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研究——以北京邮电大学为例
Research on the Psychological Capital Structure of College Students in the Internet Age—Taking Beij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as An Example

作者: 赵 悦 * , 靳 娟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

关键词: 互联网时代心理资本心理资本测量量表结构维度Internet Age Psychological Capital Psychological Capital Scale Structural Dimensions

摘要: 在现有的研究基础上,综合运用访谈法和问卷调查法,利用统计学工具探究分析互联网时代大学生的心理资本结构。本研究构建的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共有三个维度,每个维度包含二阶结构。具体包括做人型心理资本、做事型心理资本和人际型心理资本。做人型心理资本包括自信、自省、信念、追求卓越、韧性、自我效能感、乐观,独立思考、挑战自我、自控、沉静和抗压12个子维度;做事型心理资本包括上进、专注、责任感、对信息的理性判断、目标感、果敢和变通7个子维度;人际型心理资本包括同理心、包容、感恩和尊重4个子维度。本研究三个维度的划分是独立的,又是互相联系的,具有良好的效度和信度,对于大学生在互联网时代提升自己的综合竞争力,对于高校有针对性地对大学生进行心理辅导和素质教育具有重要意义。

Abstract: On the basis of the existing research, the methods of interviews and questionnaires are used com-prehensively, and statistical tools are used to explore and analyze the psychological capital structure of college students in the Internet age. The psychological capital structure of college students in the Internet era constructed in this study has three second-order dimensions, including human-type psychological capital, work-type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interpersonal psychological capital. Human-type psychological capital includes 12 subdimensions: self-confidence, self-reflection, belief, pursuit of excellence, resilience, self-efficacy, optimism, independent thinking, self-challenge, self-control, calmness and anti-stress; work-type psychological capital includes 7 subdimensions: advancement, concentration,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rational judgment of information, sense of purpose, courage and flexibility. Interpersonal psychological capital includes 4 subdimensions: tolerance, respect, gratitude and empathy. The division of the three dimensions of this study is independent and interrelated, with good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It is important for college students to improve their comprehensive competitiveness in the Internet era and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carry out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and quality-oriented education for college students.

摘 要

在现有的研究基础上,综合运用访谈法和问卷调查法,利用统计学工具探究分析互联网时代大学生的心理资本结构。本研究构建的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共有三个维度,每个维度包含二阶结构。具体包括做人型心理资本、做事型心理资本和人际型心理资本。做人型心理资本包括自信、自省、信念、追求卓越、韧性、自我效能感、乐观,独立思考、挑战自我、自控、沉静和抗压12个子维度;做事型心理资本包括上进、专注、责任感、对信息的理性判断、目标感、果敢和变通7个子维度;人际型心理资本包括同理心、包容、感恩和尊重4个子维度。本研究三个维度的划分是独立的,又是互相联系的,具有良好的效度和信度,对于大学生在互联网时代提升自己的综合竞争力,对于高校有针对性地对大学生进行心理辅导和素质教育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互联网时代,心理资本,心理资本测量量表,结构维度

Copyright © 2020 by author(s) and Hans Publishers Inc.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International License (CC BY).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

1. 引言

心理资本,受积极心理学的影响产生,是心理学的概念,指个体在成长状态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积极心理状态,凸显个体在心理方面的优势。大学生作为即将走入社会的一个年轻群体,研究该群体应具有的积极心理资本,不仅有利于提升其在未来工作中的综合竞争力,也有利于提高高校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辅导和教育水平。

大学生的心理资本结构,与其学业成就、未来就业的状况等因素有密切的关系。蔡林(2017) [1] 基于自信、乐观、希望、韧性四个维度,以学习投入为中介变量,重点研究大学生心理资本对其学业成就的内在作用机制。李朝霞、宋莉莉(2017) [2] 基于心理资本探讨大学生心理资本与感恩行为的关系,得出大学生通常具有较高的感恩水平,且其感恩的表现与心理资本存在显著相关的结论。张培培、金晓琴(2017) [3] 探讨了大学生人际交往、心理资本与其未来职业决策难易程度的关系,说明大学生的心理资本在人际关系困扰和职业决策困难中存在部分中介效应。张国进、姚志强(2018) [4] 结合时代背景,基于心理资本探究大学生对手机的依赖程度,并在不同的人口统计条件下分析传统的心理资本四维度对大学生手机依赖的影响。

目前学术界对于大学生心理资本已有一定的研究基础,但仍需要继续深入,特别是有关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结构和测量,都有待进一步发掘和完善。

此外,互联网的应用,网络时代的到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大学生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网络文化不断影响大学生生活和学习的方方面面。数字化网络化进程加速,信息获取渠道增加,信息数量激增却质量上良莠不齐……网络可以带来扩展视野的机会,但同时也考验着大学生,他们的心理发展情势严峻。互联网丰富了大学生心理活动,其心理资本也具有了新的意义和内涵。因此,对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研究也应该与时俱进,考虑时代背景和互联网因素。

本研究将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综合运用访谈、问卷调查和统计学方法,研究互联网时代大学生的心理资本结构。首先,对大学生进行深度访谈,并在网络上收集视频资料,整理出可以体现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内容的陈述句,提炼出与心理资本相关的,并且符合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特点的内容。其次,在上述基础上编制大学生心理资本量表,利用问卷调查法获取数据,并对问卷结果进行实证分析检验。

本研究旨在探索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在互联网时代的变化,以前人研究为基础,为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增加新的内涵,丰富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理论研究成果,为后续研究奠定基础;并为大学生心理辅导和素质教育提供借鉴和指导。

2. 文献综述

2.1. 心理资本的概念

Goldsmith、Arthur和Jonathan (1997) [5] 最早提出心理资本的概念,彼时属于经济学的研究领域。之后,在教育、医学、管理学等多个领域,开始有学者对心理资本进行研究。目前,学术界对于心理资本内涵的理解,可以划分为三种观点:第一,特质论。该观点将心理资本视为个体的一种相对稳定的内在特质。Hosen等(2003) [6] 提出,心理资本是一种持久的内在心理基础构架,可以通过学习等途径进行投资并获得。第二,状态论。此观点认为,心理资本是一系列因素复合作用的结果,是一种积极的心理状态。Avolio等(2004) [7] 提出,心理资本包含了可以增强个体在工作中的满意度、敬业度和投入产出的积极心理力量。第三,综合论。Avolio (2006) [8] 认为心理资本不应被单一归为一种特质或状态,是一种类状态,既有特质又有状态,是二者的结合体,既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维持稳定不变(特质论),又可以被适当的措施干预,从而获得培养和提高(状态论)。

2.2. 心理资本的维度

Goldsmith, Veum和Darity (1997) [9] 认为心理资本有两个维度:自尊和控制点。其中,自尊包括价值观、善良、健康、外貌和社会能力;控制点有内、外控两个方面。Judge, Cole (2001, 2006) [10] 认为心理资本包括自尊、自我效能感、控制点和情绪稳定性四个维度。Luthans, Youssef (2008) [11] 认为心理资本包括自信、希望、乐观和韧性四个维度。

国内一些学者根据中国文化情境,对心理资本展开研究。田喜洲(2009) [12] 提出心理资本不仅包括自信、希望、乐观、坚韧四个维度,还包括积极能力、快乐(幸福)、情绪智力(情商)等结构维度。柯江林等(2009) [13] 提出中国本土情景中的心理资本结构具有二阶双因素结构:事务型心理资本(包括自信勇敢、奋发进取、乐观希望与坚韧顽强)和人际型心理资本(包括谦虚诚稳、包容宽恕、尊敬礼让与感恩奉献)。

2.3. 心理资本的测量

第一份心理资本量表由Goldsmith于1997 [9] 年开发,基于心理资本就是自尊的认知,《心理资本量表》面世。Jensen (2003) [14] 认为,心理资本包括希望状态、乐观状态、自我效能感和回复力状态四个维度,开发了相应的《心理资本评价量表》。Page等人(2004) [15] 认为,心理资本有希望、乐观、自我效能感(自信)、回复力、诚信五个要素,在测量心理资本时,采用《积极心理资本评价量表》。Luthans等人(2005) [16] 开发《心理资本问卷(PCQ-24)》,将心理资本分为希望、乐观、回复力和自我效能感四个维度。国内学者将测量本土化,柯江林等人(2009) [13] 编制的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心理资本问卷被广泛应用。

2.4. 有关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的研究

目前,国内许多学者针对大学生的心理资本结构进行了探索研究。

曹杏田、励骅(2011) [17] 拓展了柯林江发表的心理测量量表,探索不同性别、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在心理资本上存在的差异。孟浩天,孙玫贞(2015) [18] 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增加了大学生心理资本的成就动机维度,分析乐观、希望、韧性、自我效能、成就动机5个维度在不同人口特征下的差异。吴旻、谢世艳和郭斯萍(2015) [19] 提出大学生心理资本的六个维度:自我效能、乐观、希望、韧性、宽恕和亲社会。

孟万金、官群(2009) [20] 通过对1300名中国大学生的心理资本进行测量,编制了《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用六个分量表共20个项目对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进行描述,六个维度分别是:智慧、勇气、人际、公正、节制和超越。肖雯、李林英(2010) [21] 对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进行了探索,并初步编制了大学生心理资本测量量表,提出大学生心理资本具有自我效能、乐观、韧性、感恩、兴趣5个维度。

国外学者对于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研究也取得了显著成果。Ji Won You (2016) [22] 探索了韩国大学生心理资本、学习能力与参与度的关系,结果表明,大学生心理资本与学习能力显著正相关,学习能力作为中介变量,充分调节了心理资本与参与的关系。Batel Hazan Liran,Paul Miller (2017) [23] 探讨了心理资本与大学生学业适应的关系,认为这是支撑学业成功的潜在因素。Christopher,Jessica,David (2017) [24] 的主要研究重点是亚裔美国大学生的文化价值观、种族主义等因素对其心理资本的影响。Priscilla Rose Selvaraj和 Christine Suniti Bhat (2018) [25] 基于Luthans等人(2007) [26] 对于心理资本的分类,研究心理资本与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之间存在的关系,结果表明,培养大学生积极的心理力量,显著提高了他们的心理健康水平。

2.5. 研究现状评述

综上,现有研究在心理资本的内涵确定、结构测量方面都取得了一些有价值的成果,但是总的看,对于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研究还比较薄弱,特别是有关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结构、测量等方面,都有待进一步研究和完善。而且,互联网作为新的时代背景,对大学生的心理资本已经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前人的研究较少基于互联网视角审视和分析大学生的心理资本结构,在某种程度上显得过时和陈旧。本文将互联网背景作为研究的大背景,对大学生心理资本的结构展开深入研究。这也是本文的创新点。

3. 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研究的研究

3.1. 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陈述句的收集、整理和提炼

“在互联网时代的大背景下,大学生的心理资本应该是什么样的?网络互联的背景给予大学生心理资本以什么样的新内涵?”这两个问题是探索性的,因此采用深度访谈的方式,对访谈资料进行收集。与此同时,还采用网络视频采访资料、开放式问卷的方式,获取陈述句资料。

3.1.1. 心理资本陈述句收集过程

1) 深度访谈

本研究的访谈样本包括本科在读的7名大学生,年龄分布于18~22岁,其中,男性3人,女性4人,对每位受访者采取面谈的方式,进行时长大约为1小时的访谈。

2) 网络资料

研究者通过在百度及各大视频网站,搜索关于在校大学生的访谈视频,包括其学习成绩、科研项目、在校生活等。网络资料中的6名大学生,男性4名,女性2名,年龄为18~23岁。研究者对其访谈视频进行陈述句的收集和整理工作。

3) 开放式问卷

为了更多地收集有关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的内容,本研究同时采用开放式问卷收集条目。开放式问卷涉及以下问题:大学期间在哪些方面做得比较优秀;遇到考试不理想的情况会如何克服;在大学期间是否参加过创业项目,遇到问题时如何解决;大学期间是否遇到特别有成就感的事;互联网时代大学生的心理资本有了什么新的内涵和定义。开放式问卷主要在北京邮电大学本科生班级中发放,共发放问卷32份,回收32份。通过开放式问卷收集符合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特点的有关积极心态的陈述句并进行整理。

3.1.2. 心理资本陈述句整理与归类

将访谈所得的录音和文字资料进行整理,再结合网络资料和开放式问卷得到的文本资料,共得到324个陈述句。

对324个初始陈述句进行审查,删去与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明显无关或不符合要求的、表达不清的32条陈述句剩下292条陈述句,再次进行语义合并提炼,最终获得155条陈述句。

笔者根据搜集到的155条陈述句,进行开放式编码,挖掘出23个维度,分别为:包容、尊重、感恩、同理心、上进、专注、责任感、对信息的理性判断、目标感、果敢、变通、乐观、自信、自省、信念、追求卓越、韧性、自我效能感、独立思考、挑战自我、自控、沉静、抗压。

根据上述23个维度,研究者通过回归原始资料,寻找上述维度相互间的逻辑关系,为了系统整合上述一级类别之间的联系,组织5位心理学和人力资源管理领域的专家进行编码讨论,构建出心理资本的三个维度,即:做人型心理资本(乐观、自信、自省、信念、追求卓越、韧性、自我效能感、独立思考、挑战自我、自控、沉静、抗压)、做事型心理资本(上进、专注、责任感、对信息的理性判断、目标感、果敢、变通)和人际型心理资本(包容、尊重、感恩、同理心)。

4. 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问卷的编制与数据收集、分析

上述通过主题分析法初步构建的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是否科学,尚需要用定量方法进行进一步验证。本研究采用问卷法,利用SPSS和Amos等数据分析工具,对问卷数据进行信度检验、效度检验和因子分析,进行实证检验。

4.1. 心理资本问卷的编制

根据前述155个陈述句,参考国内外目前已有的成熟量表,采用Likert 5级评分法对问卷进行编写。询问被访者的实际心理感受是否与所描述题项相符合或者一致,顺序由低到高与程度从1 (“完全不符合”)到5 (“完全符合”)一一对应。

为了确保问卷的效度,我们在大规模分发问卷前对15位北京邮电大学本科班级的学生进行了小规模测试,要求他们对问卷进行独立作答。根据问卷答题者的意见和建议对问卷进行修改和调整后,最终得到包含26个题项的初始心理资本问卷,其中用来测量做人型心理资本的有13个题项,8个题项被用来测量做事型心理资本,5个题项被用来测量人际型心理资本。

4.2. 数据分析

4.2.1. 统计性分析

通过对132份问卷填写者的信息进行分析可知,其中,男性占36.3%,女性占63.7%;年级:大一47位,大二26位,大三24位,大四35位。所学专业:工科29人,文科39人,理科43人,其他专业21人。

4.2.2. 信度分析

本研究中采用Cronbach’s Alpha系数来考察量表的信度,见表1。一般来说,Cronbach’s Alpha系数在0.9以上说明量表信度极好;在0.8以上说明量表的信度较好,不用删减任何题目;0.7说明量表信度是可以接受的。对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三个维度的测量题项分别进行了信度检验,总体的信度系数值为0.955 (>0.9),说明研究数据信度较好。对于“项已删除的α系数”,分析项被删除后,信度系数值并没有明显的提升,说明题项应可全部保留。针对“CITC值”,分析项对应的CITC值均高于0.3,说明分析项之间具有良好的相关关系,同时也说明信度水平良好。综上所述,说明数据信度质量高,可用于进一步分析。

Table 1. Reliability

表1. 信度

进一步进行研究数据,如表2所示,做事型的Cronbach’s Alpha系数为0.894,做人型的Cronbach’s Alpha系数为0.940,人际型的Cronbach’s Alpha系数为0.816,说明该量表信度较好,所有题项都可以保留。

Table 2. Reliability

表2. 信度

4.2.3. 探索性因子检验

1) KMO和Bartlett的检验

在进行数据的因子分析时,我们应首先进行判断数据是否符合条件。对收集到的数据样本进行KMO检验和Bartlett球形检验。对于KMO值来说,KMO值用于判断是否有效度,如果此值高于0.8,则说明效度高;如果此值介于0.7~0.8之间,说明效度较好,如果此值介于0.6~0.7,则说明效度可接受,如果此值小于0.6,则说明效度较差。

表3可知,调查数据的KMO检验值为0.901 > 0.6,说明该量表进行因子分析效果较好。Bartlett球度检验结果显示,近似卡方值为3094.538,数值比较大,显著性概率为0.000 (P < 0.01),认为量表的效度结构好,各变量的相关矩阵不是单位矩阵,各变量具有一定的相关性,适合做因子分析。

Table 3. The test of Kmo and Bartlett

表3. KMO和Bartlett的检验

2) 探索性因子分析

在因子分析的过程中,采用主成分分析法(Principal Factor Analysis),并采用正交法(Varimax)进行因子旋转,固定抽取出3个因子。表4结果显示:三个因子的总方差解释率为52.042% (>30%),所以认为量表的解释度较好。表5为旋转后的因子矩阵表,可将26个问题选项归类为三类因子。说明本研究对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的三个维度的划分是比较合理和科学的。

Table 4. Total variance of interpretation

表4. 解释的总方差

Table 5. Factor load factor

表5. 因子载荷系数

提取方法:主成份。

旋转法:具有Kaiser标准化的正交旋转。

在三个维度内部可以有不同的子维度,这些子维度的重要性也存在差距。人际型心理资本中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其余依次是尊重、包容和感恩;做事型心理资本中最重要的是目标感和上进,其余依次为责任感、果敢、对信息的理性判断、专注和变通;做人型心理资本中,最重要的是乐观,其余依次为挑战自我、自我效能感、独立思考、韧性、自信、自控力、自省、信念、沉静、抗压和追求卓越。

4.2.4. 验证性因子分析

利用Amos对问卷数据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将模型拟合指数作为统计指标,考察所建立模型对数据的拟合程度,考察理论模型与数据的适配程度。分析结果如表6所示。

Table 6. Index table of syndrome factor analysis

表6. 验证性因子分析指数表

根据表6中验证性因子分析的结果,从模型的拟合程度来看, χ 2 /df小于3,RMSEA在0.050范围内,NFI、GFI、CFI均在0.900以上,说明所有指标均达到了拟合优度的判定标准,即从整体上看,该模型的建立是有说服力的,所提取的三个一级维度:人际型、做事型和做人型心理资本与问卷调查所获数据是相匹配的,该模型得到了数据支持。

5. 研究结论

本研究最终构建的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具有二阶三维度,包括做人型心理资本、做事型心理资本和人际型心理资本。其中,做人型心理资本包含乐观、挑战自我、自我效能感、独立思考、韧性、自信、自省、信念、沉静、自控、抗压和追求卓越12个子维度;做事型心理资本包含目标感、上进、责任感、果敢、对信息的理性判断、专注、变通7个子维度;人际型心理资本中包含同理心、尊重、包容、感恩4个子维度。

与前人的研究成果相比,本研究发现,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有了更丰富的内涵。做人型心理资本中的自信、乐观、韧性、自我效能感和前人的研究是一致的,本文提出的8个新维度包括:挑战自我、独立思考、自控、自省、信念、沉静、抗压和追求卓越。这与大学生在当代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密不可分。在互联网时代,信息的及时性和方便性给人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机会,挑战自我、追求卓越就成为大学生心理资本的重要部分,与此同时,互联网时代,由于网络文化的冲击和影响,使得大学生在面临扑面而来的大量良莠不齐的信息时,应该学会甄别和判断,从大量的信息中获取有用的信息提升自己,同时也要学会处理网上关于各种事件的正面和负面信息,这就需要信念、自省、沉静、自控力、抗压、独立思考等心理资本发挥作用。

做事型心理资本的7个子维度:目标感、上进、责任感、果敢、对信息的理性判断、专注、变通,是本次研究新提出的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应具有的心理资本。虽然前人的研究中没有系统的提出做事型心理资本的维度,但这些心理资本都是大学生不可或缺的。在任何时代,目标、上进、责任感,都是成功的必备素养。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泛滥,对信息的理性判断变得异常重要,时代的迅速发展和变化,需要大学生做事果敢,学会根据情景的变化做出变通。

人际型心理资本中包含同理心、尊重、包容、感恩4个子维度。感恩与田喜州所提出的维度一致,其余3个子维度是本次研究新提出的维度。在互联网时代,人与人的交往和相处变得尤其重要,在人际交往中,同理心、尊重、包容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

本研究三个维度的划分突出了互联网时代大学生的积极心理状态和积极心理能力,这三个维度是独立的,同时又是相互联系的,缺一不可。做人型心理资本是做事型心理资本的前提和基础,做事型心理资本是做人型心理资本的拓展和应用,而人际型心理资本则是做人型和做事型心理资本的升华。这三个维度的划分,有利于大学生在互联网时代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为未来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同时,也有利于高校开展对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对大学生的素质教育,为提升教育水平提供相关的理论支持。

附录

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调查问卷

您好: 我们正在进行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的调查,需要您的帮忙。本问卷匿名填写,所得资料仅用于学术研究,不涉及任何隐私或商业机密,请您放心。您的回答对我们很重要,请您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最符合您真实情况的选项。 感谢您的支持!

1.您的性别[单选题]*

男/女

2.年级 [单选题]*

大一/大二/大三/大四

3.所学专业类型 [单选题]*

文科/理科/工科/其他

4.每天的上网时间 [单选题]*

1小时以下/1~3小时/3~5小时/5小时以上

5.下面一些句子是有关一些行为或者感受的描述,请您仔细阅读下列题项,在最符合您的情况数字下进行选择,答案没有对错好坏之分,请如实作答。其中1代表非常不符合,2代表比较不符合,3代表一般符合,4代表比较符合,5代表非常符合。[矩阵单选题]*

文章引用: 赵 悦 , 靳 娟 (2020) 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结构研究——以北京邮电大学为例。 现代管理, 10, 10-22. doi: 10.12677/MM.2020.101002

参考文献

[1] 蔡林. 应用技术型本科人才积极心理资本和学业自我效能感的关系研究[J]. 教育科学论坛, 2017(5): 37-39.

[2] 李朝霞, 宋莉莉. 大学生心理资本与感恩的相关研究[D]//Proceedings of 2017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conomic, Business Management and Education Innovation (EBMEI 2017). Singapore: Singapore Management and Sports Science Institute, 2017, 364-368.

[3] 张培培, 金晓琴. 大学生人际关系、心理资本与职业决策困难的关系研究[J]. 安徽科技学院学报, 2017, 31(5): 107-112.

[4] 张国进, 姚志强. 大学生积极心理资本与手机依赖的关系[J]. 赣南师范大学学报, 2018, 39(2): 119-122.

[5] Goldsmith, A.H., Veum, J.R. and Darity, W. (1997) Unemployment, Joblessness,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nd Self-Esteem: Theory and Evidence. Journal of Socio-Economics, 26, 133-159.
https://doi.org/10.1016/S1053-5357(97)90030-5

[6] Hosen, R., Solovey-Hosen, D. and Sttern, L. (2003) Education and Capital Development: Capital as Durable Personal, Socia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Influences on the Happiness of Individuals. Education, 123.

[7] Avolio, B.J., Bass, B.M. and Jung, D. (2004) Re—Examining the Components of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 Using Multifactor Leadership Questionnaire.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72, 441-462.
https://doi.org/10.1348/096317999166789

[8] Avolio, B.J. and Luthans, F. (2006) The High Impact Leader: Moments Matter for Accelerating Authentic Leadership Development. McGraw-Hill, New York.

[9] Goldsmith, A.H., Veum, J.R. and Darity, W. (1997) The Impact of Psychological and Human Capital on Wages. Economic Inquiry, 35, 815-829.
https://doi.org/10.1111/j.1465-7295.1997.tb01966.x

[10] Judge, T.A. and Bono, J.E. (2001) Relationship of Core Self—Evaluation Traits-Self-Esteem, Generalized Self Efficacy, Locus of Control, and Emotional Stability—with Job Satisfaction and Performance: 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86, 80-92.
https://doi.org/10.1037/0021-9010.86.1.80

[11] Youssef, C.M. and Luthans, E. (2008) Positive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in the Workplace: The Impact of Hope, Optimism and Resiliency. Journal of Management, 33, 774-800.

[12] 田喜洲. 我国企业员工心理资本结构研究[J].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 9(1): 96-99.

[13] 柯江林, 孙健敏, 李永瑞. 心理资本: 本土量表的开发及中西比较[J]. 心理学报, 2009, 41(9): 876-888.

[14] Jensen, S.M. (2003) Entrepreneurs as Leaders: Impact of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Perceptions of Authenticity on Venture Performance. Ph.D. Thesis, University of Nebraska, Lincoln, NE.

[15] Page, L.E. and Bonohue, R. (2004) Positive Psychological Capital: A Preliminary Exploration of the Construct. Monash University, Austral-ia.

[16] Luthans, F., Avolio, B.J., Walumbwa, F.O. and Li, W. (2005) The Psychological Capital of Chinese Workers: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With Performance.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 1, 249-271.
https://doi.org/10.1111/j.1740-8784.2005.00011.x

[17] 曹杏田, 励骅. 当代大学生心理资本的定量研究[J]. 边疆经济与文化, 2011(1): 42-44.

[18] 孟浩天, 孙玫贞. 大学生心理资本的定量研究[J]. 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 2015(5): 125-126.

[19] 吴旻, 谢世艳, 郭斯萍. 大学生积极心理资本问卷的编制及思考[J].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 48(6): 127-132.

[20] 孟万金, 官群. 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编制报告[J]. 中国特殊教育, 2009(8): 71-77.

[21] 肖雯, 李林英. 大学生心理资本问卷的初步编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0, 18(6): 691-694.

[22] Ji, W.Y. (2016) The Relationship among College Students’ Psychological Capital, Learning Empowerment, and Engagement. Learning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9, 17-24.
https://doi.org/10.1016/j.lindif.2016.05.001

[23] Liran, B.H. and Miller, P. (2017) The Role of Psychological Capital in Academic Adjustment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B.V., New York.

[24] Liang, C.T.H., Liu, J., Nguyen, D. and Song, G. (2017) Contextualizing Asian American College Student Psychological Health. New Directions for Student Services, 2017, 81-92.
https://doi.org/10.1002/ss.20245

[25] Selvaraj, P.R. and Suniti Bhat, C. (2018) Predicting the Mental Health of College Students with Psychological Capit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27, 279-287.
https://doi.org/10.1080/09638237.2018.1469738

[26] Luthans, F., Luthans, K.W. and Luthans, B.C. (2004) Positive Psycho-logical Capital: Beyond Human and Social Capital. Business Horizons, 47, 45-50.
https://doi.org/10.1016/j.bushor.2003.11.007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