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选择性信任研究:述评与展望
Review and Prospect of Children’s Selective Trust

作者: 陈 颖 , 刘雪瑞 :湖北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湖北 武汉;

关键词: 儿童选择性信任选择性学习儿童选择性信任选择性学习

摘要:
儿童的选择性信任是指个体面对不同的信息时,能依据各种策略区分其可信任性,而有选择的接受某些信息或信任某些信息提供者。现今的大多数研究将儿童的选择性信任与学习情景结合起来,探究信息提供者的先前准确性、特征,旁观者的非言语性线索等对它的影响。本文将回顾过去的研究,对其发展、影响因素等进行梳理。未来研究应从心理理论、冲突情境、情景等内容以及实验范式的补充完善两方面展开。

Abstract: Children’s selective trust means that when facing different information, they can distinguish their trustworthiness and willfulness according to various strategies, and selectively accept some information or trust some information providers. Most of the current studies combine children’s selective trust with learning situations to explore the influence of previous accuracy, characteristics of information providers and nonverbal cues of bystanders on it. In this paper, we will review the past research and sort out its development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The future research should be carried out from the following two aspects: theory of mind, conflict situation, situation and the supplement of experimental paradigm.

1. 引言

儿童的选择性信任是指个体面对许多信息提供者及他们提供的信息时,能够依据自身的判断区分出信息提供者的可信赖度,从而有选择地信任某些信息提供者及他们的信息(张兰萍,周晖,2011)。儿童期是形成学习观念的重要阶段,在这个时期儿童对知识充满着好奇但又无法通过自身的探索得到答案,便更多的向他人求助。不同人提供的纷繁复杂的信息需要儿童有选择的信任。近年来,选择性信任与儿童对知识的学习密切联系,逐渐成为发展心理学的热点。与此同时,信任也意味着将自身处于容易受到伤害的境地。在我国,每年都有不少儿童被拐卖,这不能不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当儿童面对高风险情景时,其选择性信任也极为重要。本文尝试从儿童选择性信任的概念、发展及影响因素等方面对其进行一定的论述与展望,同时期望对于后续网络、诱拐情景等不同情景中儿童的选择性信任研究有所启迪。

2. 选择性信任的概念

在发展心理学的领域,由于选择性信任多与儿童对新知识的获取、学习有关,其概念也被定义为人们在面对不同信息传达者时,能依据信息的正误区分出他们的可信赖度,从而有选择地相信某些传达者(张兰萍,周晖,2011)。然而,当面对一名信息提供者给出的不同信息,儿童同样需要进行选择性信任。因此可将选择性信任表示为面对不同的信息时,能依据各种策略区分其可信任性,而有选择的接受某些信息。从而适用于学习情景与高风险情景。

认识论是哲学的重要分支,人类认识的本质及发展过程是其主要研究部分(袁鸣,邓铸,季培,2013)。当一些知识信息无法被自己证实时,个体很可能会被他人有意或无意地影响(丁雪辰,2016)。以社会认识论为理论基础,儿童选择性信任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探讨信息提供者信息可以被个体接受的影响机制。

3. 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发展

国外对于儿童选择性信任的研究稍早一些。最初的研究者Clement等人采用经典的物品命名任务范式对3~4岁幼儿的选择性信任进行探究。发现在面对不同信息提供者时,3岁幼儿已经能够根据信息正确率区分个体的可信赖度(引自苏晶,2015)。后续的研究以此为基础,评估3~4岁儿童对举报人准确性的敏感度,结果表明三岁的孩子不信任犯一个单一错误的人,而四岁的孩子会跟踪错误的相对频率(Pasquini et al., 2007)。可见三岁左右的儿童已经有了进行选择性判断的策略。之后的研究者们又进一步的将其扩展到了更复杂的选择性,区分告密者的知识渊博性(Einav & Robinson, 2011)。近几年,大多数研究始终以准确性为基础,深入探讨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因素。并且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发现儿童在学习中也是有选择性的。

国内则是由张兰萍等人(2011)开始采用物品命名任务的模式研究3~4岁儿童的选择性信任,发现3~4岁幼儿形成选择性信任后,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幼儿的亲社会行为与决策判断。可见,选择性信任在儿童的人际信任及社会行为方面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综合上述研究成果,较为一致的结论是儿童的选择性信任从三岁时就已产生,且具有持续性,并开始能对其他方面产生影响。那么,这其中的影响机制又是什么,之后的研究者们也进行了广泛的探讨。

4. 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因素

儿童做出选择性信任的策略受到多方面的影响。在儿童的选择情境里,主要有儿童、信息提供者、旁观者三方的存在,因而更容易受到这几个方面的影响。

4.1. 信息提供者的先前准确性

信息提供者是直接影响到儿童信任选择的人。而先前准确性是早期研究的方向,也是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基础。关于幼儿基于信息提供者的先前准确性进行选择信任的现象得到了大量的验证。后续的研究深入其关系趋势,表明告密者的准确性模式与儿童的信任之间拥有稳固的关系(Ronfard & Lane, 2018)。并将信息提供者的先前准确性与幼儿的认知策略结合,发现幼儿的选择性信任会被自身的主观感知、认知发展水平等因素所影响(童钰,王福兴,李卉,2019)。在这个方向的研究除了进行总结与验证,更多的是与其它因素结合,共同探讨对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机制。

4.2. 信息提供者的特征

信息提供者的特征包括信息提供者的面部吸引力、表情特征、身份、知识量等象征个人特征的方面。相较于先前准确性,这些特征也属于儿童较容易思考的线索。在面孔吸引力方面,大量研究表明,儿童均表现出对于面孔吸引力者高的人的选择性信任(Bascandziev & Harris, 2014;唐卫海,钟汝波,许晓旭,刘希平,2019)。还有研究者指出,他们会将值得信赖的、看起来有能力的外貌特征与知识丰富联系起来(Palmquist, Cheries, & DeAngelis, 2020)。而在表情特征的研究上,其结果表明教师的表情线索会影响到儿童的选择性信任,并且存在年龄差异(盛笑莹,王异芳,张优,苏竹青,肖晶,2018;吴西弦,王异芳,张优,2016)。身份权力的观点是近几年提出的:与同伴相比,3~5岁儿童更愿意信任教师(马卓娅,张优,刘靖,王异芳,2017),同时儿童信任的选择也会受到社会权力认知的影响(程南华,李占星,朱莉琪,2018)。其实,关于面孔吸引力与身份,成年人同样有与儿童相似的倾向。因此未来研究可深入对比两者的影响原因,找出差异性,探讨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内在机制。

4.3. 旁观者的非言语线索

除了信息提供者,有时候旁观者的存在及其表现也会干扰到儿童的选择性信任。研究表明,旁观者非言语线索的影响有年龄差异,相对于4岁和6岁幼儿,5岁幼儿受旁观者非言语线索的影响更显著(曹梦露,龚文进,汤永隆,2012)。除了非言语线索,旁观者的言语是否会影响到儿童的选择性信任值得探究,包括旁观者的身份,对于权威性的老师代表与平等的同伴代表,哪一种会使儿童受的影响更大,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未来均值得深入探索。

5. 儿童的选择性学习

当大量研究表明儿童是有选择性的选择向谁学习时,许多研究者的目光也转向选择性学习,即儿童在学习过程中的选择性信任。尽管儿童在面对信息提供者时会发生盲从的现象,但是在学习过程中,他们却可以借助一系列线索,保证获取更为可靠的信息(张耀华,朱莉琪,2014)。有研究者也发现在儿童选择性学习过程中特质推理起着重要的作用(Hermes, Behne, & Rakoczy, 2015)。并且即使是学龄前儿童也会在基于个人明确理解的基础上将经核实的声明评估为比未经充分核实的声明更容易被接受(Butler et al., 2018)。当儿童进入学校后,接受的相关教育可能影响他在学习过程中的选择性信任。Einav等(2018)表明在学校接受正式的阅读教学可能在儿童对印刷信息的选择性信任中起一定的作用。晚年开始接受正式的阅读教学的儿童,对印刷信息更信任的表现要稍慢一些。生活的环境也会影响儿童的选择性学习策略。将双语儿童与单语儿童对比,研究者发现在更大的交际语境中,社会关系可能有助于儿童社会偏好的发展和依据发言者某些特征的选择性学习(Yow & Li, 2018)。同样是探讨儿童的语言环境在其选择性信任中的作用,还有研究指出长久处于复杂被动语态的语言环境下,儿童会以句法的复杂度为线索来推断该向谁学习(Leech et al., 2019)。

由此可见,儿童学习过程中的选择性信任确实有个人的策略,并建立在理性推理的基础上,但正如Hermes等(2018)的研究结论:儿童原则上掌握的合理的选择性学习策略会被各种表现因素所掩盖。同时,其理性的思维、选择性信任的策略也容易受到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未来的研究应该探索更多儿童选择性学习中的影响因素,并找出其中的作用机制,针对此提出一些干预手段以更好地促进儿童学习。

6. 研究展望

尽管国内对于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因素探讨较多,但由于起步较晚,其中的影响机制研究的深度还不够。此外不同文化背景下儿童的选择性信任情况与差异也因为国内相关研究数量的限制无法进行对比。未来还需进行更多的实证研究,并且从多个方面进行探析。

首先,儿童的选择性信任与心理理论之间的关系在现有的研究中仍然存在着许多争议。有研究者认为选择性信任与心理理论在理论、实证等多个角度均存在联系。但也有研究者认为选择性信任与心理理论的发展并不同步,二者的认知过程也不一样,也就并无关系(丁雪辰,邓欣媚,桑标,潘婷婷,2018;丁雪辰,桑标,潘婷婷,2017)。未来可以从心理理论与执行功能方面研究其涉及的各个方面,探讨它们与选择性信任的联系。

其次,近年来的许多研究均是从单一或几个影响因素结合探究对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有研究者尝试设置冲突情境如信息提供者的知识渊博性与先前准确性的冲突(Einav & Robinson, 2011)、表情线索与陈词类型的冲突(盛笑莹等,2018)、幼儿已有信念、母亲证言冲突(李婷玉,刘黎,李宜霖,朱莉琪,2018)等,探索儿童在这些冲突下更容易受哪个因素的影响,比较差异性。但是相关的研究仍然太少,关于冲突情境的设置也可以作为日后的研究方向,以期更符合现实生活,增加生态效度。

另外,虽然目前在儿童选择性信任领域关于信息提供者与旁观者因素对其的影响均有涉及,但却忽略了儿童本身。个体特征也是一个关键的影响因素,个体所处的环境、受教育的程度等的不同均可能影响到自我的选择性信任。同样,有针对性的对于特殊儿童群体如自闭症患者的选择性信任研究也能补充现有的领域成果(Ostashchenko, Deliens, Durrleman, & Kissine, 2019)。

最后,现今的研究都把选择性信任与儿童的学习情景结合,并将其作为儿童选择性社会学习的重要因素(Hermes et al., 2015; 柴凯轩,李宜霖,朱莉琪,2019)。但儿童的信任选择不仅仅在一种情景下。当今时代人们的生活与网络密不可分,儿童也早早的接触了网络。然而网络上也会有一些虚假信息的存在,这更要求儿童学会分辨。8~10岁的儿童对在线内容的准确性评价有限,面对准确来源,打字错误也会影响其对网页的信任(Einav, Levey, Patel, & Westwood, 2020)。由此可见,儿童对于网页信息可信度的判断还不够准确,未来需要就网络场景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并由此提出更好的教育干预手段,防止儿童受到网络虚假信息的荼毒。此外,当前在拐骗儿童罪保护对象单一、罪状描述简易、量刑情节缺失、儿童拐卖数量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刘司墨,2018),探讨高风险情景下的儿童选择性信任也很有必要。已有研究发现,儿童的选择性信任会因为场景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张自爱,郑峥,张雯雨,孙捷元,李庆功,2018)。那么风险情景下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因素有哪些,以及如何预防儿童受骗被拐卖现象的发生仍是未来努力的方向。

NOTES

*共同第一作者。

文章引用: 陈 颖 , 刘雪瑞 (2020) 儿童选择性信任研究:述评与展望。 心理学进展, 10, 1238-1243. doi: 10.12677/AP.2020.108145

参考文献

[1] 曹梦露, 龚文进, 汤永隆(2012). 旁观者非言语线索对幼儿选择性信任的影响.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5), 613-615.

[2] 柴凯轩, 李宜霖, 朱莉琪(2019). 儿童在因果知识领域内的选择性学习. 心理科学进展, 27(8), 1427-1438.

[3] 程南华, 李占星, 朱莉琪(2018). 儿童的社会权力认知及其与社会行为的关系. 心理科学进展, 26(2), 283-293.

[4] 丁雪辰(2016). 幼儿对信息提供者的选择性信任研究. 博士论文,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

[5] 丁雪辰, 邓欣媚, 桑标, 潘婷婷(2018). 幼儿选择性信任与心理理论的关系:争议与展望.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6(5), 872-875.

[6] 丁雪辰, 桑标, 潘婷婷(2017). 幼儿选择性信任与心理理论和执行功能的关联: 来自追踪研究的证据. 心理科学, 40(5), 1129-1135.

[7] 李婷玉, 刘黎, 李宜霖, 朱莉琪(2018). 冲突情境下幼儿的选择性信任和信念修正. 心理学报, 50(12), 1390-1399.

[8] 刘司墨(2018). 拐骗儿童罪的立法缺陷与修正进路. 青少年学刊, (5), 9-16.

[9] 马卓娅, 张优, 刘靖, 王异芳(2017). 信息提供者身份对学前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5(5), 820-827.

[10] 盛笑莹, 王异芳, 张优, 苏竹青, 肖晶(2018). 教师表情线索和陈词类型对学前儿童选择性信任的影响.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6(6), 1070-1073.

[11] 苏晶(2015). 3-5岁幼儿选择性信任现象的研究综述.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34(9), 82-85.

[12] 唐卫海, 钟汝波, 许晓旭, 刘希平(2019). 面孔吸引力和信息正确性对幼儿选择性信任的影响. 心理学报, 51(1), 71-84.

[13] 童钰, 王福兴, 李卉(2019). 信息提供者的先前准确性对幼儿选择性信任的影响. 心理发展与教育, 35(3), 257-266.

[14] 吴西弦, 王异芳, 张优(2016). 学龄前儿童的选择性信任——信息提供者的表情特征及陈词类型的影响. 第十九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摘要集(页259-260). 北京: 中国心理学会.

[15] 袁鸣, 邓铸, 季培(2013). 儿童社会认识论: 儿童对信息提供者的选择性信任. 心理科学进展, 21(3), 480-486.

[16] 张兰萍, 周晖(2011). 幼儿基于信息判断的选择性信任——与亲社会行为及决策判断的关系. 心理发展与教育, 27(1), 71-75.

[17] 张耀华, 朱莉琪(2014). 认识性信任: 学龄前儿童的选择性学习. 心理科学进展, 22(1), 86-96.

[18] 张自爱, 郑峥, 张雯雨, 孙捷元, 李庆功(2018). 诱拐情景中3-6岁儿童选择性信任能力的发展. 第二十一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摘要集(页932-933). 北京: 中国心理学会.

[19] Bascandziev, I., & Harris, P. L. (2014). In Beauty We Trust: Children Prefer Information from More Attractive Informants. Briti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32, 94-99.
https://doi.org/10.1111/bjdp.12022

[20] Butler, L. P., Schmidt, M. F. H., Tavassolie, N. S., & Gibbs, H. M. (2018). Children’s Evaluation of Verified and Unverified Claim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76, 73-83.
https://doi.org/10.1016/j.jecp.2018.07.007

[21] Einav, S., & Robinson, E. J. (2011). When Being Right Is Not Enough: Four-Year-Olds Distinguish Knowledgeable Informants from Merely Accurate Informant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2, 1250-1253.
https://doi.org/10.1177/0956797611416998

[22] Einav, S., Levey, A., Patel, P., & Westwood, A. (2020). Epistemic Vigilance Online: Textual Inaccuracy and Children’s Selective Trust in Webpages. The Briti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early view.
https://doi.org/10.1111/bjdp.12335

[23] Einav, S., Rydland, V., Grøver, V., Robinson, E. J., & Harris, P. L. (2018). Children’s Trust in Print: What Is the Impact of Late Exposure to Reading Instruction? Infant and Child Development, 27, e2102.
https://doi.org/10.1002/icd.2102

[24] Hermes, J., Behne, T., & Rakoczy, H. (2015). The Role of Trait Reasoning in Young Children’s Selective Trust.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51, 1574-1587.
https://doi.org/10.1037/dev0000042

[25] Hermes, J., Behne, T., Bich, A. E., Thielert, C., & Rakoczy, H. (2018). Children’s Selective Trust Decisions: Rational Competence and Limiting Performance Factors. Developmental Science, 21, e12527.
https://doi.org/10.1111/desc.12527

[26] Leech, K. A., Haber, A. S., Arunachalam, S., Kurkul, K., & Corriveau, K. H. (2019). On the Malleability of Selective Trust.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83, 65-74.
https://doi.org/10.1016/j.jecp.2019.01.013

[27] Ostashchenko, E., Deliens, G., Durrleman, S., & Kissine, M. (2019). An Eye-Tracking Study of Selective Trust Development in Children with and without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89, Article ID: 104697.
https://doi.org/10.1016/j.jecp.2019.104697

[28] Palmquist, C. M., Cheries, E. W., & DeAngelis, E. R. (2020). Looking Smart: Preschoolers’ Judgements about Knowledge Based on Facial Appearance. Briti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38, 31-41.
https://doi.org/10.1111/bjdp.12303

[29] Pasquini, E. S., Corriveau, K. H., Koenig, M., & Harris, P. L. (2007). Preschoolers Monitor the Relative Accuracy of Informant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3, 12116-1226.
https://doi.org/10.1037/0012-1649.43.5.1216

[30] Ronfard, S., & Lane, J. D. (2018). Preschoolers Continually Adjust Their Epistemic Trust Based on an Informant’s Ongoing Accuracy. Child Development, 89, 414-429.
https://doi.org/10.1111/cdev.12720

[31] Yow, W. Q., & Li, X. Q. (2018). The Influence of Language Behavior in Social Preferences and Selective Trust of Monolingual and Bilingual Childre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66, 635-651.
https://doi.org/10.1016/j.jecp.2017.09.019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