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方言现状与保护策略——以晋语并州片古交话为例
The Status Quo and Protection Measures of Chinese Dialects—A Case Study of Gujiao Dialect in Binzhou, Jin Language

作者: 武 蔚 :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山西 太原;

关键词: 汉语方言现状濒危性成因保护措施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Chinese Dialects Endangered Genesis Protective Measures

摘要:
丰富性和濒危性是我国汉语方言的两大特性。本文以晋语并州片古交话为例,描述我国当前汉语方言普遍使用状况,分析导致方言濒危现状的内外因素,由此提出对方言保护与传承的策略,这对大力推进语言资源的保护、传承具有积极意义。

Abstract: Richness and endangered are two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dialects in China. Taking the ancient Jiaohua dialect in Binzhou, Jin language 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general use of Chinese dialects in China, analyzes the internal and external factors leading to the endangered status of dialects, and puts forward strategies for the protection and inheritance of dialects, which is of positive significance for vigorously promoting the protection and inheritance of language re-sources.

1. 引言

我国广阔的疆域上分布有56个民族,语言种类丰富多样。目前在中国已经识别并在使用的语言有 130多种,涵盖汉藏、阿尔泰、南岛、南亚和印欧五大语系 [1]。即便是同一民族使用的同一语言其内部也存在很大差异。汉族语言内部有十大方言,即北方官话、吴语、徽语、湘语、赣语、客家语、粤语、闽语、晋语、平话。汉语方言还可进一步细分为97个方言片,101个方言小片,方言小片下还有不计其数的方言土语 [1]。笔者家乡古交话属于晋语核心区并州片众多方言土语之一。虽然我国方言资源丰富繁杂,但是受各种因素影响,我国方言资源濒危性的特点日渐显著。濒危性是指随着城镇化的高速发展和普通话的全面普及,我国许多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处于濒危状态。因此,如何保护方言,如何传承方言背后所承载的深厚文化成为当前语言工作者密切关注的话题。

2. 汉语方言的普遍使用状况

方言具有使用地域局限性,方言区之间、方言区内部之间都存在很大差异,所以不同方言使用者若用方言进行交际会出现相互之间无法沟通理解的情况。为了解决人们交流沟通困难的问题,促进社会的和谐统一,我国从1956年起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推广普通话。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普通话已在语言生活中占据主导地位。据相关数据统计,我国普通话普及率已达73%,预计到2020年,普通话普及率将达到80% [2]。由此可知,我国方言使用率不到30%,对一个人口资源大国来说意味着方言使用者的人数比重极小。随着普通话普及率的不断提高,普通话在语言文字工作规范的示范领域已经成为主要的交际工具。笔者对古交市128位00后的中小学生语言生活状况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具体如下(见表1):

Table 1. Language life table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in Gujiao city

表1. 古交市中小学生语言生活状况表

通过表1可以发现,青少年儿童学生在学校、超市、集贸市场、商场使用普通话的比例均高达95%以上,古交话使用率极低,分别为1.56%,2.34%,5.47%,3.91%。学生只有在家里说古交话,比例为31.37%。此情况表明,当地的青少年儿童学生在公共场所已将普通话作为最主要的交际工具。在公共领域,传统古交话的交际功能已明显减弱,其强势地位已被动摇。另外,学生在极具生活化特征的集贸市场使用古交话的比例高于其它几个现代化特征显著的公共场所,这从侧面说明古交话是生活用语随性亲切,普通话是官方用语正式高端。县镇区域是汉语方言发展保存的主要土壤,可该调查结果显示古交市00后学生在公共场所领域方言的平均使用率仅为3.32%,可见方言在县镇尤其是青少年儿童中的消亡速度明显加快。以上所有数据证实,方言的使用人数减少,使用范围缩小,使用频率下降,生存环境恶劣已经成为我国汉语方言的普遍现状。

3. 汉语方言现状成因

汉语方言和普通话处于共存状态,但是普通话是强势语言,而方言逐渐处于弱势地位。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二者“此消彼长”,根据分析主要是由内外两方面因素造成的。

3.1. 外因

3.1.1. 城镇化的飞速发展

2018年末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城镇人口比重)为59.58%,比2017年末提高1.06个百分点 [3]。古交市2015年年末全市总人口21.18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5.59万人,乡村人口5.59万人,城镇化率为73.629% [4]。据统计,截至1987年古交有自然村409个 [5],目前有353个自然村 [6],30年消失56个村子,一年平均消失2个自然村。

由以上数据可知,古交市的城镇化发展迅速,甚至比全国城镇化率高出14%,自然村落逐渐消亡、农村人口仅为全市人口的四分之一。城镇化是国家统筹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政策,力度大,强度大,直接结果就是城镇区域扩大,农村消失。又因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更加完备,所以进城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增加。农村是汉语方言生存的主要土壤,中国农村发生的巨变推翻了汉语方言赖以生存的条件,由此将导致汉语方言根本性的濒危和衰亡。以本人老家(山西太原古交市河口镇艾岩村)为例,曾经艾岩村是个约300个人的村庄,现如今只剩下5户9口人,平均年龄在70岁以上。至于和艾岩村毗邻的长里村和鱼龙角村早已空无一人。这些村落的居民都已相继搬到生产生活条件更完备的河口镇、古交市甚至省会太原市。以上表明,农村人口离开自身方言使用聚集地而转向城市,失去了使用方言的环境,为方便沟通交流,普通话或强势方言的使用频率提高,自身方言的使用率降低。

3.1.2. 普通话的推广普及

语言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进步需要民族共同语的普及。自建国起,我国大力开展普通话普及工作,出台大量相关文件、法律法规、方针政策,使普通话的普及工作依法化、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深入人心,效果显著。近年来,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消除因语言不通而无法脱贫的情况,国家加大力度实施语言普及攻坚工程,以县域的普及工作为重点,普及率已达50%以上的县域的工作在2020年年底之前实现这些县域的大部分普及率达到70%以上,其中城市地区达到80%以上;普及率在75%~79.9%的县域争取于2018年年底之前提高到80% [7]。县域普通话的极高普及率,意味着说普通话的人数频率场所增加,说方言的减少。国家政策是政府部门工作的重要指南,法律法规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保障。这种高强度大力度“自上而下”的普通话推广工作,极大提高了人们使用普通话的自觉性,降低了方言的使用频率。因此。普通话的推广普及成为方言消亡的主要因素。

3.2. 内因

3.2.1. 家庭环境的转变——“方言代际替换”

家庭内部的语言使用环境是孩子语言习得结果最直接的影响因素。在未来20至30年间,传统方言文化将面临“代际替换式”消亡的风险,即新一代的城镇化居民只学习或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或所在城镇的主要语言或方言,放弃使用或传承原居住乡村的语言或方言 [1]。笔者对居住在家乡矿区的高中同学进行采访,结果表明由于当年国家建设需要,爷爷奶奶从母语区(湖南衡阳)迁入外地(古交),爸爸自幼在非母语区(古交)长大,继而与居住地(古交)临近(柳林)的妈妈结婚。父母都来自不同的方言区,且长期生活在第三方城市(古交),与孩子交流只使用普通话不使用方言。出生在此家庭环境的孩子,语言习得从始至今皆为普通话,会讲父亲一方或母亲一方方言的几率微乎其微。因此,家庭生活语言内部环境的缺失成为方言代际相传的阻碍因素。

3.2.2. 方言使用者的语言意识的转变

孩子的语言习得和语言实践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父母的语言意识,二是孩子自家庭内部的语言意识。为详细了解古交市父母和孩子的语言意识对孩子语言实践的影响,笔者对174个孩子为中小学生的家庭进行了语言使用情况问卷调查,调查数据如下(见表2~5):文中的图片应确保内容清晰。

Table 2. Parents language awareness table

表2. 父母语言意识情况表

Table 3. Parents language practice table

表3. 父母语言实践情况表

Table 4. Kids language awareness table

表4. 孩子语言意识情况表

Table 5. Kids language practice table

表5. 孩子语言实践情况表

表5显示,90.23%的父母极其认同普通话,更建议孩子说普通话而不是方言,主要原因是方便沟通“走遍天下都不怕”,而经常使用方言会影响孩子普通话的发音,最重要的是无法与别人沟通。显然,父母主要是从语言的交际功能思考的。调查结果还显示,虽然有66.1%的家长会说方言,但是孩子会说方言的仅有25.86%。54.91%的孩子认为方言不好听,说方言会被嘲笑所以选择不说方言;“孩子为什么不会说方言”,除34.1%的家长不会说方言只会说普通话外,有48.55%的家长没教孩子说,还有15%的孩子因为别人听不懂不愿意说。从孩子的角度看,他们是否会说方言有82%是由父母的代际传递决定的,还有15%是自身的选择。以上结果表明,孩子的语言选择由两方面的因素决定,一是父母的语言意识,二是孩子自己的语言态度。父母从方便沟通出发,会更建议孩子使用更优的语言,所以他们更建议孩子使用普通话。作为家庭内部方言代际相传的主要纽带,父母不会说方言,与孩子交流不说方言,久而久之,孩子语言习得的便是普通话而不是方言。对孩子自身而言,说方言会让别人嘲笑自己,也无法与他人进行沟通,因此方言的交际功能减弱,长此以往,孩子只会选择说普通话而不说方言。

3.2.3. 方言系统的变化

古交话发展与官话发展不同步,以前通讯媒体不发达,方言语音演变主要是由于自身演变规律造成的,现在社交媒体空前发达,方言的演变受普通话或强势方言影响也不少。以本人家乡古交为例,古交话发展至今,语言特征逐渐消失,比如古交话有入声且分阴阳,尖团分读等等,而现代年轻人发音简化,入声不分阴阳,尖团合流,只有未离开过古交的当地老人和中年人能说一口老派地道古交话,这是方言自身发展演变规律导致的。古交话的“听”字,读音应为[],由于受普通话的影响,声母变成了与普通话“听”字相同的“th”,读音为[thi33]或[]。古交使用的语言有古交话、普通话和少数娄烦话、静乐话。由于受到强势语言普通话的影响,长期在外求学的学生,在学校几乎每天都用普通话,所以当回到家乡与父母亲戚、同学朋友交流时,遇到一些需要更高的人文情感专业词汇表达时,往往都会用普通话词汇并且使用普通话语音说出来。比如说“要拼尽全力去做好一件事”,我们会说“做事情要竭尽全力”。近年来与父母交流发现一个有趣现象,父母觉得普通话比古交话好听,于是在快手录小视频、和孩子交流、发朋友圈视频时会使用普通话,尽管这种普通话带着浓重的古交味,他们称之为“古交普通话”。父母还觉得娄烦话和静乐话有趣,平时说话偶尔还会使用这两种方言词汇,比如“灰鬼”“家在山上生的”。由上可知,方言越来越不纯正、不地道,方言的发音、词汇的选择越来越向普通话靠拢,方言没有了方言味,可想而知,方言未来会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

3.2.4. 方言文化功能减弱

方言不仅仅是一个由语音、词汇、语法组成的符号系统,也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工具,它的背后还承载着丰富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现象及意义,蕴含了一方水土之下一方人民的深厚情怀。父亲总说“我要在古交待一辈子,我喜欢古交的山,喜欢古交的水,喜欢古交的熟山药圪起起[] (一种用蒸熟的土豆捣成泥状,和白面和到一起,搓成条状,最后蒸熟蘸西红柿酱吃的古交特色美食)。”可是近年来,大家都觉得古交土,古交话土,古交的各种习俗繁琐,什么都比不上大城市。亲朋好友都说“像你们外头呆久了的研究生将来肯定不回来哇,还是外头好,古交甚也没甚。”连这些祖辈都在古交生活的人们都觉得外面好,更不用说年轻一代人。由此可知,古交话所承载的特色文化、当地百姓的归属感认同感已渐渐消失,不久的将来人们说古交话的意向性会逐渐为零。

4. 保护汉语方言的措施

方言丰富了世界语言的多样性,它所承载的地域文化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都在面临方言濒危化的现实,所以,对方言的保护应该引起高度重视。以古交话为例,本文认为应从政府部门、学术界、社会民众、新媒体四个方面加强方言保护工作。

4.1. 政府的政策规划

国家政策是政府部门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就汉语方言保护而言,有效的语言政策是改善和缓解语言现状的重要手段。从目前来看,国家逐渐重视方言保护,已出台了一些政策和举措。2011年1月20日,刘延东国务委员在纪念《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颁布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首次提及方言的“使用价值”,方言将“长期存在”,应对方言“开发应用”。2011年10月18日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报告里提出“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 [8]。2012年12月发布的《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中明确指出了保护语言资源的具体举措。2015年,教育部、国家语委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所长乔全生教授作为山西汉语方言调查首席专家,带领他的团队,在2015年~2018年连续四年的调查中已完成57个方言调查点,为山西语保工程、中国语保工程做出极大贡献。截至2018年年底,工程的标志性成果《中国语言文化典藏》《中国濒危语言志》《中国语言资源集(分省)》陆续出版。2018年9月19日~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中国政府联合举办了首届世界语言资源保护大会,大会的成果文件《岳麓宣言》,是我国语言资源保护工作取得的重要标志性成果 [1]。2019年山西省将按照教育部制定的编写和出版规范总体要求,结合山西方言已有研究成果,出版《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山西省语言资源集》,收录我省80个点的方言资料,编写出版13卷 [9]。此外,古交市语言委员会应成为保护方言的主力军,配合山西语保调查专家及其相关人员,深入方言区进行调查,“因地制宜”,根据当地方言的实际情况情况制定并实施相关政策法规,如颁布施行《古交方言及文化保护法》,内容可包括对古交方言、古村落、古建筑(戏台、关帝庙、山神庙、娘娘庙等)、民间手工艺、红白文化等等。古交市语言委员会应设立古交方言调查监督中心监测该工作的进度、成效。政府应继续开展保护自然村落地工作,呼吁更多地民间力量积极组建村落保护公益性组织,保护方言赖以生存地土壤和环境。教育部门应大力呼吁高校语言学专业师生踊跃申请方言保护相关项目,并给予充足的经费支持,调动广大师生投入语保事业的积极性,为该事业贡献力量。政府大力推行双语政策,普及“语言平等”理念,以便普通话和方言在不同语域下各施所长。国家层面以普通话为主,省级双语兼用,县级及以下以方言为主,但也要会说普通话。既能与现代发展相协调,又能留住乡音。最重要的是将方言和文化相结合。以古交为例,政府部门应大力宣传古交方言背后所承载的方言文化,饮食文化如古交特色粗粮美食,“山药蛋系列”“莜面系列”“红面系列”“豆面系列”“炒面系列”“腌菜系列”等;婚俗文化如吉日选单数“三六九”,婚礼用品“平口子”“线胆儿”,男女双方腰上绑宽式彩带“腰缠万贯”等。通过宣传,让古交人民明白我们拥有独一无二的方言文化,从而点燃自豪感,满足感,自觉承担起传承古交方言文化的责任和义务,为保护方言文化贡献力量。

4.2. 学术界的支持

学术界对方言的发展状况是最敏锐、最关注的,他们有专业的知识储备、系统的研究方法、强烈的历史使命感。近十年来,许多学者通过各种努力逐渐引起了政府对方言保护的重视和社会大众的关心。所以方言保护离不开学者们的支持和努力。

首先要依靠专家团队,强化过程指导。当前形势下,专家学者们应加大汉语方言的全面调查、保存力度,尽全力记录、保存方言的真实面貌,积极响应并参加到语言保护的工程项目中,例如,“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中国濒危语言志》编纂,地方语言资源集试点编制 [10]。各方言调查地需聘请富有经验的方言专家担任首席专家,或组织多名专家组成专家组,在各个环节尊重并采纳专家的意见,充分依靠专家加强过程监督和指导。其次,重视技术规范,加大培训力度 [11]。各大高校应重视培训该专业学生的学科技能,重视技术规范,加大培训力度比如记音方法、音标符号的正确书写,方言调查的注意事项,学习摄影、录音、后期剪辑等现代技术手段来记录保存方言,同时要将人类学、民俗学等相关学科的知识去运用到方言调查实践中去,各专业相互配合,使方言工作更加全面透彻完善。此外还应对发音人进行国家语言文字法律法规培训,让发音人学习领会方言调查的相关规范和调查材料,提高调查效率,促进相关方言新发现。最后,鼓励即将步入大学、研究生的学生们,尤其是来自古交的学生们,选择方言学专业,为古交方言保护、全国方言保护的组织提供源源不断的专业人员和新鲜血液。

4.3. 社会大众的自觉自救

辩证唯物论认为,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作用,正确的意识,能够指导人们有效地开展实践活动。语言的使用者是社会大众,语言保护的主体也应当是社会大众 [12]。“自下而上”的力量是无限的,只有当语言使用者产生方言濒危意识,才能够自觉地抢救保护汉语方言、传承方言文化。为此,县镇语言工作者应定期组织各村部书记举办方言学习交流会,以推广普通话的意义和方言存在的重要性为主题,村部再将每次交流会的中心思想下达到村民,让大众明白依法推广普通话是为了克服交际障碍,方便沟通和交流,而不是歧视、禁止方言 [13],并宣传方言的功能、濒危现状,方言缺失对方言使用者的危害,从理论教育层面提高社会群众的语保意识。其次,民间方言爱好者可与企业、政府合作每年举办古交话文化艺术大赛,大赛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语言类节目,具体可以包括古交话相声、小品、快板、绕口令等。第二部分为音乐类节目,包括歌曲类节目如古交山歌、民间小调;戏剧类节目如晋剧、道情、秧歌等;乐器类节目如唢呐独奏、二胡独奏、“八音会”、锣鼓等。第三部分为民俗类节目,包括面塑、剪纸、撕纸、刺绣等。大赛中间设立游戏环节,请观众上台参与古交民间游戏互动,如叼羊骨、结牛槽槽、老虎吃羊等;古交民俗知识问答抢答环节,如古交婚俗物品、活动有哪些,岁时节日(春节、清明、端午等)的民俗活动包括什么等,游戏和抢答最佳者予以奖励。大赛最后请专家评审评定后颁发特等、一等、二等、三等、优秀奖给参赛获奖者以兹鼓励。通过全民参与性的艺术大赛形式,从实践层面激发每位方言拥有者的当地文化创造性,积极参与到方言文化活动中,从而培养他们的文化自豪感,无形中自觉传承优秀方言文化。在外游子可通过建立同乡会、微信群营造说家乡方言的氛围,笔者本科就读的学校设有古交老乡会,建立了古交老乡微信群,同学们共同用古交话交流学习生活,增强了对家乡认同感和归属感。

4.4. 新媒体的积极宣传

当今社会何者影响力最大,新媒体网络必是当之无愧。新媒体的洪荒之势使“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真正成为现实。因此,方言保护可利用新媒体传向大众。微信、快手、抖音、微博视频、腾讯小视频等等各大app是时下最火使用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大的信息传递工具,此类app通过拍摄几秒为单位的短视频配以简短文字加以描述分享生活,深受广大年轻朋友甚至中老年人的喜爱。方言使用者可以结合热点时事通过拍摄有趣的方言短视频发表正当言论宣传方言及方言文化。例如,古交特产美食“油面儿”是当地人民逢年过节的必备食品。当地生产“油面儿”的个体户利用微信朋友圈,将其选材,制作过程,成品拍摄成小视频发布到朋友圈,扩大宣传,打通销路,为当地和身在外地的古交人带去了家乡的味道。古交市语委办可开办古交方言文化资源公众号,立足古交话,强调原创性和创意性,主要包括推文、论文和音视频三个板块。推文板块介绍与古交话资源内容相关的知识、信息(如有关古交各方面的小知识等),面向大众;论文板块面向学术人群,推送古交方言研究成果;图片影音板块利用直观形象的图片、音频和视频素材作品来传播方言资源(如元宵节古交各个乡镇的舞龙舞狮、秧歌、划旱船、背棍表演的图片、视频,红白喜事的“响工”演奏音视频等),吸引受众,以“润物细无声”的形式带入方言资源的保护信息。为增强互动性,可在每篇作品末设置“留言”、“赞赏”、“回复”等功能,了解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作品形式,可适当地有针对性地进行栏目修改。影视导演可通过拍摄以家乡社会为题材,家乡方言为使用语的电视剧、电影提高方言影响力。我国著名导演贾樟柯是山西吕梁汾阳人,他的电影里主角总使用山西方言、应用当地民俗文化,《小武》、《站台》、《山河故人》汾阳话,《任逍遥》大同话,《三峡好人》太原话,电影《山河故人》出现的文峰塔、汾阳地秧歌、盅盅肉都是当地民俗文化的代表。2019年5月9日首届吕梁文学季在汾阳贾家庄开幕。作家村、种子影院的建立代表着文学和电影在这里生根发芽,这些都是与贾樟柯的影响力分不开的。所以,来自不同方言区的导演在日后作品创作中能更广地采用家乡社会题材,使用地道方言,介绍特色民俗,展示方言文化的魅力,并由此激发使用和传承方言的兴趣,使方言文化走向大众走向世界。

5. 结语

濒危性是我国的汉语方言现状的主要特点。城镇化的飞速发展,普通话的推广普及,方言母语生存环境的改变,方言系统内部、自身功能的变化等内外因素导致方言逐渐消失,因此保护方言迫在眉睫。政府的政策规划、学术界的专业支持、民众的自觉自救、新媒体的宣传都是方言保护的重要途径。只有全社会共同努力创造国家通用语与汉语方言并存分用的语言环境,才能促进普通话和汉语方言的健康和谐发展。

附录

“平口子”:结婚男女双方都需准备的物品,上面绣以鸳鸯、双凤凰、双金鱼、一对新人等此类成双成对的事物和人。正式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有“抓富贵”环节,新人将抓到的现金(子女钱)装到“平口子”内,“子女钱”主要用于子孙后代。“平口子”要代代相传,不可转送给他人。

Figure 1. Pingkouzi

图1. 平口子

“腰缠万贯”:结婚新人双方必备品,是以五彩线和铜钱编成的带状物。结婚当日将其绑到新人腰上,寓意婚后生活不为金钱所困。

Figure 2. Tie myriads of strings of copper around the waist

图2. 腰缠万贯

“线胆儿”:该婚品用五彩线缠绕而成,又名“长命线”,寓意新人婚后能长命百岁,白头偕老。图右为“线胆儿”,图左为“腰缠万贯”。

Figure 3. Xiandaner

图3. 线胆儿

“油面儿”:古交过年时节家家户户都会制作的一种油炸甜食,由黑糖、白糖、鸡蛋、麻油、面粉四种材料制成。旧社会生活水平低,穷苦人家拿不出体面的食物,只有在过年才会做“油面儿”,款待客人。

Figure 4. Youmianer

图4. 油面儿

文章引用: 武 蔚 (2020) 汉语方言现状与保护策略——以晋语并州片古交话为例。 现代语言学, 8, 54-63. doi: 10.12677/ML.2020.81008

参考文献

[1] 王莉宁. 为保护世界语言多样性贡献中国智慧——我国的语言资源及其保护[N]. 语言文字报, 2019-02-20(002).

[2] 柴如瑾. 语言文字事业发展报告首次发布[N]. 光明日报, 2017-07-19(06).

[3] 经济日报. 增长有质量民生有保障——国家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解读2018年主要经济数据之二[EB/OL]. http://paper.ce.cn/jjrb/html/2019-01/24/content_382508.htm, 2019-01-24.

[4] 古交市人民政府. 古交市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 http://www.sxgujiao.gov.cn/html/site_gov/articles/201609/7027.html, 2016-04-13.

[5] 古交市地方志办公室. 古交志[M].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6: 11.

[6] 古交市人民政府. 古交市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2018年~2020年)行动实施方案[EB/OL]. http://www.sxgujiao.gov.cn/doc/2018/08/30/661160.shtml, 2018-08-30.

[7] 山西省教育厅山西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2018年山西省语言文字工作要点[EB/OL]. http://jyt.shanxi.gov.cn/jgsz/jgcs/yywzgzc/csgz16/201805/t20180515_441609.html, 2018-05-15.

[8] 曹志耘. 方言濒危、文化碎片和方言学者的使命[J]. 中国语言学报, 2014, 16(1): 207-214.

[9] 山西省教育厅山西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2019年山西省语言文字工作要点[EB/OL]. http://jyt.shanxi.gov.cn/xwzx/ggtz/201901/t20190130_516707.html, 2019-01-30.

[10] 中国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2018年中国语言文字事业发展状况 [EB/OL]. http://www.moe.gov.cn/s78/A19/yxs_left/moe_813/s237/201905/t20190531_384002.html, 2019-05-31.

[11] 中国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汉语方言调查2018年立项项目中期检查和巡检情况通报[EB/OL]. http://www.moe.gov.cn/s78/A19/A19_gggs/A19_sjhj/201811/t20181113_354419.html.

[12] 曹志耘. 跨越鸿沟——寻找语保最有效的方式[J]. 语言文字应用, 2017(2): 2-8.

[13]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李宇明: 普通话和方言相互依存相互促进[EB/OL]. http://www.edu.cn/zhong_guo_jiao_yu/jiao_yu_ping_lun/201105/t20110512_614567.shtml, 2011-05-12.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