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支持乡村旅游的调查研究:以贵州省福泉市为例
Investigation on Financial Support for Rural Tourism: A Case Study of Fuquan

作者: 郑泽梅 :贵州财经大学,贵州 贵阳;

关键词: 乡村旅游金融制约因素福泉措施Rural Tourism Finance Constraints Fountain Measures

摘要:

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矛盾越加突出,而乡村旅游模式成为二者的平衡与发展提供新的突破口。我国乡村旅游处于比较初级敏感地位,其发展水平具有巨大的升值空间。本文从福泉乡村旅游金融环境引出制约乡村旅游发展的金融因素,探究福泉乡村旅游金融并就金融支持乡村旅游的措施和取得的成绩展开论述,助推福泉乡村旅游增强社会效应,达成经济效益与生态平衡共赢局面。

Abstract: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ecological protection has become more prominent, and the rural tourism model has become a new breakthrough for the balance and de-velopment of the two. China’s rural tourism is in a relatively primary and sensitive position, and its development level has huge room for appreciation. This article draws on the financial factors that restrict the development of rural tourism from the Fuquan rural tourism financial environment, explores Fuquan rural tourism finance and discusses the financial support measures for rural tourism and the achievements achieved, helps promote Fuquan rural tourism to enhance social effects, achieve economic benefits and ecology balance and win-win situation.

1. 引言

乡村旅游为我国解决“三农”问题打开一个突破口。一是我国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农村经济、生态的有机结合。习近平总书记为代表的党中央说过:“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福泉农产业链所带来的附加值少,不能满足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而乡村旅游助农村转变发展模式,建设农产业园区,实现脱贫致富、奔向现代化新农村的新气象。二是打造乡村特色品牌,形成品牌效应,带动区域个性化发展,形成特有品牌定位。福泉旅游业陷入发展“死循环”模式,整体偏向大众化发展,借鉴案例明显,特色定位不明,故未能打响知名度。三是为贯彻落实可持续发展观。因福泉享有“亚洲磷都”的美誉,在磷等矿产资源基础上所发展的工业使福泉污染严重,因此,福泉正在谋求转型升级之路。而旅游业的开展正与转型升级不谋而合,它可以推动福泉向功能多元、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的产业体系发展,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个发展理念,从产业融合等方向提高乡村旅游的质量和发展效率 [1];福泉必须与其他地区合作交流,利用自身优势,提高服务质量和产品研发。近年来,政府针对农业文旅合作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个发展理念,从产业融合等方向提高乡村旅游的质量和发展效率 [2]。让旅游成为现代农业的强大助推力和建设美丽乡村的支撑点。四是城乡收入差距。农村留守问题突出,而乡村旅游的兴起为返乡就业、创收、“农文化”继承等创造条件,有利于带动农民走向“致富”之路。

乡村旅游金融是机会与挑战并存的一种经济发展模式。它为资本引进、创新创业、脱贫攻坚……为福泉提供转型升级的机遇,但如何调和乡村旅游与金融二者之间的关系又是一大难题,导致乡村旅游各利益主体出现恶意竞争、各利益主体共生单元之间矛盾凸显等现象 [3]。福泉旨在通过教育、政企农因地制宜协调合作发展、生态农业、经济活动多样化等措施解决农村发展问题。乡村旅游是经济活动向非农业活动过渡的结果。本文侧重于财政、银行、企业对乡村旅游发展的金融分析,为福泉乡村旅游发展提出针对性的解决措施。

由于经济发展与城镇化的快速性,不管是中国还是国外从事农业活动的青壮劳动力都在急剧下降,加上农业活动的实际收入减少,致使农村青壮年人口外出务工增多,土地资源大幅空置。而乡村旅游可以为农村发展解决一定的人口问题、人地矛盾和经济发展;同时它还存在不足之处,乡村旅游目前难点是供需求双方对接问题。它通过政府+银行+企业+农户为自然、经济、文化、人种学资源增值做出贡献,将城市与乡村结合,让城市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辐射农村,为农村民主、法制建设等开拓道路;系统分析农村旅游资源空间分布格局、各区域差异性,发挥产业聚集效应,开拓发展模式 [4],有利于农村土地和住房建设的科学规划,减少资源浪费,从而促进农村可持续发展;统筹兼顾各种因素协调发展,推动产业多元化,以此增加收入来源途径。总之,有助于形成特色化、品牌化、生态化、多元化、唯一性的乡村旅游之路。

2. 国内外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

2.1. 国内研究现状

乡村旅游发展对贫困地区经济、脱贫工作的平稳运行、城乡一体化进程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下面是关于乡村旅游金融发展现状的概述。

我主要从政策性金融支持、银行信贷扶持等方面来阐述我国乡村旅游金融发展。首先,自2015年我国提出互联网+建设以来便将此技术逐步与乡村旅游相结合,其为乡村整合产品、融汇各项资源、助推线上平台宣传和营销起着重要作用。一部分学者主要从我国乡村旅游典型案例入手,通过案例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信息化深度与广度,分析总结出乡镇发展电子商务平台建设措施。并且阐述乡村电子商务是“互联网+”背景下乡村旅游发展的有效动力,通过建立乡村旅游电子商务体系可以整合线下乡村旅游资源,助推线上平台的宣传和营销,是乡村旅游发展的路径选择之一 [5]。然后,我国乡村旅游发展主要依靠政府投入,引领乡村旅游规范化、模式化;亦造成我国乡村旅游模式单一,缺乏个性化旅游模式。因此,政府根据自身领导性调动金融机构、企业、农户,融汇各方力量,对乡村旅游开发者给予资金奖励、补助、政策保障等,调动乡村的主动性、旅游项目建设的积极性,让乡村旅游项目建设分层次、点到面的提质增效产业链的开展,加强旅游项目产品研发与品牌效应。达到经济、社会、生态效益三方达到平衡和统一,有利于政府更好的发挥财政支持功能,推动可持续发展 [6] - [12]。最后,银行是我国主要的贷款机构,是解决乡村融资需求的关键点,但因乡村旅游的发展主要依靠中小企业与农户开展,而政府对中小企业和农户的信用体系建设有其短板,并且中小企业与农户的经营状况只有自身知晓,未对外公布,这对银行来说风险太大,无法放贷 [13]。同时银行对乡村旅游信贷人才匮乏,农民和中小企业贷款流程与业务要求繁多;农村留守人员多为老人、儿童,金融入村难度系数高。解决乡村旅游发展问题,就要将政府、企业、银行、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农户因地制宜结合 [14],再借助政府监管、法律体制、行规约束各参与方 [15],从而创新开发个性化的特色乡村旅游,避免千篇一律的模式化与规模化效应。

2.2. 国外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

国外乡村旅游对乡村旅游的发展兼顾着农村现代化与乡土性的研究。国外乡村旅游有两种发展模式,一种是在一个比较密集的小镇发展中小城镇模式,另一种是在城镇的基础上扩大城市模式。这两种模式虽有其本质上的不同,但都是从农村经济的基础上产生。国外发展乡村旅游主要从当地的本土性、政府管理、贷款优惠及环保意识、教育体系等方面综合考察建立一个从上至下、从下至上的整体性关系的服务性体系,加速了乡村旅游向顶层设计完美过渡与营造类型多样的乡村旅游市场,加速了城乡一体化进程和可持续发展的落实。

国外乡村旅游研究发展早,涉及面略广于我国,对我国参考借鉴有着明显的借鉴作用。我主要就不同国家之间的乡村旅游金融为研究方向,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法国为研究主体。第一,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且经纬度与我国有着极大的相似处。美国国内的农村金融体系是健全的、多元化的,为乡村旅游的发展提供土壤和养分,且与乡村旅游是密切相关的。美国乡村旅游注重地方政府管理、保持乡村性和本土性、信贷体系、产业信息化建设、环境保护意识培养的政府、社会、人民从上至下过从下至上的整体性关系,并建立了以服务型旅游体系,这加速了乡村旅游向顶层设计完美过渡与营造类型多样的乡村旅游市场,加速了城乡一体化进程和可持续发展的落实 [16] [17]。第二,澳大利亚较我国人口基数少,地域辽阔,优越的自然与社会条件使得澳大利亚注重品牌效应和基础交通建设;澳大利亚乡村旅游金融主要是农民合作社和政府扶持,这增强农众之间的合作关系,培养团队精神和国家意志,提升国家经济、社会、生态效益 [18] [19]。第三,日本是我国邻国,人均占地面积少,但其环保意识强。其乡村旅游贷款多是向民间合作金融机构,其主要任务是为基层的各类农村资金需求提供服务,将基层农会组织的中央机构结合在一起。它让基层乡村旅游信贷问题得到解决。日本政府对乡村旅游亦有较大福利,不仅提供财政支持,还让政策性银行为乡村旅游优惠利率并提供长期贷款,其贷款利率低于其他金融机构。日本乡村旅游采用体验式为主,增强了居民回归田园热潮,提升人们体验感,满足人们精神追求,慰藉心灵 [20] [21]。第四,法国是浪漫之都和世界第一的旅游大国,全球都为之向往。法国政府为了提高本国乡村旅游与农业发展,实施了很多的改革方案,还借助了众多金融机构的力量和法律制度去促进乡村旅游的发展;法国农业互助银行快速制定出了乡村旅游未来发展目标与计划,发挥乡村旅游优势 [20] [22]。我国发展乡村旅游要借鉴不同国家经验,丰富我国乡村旅游发展模式,增强特色发展,提升人与自然共生之路。

3. 福泉乡村旅游金融环境概述

3.1. 政府支持

表1所示,一般开发农业项目和进行农耕,需相关机械设备施工、交通工具运输农产品,若要形成一定规模,因受自身条件限制,资金有限,故政府实行惠民政策,补贴部分资金。政府借助其优势能高效便捷的搭建产销、信息平台,对接供需双方,解决农产品囤积和吸引力不足问题。因福泉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条件,金融方向知识尚未完全的生根发芽,所以政府利用其领导能力和组织能力开展金融知识进校园活动、讲座、设夜校等,达到扶贫先扶智的效果,以便构建农村金融知识体系。……虽然福泉旅游金融规模已初具形态,但仍任重道远,因此,政府需要加大政策支持。

Table 1. Policies and measures of Fuquan government to support rural tourism financial development

表1. 福泉政府支持乡村旅游金融发展有关政策及措施

注:来自政府官网。

3.2. 银行等金融机构信贷支持

表2所示,2009~2018年金融机构信贷总额逐年递增,从20.74亿元增到187.66亿元,增长从不足10亿元/年到约40亿元/年,数额还在随着经济发展逐渐增加;信贷额在2015~2016两年增加显著,这正好是“十二五规划”验收向“十三五规划”过渡之年,受发展与生态两个基点影响,福泉主动走转型升级、重生态、抓旅游之路。总的来说,福泉信贷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

因福泉享有“亚洲磷都”的美誉,致其污染程度也较高,导致旅游基础设施薄弱,所以旅游项目资金来源除政府财政外,就是依靠项目本身优势,获得银行信贷支持。第一,福泉银行主动发掘优势项目,为其放宽贷款限制、提供绿色贷款通道与资金投资;第二,福泉银行为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搭建电商平台和交流沟通平台,并对农户普及金融知识;第三,响应国家对旅游项目的优惠政策,银行在处理乡村旅游项目贷款时,以低利率、低利息的形式支援农村发展。银行在一定程度缓解乡村旅游资金紧张,促进当地旅游发展壮大,加快形成旅游产业链。

Table 2. Credit amount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t year end

表2. 金融机构年末信贷额

注:政府官网(保留两位小数)。

3.3. 借助资本市场

乡村旅游产业处于初级阶段,而资本市场能加速旅游市场流动,更迭新兴血液。目前,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不断上升,故服务营销占市场份额较大部分。人们旅游选择往往倾向于服务基础建设完善,服务人员素质高的场所,态度良好的服务商,旅客会放在优先选择端,劣质则淘汰。资本市场的资金投入将更进一步扩大旅游业规模,提高乡村旅游产业竞争力。如:衣、食、住、行等部分服务行业会与旅游产业融合,上升到服务意识层次和物质层次。资本市场加入乡村旅游业发展,会将市场目光聚集到乡村旅游开发,吸引市场力量,增强市场参与度。例如:福泉市文化旅游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建设文化旅游基础设施,产品研发、投资等。资本市场为旅游产业发展注入活力,以其资本优势打造旅游品牌,吸引市场目光,增加投资新路径。

3.4. 福泉工业污染治理

前几年有研究学者研究表明福泉的工业污染已达长江中下游区域,在洞庭湖内亦检测到磷矿等污染物的存在,福泉老工业区正重复着德国鲁尔区的过程,所以,福泉针对老工业区重造目前只经历两个阶段,第三阶段——特色行业,产业多元化尚未到来,一加大老工业区污染资金投入。由图1所示,2012年污染源治理资金投入为零,2012年后投入保持在1亿元以内,表明2012年是工业园区污染治理的关键年。2011年污染治理投入超6亿,反映福泉2011年之前以环境为代价追求经济发展,造成污染严重,只有加大污染资金投入,才能快速取得治污成果。污染治理首先要从源头治理,只有从根源改造,才能使下游污染得到全面改善。2011年以后,福泉响应“十二五规划”,发展目光转向旅游业,对污染企业实行“腾笼换鸟”,转移出去,为高端科技产业和环保型企业的进入腾出必要的环境容量和空间位置。大刀阔斧的改造创新园区污水处理系统、固体废弃物处置场站的建设和减少污染气体的排放,推进园区循环化改造工程,启动双龙污水处理厂等。在第一阶段中,因污染治理设施都是新器材,所以对其维护运行费用少。二以科技和经济作为援助重点,经济与科技是两种互相独立又紧密联系的解决污染的两种有效途径,经济为环境科研提供资金,而环境科研保护则为经济创建发展环境,吸引外资,以此握住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动权。福泉依托经济优势,在国家的领导下,完成国电福泉电厂、瓮福、川恒等企业超低排放治理改造工程等。福泉正努力由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充满特色且绿色产业前进,最终实现循环经济效益。

注:源于省环保系统

Figure 1. Fuquan pollution control funds

图1. 福泉污染治理资金情况

4. 福泉乡村旅游目前存在的困境

4.1. 农耕文化的流失

乡村旅游是展现农耕文化的一个切入点。农耕文化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大致包括农耕器具、农作物、农用建筑、农耕服饰、农耕习俗、农耕节日、农耕礼仪七个部分。农耕文化是我国劳动人民在漫长的实践和传承中并经过不断检验的文化之一,它符合我国地理环境因素。乡村旅游方式将农耕文化的独特魅力重新展示在生活在快节奏的人中,可以有效的保留原滋原味的农耕文化,融入自然环境,进一步促进人与自然的平衡。

美国研究人员表明我国家庭在很大程度受农业收入的冲击 [23],我国江西财经大学的研究人员亦表示环境问题与农村生计有相关关系 [24],在城镇化与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农业所得收入已经不能满足家庭生活开销,所以外出务工人员增多,精壮劳动力大量流失造成,土地资源闲置,使生态得以缓慢恢复,但又因政策较倾向于经济作物,农作物种植减少显著,生物多样性减少。福泉属于喀斯特地貌,因其独特的地理因素、植被破坏严重和为追求经济效益牺牲生态环境所带来的污染等因素,让土地资源更加匮乏。乡村旅游发展为农耕文化的传承与展示祖先生活状况提供平台,而近年来人们已经适应快节奏的生活,即使旅游,亦大致是走马观花式的观光与转瞬的休闲。这些都导致农耕文化无法得到传承,甚至于出现断层或失传。现在市面上的农耕品牌千篇一律,产品单一,只能在经营中获得较少的利润,盈利空间有限。同时,乡村旅游只挖掘到农耕文化的表面东西,并未深层次挖掘。且旅游景点发展前景滞后,导致农耕文化混乱开发。

4.2. 金融机构对旅游业发展支持有限

首先,旅游业发展根本在于基础设施完备程度。基础设施贷款能力不足,福泉基础设施仍在改善、修建中,后期维护不到位,所以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风险投资大,投资回报期长,短期收益少,前期投资大,加上没有抵押品,难以对旅游项目进行风险评估预测,很难达到银行的放贷要求,因此金融机构很难投资乡村旅游地区并对其进行放贷。然后,一般对于银行来说,它们主要选择风险小、回报快的旅游项目;对于中长期旅游项目,从前期规划、准备、施工、管理、监督、后期开放到维护历程长,所需资金庞大,无形中银行时间成本增加,所以,金融机构很难将中长期旅游纳入放贷范畴。三是互联网与金融二者融合程度预期不高。目前福泉银行贷款主要依靠实地考察,进行项目摸底与政策宣传,有针对性的选择贷款目标。总之就是互联网助力旅游业发展仍在浅层化、初级阶段。

4.3. 政府支持力度不够

福泉仅仅是一个县级市,财政资金池有限,往往投资于大型旅游项目,同时政府财政来源不能单靠旅游业发展,所以政府对旅游业支持往往出现资金紧张,使很多优秀旅游项目失去财政资金支持;福泉微型旅游企业缺乏积极性,因微型企业自身财力不足,抵押品欠缺,无担保人,风险投资系数太大,所以中小企业很难获得政府直接财政支持,而且政府与企业、个体户没有一个完善有效的平台桥梁实现二者的有机结合,增加民间资本融资难度,这就需要政府以发挥其主导地位和引导作用,合理分配乡村旅游金融资源。农户发展乡村旅游呈现规模小、杂乱无序、多等特点,政府难以兼顾所有旅游项目,只能选择性支持,如若不然会导致政府资源浪费,政府力量分散。

4.4. 旅游业规划合理性欠缺,对外吸引力不足

旅游开发前期准备过程中并未对项目实施充分考察落实和分析各种影响因素,没有做到统一与部分的辩证统一;旅游景点定位不明,无明显特点,未系统划分旅游产业,造成旅游景区的管理与监督混乱,人员权责界定模糊……导致旅游项目吸引力不足,难以招商引资,造成资金短缺。未合理利用旅游资源,造成旅游资源浪费,让旅游业产生过度开发或开发不足甚至二者的共存。这极大地损害了旅游形象和旅客体验感。

福泉乡村旅游开发起步晚,旅游项目建设仍在动工中,尚未完善设施;福泉乡村旅游定位不明,打造特色乡村旅游仍有较长路要走;地属西南地区一个县级市,路途远……种种原因的限制,导致福泉乡村旅游吸引力不足,下图是我对福泉游客数据分析。如图2所示,福泉旅游总人数从2009年的89.26万人次增到2018年旅游人数总计的931.54万人次,十年内旅游人数增长十倍多;2009~2018年旅游总收入由6.26亿元增到81.21亿元,期间增长13倍左右,其发展潜力巨大。但入境旅游人数与入境外国人人数都远远低于旅游总人数,连国内旅游人数的零头都不到;基本各自保持于千计人数和千以内人数,对外吸引力严重不足。

注:数据源自省旅发局

Figure 2. Changes in Fuquan tourism from 2009 to 2018

图2. 2009~2018年福泉旅游变化情况

4.5. 乡村旅游项目短板

目前,乡村旅游进步潜力巨大,但因受自身缺陷影响,乡村旅游仍处于发展空间。因农村大致是留守老人与儿童,无法满足乡村旅游经营和资金链的长期维持,所以经营力量薄弱;福泉虽已实现道路村村通,同时政府资金投资有限,难以保障道路维修,下乡道路年久失修,交通不便;城镇化进程加快,绝大部分资金更集中于城镇旅游或城镇周边旅游,而非农村,城乡差距继续扩大,致使乡村旅游项目制度不完善,基础设施完备度低;乡村旅游产品研发慢,经营人员受教育程度低,开拓市场能力不足,且不能将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深度融汇贯通,难以形成品牌效应;旅游项目借鉴明显,没有结合实际,发展特色旅游模式;保持成功案例的发展模式,趋于一质性发展;游客体验乡村旅游项目时一般都会沉浸在自然的馈赠中,主观意识影响客观行动,常常忽略潜在环境风险,如单独行动、因石漠化而易发生的泥石流灾害、暴雨等;种种原因导致乡村旅游项目缺乏市场吸引力和市场竞争力。银行、企业、农户面临回报利润低问题,最终形成投资难现象。

5. 福泉乡村旅游金融发展困境的有效对策

5.1. 乡村旅游金融与农耕文化结合

发掘农耕文化的社会价值。农耕文化是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亦是中华文化的分支。现代文明的冲击,人们聚集城镇,使农耕文化面临失传,但之后又要苦苦追寻祖先农耕的痕迹。深挖农耕文化的物质与精神文明,扎根多样化的农耕文化,重点突出福泉农耕特色。明确农耕文化内容,要着力围绕农耕文化资源,以市场调研为基础,开展与之相关的乡村旅游发展模式,抓焦点,推广“农本”思想,开启乡村“量变”向“质变”的转变。人们越加倾向于“沉浸式”体验,开发者可以依据季节开发不同的旅游产品。如:春,万物之始,福泉在春季种植小稻,开垦荒地;夏,炎热躁动,移栽水稻,收获新鲜土豆;秋,收获的季节,果树满挂、稻谷收割;冬,寂静无声,观赏福泉双谷梨园;修复传统农耕工具等,让游客亲身体验农村生活,体会粮食的来之不易,满足人们“动手”的需求。构建农耕文化展示平台,展示传统农耕生活日常,以此作为卖点,吸引游客入驻,促进农耕文化的继承与保护。实施“农耕文化出山、迎客”品牌营销战略,农耕文化不仅是农村衣食住行的缩影,更是展示地方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的一个亮点,它利用宣传片、农耕文化展览室、抖音app等将“沉浸式”体验模式植入消费者脑中,宣传当地特色,潜移默化中吸引人群,以此降低乡村旅游雷同度,增强旅游业的竞争力。挖掘潜在消费群体,通过媒体宣传、政府推广、教育引导、资本营销,让农耕文化体验进入千家万户,把潜在消费者转为文化的继承者、保护者、践行者。将生态与文化贯通,让各个旅游环节串联形成产业链,转而提高旅游资源共享率、信息公开度,促进乡村可持续发展道路。

5.2. 政策性金融支持

福泉政府响应国家“十二五规划”的号召,将发展重点转移到旅游业。福泉乡村旅游发展存在城镇边缘化、偏远乡村地区开发不足等特点,致乡村旅游开发者人员少,对旅游促收意识未形成,还停留在传统的农业理念,难以形成规模化效应,所以政府对乡村旅游业的扶持主要在资金支持与政策优惠。政府资金直接投入主要偏向于利润高、发展前景较好、信用度高的大型旅游项目;并设立专项旅游部门,以便乡村旅游开发者快速找到相关政府部门,办理融资担保证明,加快农村资产确权等。而对于投资回报低、规模更小的旅游项目一般只能享受政府的免税等优惠政策或是政府制定中小型旅游项目贷款条件,激励银行发放利率低、回收周期长的贷款,解决项目资金问题,福泉政府于2019年正式实施《修订福泉市扶持微型企业发展实施细则部分条款内容》,对符合规定的中小型企业按3万/户予以直接补贴或实行奖励政策,申请“黔微贷”金融产品等,带动乡村旅游持续发展。福泉进一步建立健全一系列的乡村旅游金融法律法规,扼杀法律“盲区”,营造良好的金融市场环境,吸引社会投资投入,努力搭建政府与民间投入相结合的平台机构,形成投资途径多样、样式多元的投入机制。福泉制定乡村旅游招商引资计划,将引资范围无限扩大,保证资金充足,以此提高资本充足率。信息不对称问题是特色乡村旅游开发的难点,需政府建设提供乡村旅游金融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平台建设以政府为中心、民间力量为辅,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乡村旅游发展普遍现象。

5.3. 信贷援助

信贷活动关键在于“信”,信用是社会资本的一种 [25]。金融机构凭借国家征信机构等利用大数据、云计算……搜索优质客户,分析旅游项目发展潜力。银行等金融机构与国家、行业、企业等合作,共同搭建信息共享平台,以便考察信用状况。对信用良好、发展前景好、规模大的乡村旅游项目优先贷款;对发展潜力大、规模小项目,银行可以借助政府整合情况放贷;信用高说明其重视社会公众形象,金融机构可以优先放贷,其他视情况而定。银行密切结合农业,予以土地流转权、林权、居民信用……作为抵押物,发放贷款;为符合放贷条件、拥有抵押品、同时在信用体系上信用积分高的农民或者企业信用等级高的旅游企业,简化贷款流程,优先放贷,给予优惠吸引客户,保障乡村旅游资金需求。银行主动整改贷款环境,为银行信贷创条件,扩规模。银行属于强监管范畴,注重合法合规,对旅游贷款勿以主观定贷,紧跟政策与法律。强化金融服务业态,现在人们主要追求美好生活,所以比较重视服务态度,有时服务也能定乾坤。首先,深挖掘政银农合作,解决贷款难,风险识别问题;然后,金融机构对微型企业财务、经营状况等获取信息太少,这时它就要主动出击,在合法基础上侧面挖掘客户财政、信用等信息,并开展金融知识入乡活动和予以一定优惠,或结对帮扶,共享收益等;最后,银行对规划合理、潜力大、规模大的旅游项目进行投资,成为项目股东,共同开发旅游项目,研发产品。

5.4. 控风险,设保险

福泉乡村旅游发展起步晚,面临多种风险,故要投入监管、保险要素,检测项目可行性,降低旅游项目损失,保障资金安全。旅游项目的准备工作必不可少。旅游项目资金回收期长,故对各种潜在风险因子评估是检验旅游项目是否具有可行性的论证,例如:福泉金兰公司提供美丽乡村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充分识别风险,为其解决资金需求。福泉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且水土流失严重,造成自然灾害易发,因此,政府要加强监管,为游客生命财产安全保驾护航。如:福泉仙桥乡以蛤蚌河景区闻名,蛤蚌河漂流主要受天气影响,如遇汛期,易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政府职能部门对其强监管,有利于预防、遏制游客安全事故的发生。目前,保险成为经济止损的一种重要手段。一方面,是对旅游开发者提供保险。福泉乡村旅游项目创新性不足,特色定位不明,如福泉山旅游景点开发普遍化,建筑无突出点等。因此,要投入保险资金,福泉要开发特色农业保险和农作物、农产品保险等,为旅游开发者减少发展顾虑,转移风险,调动力,促销增收,提创新。另一方面,是营造保险环境。开发旅游对环境破坏是避无可避的,而乡村旅游开发往往如我国前期追求经济效益、放弃生态环境一般忽视环境保护,福泉受地理条件限制,环境脆弱,所以要设环境保险制度,提高环境承载力,保护旅游资源合理分配、利用。

6. 结论

福泉乡村旅游路任重而道远,虽路途艰辛,但只要坚持必会胜利。福泉要依托贵州是大数据中心,依靠数据时代、新媒体时代的数据优势和宣传力度,创新发展方式,增强资金供给多样性,走可持续、独特的、符合当地实情的道路。福泉地位可能只是中国极小的一个县市,但是是我国统辖的范围;亦是少数民族居住地之一,并且少数民族人口约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民族资源丰富,开发乡村旅游有利于增加居民收入,维护民族团结。福泉是亚洲磷都,发展乡村旅游,有利于福泉转型为绿色环保型城市,提高环境承载力,从而向环境友好型前进。

文章引用: 郑泽梅 (2020) 金融支持乡村旅游的调查研究:以贵州省福泉市为例。 可持续发展, 10, 424-433. doi: 10.12677/SD.2020.103052

参考文献

[1] 李俊轶. 恩施州旅游产业可持续发展路径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恩施: 湖北民族大学, 2019.

[2] 舒琴. 乡村旅游共生发展模式调查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贵阳: 贵州师范大学, 2019.

[3] 杨莹. 基于产业融合视角的农业文旅项目立项评价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西安: 西安理工大学, 2019.

[4] 舒琴. 乡村旅游共生发展模式调查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贵阳: 贵州师范大学, 2019.

[5] 陈宁. “互联网+”背景下乡村旅游电子商务体系建设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 2016.

[6] 魏颖. 财政金融支持下民族地区乡村旅游发展研究[J]. 行政事业资产与财务, 2019(2): 24-25.

[7] 国家3000亿元扶持乡村旅游振兴计划——旅游局金融支持加大旅游深度扶贫[J]. 中国合作经济, 2018(7): 26.

[8] 孟妍君. 破解乡村旅游扶贫财政支持困境的路径研究[J]. 中国市场, 2020(10): 18-19.

[9] 李佳, 田里. 旅游精准扶贫对民族村落农户生计影响的比较——基于云贵民族村落的调查数据[J]. 贵州民族研究, 2020, 41(3): 87-93.

[10] 张淑华. 精准扶贫背景下“互联网+”乡村旅游的发展研究——以吉林市马虎头村为例[J]. 福建茶叶, 2020, 42(1): 93.

[11] 张陈. 乡村振兴背景下宿州市农村电商区域品牌培育路径研究[J]. 中国经贸导刊(中), 2020(4): 94-95 + 121.

[12] 沈费伟. 传统乡村文化重构: 实现乡村文化振兴的路径选择[J/OL]. 人文杂志, 2020(4): 121-128.

[13] 朱辉. 农村中小企业银行融资工具认知风险防控研究[J]. 农业经济, 2019(6): 109-111.

[14] 徐林强, 童逸璇. 各类资本投资乡村旅游的浙江实践[J]. 旅游学刊, 2018, 33(7): 7-8.

[15] 李昕. 我国农村金融改革的法律思考[J]. 法制与经济, 2019(11): 33-34.

[16] 左宏琴. 美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及其对上海的启示[J]. 安徽农业科学, 2019, 47(10): 116-118.

[17] 龚映梅, 张蕾. 多元复合型美国农村金融体系发展综述及对我国农村金融改革的启示[J]. 江苏商论, 2017(1): 62-65.

[18] 游锡火. 澳大利亚乡村旅游发展及对我国的启示[J]. 安徽农业科学, 2019, 47(10): 119-120 + 129.

[19] 王凤羽. 澳大利亚农民合作社金融支持的经验与启示[J]. 智库时代, 2017(1): 17.

[20] 那鲲鹏, 苟天来, 方丹. 国际复合型首都乡村振兴经验研究及对我国首都乡村治理发展对策建议——以伦敦、巴黎、东京市郊为例[J]. 小城镇建设, 2019, 37(9): 54-60.

[21] 李萍. 日本农村金融体系分析[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春: 吉林大学, 2015.

[22] 惠献波. 法国、日本农村金融法制化经验及对中国的启示[J]. 海南金融, 2016(12): 61-64 + 70.

[23] Clark, C. (2020) The Many Faces of Rural Capitalism. Journal of Historical Sociology, 33, 10-25.
https://doi.org/10.1111/johs.12258

[24] (2020) Ecology—Landscape Ecology; Jiangx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Researchers Report Recent Findings in Landscape Ecology (Coupled Relationship between Rural Livelihoods and the Environment at a Village Scale: A Case Study in the Mongolian Plateau). Ecology, Environment & Conservation.

[25] Zhang, T., Liu, H.T. and Liang, P.H. (2020) Social Trust Formation and Credit Accessibil-ity—Evidence from Rural Households in China. Sustainability, 12, 667.
https://doi.org/10.3390/su12020667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