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环境下的口译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探析
A Study on Flipped Classroom of Interpretation Course in the Context of Social Media

作者: 文华珍 :江西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江西 南昌; 李延林 :中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湖南 长沙;

关键词: 社交媒体口译翻转课堂自主学习师生互动Social Media Interpretation Flipped Classroom Self-Learning Teacher-Student Interaction

摘要:
本文针对我国大学生学习方式、内容和时间的碎片化特点,提出将社交媒体与口译教学进行深度融合,实现口译课堂的翻转,延伸口译课堂的时空,帮助学生深入自主学习,促进师生的良性互动,提升口译教学效果。本文以笔者所在高校的口译课程教改为例,探讨借助社交媒体的口译翻转课堂在提升学生自主口译学习效率、改善口译教学效果和优化教学环境等方面的积极影响。

Abstract: This paper, according to the fragmentized method, content and time of college students’ study, proposes to integrate social media into interpretation teaching to flip the classroom with the aim of expanding the time and space of interpretation learning, enabling students in their in-depth self-learning and fostering the optimum interaction between students and teachers for the better interpretation teaching. The author, based on the teaching reform of interpretation course in her own university, explores the role of social media, by the teaching mode of flipped classroom, in improving the efficiency of students’ in-depth interpretation learning and teaching as well as op-timizing the overall environment of interpretation teaching and learning.

1. 引言

我国快速的经济社会发展急需大量高层次的口译人才,但当前口译教学难以满足市场的期待和需求 [1]。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传统口译教学方法已无法跟上高等教育信息化的步伐,单一机械的教学方法和陈旧的教学内容难以适应当代大学生新的知识获取方式。当代大学生生长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智能手机拥有率接近100%,社交媒体已经深深融入到他们的学习生活中,高校口译教学模式也应相应地进行改革,以适应学生新的学习方法和预期。如何将学生热衷的社交媒体融合于口译教学是口译教学改革的一大挑战。有鉴于此,本文笔者在本校口译课程教学中借助社交媒体,推行翻转课堂,以期利用学生的零碎时间,实现师生间的交流互动和学生间的互助协作,提升整体口译教学效果。

2. 口译翻转课堂简介

口译要求学生具备扎实的视、听、说、读、写、译等综合能力 [2],教学目标与社会需求衔接紧密,知识更新极快。因此,口译教学的方法和内容都应随时更新换代,坚持“以学生为中心、教师为主导”的教学理念 [3],重视学生学习的个性化、自主性和运用性。而现实的口译教学时间有限、地点固定,“重课堂,轻自学;重灌输,轻启发”的传统教学模式无法与社交媒体争夺学生的注意力和时间。将社交媒体融合于口译教学,将耗时的知识记忆理解和技能的训练等环节置于课外,实现口译课堂的翻转,可以突破传统口译教学的诸多限制,充分调动学生的自主学习积极性,达到新的口译教学预期。

口译翻转课堂要求教师根据课程主题和学生需求,整合网络口译学习资源,制作教学短视频、音频和测评表,共享至社交媒体,并将主题知识设计成立体现实的学习任务。学生在课前利用社交媒体,通过理解和记忆积累相关语言、知识和技能,在线上阅读、撰写、共享、交流、互动、探索,进行深入的个性化自主学习,并完成自我测评;教师引导学生探索发现,并记录整理学生提出的疑难问题,以备课堂上进行讨论解答。课堂中强调师生讨论互动,教师走下神坛,变身为学习活动的组织者和引导者,与学生一起完成“知识的构建和内化” [4] [5],加强口译技能的训练。课后学生进行知识巩固和技能强化,交流学习心得和技能,教师在线上对学生的提问进行解答,综合线上互动和课堂表现对学生进行跟踪评价,形成课前、课上和课后的良性互动。总的来说,借助社交媒体的口译翻转课堂可以延展口译课堂的时空,形成线上和线下、课内和课外、校内和校外、面对面沟通和网络互动、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有机融合 [5] 的口译学习共同体。

3. 社交媒体与口译翻转课堂的融合

口译翻转课堂能否顺利实施取决于三个关键因素:丰富优质的资源共享、有效的课前深入学习和良性的师生交流互动 [1],社交媒体能够为满足这三个条件提供得力工具。

3.1. 社交媒体提供丰富优质的口译资源

学生在口译练习过程中普遍存在“听不懂、说不出、译不好、讲不完” [6] 等问题,这很大程度上源于口译学习材料不够或不适合,实践训练不足。口译教学的成功与否与学习的材料密切相关。社交媒体的用户既是内容的受用者也是创造者,职业译员、教师等随时可以在微信、微博、QQ等社交媒体上创造共享口译资源,确保学习材料的即时性和多样化。无处不在的社交媒体连接,结合微课(micro-course)和慕课(MOOCs),为口译翻转课堂提供立体化口译学习资源 [2],以视频、音频、文本、测试题等不同形式,为师生创设广阔的教学平台和互动式的课外学习环境。酷爱数字连接的大学生更乐于从社交媒体上获取知识,丰富多样的内容不仅能提升学生在课堂中的参与度,还能综合提升学生的听辨理解、口头表达和双语转换能力,扩充百科知识和各专业主题知识,进而全面提高学员口译素养。

3.2. 社交媒体促进深入自主学习

Billet [7] 认为,高校学生的学习应该是随时随处发生的,而且学生学习所得更多地来源于正式课堂教学之外。由于慕课和微课的广泛运用,高校“课程学习在内容、时间以及学习方式等方面呈现碎片化” [5] 的特点,手机不离手的当代大学生也已习惯“点击式、搜索式、碎片化”的学习方式 [8]。禁止学生使用社交媒体无助于教学效率的提高,设法将其融入到教学中才是口译教学改革的成功之道。

口译技能的形成需要依靠事实性知识和概念性知识作为支撑 [9],但百科知识和双语知识的阅读、理解、记忆等环节以及口译训练耗时过长,不适合在课内完成。社交媒体与口译教学的融合能够突破传统口译教学模式的时空限制,方便学生随时随地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无形中拉伸口译课堂的时空,使学生的个性化自主学习成为可能。而且,社交媒体为师生整合丰富、即时的口译学习资源,用更“亲民”、更直观的方式综合提高学生的口译能力。

3.3. 社交媒体促进良性师生互动

口译的交际属性和口译员的知识和技能培养需要良性的师-生和生-生互动环境。社交媒体上的学习交流是无预期、无组织、下意识的,对现代学生来说更为私人且友好,为师生提供不同的交流范式和平台,使学生和教师进行有效交互协作,共同完成知识建构 [10]。

当代高校师生都是社交媒体的真实拥趸,QQ、微信、直播、网络课程等新媒体技术正在重构口译学习环境,帮助师生在课堂之外进行积极良性的共享和互动。学生也能通过参与阅读、分享、评论、探索等社交环节获得全新的学习体验,提升学习的满意度。教师则利用社交媒体构建在线口译学习共同体,隔空组织学生交流互动,引导学生探索新知。

4. 社交媒体在口译翻转课堂中的运用

4.1. 研究对象

笔者选取了某二本院校2015级本科英语专业两个班的学生作为研究对象,每个班人数皆为36人,学生已学了一个学期的口译课程,基本掌握口译的基础知识和技巧。开学初,学生已按照教学设计进行分组,教学过程中可能按需进行分组调整。

4.2. 教学实例的具体实施

整个学期共24个学时,每周两个学时,共90分钟。未安排固定教材,教师借助社交媒体整合学习资源,采取翻转课堂的形式,每周完成一个主题的教学和训练。

以“旅游(Tourism)”主题为例。接到任务的组先进行角色分配,三位同学分别扮演中国导游、外国游客和译员三个角色,选取南昌一处景点,模拟导游为不懂中文的美国游客介绍该景点的情境。具体环节包括以下:

前期学习准备:教师先收集整理与旅游口译相关的百科知识、常用词汇和句型、译员应做的准备等相关材料(包括文本、音频和视频),并将口译技巧录制成短视频,将资料、自评表和任务上传至微信公众号、微博和QQ空间,也实时推送至班级学习群。学生收到学习任务后,先认真学习共享的材料。遇到难点和信息空白时,组员先进行讨论,亦可在公众号上询问或在群里进行讨论,这促使学生进行思考和深入学习。教师会及时查看问题并引导学生寻找解决的方法,并整理学生提出的疑难问题,以在课堂上给予讨论解答。

情境口译实践:学生按照要求选定南昌的一处景点,在游览景点过程中完成口译练习,并用手机记录整个过程。练习中,扮演中国导游的学生故意讲解地很深入,南昌当地的特色小吃和楹联典故等难点信息给译员的工作造成不小的障碍,非常考验译员的百科知识和临场应变能力。学生将录制的视频上传至班级口译学习群,并填写口译自评表完成自我测评。教师下载该实践视频并存档,观看并记录每位学生的表现,以建立学生的具体学习档案,总结学习重点和学生遇到的难点。

课堂讨论和评析:在课堂上,教师播放视频,要求学生观看并记录优缺点。学生在观摩过程中分析每组的表现,对每位成员的表现进行打分,完成三张测评表,并讨论其优势和不足。教师在此过程中充分发挥其引导者的角色,鼓励学生畅所欲言,分享各自的观点。经过学生间的交流互动,教师可总结该主题的重难点,并进行具体的评析和讲解,帮助学生真正理解和掌握与旅游相关的知识和技巧。最后,教师再组织学生进行旅游主题的模拟口译练习,以趁热打铁强化学生对旅游口译的理解记忆和技巧的掌握,达到该主题口译知识技能的内化。

4.3. 运用结果

在期末考试之前,笔者发放了72份调查问卷,收回70份,有效问卷70份。并按照期末口译口试成绩分数段选择个别学生进行访谈,具体问题见表1。笔者发现学生总体上欢迎教师运用社交媒体进行口译教学,大部分学生认为借助社交媒体进行翻转课堂的教学改革对其口译学习大有裨益。

Table 1. Major questions asked in the interviews

表1. 访谈主要问题

4.4. 讨论

教学系统的基本构成要素包括学生、教师、教材和教学环境等 [11],借助社交媒体的口译翻转课堂正在改变各要素的地位和作用。

4.4.1. 社交媒体是学生学习口译的利器

为学生创造第二课堂,移动设备不再是课堂的公敌,而是口译学习的利器。这种教学模式以任务为导向,能有效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促使学生筛选和深入学习丰富的即时口译资源,运用口译练习软件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时间进行口译练习,自主创设口译情境实行模拟仿真实践,在社交媒体上共享口译技能方法,也实现了良性的师生隔空互动,延展口译课堂的时空。这整个过程同时也综合锻炼了学生自主学习、信息筛选、团队协作、思辨能力和口译技巧。

4.4.2. 社交媒体是口译教师的得力帮手

借助社交媒体构建的口译学习共同体可成为“教师即时获取学生反馈、建议和评价的窗口” [1]。与传统的“一考定终身”的测评模式不同,教师可以通过跟踪和分析社交媒体上学生的互动交流,了解学生的学习水平、喜好和特点,看出学生的学习态度和程度,追踪其课前、课上和课后的学习轨迹,从而得出更加客观的形成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这不仅能够对学生起到鞭策激励作用,还能追踪检验教师自身的教学水平和教学效果,根据学生交流和反馈改进后续教学内容、方法和进度。

4.4.3. 借助社交媒体的口译翻转课堂催生立体教材,优化口译教学环境

教材是口译教学体系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社交媒体可以帮助教师高效整合网络口译资源,自制共享教学材料,催生主要包括电子版教材、网络课程学习资源、在线学习系统等课程材料 [2] 在内的立体化口译教材。任务导向型的翻转课堂模式也把情境教学引入口译教学中,使学生如临实境,实现课堂与社会的对接。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口译课堂翻转模式把学生从被动接受者转变为积极参与的内容创造者,真正把口译学习过程变成实际的交际过程,为学生营造“课内与课外、书本与网络、学习与实践有机结合的多角度、立体式学习环境” [12]。

5. 结语

在大数据时代,大学生获取知识的主要渠道不再是教师的讲授,而是课堂之外的自主学习。口译课程与社会衔接紧密,教学内容和方法更新很快,更需要学生在数字环境中进行深入的自主协作探索性学习。社交媒体与翻转课堂的融合正是口译教学对社会人才培养和学生学习方式改变的呼应。口译课堂翻转能延伸课堂时空,提升学生的口译实践能力。社交媒体的介入可以实现口译翻转课堂的多样教学资源、学生深入自主学习和师生充分交流互动。

本研究将社交媒体运用于口译翻转课堂,细致呈现教学实施步骤,教学结果基本实现了改革的预期。但是,该教学实践也凸显了社交媒体介入口译教学的一些问题,如教学管理部门和师生间的配合不够、社交信息的干扰、教师信息素养不足等问题。这些负面影响有待后续进一步研究。

基金项目

本文为江西省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课题“社交媒体环境下的个性化《口译》教学模式”(JXJG-17-3-17)与江西农业大学科学研究基金项目“专业农林口译软件在职业化为导向的农林院校口译教学中的运用”(2014B2ZC-2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文章引用: 文华珍 , 李延林 (2020) 社交媒体环境下的口译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探析。 创新教育研究, 8, 43-48. doi: 10.12677/CES.2020.81007

参考文献

[1] 许文胜, 吕培明. 云端翻转课堂模式下的口译教学探索[J]. 中国外语教育(季刊), 2015, 8(4): 39-45.

[2] 周舒怡. 高校口译课堂环境调查——以甘肃两所省属院校为例[J]. 长春大学学报, 2019, 29(4): 106-110.

[3] 仲伟合. 我国翻译专业教育的问题与对策[J]. 中国翻译, 2014(4): 40-44.

[4] 何克抗. 从“翻转课堂”的本质, 看“翻转课堂”在我国的未来发展[J]. 电化教育研究, 2014, 35(7): 5-16.

[5] 王洪林, 钟守满. 口译教学翻转课堂模式构建及其多维视角分析[J]. 外语学刊, 2017(4): 79-83.

[6] 詹成. 口译专业教学体系中的语言技能强化——广外口译专业教学体系理论与实践(之四) [J]. 中国翻译, 2017(3): 47-50.

[7] Billett, S. (2002) Critiquing Workplace Learning Discourses: Participation and Continuity at Work. Studies in the Education of Adults, 34, 56-67.
https://doi.org/10.1080/02660830.2002.11661461

[8] 王洪林. 基于“翻转课堂”的口译教学行动研究[J]. 中国翻译, 2015, 36(1): 59-62.

[9] 董洪学, 韩大伟, 初胜华. 基于MobiMooc的口译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研究——以口译技能学习为例[J]. 外语电化教学, 2018(6): 65-72.

[10] 杨洪刚, 宁玉文, 高东怀, 等. 基于SNS的网络学习共同体构建研究[J]. 现代教育技术, 2010, 20(5): 93-96.

[11] 陈坤华, 彭拥军, 陈杰. 现代教育学(21世纪高等院校教育类规划教材) [M]. 湘潭: 湘潭大学出版社, 2012.

[12] 詹成. 口译实验教学的原理与实践[J]. 外国语言文学, 2018(2): 203-210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