,从当前的发展态势来看,我国跨境电商的主要模式以出口跨境电商为主。2020年,四川省全省跨境电商交易总额突破500亿元,重点市州(成都、泸州、德阳、绵阳)跨境电商交易规模为384.9亿元。

3.2.1. 阿里巴巴国际站B2B进出口模式分析

本文认为B2B主要应用于阿里巴巴国际站。因为阿里巴巴国际站的产品最小(min)下单量以吨为单位。显然阿里巴巴国际站不可能以B2C为主要模式,因为正常来说不会有C端消费者会在家庭消费中以吨为单位进行日常消费品购买,这样显然不符合经济逻辑。

以来自四川省的食品为关键词搜索共有150个结果6,在这150个检索结果中进一步筛选农产品产品,除去来自同一家公司的不同口味产品。本文得出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从事四川省跨境电商农产品7的企业共有12家,见附录。

3.2.2. 亚马逊国际站B2C进出口模式分析

本文认为亚马逊国际站在出口模式上主要采用B2C模式,与阿里巴巴国际站类似,用关键词搜索得出的结果条数为76条8,产品主要以来自四川省的调味料为主,也有方便面零食。与阿里巴巴国际站不同,在亚马逊网站上下单数量以袋、盒为单位,自费邮费,不强制限制最小下单量以吨为单位。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产品的销量并不高,平均不超过50下单量。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加上运费平时在四川省省内价格便宜的产品在亚马逊国际站上价格平均会高5~6倍。二是即使产品已经放在了国外海外仓保税区,但由于国外邮递效率较低,买家收货往往需要1~2个星期。以来自四川省的懒人自热火锅为例9,在国内购买该类产品需要40元,在亚马逊网站上需要20.99美元,以汇率为6.5折算为人民币为136.43元。

4. 成都跨境贸易电商公共服务平台发展现状

成都跨境贸易电商公共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平台”)的投建运营方是成都信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成都综试区线上单一窗口,平台自2016年2月上线以来稳定运行并取得较好成效。平台为跨境电商企业提供阳光通关绿色通道,为跨境电商交易提供专业技术和运维服务,为行业发展提供统计监测服务。截至2020年底,平台对接与备案的跨境电商各类企业累计1824家,平台的申报数据量实现了大幅增长,全年申报单量1785.62万单,货值26.84亿元,较2019年同比分别增长407.62%、140.69%。企业类型覆盖整个跨境电商生态圈:其中包含跨境电商、物流、第三方支付、仓储、报关、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供应链金融服务等。2020年9月1日,成都关区跨境电商B2B出口清单及报关单模式通过平台全部申报成功,标志着成都跨境电商B2B出口试点业务正式启动。截至2020年底,平台共支持13家备案企业开展跨境电商B2B出口业务,累计B2B (9710、9810))出口1.31万单,货值0.33亿元。2020年持续保障并优化平台公共服务:全年完成与海关跨境交换二级节点报文传输7300万票,与2019年同比增长为492%;完成数据加密加签8950万次,与2019年同比增长为510%;完成个人身份验证519万次,与2019年同比增长为136%;处理企业申报问题数据约40万条。同时实施并完成了平台电子口岸二级节点扩容改造项目,扩容改造后平台通关容量提升4倍,具备满足日承载50~60万单申报需求,更大程度提高企业的申报效率。

2020年7月,公司与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合作,正式发布跨境E结算平台,成为全国首个采用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数据作为结售汇法定依据的创新模式。并与工商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推进跨境外汇服务合作,切实帮助企业解决在跨境收付汇方面遇到的痛点和难点,提高企业的跨境收付汇效率。

5. 四川省跨境电商综合保税区基本设施建设情况

综合保税区作为开放型经济的重要平台和载体,已成为我省对外贸易发展的主要驱动力。目前四川省共获批设立成都高新、成都高新西园、成都国际铁路港、绵阳、泸州、宜宾等6个综合保税区,数量由原来的全国第21上升至全国第6、中西部第1,已形成错位发展、优势互补、良性互动的发展格局。不同的保税区承接的功能与特色也不同,见表2。四川省已拥有6个综合保税区和6个保税物流中心,对四川外贸增长的贡献率超过9成。也带来市场采购、跨境电商等新业态规模均成倍增长,为四川外贸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成都综试区跨境电商交易额为379.3亿元(其中进口74.4亿元,出口305.0亿元),同比增长104%。综保区“稳定器”作用发挥明显,2020年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进出口5491.7亿元,增长26.8%,占68%,其中出口2995.1亿元,增长25.4%;进口2496.6亿元,增长28.6%。

Table 2. Basic situation of four bonded areas in Sichuan Province

表2. 四川省4个保税区基本情况

6. 四川省跨境电商发展模式研究结论与相关建议

6.1. 研究结论

尽管在成都海关总署、中国海关总署官方网站不难收集到关于农产品其子类产品贸易的进出口金额与数量统计数据,但是在丝路电商倡议背景下研究四川省农产品贸易,需要处理跨境电子商务贸易数据查找不易的问题。通过分析,本文认为四川省农产品跨境电商成果十分显著,“川字号”农产品畅销全球。在数据层面,2020年全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69万亿元,同比增加31.1%。其中,出口1.12万亿元,增长40.1%;进口0.57万亿元,增长16.5%。而四川省跨境电商进出口交易总额便突破了500亿元,仅占全国跨境电商进出口总额2.9%。这说明四川省跨境电商发展水平相较全国仍有提升空间。跨境电商出口海关监管代码仍处于试点规范的过程之中,获取全国跨境电商进出口数据与从事跨境电商的企业名录难之又难。获取四川省农产品跨境电商农产品进出口总数据更是不可得。本文采用在第三方平台搜索关键词筛选四川省从事跨境电商的农产品企业,并获得农产品具体类别。虽然另辟蹊径,但是与四川商务局公布的2020年四川省跨境电商进出口总额统计口径相差甚大。关于四川省跨境电商进出口模式仍有进一步研究的内容。

综合以上分析,本文从海关出口代码、一个服务平台以及两个出口模式和12个相关企业构建了四川省跨境电商基本图景。

6.2. 相关建议

在物流运输方面,物流仍会是整个行业的最大挑战。特别是海外疫情引发的各种不确定性将使跨国运力依旧趋紧,妥投率可能继续下降,这都考验着各方的管理能力、组织能力和应急能力。

在综合保税区的功能规划方面,尽快推动综保区封关运营,加快促进智慧无人港、集装箱共享运营基地、多式联运等枢纽项目建设,提升国际枢纽能力,真正发挥综保区功能,实现产业落地。在保税区形成一批国际供应链、产业链中的领军企业,助推形成全球服务资源配置战略枢纽。以国际贸易产业园为载体,聚集税、汇、法、证、商、物、融配套服务,营造一流的国际化营商环境,成为“在四川、链欧亚、通全球”的生产性服务集群的重要支撑。

基金项目

本项目来源于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支持(项目编号:202010656021)。

NOTES

1来自四川省的农产品(Agricultural products from Sichuan Province)。来自四川省的茶产品(Tea products from Sichuan Province)。

2这些工具包括电报、电话、广播、电视、传真、计算机、计算机网络、移动通信等。

3B2B (也有写成 BTB,是Business-to-Business的缩写)是指企业与企业之间通过专用网络或Internet,进行数据信息的交换、传递。

4C2C (Customer (Consume) to Customer (Consumer))实际是电子商务的专业用语,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消费者个人间的电子商务行为。比如一个消费者有一台电脑,通过网络进行交易,把它出售给另外一个消费者,此种交易类型就称为C2C电子商务。

5B2C是Business-to-Customer的缩写,而其中文简称为“商对客”。“商对客”是电子商务的一种模式,也就是通常说的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产品和服务商业零售模式。

6150 results for food from Sichuan Province china

<https://www.alibaba.com/trade/search?fsb=y&IndexArea=product_en&CatId=&SearchText=food+from+Sichuan+Province+china&viewtype=&tab=>

7本文采用广义农产品定义:初级农产品与农产品加工品。

876 results for food from Sichuan Province china food from province sichuan

<https://www.amazon.com/s?k=food+from+province+sichuan&i=grocery&ref=nb_sb_noss>

9Convenient Micro Hot Pot Lazy Self-Cooking Self-Heating Instant Self-Service Fast Food Spicy Portable Hotpot (Vegetable) 350gX1Pack <https://www.amazon.com/Convenient-Self-Cooking-Self-Heating-Self-Service-%E6%96%B9%E4%BE%BF%E5%BE%AE%E7%81%AB%E9%94%85%E6%87%92%E4%BA%BA%E8%87%AA%E7%85%AE%E8%87%AA%E7%83%AD%E5%8D%B3%E9%A3%9F%E8%87%AA%E5%8A%A9%E9%80%9F%E9%A3%9F%E9%BA%BB%E8%BE%A3%E4%BE%BF%E6%90%BA%E7%BD%91%E7%BA%A2%E5%B0%8F%E7%81%AB%E9%94%85/dp/B07LCH5WSC/ref=sr_1_17?dchild=1&keywords=food+from+province+sichuan&qid=1612190636&s=grocery&sr=1-17.

文章引用: 周 倩 , 詹梦玲 (2021) 四川省跨境电商进出口模式基本情况探究。 社会科学前沿, 10, 479-485. doi: 10.12677/ASS.2021.103068

参考文献

[1] 曾海珠. “互联网+”背景下四川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环境及策略分析[J]. 中国市场, 2019(24): 188-190.

[2] 郑洁. 我国西南地区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发展问题与对策——以四川省为例[J]. 商业经济研究, 2020(18): 158-161.

[3] 何敬, 周海龙, 起正昕. 基于跨境电商模式的四川省茶叶出口贸易研究[J]. 大众投资指南, 2020(14): 28-29.

[4] 张晓琴, 王悦. 跨境电商农产品贸易发展特点与制约因素——以四川省为例[J]. 商业经济研究, 2020(7): 158-161.

[5] 钊阳, 戴明锋. 中国跨境电商发展现状与趋势研判[J]. 国际经济合作, 2019(6): 24-33.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