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西北农村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调查
A Survey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Rural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in Northwest Guangxi

作者: 覃雪儿 , 孟 鲁 :河池学院,教师教育学院,广西 河池;

关键词: 桂西北农村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Northwest Guangxi Rural Areas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Subjective Well-Being

摘要:
目的:了解桂西北农村地区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方法:采用由个人基本资料、生活满意度量表(SWLS)、情感平衡量表(PANAS)组成的调查问卷对桂西北农村地区随机抽取的194名小学教师进行调查。结果:1) 不同年龄阶段的小学教师在主观幸福感上存在显著差异(P < 0.001)。2) 不同教龄的小学教师在主观幸福感上存在显著差异(P < 0.05)。3) 已婚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未婚教师(P < 0.05)。4) 不同月收入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差异显著(P < 0.01)。结论:桂西北农村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偏低,年龄、婚姻状况、教龄、月收入可以影响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

Abstract: 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in rural areas of Northwest Guangxi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Methods: 194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randomly selected from rural areas of Northwest Guangxi were investigated by using a questionnaire consisting of personal basic data, SWLS, and PANAS. Results: 1) There we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subjective well-being among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of different ages (P < 0.001). 2)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subjective well-being among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of different teaching ages (P < 0.05). 3) The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married teachers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unmarried teachers (P < 0.05). 4) The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with different monthly income was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P < 0.01). Conclusion: The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rural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in Northwest Guangxi is low. Age, marital status, teaching age, and monthly income can affect the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1. 引言

Bradburn (1969)认为主观幸福感和个体体验到的积极、消极情绪有关,当积极情绪多于消极情绪时个体就会体验到主观幸福感,并编制了情感平衡量表用来测量个体体验到的情绪状态 [1]。Diener (1984)认为主观幸福感是个体根据自身标准对其生活质量做出的整体性评估 [2],并编制了生活满意度量表用来测量主观幸福感中的认知成分 [3]。主观幸福感是由生活满意度和情感状态共同构成的,这一观点早已被广泛接受。在国内生活满意度量表和情感平衡量表被广泛用来调查各类人群的主观幸福指数。小学教师是我国义务教育的重要参与者,是小学生成长的启蒙者和指引者,承担着教书育人的使命,研究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现状是很有必要的。

主观幸福感和个体心理健康有紧密的正相关关系 [4],由于小学生具有很强的向师性和可塑性,小学教师的人格特点和心理健康状况对于学生的成长难免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这样看来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不仅关系到教师自身的心理健康,还关系到小学的教育教学质量和小学生的健康成长。农村地区的教育资源和生活水平一般不及城镇地区,研究显示农村小学教师比城镇教师面临更多的精神压力,总体心理健康水平低于城镇教师 [5]。国内已有许多研究者对农村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指数和影响因素进行了调查,但是这些研究所调查的教师人群呈现出明显的地域性,因而研究结果并不完全一致。本研究立足于桂西北地区,对桂西北农村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现状及其影响因素进行调查,希望能为本地区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提升提供一定的参考。

2. 方法

2.1. 研究对象

本研究从河池市农村地区抽取了200名小学教师作为调查对象,收回有效问卷194份,有效回收率97%。被试基本构成情况见表1

Table 1. Basic composition of subjects

表1. 被试基本构成情况

2.2. 研究工具

2.2.1. 个人基本资料问卷

根据本研究的需要,个人基本资料包括:性别、年龄、教龄、是否已婚、是否班主任、所教年级、月收入情况。

2.2.2. 主观幸福感量表

本次调查所采用的主观幸福感量表包括《生活满意度量表》和《情感平衡量表》。

1) 生活满意度量表(SWLS)

该量表由Diener、Emmons (1985)等人编制,包括5个题目,要求被试对其目前生活的满意度及理想生活的接近程度进行等级评价 [3]。该量表采用7点评分,内部一致性信度较高。在本研究中该量表Cronbach a系数为0.88。

2) 情感平衡量表(PANAS)

情感平衡量表由Bradburn (1969)编制,包括10个题目,其10个项目是一系列描述“过去几周”感受的是非题 [6]。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在本研究中该量表Cronbach a系数为0.84。

2.3. 数据的分析处理

对收回的有效问卷使用SPSS22.0进行数据录入和统计分析。

3. 结果

3.1. 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现状描述

在本研究中,采用生活满意度得分加上情感平衡量表得分来表示被试的主观幸福感。从表2可知,小学教师的生活满意度均值为17.87,根据原量表分数段的划分,总分在15~19分之间,表示对生活不太满意。情感平衡得分为5.65,小学教师的正向情感略微多于负向情感。主观幸福感得分均值为23.52,低于量表得分中间值(25分),从总体上看,本次调查中农村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处于中等偏下水平。

Table 2.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表2. 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描述性统计

3.2. 不同性别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对男性和女性教师的主观幸福感得分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见表3。从检验结果来看,男性和女性小学教师在主观幸福感上不存在显著差异。

Table 3.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of different genders

表3. 不同性别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3.3. 不同年龄阶段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对不同年龄阶段的被试得分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从表4可知,不同年龄阶段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差异极其显著(P < 0.001)。事后比较发现,46岁以上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其他各年龄阶段(P < 0.05)。

Table 4.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at different ages

表4. 不同年龄阶段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3.4. 不同教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表5可知,不同教龄的小学教师在主观幸福感上存在显著差异(P < 0.05)。事后比较显示,21年以上组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0~1年组和2~5年组(P < 0.05)。

Table 5.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of different teaching ages

表5. 不同教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3.5. 已婚和未婚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本研究将小学教师分为已婚和未婚两组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从表6的检验结果来看,已婚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未婚教师(P < 0.05)。

Table 6.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between married and unmarried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表6. 已婚和未婚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3.6. 不同学历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本研究把小学教师按照学历分为五组:初中及以下,高中或中专,大专,本科,本科以上。对不同学历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得分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从表7可知,不同学历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没有显著差异。

3.7. 不同任教年级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本研究把小学教师按照任教年级分为四组:低年级,中年级,高年级,混合。对不同任教年级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见表8,不同任教年级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并无显著差异。

Table 7.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subjects with different education background

表7. 不同学历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Table 8.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of different grades

表8. 不同任教年级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3.8. 班主任与非班主任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本研究把小学教师分成班主任组和非班主任组,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从表9可知,两组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并无显著差异。

Table 9.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between head teachers and non head teachers

表9. 班主任与非班主任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比较

3.9. 不同月收入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表10可知,不同月收入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差异(P < 0.01)。事后比较显示,月收入为5000~6000元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月收入为4000~5000元、3000~4000元、2000~3000元的小学教师(P < 0.05)。

Table 10. 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with different monthly income

表10. 不同月收入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的比较

4. 讨论

4.1. 桂西北农村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现状

表2可知,从总体上看桂西北农村地区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处于中等偏下水平。本研究比较了被试在一些因素上的主观幸福感差异,但对总体得分偏低的原因没有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结合桂西北地区农村小学教师的实际情况,收入和职业压力或许是造成幸福感偏低的重要原因。研究显示,经济状况对个体的幸福感有显著影响,经济水平低的人群幸福感也低 [7]。职业压力越大,个体体验到的主观幸福感越低 [8]。

4.2. 年龄因素

有研究显示年龄能够对个体的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但研究结果并不一致 [9]。年龄能够对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可能跟与年龄有关的一些协变量有关,这值得进一步研究。年龄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可能有以下原因。首先,一般而言随着年龄增长生活压力越来越小,教师的收入随着工作年限和职称的提升在逐渐提高。其次,工作越来越熟练。有的小学教师已经工作几十年,从一名新手教师逐渐成为了一名专家型教师,他们在工作方面已经是得心应手,因而心理上体验到的工作压力相比年轻人更小。再者,他们的人生态度更加平和。人的阅历和智慧随着年龄增长逐渐增长,能够平和的生活或许就能体验到更多正向情感。相比而言,26~35岁的小学教师应该是生活压力最大的阶段,因此本阶段的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低于46岁以上组也是情理之中。18~25岁的小学教师刚刚投入工作,他们面临的困扰往往来自工作中,比如教学、班级管理、人际交往等。甚至有些新手教师刚刚开始工作却发现工作的实际情况与自己理想中相去甚远,因此这个阶段教师主观幸福感是最低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4.3. 教龄因素

教龄对幸福感造成的影响与年龄因素是相似的,但教龄与年龄又不完全相同,因此本研究在年龄因素外又考察了教龄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教龄21年以上的教师拥有丰富的教学经验,甚至已经成为专家型教师,在工作中取得了一些成就,对自己职业的认同感也相对较强。而0~1年的小学教师刚刚开始工作,属于新手教师,在工作上还不能得心应手,甚至还面临环境的适应问题,体验到的负向情感自然就多。2~5年工作经验的教师已从新手教师逐渐成长起来,能够胜任工作,但仍面临一些工作压力。所以这两组的主观幸福感较低。

4.4. 婚姻状况因素

已婚教师和未婚教师在主观幸福感上存在显著差异,已婚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未婚教师的主观幸福感。这与倪林英的调查结果一致,倪林英认为已婚教师明显比未婚教师更会对自己的情感和行为进行控制,这可能与他们的阅历、结婚后承担的责任有关 [10]。此外已婚教师遇事有配偶和儿女的支持,来自家人的支持也会增加幸福感,研究显示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正相关 [11]。

4.5. 月收入因素

月收入会对教师的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这与倪林英、杨勇波的调查结果一致 [10]。对于收入水平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已经有很多学者研究过,不同的研究得出的结论也有一定的差异。目前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收入与主观幸福感是正相关关系;另一种则认为主观幸福感并没有随着收入的提高而提高。本次调查中5000~6000元组的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收入较低的三个组,但6000元以上组的主观幸福感并没有比5000~6000元组的高。有研究者认为当收入提高到一定程度后,主观幸福感并不会随着收入的提高而提高 [12]。因此,收入与主观幸福感并不是单纯的正相关关系,当基本的物质条件得到满足后,经济条件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就开始减少。

5. 结论

1) 桂西北农村地区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总体偏低。

2) 农村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随着年龄增加逐渐提高。

3) 不同教龄的农村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不同,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4) 已婚农村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比未婚农村小学教师更高。

5) 收入水平会影响农村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

基金项目

河池学院教改项目“《小学生心理教育与辅导》课程改革的研究与实践——以河池学院为例(2017EA004)”。

文章引用: 覃雪儿 , 孟 鲁 (2020) 桂西北农村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调查。 社会科学前沿, 9, 373-380. doi: 10.12677/ASS.2020.93057

参考文献

[1] Bradburn, N.M. (1969) The Structure of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ldine, Chicago.
https://doi.org/10.1037/t10756-000

[2] Diener, E. (1984) Subjective Well-Being. Psychological Bulletin, 95, 542-575.
https://doi.org/10.1037/0033-2909.95.3.542

[3] Diener, E., Emmons, R.A., Larsen, R.J. and Griffin, S. (1985) The Satisfaction with Life Sca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49, 71-75.
https://doi.org/10.1207/s15327752jpa4901_13

[4] Zhu, Y., Gao, J., Nie, X., Dai, J. and Fu, H. (2019) Associa-tions of Individual Social Capital with Subjective Well-Being and Mental Health among Migrants: A Survey from Five Cities in China. International Health, 11, S64-S71.
https://doi.org/10.1093/inthealth/ihz041

[5] 韩金丽, 张桂青, 杨建霞, 张澜, 宋改敏. 西部地区农村与城市教师心理健康水平的比较[J]. 中国临床康复, 2006(34): 61-63.

[6] 汪向东, 王希林, 马弘. 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M]. 北京: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 1999: 307.

[7] 张爱莲, 黄希庭. 从国内有关研究看经济状况对个体幸福感的影响[J]. 心理科学进展, 2010(7): 46-50.

[8] 傅俏俏, 叶宝娟. 中小学教师职业压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J]. 集美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6): 10-14.

[9] 刘皓宇, 王玮, 徐霞振, 张笑笑, 宫火良. 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因素研究综述[J]. 科教导刊, 2017(14): 188-190.

[10] 倪林英. 小学教师的主观幸福感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 2006, 27(1): 16-17.

[11] 宋佳萌, 范会勇. 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关系的元分析[J]. 心理科学进展, 2013, 21(8): 1357-1370.

[12] 段建华. 主观幸福感概述[J]. 心理学动态, 1996(1): 46-47.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