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D光源电光效率测量实验研究
Experimental Research of Electro-Optic Efficiency of LED Light Sources

作者: 曾丽娜 , 景海彬 , 李 林 * , 李再金 , 杨红 , 李功捷 , 李志波 , 曲 轶 , 彭鸿雁 :海南师范大学,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海南 海口;

关键词: 发光二极管(LED)电光转换效率光源LED The Efficiency of Converting Light Source

摘要: 利用积分球作为光接收器来测量出红光、绿光和蓝光三种LED待测光源的光通量,由光通量算出电光转换效率。LED的电光转换效率随着电流的增大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减,分析LED光源电光转换效率的影响因素。

Abstract: The luminous flux of red, green and blue light source was measured with integrating sphere as the light receiver, and then the electro-optic conversion efficiency was calculated. The electro-optic conversion efficiency of LED decreases with increasing of current. The factors affecting the conver-sion efficiency of LED light sources are analyzed.

1. 引言

发光二极管(LED)具有占有空间小、稳定性好、节能无污染和环保等多个优点。LED是新一代的光源,具有低能耗、高效率、高稳定性等多个特点,被广泛应用于光照明、光通信等多个领域 [1] [2] [3] [4]。由电光转换效率定义可知,需测量LED的光通量与电功率。目前常用的光通量测量方法有两种:一是分布光度计法,二是积分球法。分布光度计法主要是通过测量待测LED在空间的光强或照度分布,然后进行全空间积分,从而得到待测LED的总光通量。该方法精度高,但是测量复杂。和分布光度计法相比,积分球法测量相对简单,在测量精度要求不高的场合得到广泛的应用 [5] [6] [7] [8]。通常,测试光源时采用积分球法;测试灯具时采用分布光度计。本实验采用的是积分球法测量待测LED的总光通量。积分球法是一种相对测量方法,对系统进行定标时,必须使用光通量标准灯。为了使积分球能达到比较精准的测量数据,尽可能使用同类型的标准LED标准灯来标定积分球系统,可以大大提高测量精度。使用积分球法测LED光通量时有比较严格的条件要求,首先,当测量对象是单一LED时,要求积分球的最小直径不能小于20 cm,球越大,空间一致性误差越小,对自吸收的敏感性更小,信号也就更弱;其次,标准灯的尺寸和结构往往和被测灯不同,因此会对积分球内漫射光的吸收情况会产生不同的影响,为消除光源尺寸不同而造成的测量误差,通常采用辅助灯法,来减小由于光源的尺寸、封装不同所引起的测量误差。本文利用积分球作为光的接收器来测量待测光源的光通量,分析电光转换效率的影响因素。

2. 积分球测试原理

光线由入光孔入射后,在球体的内部被均匀的反射和漫反射,因此输出孔所得到的光线相当于均匀的漫反射光束。如图1所示,在理想条件下,球的内表壁的各点漫反射是均匀反射的,设球的半径为r,设在B点区域dS上产生的直接照明数值为E1,M处的总照度为

E M = E 1 + ρ 1 ρ Φ 4 π r 2 (1)

式中,Ф为光源的总光通量,E1为光源S直接照射在M点上的光照度,E1的大小不仅与M点的位置有关,也与待测LED在球内表面的位置有关,如果在光源S和M点之间放置一块挡板,挡住光源S直接射向M处的光源,则E1 = 0。因此M点的光照度为

E M = ρ 1 ρ Φ 4 π r 2 (2)

式中,r为积分球半径; ρ 为积分球内壁反射率。

由此可见,球壁内表面上任意位置的照度EM与光源S的总光通量Ф成正比,通过测量球壁上的出光孔的照度EM来计算光源的总光通量Ф。

由于积分球内壁反射率不易获得,本文采用比较法算出光通量。比较法的优点是减少了由球壁材料、入射孔大小等不确定因素所带来的影响。将已知光通量Ф的标准LED放入积分球的入射孔内,灯亮后在输出孔测量其照度值为

E S = ρ 1 ρ Φ S 4 π r 2 (3)

再将待测LED放入积分球内点亮,测得的照度为

E c = ρ 1 ρ Φ c 4 π r 2 (4)

由上述二式可得被测光的光通量为

Φ c = E c E s Φ s (5)

式中Фs为标准LED的光通量;Фc为待测LED的光通量。

算出电功率即可求出LED等电光转换效率。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integrating sphere luminous flux principle

图1. 积分球光通量原理示意图

3. 实验

调节直流稳压电源的驱动电流,点亮标准白光LED后,将标准灯的灯头完全放入积分球的入光孔,确保LED发出的光全部照进积分球,LED灯光通量测量实验框图如图2所示。将照度计的光度头放置在靠近积分球出光孔处。测量过程需固定积分球与照度计光度头的相对位置不变,并选择与其数值相适合的量程,读取照度计上显示的数值Es,记录数据。换上待测LED,将待测LED装入转接头(LED的长脚为正,短脚为负,分别插入转接头的红、绿色孔),点亮LED,待照度计显示数值稳定后,读取照度计显示数值E1,并记录电源电压U1数据;根据积分球比较法公式(5)求出被测LED的光通量(Фs为标准光通量LED的光通量);根据电光转换效率η = LED光通量/电功率,计算LED光源的电光转换效率。

Figure 2. Experimental diagram of LED light flux measurement

图2. LED灯光通量测量实验框图

4. 数据分析

当二极管的正向电压小于某一开启电压阈值时,此时通过二极管的电流就会变得非常小,当电压超过某一阈值后,二极管的电流随着电压的增大而迅速增高,此时LED发光变亮,称为阈值电压或导通电压值。

根据公式(5)求出被测LED灯的光通量( Φ s 为LED灯的标准光通量)。

根据电光转换效率测量原理公式:

η l = Φ l U I l (6)

由公式(6)计算LED灯光源的电光转换效率 η l ,改变待测LED灯的电压,测量在不同电压下的电光效率。

不同颜色和材料的LED的导通电压也大不相同,如红光LED的导通电压大致为1.9至1.95伏之间,绿光LED的导通电压大致为2.4~2.5伏之间,蓝光LED的导通电压大致为2.6~2.7伏之间,其中红光的波长为622~760 nm、绿光的波长为:492~577 nm、蓝光的波长为435~450 nm。我们从图3中可知,光的波长越长其导通电压越低。

Figure 3. Volt versus current curve of different types of LED

图3. 不同种类LED伏安特性曲线

图4为不同种类LED光通量与电流关系曲线,由图4可知,随着电流的逐渐增加,LED的亮度也会逐渐变亮,其各自的光通量也会逐渐增大。当取相同电流时,绿光LED的光通量要远远大于红光和蓝光的光通量。绿光LED最亮,红光次之,蓝光最暗。

Figure 4. Relation curve of luminous flux versus current of different types of LED

图4. 不同种类LED光通量与电流关系曲线

在电流比较小时,各个LED的电光转换效率随着电流的增大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减。图5为不同种类LED电光效率与电流关系曲线,由图5可知,当相同电流下,绿光LED的电光效率最高,其次是红光,蓝光的电光效率最低。通过电光转换效率数据曲线可以清晰地看到,随着电流增大时,蓝绿光LED的光电转换效率迅速下降,衰减更严重。LED的电光转换效率随着电流的增大而不断降低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LED随着电流的增大,导致其芯片发热的程度比较高,使得部分电能转换成了大量的热能,也影响了LED芯片的发光效率 [9]。二是LED的芯片结构、材质以及封装对LED芯片的发光效率影响较大 [10] [11]。三是LED芯片中的PN结中电子和空穴复合降低,形成无效的电流注入,造成发光效率降低 [12]。

Figure 5. Relationship between electro optic efficiency and current of different types of LED

图5. 不同种类LED电光效率与电流关系曲线

5. 结论

在绿光、红光和蓝光三种LED中,当工作电流相同时绿光LED的电光效率最高,其次是红光,蓝光的电光效率最低,绿光LED的电光效率衰减更严重。改善LED材料电子与空穴的复合率,改进LED的封装结构提高其热特性,使其受温度的影响降至最低,从而能进一步提高LED的电光转换效率。

基金项目

2019年海南省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计划(自然科学领域)高层次人才项目(2019RC190, 2019RC192);海南省自然科学基金(2018CXTD336, 618QN241),海南省高等学校科学研究项目(Hnky2020ZD-12, Hnky2020-24)资助。

NOTES

*通讯作者。

文章引用: 曾丽娜 , 景海彬 , 李 林 , 李再金 , 杨红 , 李功捷 , 李志波 , 曲 轶 , 彭鸿雁 (2020) LED光源电光效率测量实验研究。 电力与能源进展, 8, 71-76. doi: 10.12677/AEPE.2020.84008

参考文献

[1] Dupuis, R.D. and Krames, M.R. (2008) History,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s of High-Brightness Visible Light-Emitting Diodes. Journal of Lightwave Technology, 26, 1154-1171.
https://doi.org/10.1109/JLT.2008.923628

[2] Niu, N., Wang, H., Liu, J., et al. (2007) Enhanced luminescence of InGaN/GaN Multiple Quantum Wells by Strain Reduction. Solid State Electronics, 51, 860-864.
https://doi.org/10.1016/j.sse.2007.04.007

[3] 张晶晶, 张涛, 郑奇, 孟杰. 大功率LED在线性及PWM调光下的电光转换效率及热分析[J]. 光电子•激光, 2013, 24(1): 50-55.

[4] 陈风, 袁银麟, 郑小兵. 发光二极管在光学辐射测量中的应用及进展[J]. 激光与光电子学进展, 2008(4): 57-62.

[5] 李伟铭, 柳挺, 黄河山, 周钢, 吴杜雄. 半导体照明产品的光通量测量方法研究[J]. 电子测试, 2019(2): 73-75..

[6] 高金环, 张磊, 高兆丰, 黄杰, 徐立生. LED光源寿命评估方法探讨[J]. 半导体技术, 2013, 38(12): 946-948.

[7] 刘向远, 张穗萌, 徐文清, 范传宇, 王锦. 分光光谱法与光度法测量灯具光通量自吸收效应补偿的差异[J]. 激光与光电子学进展, 2016, 53(10): 132-138.

[8] Gorrotxategi, P., Consonni, M. and Gasse, A. (2015) Optical Efficiency Characterization of LED Phos-phors Using a Double Integrating Sphere System. Journal of Solid State Lighting, 2, 1-14.
https://doi.org/10.1186/s40539-014-0020-7

[9] 徐玉珍, 林维明. 一种简化变量的新型LED光电热模型[J]. 光学学报, 2013, 33(5): 230-236.

[10] 宁磊, 史永胜, 史耀华, 陈阳阳. LED封装结构对出光率的影响[J]. 液晶与显示, 2010, 25(6): 822-825.

[11] 金毓铨, 陶有迁, 王因生, 韩钧, 施传贵. 关于半导体器件热特性表征和控制技术的研究[J]. 固体电子学研究与进展, 2011, 31(1): 53-55.

[12] 崔德胜, 郭伟玲, 崔碧峰, 闫薇薇, 刘莹. 注入电流对GaN基LED发光特性的影响[J]. 光电子•激光, 2011, 22(9): 1309-1312.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