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康养旅游研究进展与前瞻
Research Progress of Wellness Tourism at Home and Abroad

作者: 邵 赟 , 王庆生 :天津商业大学管理学院,天津;

关键词: 康养旅游研究进展Wellness Tourism Research Progress

摘要: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对健康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作为将健康产业和旅游业巧妙融合的新业态——康养旅游,近年来受到旅游爱好者的极大欢迎。康养旅游给游客带来的不仅是旅游体验,还有保养身体、修身养性的方法,因此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但由于地区发展历程和学者思维方式的不同,国内外康养旅游的研究进展和现状存在着差异,本文主要就国内外康养旅游有关的文献进行梳理和分析,从康养旅游的文献研究概况、康养旅游的内涵、康养旅游的构成与功能、以及康养旅游者的动机与行为意向这四个大的方面来分别展开论述,从而发现国内外学者在这些研究内容上存在的具体差异,以期能学习国外发展康养旅游的成功经验,从而能丰富我国康养旅游研究的理论基础,并且能为我国开辟康养旅游市场、提升国民康养意识提供经验指导。

Abstract: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living standards and living conditions, people pay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to their health. As a new form of business that integrates health industry and tourism industry, wellness tourism has been greatly welcomed by the tourism lovers in recent years. Wellness tourism brings tourists not only travel experience, but also the ways to maintain their health and cultivate their morality. Therefore, it is widely concerned by scholars at home and abroad. But due to the regional development and scholars which have different ways of thinking, wellness tourism at home and abroad has differences in research progress and status, this article mainly combs and analyzes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 literature related to wellness tourism, and it is divided into four main aspects to develop the discussion. It includes the overview of literature research, the conno-tation of wellness tourism, the composition and function of wellness tourism, as well as the moti-vation and behavior of wellness tourists, therefore, we can se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domestic and foreign scholars in these research contents, in order to learn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 of overseas development in wellness tourism, thus can enrich our theoretical basis of tourism re-search. It can also provide experience guidance for China to open up the wellness tourism market and enhance the national health care awareness.

1. 引言

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人们的生活习惯以及作息时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人的身体状况呈现亚健康状态,人们对健康以及修养身心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对丰富精神生活、增加幸福感的诉求也越来越高。顺应消费者的需求,出现了很多以“健康”为主题的旅游形式,如健康旅游、康养旅游、温泉旅游、医疗旅游等,康养旅游隶属于健康旅游,是现代比较受推崇的旅游形式。

国内外都非常重视康养旅游的发展,西方国家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发展健康旅游,当时主要是以“疗养”为目的,直至20世纪60年代,美国医生Halber Dunn把wellbeing和fitness两个都可表示身体和心理状态的词结合创造成一个组合词“wellness”,也就是现在旅游业中提到的“康养” [1],随后这一概念得到广泛接受和应用。而中国正式发展康养旅游相对较晚,2012年,攀枝花市率先提出发展康养旅游的理念,随后康养旅游逐渐得到业界的关注,2016年,国家旅游局出台了《国家康养旅游示范基地标准》,后来国家启动《国家温泉康养旅游》标准编制,计划至2030年建成完善的康养服务业体系,我国的康养旅游逐步走向正轨。近几年,我国的康养旅游发展迅速,被认为是对旅游业影响最大的旅游形式之一。康养旅游的发展也引起了学术界的思想热潮,但总体而言,国内康养旅游的相关研究滞后,与实际发展不匹配,不能给康养旅游产业投资起到很好的理论指导作用。主要表现在康养旅游的基础概念不明确、与其它概念混淆不清、相关案例较少等。本文通过对国内外康养旅游相关研究的梳理,以期能给我国带来更多的启发,为未来康养旅游研究作铺垫。

2. 康养旅游的文献研究概况

2.1. 康养旅游文献研究概况

我们一般用wellness tourism来表示康养旅游,也有一些学者用health tourism来表示,但health tourism也可表示健康旅游,它又包含很多旅游形式,但由于两者存在重合的部分,所以经常很难彻底的将两者划分开来,1959年美国医生Halber Dunn提出把wellness tourism作为康养旅游,所以本文在检索文献的过程中就以wellness tourism为主题来进行相关文献的梳理。本文以外文数据库ScienceDirect为基础,以wellness tourism为主题进行检索,主要对综述文章和研究型文章进行梳理,发现文献资源比较丰富,经过比较,发现这些文章发表在Tourism Management、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ity Management这三大刊物上,可以看出文章的质量普遍较高,而且集中在与旅游有关的专业期刊上。

从现有文献的时间分布特征来看,国外较早就有学者开始研究康养旅游,但前期研究成果较少,到2006年,在文献数量上有了质的飞跃,从整体上看,康养旅游的文献数量呈逐年递增的趋势,现就康养旅游在上述三大期刊上的文献数量进行展示和比较(见表1~3)。

Table 1. Statistics on the number of wellness tourism literature from 2016 to 2020 in the Tourism Management Journal

表1. Tourism Management期刊2016年~2020年康养旅游文献数量统计

Table 2. Statistics on the number of wellness tourism literature from 2016 to 2020 in the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Journal

表2.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期刊2016年~2020年康养旅游文献数量统计

Table 3. Statistics on the number of wellness tourism literature from 2016 to 2020 i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ity Management Journal

表3.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ity Management期刊2016年~2020年康养旅游文献数量统计

以上可以看出国外康养旅游的研究文献还是相当丰富的,可以给我国发展康养旅游提供理论借鉴。

2.2. 康养旅游的内涵

由于学者的研究视角和研究侧重点不同,如其它跟旅游相关的概念一样,康养旅游还没有形成一个被学者广泛认同的概念,所以至今康养旅游的基本概念不明确。国外学者对康养旅游的研究主要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Hall等人认为康养旅游是医疗旅游和目的地旅游的近义词(Hall, 2011; Pesonen, 2011) [2] [3],这并没有体现出康养旅游的独特性。目前国外学者对康养旅游的定义主要观点有三种,第一种是“目的说”,认为游客参与康养旅游主要是以康养为目的,为了获得身体上的放松和精神上的愉悦。Mueller就是其中的代表认为之一,他将康养旅游看作是健康旅游的一部分,他把康养旅游定义为“以健康目的为驱动力的旅程所导致的所有关系与现象的总和” [4];还有学者认为康养旅游指的是人们前往具有良好自然环境或特殊文化的旅游目的地,以保护和改善他们的健康为目的而进行的一种活动(Devereux & Carnegie, 2006) [5]。第二种是“需求说”,提出康养旅游是为了满足特定游客特殊需求的一种旅游形式,是出于维护健康、改善身体状况的需要,所以即使是身体健康的游客也会有这种需求。Chen认为游客是出于对健康的需求,同时也为了寻找有形的价值,比如身体、思想和精神上的健康平衡 [6]。Heung and Kucukusta也主要是从游客的需求的角度来研究康养旅游 [7]。第三种是“结果说”,认为可以通过康养旅游来形成某种结果,其中就有学者提出“康养旅游”指的是通过用调整身体和心灵的方法来实现健康和身体健康,而不需要在假期进行医疗干预(Jolliffe & Cave 2012) [8],Dale等人认为游客通过康养旅游中的一些健康的行为改善了健康,增加了幸福感,这也是他们在康养旅游中渴望得到的 [9];除此之外,康养旅游还被认为是一种综合身体健康、美丽、长寿、提高意识、精神敏感和与社区、环境和宗教联系的整体旅游模式(Bushell & Sheldon, 2009; Steiner & Reisinger, 2006) [10] [11],因此康养旅游不仅能给游客带来身体上的保养,更能带来精神上的放松和心灵上的洗涤。

2.3. 康养旅游的构成与功能

(1) 康养旅游的构成

关于康养旅游的构成,也是一个复杂的存在,通过对国外相关文献的梳理,发现对于康养旅游的构成学者主要存在三种观点。第一个是依据“内容”而定,有学者指出康养旅游主要是由对身体有益的活动和服务组成,其中包括美容护理、健康饮食、冥想等(Mueller H., Kaufmann E. L., 2001) [4],这分别是从身体和精神上给游客带来幸福感;Jounston也同样认为康养旅游是有各种各样的活动组成,包括各种基于水属性或疗法的水疗服务,以及体育锻炼、徒步旅行或文化教育活动 [12];第二个是依据“形式”而定,认为康养旅游可分为几个细分的产品,其中包括水疗、沙索、瑜伽、冥想等(Smith M., Puczko L., 2009) [13],游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需求来进行选择;Pollock则认为在康养旅游中要包含一定的自然资源和娱乐设施,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康养度假村 [14];Cooper则指出了温泉对于康养旅游的重要性,认为温泉对老年人的健康非常有益 [15]。第三个是依据“地点”而定,笔者在检索文献时发现有很多学者都提到了“治疗性景观”这一概念,他们认为“治疗性景观”在康养旅游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治疗性景观包括水疗馆、宗教朝圣地点、健康营等(Gesler, 2003; Gesler, 1993, 1996; Perriam, 2015; Allison Williams, 2010; Andrew Williams, 2016; Kearns and Collins, 2000) [16] - [22],后来甚至把地点扩展到了医院,Claudia Ciobanu等人认为近年来康养产业在全球内得到发展,能提供康养服务的机构包括水疗中心、健身房、体育组织、健康中心等 [23];Jallad指出康养旅游与医疗旅游的区别之一是“康养旅游旨在提供放松、休闲、能摆脱日常压力的场所,这个场所可以是健康水疗度假村” [24]。通过文献可以看出来水疗是一个很常见又很重要的康养方式,水疗馆是一个重要的康养地点。

(2) 康养旅游的功能

康养旅游的功能不仅体现在对身体健康的维护上,同时还有利于人们精神的放松、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幸福感的增加。Cohen认为温泉、桑拿和蒸汽室能帮助身体康复、精力恢复和身体休息 [25];Nasermoaddeli & Kagamimori认为温泉疗法在治疗皮肤病、慢性肌骨病、新陈代谢能力、心理疾病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的疗效 [26];Dale认为康养旅游能改善人们的心理健康,增加幸福感 [9],Chen认为康养旅游能让人获得身体、思想和精神上的健康平衡 [6],瑜伽作为康养旅游的形式之一,被认为对患有强迫症、慢性背部疼痛、关节炎、哮喘、呼吸问题以及压力大的人有缓解作用(Parker-Pope, 2002) [27],还有学者提出瑜伽可以让学生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练瑜伽的学生有更好的心理素质(Noggle等,2012) [28],来自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的一项研究表明,有98%的被访者认为泡温泉对身体有好处,82%的人认为泡汤后的睡眠更好了,还有近三分之一的感受到了医疗效果,对背部疼痛、关节炎、焦虑症、失眠等情况有所缓解(Cohen, 2017) [29]。除此之外,康养旅游还有很大的经济功能,有学者指出康养旅游给全球和当地经济带来了更大的前景(Hofer, 2012) [30]。

2.4. 康养旅游者的动机和行为意向

康养旅游者的动机和行为意向与康养旅游的功能有很紧密的关联,也正是因为游客意识到康养旅游能给自己的身体、精神和思想上带来益处,才更激发了游客的旅游动机。

Smith & Kelly认为康养旅游者是积极的健康寻求者,他们决心通过康养旅游在自己的环境中发挥作用 [31];Chen认为游客是为了寻找一些有形的价值,为了寻求身体、思想和精神的健康平衡 [6];在2011年的全球水疗峰会上,有学者指出康养旅游者为了寻求综合的健康和预防方法,以改善他们的健康和生活质量 [32];Mueller & Kaufmann也同样指出人们离开居住地到旅游目的地,主要的动机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健康 [4];Lehto在他的研究中发现人们在康养旅游的各种活动中容易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而旅游目的地的这种治愈属性是由目的地的包容性、延展性、隔离感、嘈杂感、陌生感和吸引力六个方面构成的 [33];除了研究游客的旅游动机之外,还有学者从不同的思路研究康养旅游者的动机、参与度与忠诚度之间的关系,Kim在研究台湾的康养旅游时,就对上述变量进行了分析,发现游客的动机对参与度有正面的影响,而参与度又对忠诚度有直接影响 [34]。

从上述可以看出,康养旅游者的旅游动机大多是出于对健康的诉求,而且会愿意去尝试不同的康养产品。所以在发展康养旅游时,一定要紧贴游客的动机,开发出多种形式的康养产品。

3. 国内康养旅游研究进展

3.1. 康养旅游文献研究概况

主要是对康养旅游的有关文献进行梳理,本文以万方数据库为基础,以“康养旅游”为主题进行检索,一共检索出663篇期刊论文、54篇学位论文和11篇会议论文。我国学者自2012年开始研究康养旅游,主题是攀枝花的康养旅游的发展,这跟2012年攀枝花首次提出发展康养旅游紧密相关,但当时的研究成果只有一篇。

从现有文献的时间分布特征来看,我国学者对康养旅游的研究自2012年为起点,但2012~2015年研究成果较少,近几年研究成果逐渐增加,且呈逐年递增的趋势,可见我国学者对康养旅游的重视程度在逐步上升,近五年的康养旅游的文献数量如表4

Table 4. The number of wellness tourism literature in China from 2016 to 2020

表4. 2016~2020年我国康养旅游文献数量

从文献的发表类型来看,就期刊论文而言,出自核心期刊和CSSCI期刊来源的一共有62篇,约占总数的9%,普通期刊来源的有601篇;就学位论文来讲,一共有53篇硕士论文,一篇博士论文,本文将以此为依据来进行期刊来源、关键词等一系列的图表分析(见图1~3)。

从发表期刊上来看,文献在《攀枝花学院学报》、《当地贵州》、《当代旅游》、《浙江林业》、《林业与生态》这些期刊上的数量比较多,都在九篇及以上,这些期刊成为传播康养旅游知识成果的重要渠道,其中文献分布期刊如下:

从文献的关键词看,出现频次最多的是“康养旅游”,其次分别是“森林康养”、“康养”和“旅游”,从关键词和文献发表期刊上可以看出森林对我国发展康养旅游的重要性,森林是我国发展康养旅游一个很重要的载体。具体的文献关键词如下:

从上述总体情况来看,我国有关康养旅游的研究成果相对较少,不过近几年有了很大的改善,学者的关注度也大幅度增加,康养旅游被认为是旅游形式中发展最快、对旅游业影响最大的几种旅游形式之一,所以未来学者应更加关注康养旅游的发展。

3.2. 康养旅游的内涵

关于康养旅游的研究,我国还处于萌芽阶段,在很多基础理论上存在着大片空白 [35],不过经过近几年的研究,康养旅游的概念界定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36]。

Figure 1. The publication types of wellness tourism literature in China

图1. 我国有关康养旅游文献的发表类型

Figure 2. Wellness tourism literature distribution periodical situation

图2. 康养旅游文献分布期刊情况

Figure 3. Key words of Wellness tourism research literature situation

图3. 康养旅游研究文献关键词

王赵较早的提出康养旅游的概念,他在研究海南的康养旅游时对康养旅游的定义进行了探讨,他认为康养旅游是“建立在自然生态环境、人文环境基础上,结合观赏、康体、游乐等方式,以达到强身健体、修身养性、医疗等目的的旅游活动” [37],不过当时并没有得到关注。赖启航等人在研究攀枝花盐边县康养旅游的开发时,提出“康养旅游”是基于人口老龄化及“亚健康”现象日渐普遍化背景下,为了满足人们追求健康养生的需要,依托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丰富的养生文化,通过延伸旅游服务,寓养生于旅游、寓旅游于养生的一种新兴特色旅游活动 [38];2016年,国家旅游局把康养旅游定义为“康养旅游是通过养颜健体、营养膳食、修心养性、关爱环境等各种手段,使人在身体、心智和精神上都达到自然和谐的优良状态的各种旅游活动的总和”;何莽认为康养是健康、养生、养老的结合,康养旅游是一个延伸的概念,基于社会和个人发展的需要,康养涉及到了很多领域 [39];杜宗棠等人在研究康养旅游的特征时,认为现存的康养旅游的概念太过局限,他们把康养旅游定义为通过修养身心,平衡膳食,强身健体等方式在与自然和他人和谐相处的基础上为其他旅游活动提供享受基础的一种旅游基底 [40];同样认为国家旅游局提出的定义不够全面的还有吴耿安等人,他们认为康养旅游应该是指游客通过离开居住地前往旅游目的地进行旅游,其目的是主要是为了促进健康,包括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所参与的一系列旅游产品 [41]。

从检索到的文献的整体情况来说,以“康养旅游”为明确研究主题而进行的基础理论演技很少,大多是与产品形式或产品开发有关的案例研究,我国学者还是应该尽快明确康养旅游的概念,这对康养旅游的发展有很重要的意义。

3.3. 康养旅游的形式及功能

(1) 康养旅游的形式

我国学者对于康养旅游的形式的思考主要是从康养旅游的产品形式上开展的,吴耿安等人认为康养旅游包括中医药养生旅游、美容整形旅游、生态旅游、医疗保健旅游、温泉旅游以及森林健康旅游等 [41]。李昊明、郭峰、陈东、刘祯贵、赵君、邓小辉、孙婷婷等众多学者都注重研究我国的森林康养旅游,他们认为森林康养旅游是我国一种非常重要的康养旅游形式,并且我国发展森林康养旅游有很重要的人力优势和资源优势 [42] - [48],虽然研究的视角不同,但可见森林康养旅游在康养旅游中的重要性。另外,胡珑川、刘斯敏、刘晶等学者还研究了中医药康养旅游,希望把康养旅游和我国的中医药文化结合起来,从而更好地满足游客的需求 [49] [50] [51];除此之外,王永安等人以宜春市飞剑潭景区为例提到了禅宗文化康养旅游,主张用精神文化来充实康养旅游的内涵,从而更有效的实现旅游康养 [52];此外还有学者研究以环境为中心的生态旅游和气候旅游,从学者的研究重点可以看出我国发展康养旅游的模式与国外的有所不同,主要是旅游资源和文化背景有所不同,我国注重把传统文化与康养旅游相结合,从而让康养旅游更具文化特色,用文化打动人的心灵。

(2) 康养旅游的功能

康养旅游的功能主要体现在对人的身体、思想和精神上,且对不同诉求的游客来讲,功能是不一样的。我国学者主要从两种角度看待康养旅游的功能,第一种是“作用论”,也就是对人的作用。王燕在研究康养旅游的功能时,注意到了环境的重要性,她认为人体内的平衡会在优美的环境中得到潜移默化的转变,这种平衡可以让人获得心灵和精神上的舒畅 [53];肖月强等人认为康养旅游为个人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健康保障,为社会的稳固发展奠定了基础 [54];曹伟等人认为当前我国的中年人身上着太多的压力,导致他们精神太过紧张、情绪不稳定,而康养旅游可以帮助他们调养身心,更好地生活 [55]。杨振之认为康养旅游能使人们提供和保持身心健康,让“诗意栖息在大地上” [56];第二种是“经济论”,赵建强等人认为发展康养旅游能成为京津冀新的经济增长点,实现旅游业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 [57],这种观点主要是强调康养旅游的经济作用,目前我国有巨大的康养旅游市场,能给我国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3.4. 康养旅游者的动机和行为意向

目前我国有很多人的身体都呈现亚健康状态,也就是出于健康和疾病之间的状态 [58],国人对健康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所以大部分康养旅游者都希望通过康养旅游中的产品和活动来促进身心健康。

王冬萍等人在研究新疆的旅游产品开发时提到,中年人身体较好,所以更想获得的是休闲健身式的康养旅游产品、年轻老年人更追求养老、疗养式的康养旅游产品、亚健康群体更希望在康养旅游中能够达到对身体和心的保健、追求生活品质的群体更希望获得的是具有休闲度假、养生养心、文化体验等特色的康养旅游产品 [59];高静、毛晓丽等学者在研究中都提到了康养旅游者想在旅游中暂时改变生活方式、调节身心、修身养性、陶冶性情以及食疗保健等 [60] [61] [62];除此之外,还有研究指出,康养旅游者想在旅游中获得幸福感和愉悦感,吴后建、李济任等学者通过研究发现有一批康养旅游者对良好的环境有强烈的需求 [63] [64];另外,有学者专门研究了中医药康养旅游者的旅游动机,他们对具备相应资质的中医及服务人员、中药膳食、针灸药浴和太极拳等运动项目有强烈的需求,认为这是中医药康养旅游中不可缺少的要素 [65] [66]。

4. 康养旅游的研究述评与展望

通过对国内外康养旅游相关研究的对比发现,我国在基础理论上的研究比较薄弱,相较于我国康养旅游的发展情况来说,无法提供十分有效的理论指导,另外我国对康养旅游概念的定义还不是十分清晰,有学者认为康养旅游就是保健旅游、健康旅游等,对这些定义的划分还不是很明确,未来还需要对这些不同的概念进行深入的探讨和研究,进一步细化。

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还需要进一步扩展,目前我国康养旅游的研究内容主要集中在目的地康养旅游开发以及案例研究上,对康养旅游的理解还处在比较浅显的阶段,未来可以从康养旅游的实质出发,在康养旅游的基本内涵以及康养旅游者的动机、行为、态度上多加关注。由于我国对康养旅游的研究还处在起步阶段,所以在方法的应用上还处于探索阶段,研究方法比较单一,未来可以进行不同的尝试,并注重多学科的应用,与康养旅游进行更好的融合。

就我国目前的人口特征来说,我国有巨大的康养旅游客源市场,且在“大健康”以及“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发展康养旅游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康养旅游必将成为一种新的热门旅游形式。为了满足青、中、老年人等对康养旅游的不同需求,我们要针对不同的客源市场开发出不同的康养旅游产品,同时还要紧密跟踪游客的需求,适时地做出调整,大力发展康养旅游,提高国民康养意识。

参考文献

NOTES

*通讯作者。

文章引用: 邵 赟 , 王庆生 (2020) 国内外康养旅游研究进展与前瞻。 可持续发展, 10, 713-723. doi: 10.12677/SD.2020.105088

参考文献

[1] Dunn, H.L. (1959) High-Level Wellness for Man and Society.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and the Nations Health, 49, 786-792.
https://doi.org/10.2105/AJPH.49.6.786

[2] Hall, C.M. (2011) Health and Medical Tourism: A Kill or Cure for Global Public Health? Tourism Review, 66, 4-15.
https://doi.org/10.1108/16605371111127198

[3] Pesonen, J., Laukkanen, T. and Komppua, R. (2011) Benefit Segmentation of Potential Wellbeing Tourists. Journal of Vacation Marketing, 17, 303-314.
https://doi.org/10.1177/1356766711423322

[4] Muellerh Kaufmann, E.L. (2001) Wellness Tourism: Market Analysis of a Special Health Tourism Segment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Hotel Industry. Journal of Vacation Marketing, 7, 5-17.
https://doi.org/10.1177/135676670100700101

[5] Devereux, C. and Carnegie, E. (2006) Pilgrimage: Journeying beyond Self. Tourism Recreation Research, 31, 47-56.
https://doi.org/10.1080/02508281.2006.11081246

[6] Chen, K.H., Chang, F.H. and Wu, C. (2013) Investigating the Wellness Tourism Factors in Hot Spring Hotel Customer Servi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ospitality Management, 25, 1092-1114.
https://doi.org/10.1108/IJCHM-06-2012-0086

[7] Heung, V.C. and Kucukusta, D. (2013) Wellness Tourism in China: Resources, Development and Marketi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urism Research, 15, 346-359.
https://doi.org/10.1002/jtr.1880

[8] Jolliffe, L. and Cave, J. (2012) Health and Wellness Tourism. In: Robinson, P., Ed., Tourism: The Key Concepts, Routledge, London, 93-95.

[9] Dale, H., Brassington, L. and King, K. (2014) The Impact of Healthy Lifestyle Interventions on 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 A Systematic Review. Mental Health Review Journal, 19, 1-26.
https://doi.org/10.1108/MHRJ-05-2013-0016

[10] Bushell, R. and Sheldon, P.J. (2009) Wellness and Tourism: Mind, Body, Spirit, Place. Cognizant Communication, New York.

[11] Steiner, C.J. and Reisinger, Y. (2006) Ringing the Fourfold: A Philosophical Framework for Thinking about Wellness Tourism. Tourism Recreation Research, 31, 5-14.
https://doi.org/10.1080/02508281.2006.11081242

[12] Johnston, K., Puczko, L., Smith, M. and Elis, S. (2011) Wellness Tourism and Medical Tourism: Where Do Spas Fit? Global Spa and Wellness Summit, Miami, 57.

[13] Smith, M. and Puczko, L. (2009) Health and Wellness Tourism. Elsevier, Oxford, 100.
https://doi.org/10.4324/9780080942032

[14] Pollock, A., Williams, P., Gartner, W.C. and Lime, D.W. (2000) Health Tourism Trends: Closing the Gap between Health Care and Tourism. In: Gartner, W.C. and Lime, D.W., Eds., Trends in Outdoor Recreation, Leisure and Tourism, CABI, New York, 83-91.

[15] Erfurt-Cooper, P. and Cooper, M. (2009) Health and Wellness Tourism: Spas and Hot Springs. 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 Bristol.
https://doi.org/10.21832/9781845411138

[16] Gesler, W. (2003) Healing Places.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Lanham.

[17] Gesler, W. (1993) Therapeutic Landscapes: Theory and a Case Study of Epidauros, Greece.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D: Society and Space, 11, 171-189.
https://doi.org/10.1068/d110171

[18] Gesler, W. (1996) Lourdes: Healing in a Place of Pilgrimage. Health & Place, 2, 95-105.
https://doi.org/10.1016/1353-8292(96)00004-4

[19] Perriam, G. (2015) Sacred Spaces, Healing Places: Therapeutic Landscapes of Spiritual Significance. Journal of Medical Humanities, 36, 19-33.
https://doi.org/10.1007/s10912-014-9318-0

[20] Williams, A. (2010) Spiritual Therapeutic Landscapes and Healing: A Case Study of St. Anne de Beaupre, Quebec, Canada.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70, 1633-1640.
https://doi.org/10.1016/j.socscimed.2010.01.012

[21] Williams, A. (2016) Spiritual Landscapes of Pentecostal Worship, Belief, and Embodiment in a Therapeutic Community: New Critical Perspectives. Emotion, Space and Society, 19, 45-55.
https://doi.org/10.1016/j.emospa.2015.12.001

[22] Kearns, R. and Collins, D. (2000) New Zealand Children’s Health Camps: Therapeutic Landscapes Meet the Contract State.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51, 1047-1059.
https://doi.org/10.1016/S0277-9536(00)00020-4

[23] Ciobanu (Bitea), C. and Luches, D. (2018) The Influence of the Complexity of Wellness Services upon Different Aspects of the Management of Wellness Tourism Organizations in Romania.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38, 535-541.
https://doi.org/10.1016/j.sbspro.2018.04.033

[24] Jallad, A. (2000) Environment and Curative Tourism. Alam Al Kutub, Cairo.

[25] Cohen, M. (2008) Spa Introduction. In: Bodeker, G. and Cohen, M., Eds., Understanding the Global Spa Industry: Spa Management, Elsevier Ltd., Amsterdam, 3-25.

[26] Nasermoaddelia, K. (2005) Balneo-Therapy in Medicine: A Review.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10, 171-179.
https://doi.org/10.1007/BF02897707

[27] Parker-Pope, T. (2002) Doctors Study: The Health Benefits of Yoga.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3 July.

[28] Noggle, J.J., Steiner, N.J., Minamit, et al. (2012) Benefits of Yoga for Psychoso-cial Well-Being in a US High School Curriculum: A Preliminary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 33, 193-201.
https://doi.org/10.1097/DBP.0b013e31824afdc4

[29] Clark-Kennedy, J. and Cohen, M. (2017) Indulgence or Therapy? Exploring the Characteristics, Motivations and Experiences of Hot Springs Bathers in Victoria, Australia.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Tourism Research, 22, 501-511.
https://doi.org/10.1080/10941665.2016.1276946

[30] Hofer, S., Honegger, F. and Hubeli, J. (2012) Health Tour-ism: Definition Focused on the Swiss Market and Conceptualisation of Health(i)ness. Journal of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Management, 26, 60-80.
https://doi.org/10.1108/14777261211211098

[31] Smith, M. and Kelly, C. (2006) Wellness Tourism. Tourism Recreation Research, 31, 1-4.
https://doi.org/10.1080/02508281.2006.11081241

[32] Global Spa Summit (2011) Wellness Tourism and Medical Tourism: Where Do Spas Fit? Research Report, 57.

[33] Lehto, X.Y. (2013) Assessing the Perceived Restorative Qualities of Vacation Destinations. Journal of Travel Research, 52, 325-339.
https://doi.org/10.1177/0047287512461567

[34] Kim, E., Chiang, L. and Tang, L. (2017) Investigating Wellness Tourists’ Motivation, Engagement, and Loyalty: In Search of the Missing Link. Journal of Travel & Tourism Marketing, 34, 867-879.
https://doi.org/10.1080/10548408.2016.1261756

[35] 李鹏, 赵永明, 叶卉悦. 康养旅游相关概念辨析与国际研究进展[J]. 旅游论坛, 2020, 13(1): 69-81.

[36] 陈纯. 国内外康养旅游研究综述[J]. 攀枝花学院学报, 2019, 36(4): 43-47.

[37] 王赵. 国际旅游岛: 海南要开好康养旅游这个“方子”[J]. 今日海南, 2009(12): 12.

[38] 赖启航, 孔凯. 健康养生视角下盐边县康养旅游开发初探[J]. 攀枝花学院学报, 2015, 32(4): 5-7.

[39] 何莽. 中国康养产业发展报告(2017) [M]. 北京: 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7.

[40] 杜宗棠, 张星, 刘宜卓, 等. 康养旅游的特征与差异研究——以北戴河为例[J]. 时代金融(下旬), 2017(12): 290, 293.

[41] 吴耿安, 郑向敏. 我国康养旅游发展模式探讨[J]. 现代养生(下半月版), 2017(3): 294-298.

[42] 李昊明. 山西省发展森林康养旅游探索[J]. 山西林业, 2019, 259(2): 4-5.

[43] 郭峰, 罗见平. 国有林场森林旅游康养基地发展初探[J]. 区域治理, 2019(12): 146, 148.

[44] 陈东. 森林康养旅游产业的产生与发展——以四川荥经县为例[J]. 理财(经论), 2019(8): 56-57.

[45] 刘祯贵. 森林康养旅游: 研究态势与发展重点[J]. 中国西部, 2019(4): 108-113.

[46] 赵君, 赵璟. 云南磨盘山国家森林公园森林康养旅游SWOT分析及开发策略[J]. 安徽农业科学, 2019, 47(13): 112-113, 175.

[47] 邓小辉, 李雪芬. 四川广安华蓥山森林康养旅游开发优势及对策[J]. 农技服务, 2020, 37(1): 88-90.

[48] 孙婷婷, 蒋文伟. 四川省广元市的森林康养旅游产业浅究[J]. 现代园艺, 2020, 43(1): 61-63.

[49] 胡珑川. 浅析中医药康养旅游产品[J]. 福建质量管理, 2019(13): 187.

[50] 刘斯敏. 基于熵权法的广西巴马县中医药康养旅游消费满意度调查[J]. 经营者, 2019, 33(20): 201-202.

[51] 刘晶. 秦皇岛地区中医药康养旅游产业经济发展困难与对策研究[J]. 环球市场, 2019(7): 5-6.

[52] 王永安, 刘晓涵, 李厚华, 等. 禅宗文化康养旅游景区规划设计研究——以宜春市飞剑潭景区为例[J]. 林业科技报, 2019, 51(3): 94-96, 101.

[53] 王燕. 国内外养生旅游基础理论的比较[J].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2008(3): 109-110.

[54] 肖月强, 戢培, 李贵卿, 等. 康养旅游服务质量评价指标体系构建研究[J]. 现代管理, 2019, 9(6): 744-753.

[55] 曹伟, 杨静, 江涛钦, 邓明锋, 陈平, 康玲. 负重前行的中年人的身心休养——襄阳中年人康养旅游需求调研[J]. 农村经济与科技, 2019, 30(21): 113-115.

[56] 杨振之. 论旅游的本质[J]. 旅游学刊, 2014, 29(3): 13-21.

[57] 赵建强, 陈新月. 发展康养旅游助力秦皇岛生命健康产业建设研究[J]. 商情, 2019(21): 158.

[58] 谢伏霞. 亚健康的诊断标准及其潜在的流行性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沙: 湖南师范大学, 2011.

[59] 王冬萍, 崔春雨. 新疆康养旅游产品分类及其优化研究[J]. 乌鲁木齐职业大学学报, 2018, 27(2): 56-60.

[60] 高静, 刘春济. 国际医疗旅游产业发展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 旅游学刊, 2010, 25(7): 88-94.

[61] 胥兴安, 李柏文, 杨懿, 班璇. 养生旅游理论探析[J]. 旅游研究, 2011, 3(1): 40-46+62.

[62] 毛晓莉, 薛群慧. 国外健康旅游发展进程研究[J]. 学术探索, 2012(11): 47-51.

[63] 吴后建, 但新球, 刘世好, 舒勇, 曹虹, 黄琰, 卢立. 森林康养: 概念内涵、产品类型和发展路径[J]. 生态学杂志, 2018, 37(7): 2159-2169.

[64] 李济任, 许东. 基于AHP与模糊综合评价法的森林康养旅游开发潜力评价——以辽东山区为例[J].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 2018, 39(8): 135-142+169.

[65] 周义龙. 海南医疗养生旅游发展模式选择[J]. 开放导报, 2016(2): 109-112.

[66] 唐敏, 吴海波. 基于医养结合的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模式研究[J]. 卫生经济研究, 2017(5): 22-24.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