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短视频对农村地区小学生的影响及应对措施——以九寨沟县黑河小学为例
The Influence of Network Short Video on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Rural Areas and Countermeasures—A Case Study of Heihe Primary School in Jiuzhaigou County

作者: 王侍营 , 李先锋 :乐山师范学院,四川 乐山;

关键词: 网络短视频农村地区小学生影响应对措施Network Short Video Rural Area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mpact Countermeasures

摘要:
随着网络短视频的不断普及,抖音、快手等网络短视频软件逐渐融入普通民众的生活,成为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随着我国网民呈低龄化趋势发展,特别对于00后乃至10后的小学生来说,他们会通过网络短视频接收更多来自外界的信息,而对农村地区来说,网络短视频极大地影响着农村小学生的学习生活,同时也冲击着传统的农村小学教育以及家庭教育,因此,本文将通过文献法、调查问卷法、抽样调查法,分析网络短视频普及对农村小学生的影响及其原因,并通过从家庭、学校、社会三方面提出针对性的解决措施。

Abstract: With the continuous popularity of short video network, Douyin, Kuaishou and other short video network softwares gradually into the lives of ordinary people, become an indispensable part of our lives. According to relevant data that China’s Internet users showed a trend of younger age, and some of the pupils at 00 and 10 after, they will short video through the network to accept more information from the outside world, and for rural pupils, short video network greatly affects their study life, but also impacts the traditional rural primary school education and family education. Therefore, this article through the literature method, questionnaire method, sampling method, analyses the influence of network short video on rural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and its reasons, and through from three aspects: family, school, society corresponding solving measures are put forward.

1. 引言

随着网络短视频的不断普及,抖音、快手等网络短视频逐渐进入普通民众的生活,成为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此同时,网络短视频也对00后乃至10后的小学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对农村地区的小学生来说,较少娱乐设施、精神财富的相对缺乏、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和盲目追求都使得农村地区的小学生对网络短视频有强烈的依赖和无节制的娱乐化行为,本文将通过文献法、问卷调查法来分析网络短视频对农村地区小学生的影响,并有针对性地通过家庭、学校、社会三方面来提出应对措施。

2. 调查研究方法

本次调查使用的是抽样调查的方法,调查对象为九寨沟县黑河小学的小学生、教师以及家长,问卷方式是通过问卷星发布的电子调查问卷以及访谈。九寨沟县黑河小学共计44名小学生,20位老师,此次抽样调查共收取了有效问卷42份,其中18名学生,11名老师,13名家长(表1)。

Table 1. Questionnaire survey subjects

表1. 调查问卷的对象

3. 农村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现状

3.1. 使用短视频的频率较高且呈低龄化趋势

在此次抽样调查中,55.56%的学生经常观看网络短视频,且有33.33%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观看网络短视频(表2)。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各大视频网站以及短视频APP的普及,农村小学生观看网络短视频呈低龄化趋势,调查显示,有33.33%的学生从一年级就开始观看网络短视频(表3)。6~12岁的学生对外部信息的接收有一定的自我认知能力,但学生对事物的评价更多的会受到外部的影响。

Table 2. Do you often watch short videos

表2. 你是否经常观看短视频

Table 3. Which grade did you start watching short videos

表3. 你是从几年级开始观看短视频的

3.2. 有接受过网络安全教育,但安全意识薄弱

在抽样调查的学生中,所有学生在校接受过网络安全教育的学习(表4),对于网络短视频中的不安全因素有一定了解,但安全意识薄弱,当他们使用一款网络短视频软件时,有38.39%的学生并未仔细阅读相关使用协议,22.22%的学生有认真阅读相关使用协议(表5)。这说明在使用网络短视频软件的时候,对于网络协议的重要性重视程度不够,安全意识不强烈。

Table 4. Have you received any relevant network security education

表4. 你有接受过相关的网络安全普及教育吗

Table 5. Do you read the network usage protocol when downloading short video software

表5. 你下载网络短视频APP时有认真阅读其相关的网络使用协议吗

3.3. 在观看网络短视频的过程中,对娱乐类、游戏类视频的观看度较高

在此次抽样调查显示,娱乐类(搞笑、模仿、嘻哈等)、学习类(手工、知识、文学等)游戏类(王者、吃鸡等)等视频受欢迎程度较高(表6)。小学阶段的中高年级的男生对于游戏类、娱乐类视频尤为追捧,而他们观看游戏类视频后会有一部分倾向于提高自己的游戏技能。女生则对学习类中的手工、音乐、舞蹈更感兴趣。在观看一些短视频之后,学生在相互玩耍时常常哼着一些抖音热曲,并且偶尔模仿抖音舞蹈。

Table 6. What kind of short videos do you like

表6.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短视频

4. 小学生沉迷网络短视频原因分析

4.1. 受父母影响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我国网民数量的不断增加,各大视频网站、视频软件的用户数量也在不断上涨,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表明,截至2019年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7.59亿,较2018年底增长3391万,占网名整体的88.8%,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48亿,占网民整体的75.8% [1]。而农村小学生在观看网络短视频时大多使用父母的账号,或者跟随父母一起观看短视频。在抽样调查的学生中,44.44%的学生表示其观看短视频有受到父母影响的因素。农村地区的学生他们的父母多为农民,且父母大多为80末90初出生的人,年龄在25岁到35岁之间,据2019年第三季度抖音短视频用户年龄分布情况来看,25岁到35岁抖音用户占比43.93% [2],年轻一代的父母相对来说会更加喜欢接受新鲜事物,对于抖音、快手等网络短视频软件便会更加容易接受。他们通过抖音、快手等软件上传有关自己生活片段、记录孩子成长等视频。而作为年轻一代父母的他们,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大于老一辈父母,对于自己的孩子观看短视频这一行为是在一定范畴内允许的,54.17%的父母表示在不影响孩子学习的情况下支持孩子观看短视频,并且表示这可以让孩子学习到更多的课外知识,更多地了解外面的世界,但也有一小部分的家长反对孩子使用网络短视频软件,认为这非常影响孩子的学习、生活。总的来说,对于观看网络短视频所引起的孩子视力下降的问题是所有家长担忧的。除此之外,身为父母的他们还肩有养家的重担,使得他们陪伴孩子的时间有限,父母希望孩子通过手机的娱乐来让孩子的身心得到放松,达到一定程度的陪伴的目的。

4.2. 从众心理的影响

调查显示,44.44%的学生表示自己最初观看短视频有受到父母、同学的影响(表7)。农村地区的小学生多为寄宿制学生,他们周一到周五的时间都待在学校,和同学接触更多,7~12岁的孩子更多的渴望别人对自己的认可,希望自己能获得更多来自同龄人的关注,当他们在看到同龄人在看网络短视频或者听到同龄人聊到相关话题时会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并且希望了解到更多与话题相关的内容,这就会令他们通过观看网络短视频找到和同龄人更多的共同话题。网络短视频中的内容参差不齐,一些过度娱乐化的搞笑、鬼畜视频也会令他们争相模仿,而未成年人对于一些网络短视频的内容还缺乏自己的价值判断,对于一些舆论引导的视频无法有理性的认知,一味地迷信盲从使得他们更加沉溺于网络短视频的漩涡。

Table 7. Why did you first watch short videos

表7. 你最初观看短视频是因为

4.3. 网络短视频本身的吸引力

短视频一词最早起源于2011年美国移动短视频社交应用Viddy,是以网络和移动终端为平台呈现,由用户自主拍摄剪辑制作的时间短、可即时传播、内容形式灵活多样的移动视频新媒体 [3]。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各大视频网站以及视频软件的普及,网络短视频商业化程度的不断增加,短视频通过时间短、成本低、吸引力强等优势吸引了大批用户,且诸如抖音、快手等网络短视频软件会通过数据分析给用户推荐用户可能感兴趣的视频。除此之外,由于其商业化的性质,短视频的内容发布者是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既有专业从事新媒体运营的行业大V,也有记录平时生活的普通大众,更有重视视频点击量的不良播主。而对于小学生来说,他们的认知能力还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对外界的信息接收处于被动状态,更多情况是他们对于外界信息的接收更重视其感观的冲击程度。网络短视频中搞怪、鬼畜的视频带给他们的感官冲击更大,对他们的吸引力也就更大。

5. 网络短视频对农村小学生的影响

5.1. 拓宽农村学生的视野,拓展知识面

农村学生相对于城市学生来说,他们所接收到的来自外界的信息渠道有限,随着互联网信息网络的发展,农村学生可以通过网络了解到更多来自外界的信息。除此之外,通过网络短视频,农村小学生也能够学习到更多的知识与技能。抽样调查显示,55.56%的学生对学习类(手工、知识、文学等)视频感兴趣(表6),并有61、11%的学生通过网络短视频学习到了很多的技能(表8)。农村的孩子相对于城市的孩子来说,他们很少有机会能像城市里的孩子那样参加各种兴趣活动课,学习更多的技能,通过短视频,他们能接触甚至学习到更多在课堂上学习不到的知识。通过网络短视频的宣传,农村学生也更好的形成的网络信息常态化的状态,对于他们以后的学习生活也有了更好的帮助。

Table 8. How do you feel after watching so many short videos

表8. 看了众多短视频后你有什么感受

5.2. 沉迷网络短视频影响学习积极性,影响学生身心健康

调查显示,在被调查的学生中,44.44%的学生表示自己在观看短视频时感觉不为了什么(表9),纯属打发时间。许多农村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多由爷爷奶奶陪伴长大,年龄差异使得学生和自己的爷爷奶奶的共同话语不是很多,抖音、快手等网络短视频通过2到3分钟以内的内容满足了当下快餐文化的需求,满足了大众性的文化需求,更填补了农村学生在学习之余无人陪伴的短暂精神空虚。通过观看网络短视频来填补内心的孤独感。而在消费这样的快餐文化的时候,小学生很少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自我约束能力,无节制的观看网络短视频也使小学生的学习收到了很大的影响,此次调查中有66.67%的学生表示因观看网络短视频浪费了很多的时间,55.56%的学生表示因为观看网络短视频学习成绩有所下降(表9)。抖音、快手等平台中的网络短视频的时间是在15秒左右,以其内容富有吸引力、传播模式碎片化等特点受到广大用户的喜爱 [4],小学生的自制力有限,在观看短视频时不能有效的掌握时间。观看网络短视频也使得小学生不能集中时间和精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其次,抖音视频的内容参差不齐,有些甚至是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被过度消费的快餐文化使得有些抖音用户为了获得更多的点赞量和关注度,发布一些危害社会发展、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视频,而价值观正处于塑造期的小学生对于良莠不齐的网络短视频不能进行准确的辨别,这极大的影响了他们的价值观发展。

Table 9. How do you think the use of short video apps has affected your life

表9. 你觉得使用短视频APP对你的生活造成了什么影响

6. 面对网络短视频对小学生的不良影响的解决措施

6.1. 家校合作,合理利用网络短视频;共同监督,引导其向良性方向发展

对学生的培养不是家长或学校单方面的责任,教师和家长要对学生进行正确的引导,不能一味的抵制学生观看网络短视频,进而对于新兴事物有一定的抵触情绪。在如今的大数据时代,网络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传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已不能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学生能够较早的接触网络信息技术发展给人们学习生活带来的便利,形成良性的网络信息观,不能“闻网色变”,一说到网络信息就想到黑客入侵、个人信息泄露、网络诈骗,而对于网络短视频,学校和家庭都可以通过他来宣传正能量的信息以及配合教学,合理利用网络短视频让农村学生通过网络短视频了解更多的知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课程资源包括课堂教学资源和课外学习资源 [5],网络资源便包括其中,学校教育中教师可以根据教学要求,合理恰当的插入一些网络短视频,让学生更直观生动的了解课文内容。例如在一年级上册《江南》这篇课文中,学生由于生活环境限制,无法理解“莲叶何田田”的意思,教学中插入相关视频学生便能直接理解诗句意思,更能够加深学生对诗歌的印象。而对于家长来说,网络短视频也是一个能拉近亲子关系的渠道,父母可通过网络短视频和孩子互动,了解孩子的喜好,进行合理有效的沟通,但与此同时,由于未成年人的身体正处于发育阶段,对于观看网络短视频的不良行为造成的驼背、近视等问题,家长也要进行监督。而对于网络短视频中的不良内容,家长和教师可以对其进行合理的评价,对于一些不良信息要批判、修正,对于正能量的视频要鼓励,引导未成年人正确价值观的培养。

6.2. 开展多样性的实践活动,丰富课外生活

对于语文课程资源的开发,《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指出,学校要有强烈的资源意识,认真分析本地和本校的特点,充分利用已有的资源,积极开发潜在资源 [5]。农村地区拥有多种多样的实践机会和条件,学校、家庭可以有效利用这些资源,开展多种多样的课外活动,培养亲子关系、师生关系,例如利用农村丰富的自然资源开展秋游、春游等课外活动,让学生更好的了解身边的景和物,更好的将课本知识和现实生活结合起来,提升自己的审美意识,更好的发现现实生活的美。除此之外,开展各种各样的时间活动也能减少未成年人对于手机短视频的沉迷程度,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

6.3. 加强网络安全教育,深化网络安全意识

调查显示,学校对于安全教育已经普及开来(表4),未成年人有一定的网络安全意识,但对于网络安全隐患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介绍。而对于观看网络短视频,学生对于网络短视频中内容的辨别意识较弱,对于网络主播的商业化宣传,短视频中的信息诱导等无法准确进行辨别,因此网络安全教育就显得尤为重要。通过网络安全教育,促使学生对于一些网络主播的不正当竞争而产生的欺诈性消费、网络短视频中不适宜未成年人观看的视频以及广告推送要坚决抵制,对于不法行为要坚决举报。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安全教育不仅包括电信诈骗,对个人信息的保护、网络信息内容的安全、信息传播安全等也要有足够的重视,让未成年人面对日益纷繁的网络信息有一定的判断能力,让网络安全意识外化于身,内化于形。

7. 结语

总而言之,碎片化的网络短视频给我们带来了身心的愉悦,让我们了解到了不同地方其他人的精彩生活,也记录着我们每一个平凡人不平凡的瞬间,但面对纷繁复杂的网络短视频,面对参差不齐的网络短视频文化,由于农村学生对于网络文化的了解程度不够,家庭和学校都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合理利用网络文化中的有利部分,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让网络短视频的合理运用能够帮助教师的课堂教学,加强家长与孩子的亲子关系:与此同时,家长和学校都应对学生进行合理有效的监督,而对于网络短视频中的不良内容,要坚决抵制,避免孩子在观看不良视频中形成歪曲的价值观;更重要的是要家校合作,强化学生的网络安全意识,让网络安全意识外化于身、内化于形。让网络短视频更好的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有利的影响。

基金项目

四川省首批卓越教师教育培养计划项目(川教厅办函[2016] 4号)乐山师范学院“四川农村中学语文卓越教师培养–卓越中学教师培养改革项目”。

文章引用: 王侍营 , 李先锋 (2020) 网络短视频对农村地区小学生的影响及应对措施——以九寨沟县黑河小学为例。 社会科学前沿, 9, 808-815. doi: 10.12677/ASS.2020.96113

参考文献

[1]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 2019-08-30.

[2] 侯亚丽. 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完整版) [EB/OL]. https://lmtw.com/mzw/content/detail/id/180878, 2020-01-06.

[3] 潘彩云, 徐萌晟. 2018年中国移动短视频行业发展概述[J]. 新闻爱好者, 2019(6): 31-35.

[4] 陈雪芳. 短视频APP的走红原因及发展探析——以“抖音”为例[J]. 视听, 2018(11): 136-137.

[5]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M]. 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2.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