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改进K-Means算法的手机处理器聚类分析
Clustering Analysis of Mobile Processor Based on Improved K-Means Algorithm

作者: 林 挺 , 蔡 静 , 李东升 :贵州民族大学数据科学与信息工程学院,贵州 贵阳;

关键词: K-Means手肘法K值聚类中心处理器K-Means Elbow Method K Value Clustering Center Processor

摘要:
提出了一种改进的K-means聚类算法,并对2015至2019年手机市场主流的51款处理器进行聚类分析。首先使用手肘法改进K-means算法中K值的选取,求出最佳K值;其次利用欧氏距离求得各样本到聚类中心的距离,并将各样本归类到离其最近的聚类中心所在的簇中;重新计算新簇的聚类中心,若与旧聚类中心相同,则停止运算,否则重新计算各样本到新聚类中心的距离,重新归类直至新聚类中心与旧聚类中心相同;最后得到4个簇,分别包含7、16、14、14个样本,并将其分为高端、中端、中低端、低端处理器。

Abstract: An improved K-means clustering algorithm is proposed, and 51 mainstream processors in the mobile phone market from 2015 to 2019 are analyzed. Firstly, the elbow method is used to improve the selection of K value in k-means algorithm, and the best K value is obtained. Secondly, the Euclidean distance is used to find the distance from each sample to the cluster center, and all samples are gradually classified into the nearest cluster. Then the new cluster centers are recalculated. If the new cluster centers are the same as the old ones, the operation is stopped. Otherwise, the distance from each sample to the new cluster centers is recalculated and reclassified until the new cluster centers are the same as the old ones. Finally, four clusters are obtained, including 7, 16, 14 and 14 samples, which are divided into high-end, middle-end, middle-low-end and low-end processors according to the original data.

1. 引言

自从苹果公司于2007年发布第一代iPhone以来,智能手机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手机性能的提升增加了手机的应用场景,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智能手机的作用越来越大。拍照、录像、网络社交、游戏、视频通话等许多功能都依赖于手机来实现。手机配置的提升,要求手机处理器要有相当强大的运算能力。因此人们对软件应用需求的增大也反过来迫使厂商增强手机性能。

董骐瑞 [1] 提出K-means最优聚类数的确定存在不足,从而改进了K-means算法。凌静 [2] 等人提出一种结合模拟退火算法的遗传K-means聚类方法,以此避免聚类陷入局部最优。黄晓辉 [3] 等人发现K-means算法主要考虑簇内距离,而忽略了簇间距离的作用,并提出一种新的集成簇内和簇间距离的加权K-means算法。王巧玲 [4] 等人针对K-means算法随机选择初始聚类中心和K值所导致的精度不高问题,提出了一种基于聚合距离的改进K-means算法。唐泽坤 [5] 等人针对K-means算法对初始聚类中心和噪声敏感的缺点,提出了d-K-means算法,能够更好地选择聚类中心。刘越 [6] 提出了一种改进的K-means以降低算法的时间复杂度。黄继超 [7] 针对K-means中K值的模糊性,提出了使用距离代价函数来确定准确的K值。

处理器对智能手机的重要性相当于大脑对人类的重要性。本文选用了2015年至2019年手机市场主流的51款处理器,涉及到13种指标,利用K-means算法对其进行聚类。旨在将不同年度、不同定位、不同产商的处理器聚合到适合各自的簇中,以此可以对市场上铺天盖地的各款手机性能有更好的理解,对采用了不同簇的处理器的手机定位也能有一个参考。

2. 改进K-Means聚类算法

2.1. 传统K-Means聚类算法

作为一种无监督学习算法,K-means (K均值聚类算法,也称作快速聚类法)由于其简单高效、聚类效果良好等特点,被广泛运用于各种领域的样本聚类。

K-means聚类算法最早是由Macqueen于1967年提出,K指的是类的个数,即聚类簇数。其基本思想是对给定的样本集,先确定聚类簇数K以及K个聚类中心(均值),再计算各样本到聚类中心的距离,将其划分到最近中心点所在的簇。K-means是一种迭代算法,大致步骤如下 [8]:

步骤1:确定K值,在K-means聚类算法中,K是唯一的参数;

步骤2:将样品初步分成K类,一般是从数据集中随机选取K个样本作聚类中心(明显聚类中心为向量);

步骤3:逐个计算样本到各聚类中心的欧式距离,并将其派送到最近的聚类中心所在的簇,直至所有样本都分配完成;

步骤4:重新计算各簇的聚类中心(即各簇内的样本均值),若与上一个聚类中心相同,则算法运行结束,若不同,则用新聚类中心取代旧聚类中心,重复进行步骤3,直至聚类中心相同。

并且一个样本只能属于一个簇,每个簇至少要有一个样本。

2.2. 手肘法改进K-Means算法

设数据集的样本总数为n,K-means算法的迭代次数为t,可知该算法的复杂度为 O ( n K t ) 。对于K值的选取,可以由个人经验所得,也可由手肘法 [9] 计算得出,手肘法是利用SSE(误差平方和):

SSE = q = 1 K l = 1 n q p q l p ¯ q 2 (1)

以此来得出K值。其中 n q 为各簇中样本的数量,满足 q = 1 K n q = n p q l 为第q个簇里的第l个样本, p ¯ q 为第q个簇里的聚类中心。

手肘法的思想是:随着K值逐渐增大,样本的划分会更加细致,随着各个簇聚合程度的逐步提高,SSE也会随之变小。同时,当K值小于最优聚类簇数时,由于K的增大会较大幅度地增加每个簇的聚合程度,所以SSE的下降幅度会比较大;而当K值到达最优聚类簇数时,再增加K值,簇增加的聚合程度就没有之前高,SSE的下降幅度会大幅变小,逐渐趋于平稳。所以SSE与K值之间的关系图类似手肘的形状,肘部对应K值就是最优聚类簇数。K值是K-means算法中唯一的参数,选取最优K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进K-means算法。

2.3. 计算距离并分配到簇

先将原始数据集标准化,以消除量纲的影响。本文采用的是Z-score标准化:

z i j = x i j x ¯ i 1 n j = 1 n ( x i j x ¯ i ) 2 , j = 1 , 2 , , n (2)

z i j 是标准化后生成的新数据, x i j 为原始数据, x ¯ i 为第i个指标均值,对本文数据而言, i = 1 , 2 , , 13

从标准化后的数据中,按照2.2节手肘法确定K值,随机选取K个样本 { p ¯ 1 , p ¯ 2 , , p ¯ K } 作为初始聚类中心,计算样本 p j 到各聚类中心的欧氏距离 [10]:

d j q = p j p ¯ q , q = 1 , 2 , , K (3)

对于样本 p j ,选取离其最近的聚类中心,并标记 δ j = arg min q { 1 , 2 , , K } d j q ,将样本 p j 划分到簇 C δ j 中。直至所有样本分配到各簇中,进行步骤4即可。

3. 运用改进的K-Means聚类算法对手机处理器进行聚类分析

目前主流的手机处理器公司有美国高通(骁龙Snapdragon系列)、苹果(A系列),韩国三星(Exynos系列),中国华为海思(麒麟Kirin系列)、联发科(Helio系列)。其中苹果、三星与华为自家都有手机产品,而高通与联发科仅研发处理器,没有手机品牌。

本文选取了全球市场上51款主流手机处理器进行分析,共涉及到5个品牌:高通、苹果、三星、华为海思、联发科;13个指标:CPU单核跑分 x 1 、CPU多核跑分 x 2 、GPU跑分 x 3 、内存带宽 x 4 (GB/s)、网络下行速度 x 5 (Mbps)、网络上行速度 x 6 (Mbps)、制程工艺 x 7 (nm)、闪存读写速度 x 8 (GB/s)、内存主频 x 9 (MHz)、支持摄像头数量 x 10 、最大内存容量 x 11 (GB)、最高摄像头像素 x 12 (万)、屏幕最大显示像素 x 13

其中CPU单核跑分、CPU多核跑分取自Geekbench官网;GPU跑分取自3D Mark官网;内存带宽、网络下行速度、网络上行速度、制程工艺、闪存读写速度、内存主频、支持摄像头数量、最大内存容量、最高摄像头像素、屏幕最大显示像素取自各产商官网。数据见表1

Table 1. Indicators of mobile processor

表1. 手机处理器各项指标

利用式(2)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再利用式(1)求出SSE与K值之间的关系,结果如图1所示:

Figure 1. Elbow method to confirm the optimal K value

图1. 手肘法确认最优K值

图1可以看出,肘部对应的K值为4,最佳聚类簇数为4。利用式(3)计算距离,分配样本到簇,重复进行步骤3与步骤4,得出4个簇以及簇中样本,见图2

Figure 2. K-means clustering results of mobile processor

图2. 手机处理器K-means聚类结果

4个簇中分别包含了7、16、14、14个样本,其中1类处理器的各项指标大多数领先其他类的处理器,可以看出1类为高端处理器,事实上1类中的A12、Kirin980、S855、Exynos9820分别是苹果、华为海思、高通、三星在2019年的旗舰处理器,而A11、S845、Exynos9810则是2018年的旗舰处理器,符合事实。而2类则是中端与旧高端处理器的集合,它们的CPU多核、内存带宽等方面相差不大,但旧高端处理器(如2017年的Kirin970、S835、Exynos8895)在GPU以及网络上行速度、下行速度方面有着明显的领先;而中端处理器(如2019年的Kirin810、S730)在CPU单核、最高摄像头像素方面则领先。4类则是中低端处理器与年代更为久远的高端处理器的集合。3类处理器的各指标大多数落后于其他类的处理器,是低端处理器的集合。

4. 结论

本文改进了K-means算法中K值的选取,并对2015年至2019年手机市场主流的51款处理器进行聚类,得到了4个类别,并结合原始数据将其分为高端(1类)、中端(2类)、中低端(4类)、低端(3类)处理器。由此可以对市场上不同品牌不同处理器的手机做横向纵向对比,对采用了某款处理器的手机在市场上的定位也能提供重要参考。但是K-means算法只能将样本分为指定的K个类,无法对类别做出分级,因此对于聚类结果的分析,需要依赖人为主观因素,如本文将聚类结果分成不同等级。这也说明K-means算法依旧存在需要改进的地方。

基金项目

贵州省教育厅青年科技人才成长项目(黔教合KY字[2018] 142)。

文章引用: 林 挺 , 蔡 静 , 李东升 (2020) 基于改进K-Means算法的手机处理器聚类分析。 应用数学进展, 9, 2029-2035. doi: 10.12677/AAM.2020.911235

参考文献

[1] 董骐瑞. k-均值聚类算法的改进与实现[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春: 吉林大学, 2015.

[2] 凌静, 江凌云, 赵迎. 结合模拟退火算法的遗传K-Means聚类方法[J]. 计算机技术与发展, 2019, 29(9): 61-65.

[3] 黄晓辉, 王成, 熊李艳, 曾辉. 一种集成簇内和簇间距离的加权k-means聚类方法[J]. 计算机学报, 2019, 42(12): 2836-2848.

[4] 王巧玲, 乔非, 蒋友好. 基于聚合距离参数的改进K-means算法[J]. 计算机应用, 2019, 39(9): 2586-2590.

[5] 唐泽坤, 朱泽宇, 杨裔, 李彩虹, 李廉. 基于距离和密度的d-K-means算法[J]. 计算机应用研究, 2020, 37(6): 1719-1723.

[6] 刘越. K-means聚类算法的改进[D]: [硕士学位论文].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 2016.

[7] 黄继超. k-means算法若干改进和应用[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沙: 中南大学, 2013.

[8] 何晓群. 多元统计分析[M]. 第4版.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5: 64-65.

[9] 吴广建, 章剑林, 袁丁. 基于K-means的手肘法自动获取K值方法研究[J]. 软件, 2019, 40(5): 167-170.

[10] Liberti, L., Lavor, C., Maculan, N., et al. (2012) Euclidean Distance Geometry and Applications. Quantitative Biology, 56, 3-69.
https://doi.org/10.1137/120875909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