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翻译理论视角下公示语翻译研究——以武汉市为例
A Study on the Translations of Public Signs at the Perspective of the Functionalist Translation Theory—Taking Wuhan City as an Example

作者: 周 淇 , 黄旭星 , 姚夏晶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湖北 武汉;

关键词: 功能翻译理论武汉市公示语翻译信息型和感染型文本Skopos Theory Wuhan City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Informative and Appellative Texts

摘要: 公示语作为在公共场所向公众传达信息的语言文字,在营造良好的国际语言环境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不少城市公示语的翻译却频频出现错译、漏译等问题,从而未能实现其应有的功能。具体而言,公示语文本所预期实现的功能主要有指示与告知、提醒与警告两大类,即信息功能和感染功能。据此,可将公示语文本根据其预期功能分为信息型和感染型两大类别。本文以功能翻译理论的目的原则、连贯原则及忠实原则为指导,结合武汉市公共场所公示语翻译的现状,针对上述信息型和感染型两种不同文本类别,详细阐释适用于城市公示语翻译的两条规范:译本需确保语言层面信息点的准确传达以及语用层面感染力的有效实现。

Abstract: As a language conveying information to the public, public signs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creating a favorable international language environment. However, errors and omissions are frequently seen in the translation works of urban public signs. As a consequence, those signs usually fail to fulfill their due functions. Generally speaking, public signs are mainly intended for information- providing, instructing and cautioning, from which the expected functions can be concluded as informational and appellative. Hereby, the texts of public signs can be respectively categorized as informational text or appellative text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functions.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Functionalist Translation Theory comprising skopos rule, coherence rule and fidelity rule, an analysis is made on the basis of the status quo in Wuhan City. And the norms applicable to the translation of the two types are concluded—that is, to ensure the accurate communication in language level as well as the appellative function in pragmatics.

1. 引言

在当前的经济全球化影响下,我国在文化、科技、经济等重多领域都取得了重大突破,越来越多的国外人士到中国进行经商、旅游等活动。作为中国的经济地理中心,九省通衢的武汉是外商投资中部城市的首选,也是华中地区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与此同时,武汉作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着力于构建国际化的都市语言环境和人文环境。公示语的翻译作为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不仅仅承载着指示、提示、限制等具体实用功能 [1],更代表着武汉乃至中国的人文环境建设和对外交流水平。翻译不恰当的公示语不但会给外国来访者带来诸多不便,甚至还会影响到城市和国家的形象以及对外交流和贸易往来等合作。及时发现、改正并完善存在问题的公示语翻译,能在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为外国来访者提供更为便捷的指引及帮助,也为武汉和中国的国际化形象的进一步提升做出有利贡献。

为了了解当前城市公示语翻译的现状,笔者曾于2019年6月至7月历时一个月对武汉市多处进行实地走访调研,广泛搜集了该市公示语翻译语料,其范围涵盖交通运输、商业服务、医疗卫生等多个基本民生领域。在收集到的公示语翻译语料中,存在问题的公示语翻译所占比例超过19%,主要可归纳为未能实现信息的有效传达以及译文的感染效果等两个方面。随着武汉的国际化进程不断推进和深入,其公示语的英文翻译亟待改善。因此,笔者拟以目的论为视角,探讨武汉城市公示语的翻译,并提出可供参考的翻译规范,以期加快武汉成为中国国际交往中心城市,并供其他城市借鉴。

2. 翻译目的论与公示语翻译

上世纪七十年代,德国功能翻译派代表人物汉斯·弗米尔(Hans J. Vermeer)提出功能翻译理论,其中心观点认为翻译过程中最主要的因素就是翻译行为的目的,即翻译的核心就在于实现一定情景中翻译活动的特定目的和功能。细化地说,功能目的论包含三大原则:即目的性原则、连贯性原则和忠实性原则。目的性原则是指翻译行为取决于翻译目的,即结果决定方法;连贯性原则是指译文必须符合语内连贯的标准,言外之意就是译文必须能让受众者理解,并在目的语的交际环境和文化中有意义;忠实性原则是指原文与译文之间存在语际连贯,即译文尽可能地忠实于原文 [2]。在三大法则之间,忠实性原则从属于连贯性原则,同时这两大原则有最终取决于目的性原则 [3]。

本文的研究对象为城市公示语的翻译,其属于实用类文本,带有明确的态度、意图和目的,在翻译时需最大限度地传递准确信息,让受众者可以一目了然地理解其含义。同时,译文还需考虑译语受众的阅读习惯及文化背景,将中西方文化差异考虑在内。因此在公示语翻译中,衡量其翻译质量的最根本标准就是考量目标语的受众是否能够从译文中获取到准确有效的信息从而实现预期的功能。基于此,本文以目的论为指导,以期得出适用于城市公示语翻译的规范。

3. 公示语翻译规范

在公共场所,有些公示语发挥着指示、告知的作用,主要体现的是公示语的信息功能;有些公示语发挥着提醒、警告的作用,主要体现的公示语的是感染功能 [4]。由此见来,不同类型的文本所预期实现的功能不尽相同。因此,本文选取武汉市内武汉火车站、关山大道以及光谷区域的公示语翻译语料进行探究,以功能翻译理论的三个原则为指导,针对不同文本类型公示语翻译中出现的错误,阐释适用于城市公示语翻译的规范。

3.1. 确保信息的有效传达

信息型公示语的主功能是通过指示的信息为公众的工作和生活提供必要的、有用的信息服务,核心是文本的信息内容,翻译的目的就是传达准确的公示语信息 [4]。功能翻译理论的三条原则能够为信息的有效传达提供有力的保证。

例1:

中文:现代有轨电车

英文:Xiandai Yougui Dianche

在功能翻译理论视角下,造成这一错误翻译的原因是译者没有遵循功能翻译理论的目的原则而导致的。此处中文下的标注既无拼音中的韵母声调,又不符合汉语拼音书写的空格规范,并出现于公共交通场所,根据其职能即可判断应属于英文翻译范畴,而非拼音注释范畴。“拼音翻译”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有学者明确指出汉语拼音的音译是有一定使用范围的, 它适用于具有中国历史、地理、人文等特点的汉语固有词汇 [5]。那么对于“现代有轨电车”这一普通实用词汇来说,采用“拼音翻译”的方法是不妥帖的,并对城市的人文水平带来了不利的影响。在此情况下,“拼音翻译”使译文丧失了其本该传达给外国受众的全部有效信息。目的论指明其目的原则是要求翻译的目的决定翻译的方法。在翻译方法的选择上,目的原则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信息的有效传达。

例2:

中文:便民服务中心

英文:Convenience Service Center

“便民服务中心”的公示语标识牌位于武汉火车站前广场中央。对于熟悉汉语的英语习得者而言,“便民”“服务”“中心”每一个词组的意思都用一个对应的英文名词表达出来了,故他们能够理解到这种中式翻译背后所要传达的信息点。在此类情况下,此公示语翻译即发挥了其作用,为到站的旅客提供便利和帮助。但经过资料查证,我们发现,在英语国家或地区,“Convenience Center”的含义是“The place where residents can drop off garbage and recyclables at no charge, or an open shopping center with several stores offering daily necessities”,即所指的是英语国家或地区的免费垃圾场或售卖日常生活用品的露天购物中心。而位于武汉火车站前广场中央的“便民服务中心”,其主要职能是为旅客提供咨询帮助、接受民众反馈及意见。如此看来,外国受众从此公示语翻译中所接受到的信息就与源语所想表达的信息大相径庭。

译者对源语的“逐字翻译”违背了连贯原则。功能翻译理论中的连贯原则要求译文必须合乎语内连贯的标准,能够考虑目标语受众的不同文化背景和交际需求,始终以受众为目标导向并按照其期待的方式发挥作用。而在这句翻译中仅仅实现了中英文词汇层面的对等,却因没有遵循连贯原则使受众无法从译文中快速获取到准确的信息。

例3:

中文:检票口

英文:Check In

在武汉火车站,“检票口”被翻译为“Check In”,而这个词组的确切含义是“登记入住酒店”或“办理登机手续”。在此公示语翻译中,译者没有遵循功能翻译理论中的忠实原则,导致译文较原文存在语义偏差,翻译的信息性功能有所缺失。德国功能翻译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克里斯蒂安·诺德(Christiane Nord)提出,忠实原则更加关注文本之间的关系,而这个关系通常被认为是一种镜像关系,即译文与原文是否对等 [6]。即忠实原则表明,译文需尽可能在语内和语际两个层面忠实于原文,那么语内的信息含义忠实于原文是忠实的最低要求。“检票口”对应的正确英文表达应该是“Ticket Barrier”。

3.2. 实现译文的感染效果

感染型公示语的主功能是通过文本承载的信息来感染读者;其核心是文本的感染功能,翻译的目的是劝说接受者按照文本的提示、限制或强制性求去行动达到预期的交际效果 [4]。要想实现对应源语文本的感染性功能,首先要保证基础信息的正确表达,再通过对译文文本的加工处理达到其感染效果。

例4:

中文:五心服务台

英文:INFORMATION

此公示语翻译位于武汉站进站口服务台。首先,它违背了目的原则。鉴于中文文本中的“五心”二字,该文本已经不仅仅是传达基本信息的信息型文本,而是具有修辞美学的感染型文本。换言之,此处文本功能不再是单纯地为旅客提供实用的指示信息,还意图向公众展示站内工作人员热情温暖的服务态度和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译者未能从中文里精确地辨识出此处公示语的文本类型以及功能目的,因而造成了信息背后感染功能的缺失。

再者,这里还违背了功能翻译理论的忠实原则,火车站中“服务台”的作用不仅仅局限于“信息问讯”,它还包括一些其他的便民服务。故此处仅仅用“INFORMATION”一词并没有做到源语与译语的含义对等,是极为不妥的。

例5:

中文:请紧握扶梯

英文:Please hold

此标识位于光谷区域的某处手扶电梯,旨在通过公示语文本提醒行人在搭乘电梯时注意安全,同时期待英文受众能够按照文本做出相应的行为反应,故属于感染型文本。这里“请紧握扶梯”被翻译为“Please hold”,而省略了动作的宾语“the handrail”。而动词“hold”作不及物动词时,表达的是“坚持”的意思,与“紧握”之意大相径庭。如此一来,文本的感染效果大大减小。

此处“漏译”现象造成的信息缺失或错误源于对忠实原则的违背。对于具有感染型的文本信息,保证含义的准确到位是诱出所期望的受众反应之基础 [7]。倘若译文连源语中提示、限制、警示的对象行为都无法表示清楚,公示语应有的感染性功能也就大打折扣。

例6:

中文:水深危险

英文:Water depth risk

此公示语标识出现在武汉火车站广场中心湖旁,意在发挥感染效果,警示行人需注意自身安全。而译者在进行本句的译写工作时违背了连贯原则,导致公示语的警示性功能无法体现。生硬的逐字翻译缺少目标语语法结构的支撑,仅是词汇层面的堆砌,使英文译本缺失了可读性和感染性。根据《公共服务领域英文译写规范》,为起到警示性作用,此处应该言简意赅、简短有力地译为“WARNING // Deep Water”(“//”表示应当换行) [8]。巧妙借用英文当中的大小写,能够更加直观地强调情绪,警醒受众。

4. 结语

综上所述,功能翻译理论为实现公示语信息在语言层面的有效传达和语用层面的感染效果提供了重要的翻译思路。对于信息型文本,功能翻译理论中的首要原则“目的原则”为翻译方法的选取提供了有力参考;连贯原则和忠实原则则能确保核心信息的准确有效表达。对于感染型文本,目的原则要求译者在开展翻译工作前精确辨析不同场合下公示语的不同目的,以便完全达到公示语翻译在语言及语用层面的功能效果;在感染型文本中,实现良好的感染效果仍要依赖于正确的文本信息,而连贯原则能为此做出有效保障;忠实原则可确保语内信息含义以及语际感染效果对源语的忠实。功能翻译理论下的三条原则能有力提高翻译的准确性和有效性,助力城市公示语翻译的面貌改善,从而营造出良好的国际化双语环境,实现城市美好形象建设。

基金项目

本文为“湖北省高校学生工作精品班主任工作项目”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19XGJPB3009)。

NOTES

*通讯作者。

文章引用: 周 淇 , 黄旭星 , 姚夏晶 (2020) 功能翻译理论视角下公示语翻译研究——以武汉市为例。 现代语言学, 8, 322-326. doi: 10.12677/ML.2020.83043

参考文献

[1] 吕和发. 公示语的汉英翻译[J]. 中国科技翻译, 2004(1): 38-40+64.

[2] Nord, C. 译有所为——功能翻译理论阐释[M]. 张美芳, 王克非, 译.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5: 41-42.

[3] 冯家佳. 目的论视角下的美剧字幕翻译[J]. 柳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2, 12(5): 51-54.

[4] 刘迎春, 王海燕. 基于文本类型理论的公示语翻译研究[J]. 中国翻译, 2012, 33(6): 89-92.

[5] 王爱. 汉语固有词汇的拼音化翻译策略[J]. 黄冈师范学院学报, 2014, 34(1): 105-109.

[6] 田璐, 赵军峰. 新世纪的功能翻译理论——克里斯蒂安•诺德教授访谈录[J]. 中国翻译, 2018, 39(4): 86-90.

[7] 覃慧. 文本类型理论下的企业简介翻译研究——以中国东盟博览会参展广西企业为例[J]. 海外英语, 2014(7): 157-160.

[8] GB/T 30240.1-2013. 公共服务领域英文译写规范. 第1部分: 通则[S].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