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视角下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对武术的传播和发展影响研究
The Influence of World Traditional Kungfu Championships on Spread and Development of Martial Arts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The Belt and Road”

作者: 矫佳博 , 胡立虹 :厦门大学体育教学部,福建 厦门;

关键词: 一带一路武术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The Belt and Road Martial Arts The World Traditional Kungfu Championships

摘要:

本文以第八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为研究对象,从文化人类学的视角,通过对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的赛事、组织以及相关人员的调查与访谈,深刻地认识到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在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和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以及弘扬传统武术文化和加快武术运动国际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在这一过程中,笔者以“赛场”为平台,以“武”会友,彼此交流和讨论,为调查研究世界武术锦标赛在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交流,对进一步研究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下,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在世界中发挥的重要文化交流展示作用提供参考依据。本文通过对第八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以文献法、观察法、访谈法等方法进行分析和讨论,在“一带一路”视角下分析赛事对于中国武术的交流和发展提供参考。

Abstract: This article takes the 8th World Traditional Kungfu Championship as the research objec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ultural anthropology, through the investigation and interview of the competition, organization and related personnel of the world traditional 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we have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the important role of the world traditional 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in enhancing national cultural confidence and promoting cultural exchanges between the east and the west, and promoting traditional martial arts culture and accelerating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martial arts. In this process, the author uses arena as the platform and uses martial arts to make friends. In order to research the cultural exchange of the World Traditional Kungfu Championships between China and other countries, they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further study under “The Belt and Road” national strategy provides a reference basis that the World Traditional Martial Arts Championship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ultural exchange in the world. This essay analyzes and discusses the 8th World Traditional Kungfu Championships utilizing the documentary method, observation method, field research, and interview method.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The Belt and Road”, the competition provides reference for the exchange and development of Chinese martial arts.

1. “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华武术精神

“一带一路”所倡议的“合作共赢”的原则,与中华武术精神内涵“止戈为武”是高度契合的,也是现代社会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合作共赢、和平发展。“一带一路”,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2013年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来的合作倡议,共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近6年来,我国同周边国家立足于共同利益和发展需要,顺应时代潮流,坚持对话协商、共建共享、合作共赢、交流互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随着经济合作的不断深入,文化交流更加广泛,不同文化之间的借鉴、包容与合作成为时代的主流。在此语境中,文化边界渐渐淡化,彼此分享的经验、观念和行为模式与日俱增,人类生存的处境越来越具有多元性和跨文化性,由文化差异所造成的矛盾与冲突也比以往更突出。中华武术凝聚了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坚实支撑,借助武术运动员所展现的身械合一、形神兼备、已臻化境的文化智慧。中华武术所体现的自强不息和止戈为武的理念,和新时代的人类所追求的主题“合作共赢、和平发展”是一致的。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求同存异,如何超越文化边界,建构跨文化认同,进而展开有意义的“一带一路”的跨文化认同和合作已经成为一个迫切的现实问题。“一带一路”倡议将超越文化之间的藩篱,弥合本土与他者的矛盾,凝聚价值共识,让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不仅在中国人民内部取得最大化共识,更推动其在世界范围内落地生根、深入人心,打通语言障碍、挖掘文化记忆、扩大教育交流,不断增进国际理解和广泛认同。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华武术接连被国家作为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代表性项目,给予前所未有的全方位支持,使得它在新时代能够全力呈现其“讲好中国故事”的独特效能。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表达了自己对传统文化、传统思想价值体系的认同和尊崇,其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而武术亦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不可缺失的部分 [1]。中国武术的强健和优美是无国界的,它既能够突破语言、民族、地域等方面的局限,又能够通过身体语言进行沟通,且易被受众接受和喜爱。在“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成为时代强音的当下,中国武术更应发挥复合载体效应,实现自身潜能的整体性释放,成为提升中华文化国际认同,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手段。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华武术向来肩负着“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使命,倚重源远流长的文化血脉和博大精深的精神家园,且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沃土的中国武术,面临着新的时代机遇。

2. 统武术锦标赛传承与东西方文化交流

经济的全球化所追求的是标准化、同质化,和文化的多样性、异质化背道而驰,严重地侵蚀和损害了地方性和传统性文化,但同时也激发了地方性和传统性文化的反抗、自觉与复兴。全球化的经济也为传统文化的交流与传播提供了有力的契机和动力,传统文化的“引进来和走出去”可以伴随全球化经济的深入相向而行。

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世界传统武术节)是由国际武术联合会和中国武术协会共同主办,为传统武术规格最高的国际赛事,被誉为“武术界的奥运会”,它旨在弘扬中华武术传统,促进世界传统武术的交流,增进各国人民的友谊与团结,推动武术走进奥运会。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秉持“传统、交流、友谊”的理念,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以及经济合作搭建了一个重要的平台。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不仅是文化传播与交流的赛事,也是经济合作和发展的平台。1991年首届武术节(北京)吸引了62个国家和地区的160多个团体2100多名武术运动员报名参赛,并在同时进行了招商引资和经济合作,签约20多个投资项目,投资总额到达40多亿。第二届武术节又增加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运动员参加。为“一带一路”提供了最好的注解,它既是一条经济合作之路,也是一文化交流之路。

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举办地的选择,展现了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壮丽的自然风光和多元的传统武术,为世界各地人民走进和了解中国打开了一扇窗户。第一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在“六朝古都”北京举办,北京为世界著名古都和现代化国际城市;第二届在河南郑州举办,河南是中华武术的故乡,中华武术的圣地:嵩山少林寺,郑州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历史上五次为都。第三、四届在湖北十堰武当山举办,闻名遐迩的武当山是中国道教圣地和武当武术的发源地,也是世界文化遗产地和国家地质公园。第五、六届是在安徽黄山和陕西华山,此次(第八届)在拥有中国佛教名山、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的峨眉山市举办,旨在将这样的盛会放在中国的遗产圣地和名山大川举行,希望来自世界各地的友人在中国“学武、练武、比武”的过程中,欣赏中国独特的自然和文化景观,了解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这对于推动中华传统武术走向世界、加强传统文化交流与合作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中华传统武术的起源、传承与发展,离不开中华民族坚实的土壤和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自设立以来,分别在武当山、黄山、华山、峨眉山等名山大川举办,在宣扬武术的这一传统文化的同时,也展现了我国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和锦绣河山。

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项目的设置,体现出中华传统武术的博大精深和多样化,能够更加直观、直接地欣赏和体验传统武术的魅力。比赛分为境内组和境外组,由个人项目、对练项目、集体项目三大类组成,其中个人项目分为传统拳术和传统器械两大类。

(一) 个人项目:

1、传统拳术:

太极拳类:陈式、杨式、吴式、武式、孙式、其它传统太极拳(请在报项表中填写具体套路名称)。42式太极拳、陈式、杨式、吴式、武式、孙式太极拳规定套路均为传统项目。

南拳类:咏春拳、五祖拳、蔡李佛、虎鹤双形、地术拳、其它南拳(请在报项表中填写具体套路名称)。

其它拳术类:形意拳、八卦掌、八极拳、通臂拳、劈挂拳、翻子拳、地躺拳、象形拳、查拳、花拳、炮拳、红拳、华拳、少林拳、武当拳、峨眉拳等其它单项拳种的传统拳术(请在报项表中填写具体拳种和套路名称)。

2、传统器械

单器械:刀、剑、棍、枪、朴(大)刀、扇子、匕首、鞭杆、杖、棒、拐、铲、叉、太极剑(含42式太极剑)、太极刀、太极枪、南刀、南棍、其它器械。

双器械:双刀、双剑(含长穗双剑)、双鞭(含刀加鞭)、双钩、双匕首、双鈅、其它双器械。

软器械:九节鞭、双节棍、三节棍、流星锤、绳镖、其它软器械。

(二) 对练项目:徒手与徒手、徒手与器械、器械与器械对练。

(三) 集体项目:内容以单项拳种拳术或单项拳种器械为主要体现形式 [2]。

其参赛项目包含个人项目、对练项目和集体项目,个人项目中又包含传统拳术和传统器械两大类,涵盖太极拳类、南拳类、其他拳类以及单器械、双器械、软器械和多种对练形式,参赛项目繁多,充分展现我国传统武术的多样性。

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自开赛以来,参赛规模逐渐扩大,本届比赛参赛人数已达3000多人次,仅境外组参赛人员已达1400多人次,他们分别来自48个国家的参赛运动员,这些国家都是国际武联的成员国,现在国际武联共有152个成员国,虽然这次比赛只来了48个成员国,但是仅这48个成员国就来了1400多个参赛运动员,他们来到中国学武术、练武术,旅游,学习我们的文化,这肯定对中国武术走向世界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除去国际参赛人员,本次大赛参赛人员人数多,年龄跨度大,涵盖境内多个省市及港澳不同年龄段传统武术爱好者和各省市武术代表队,包括教练员和领队在内,与会人数达3590人,参赛规模呈均匀上升模式,就其广泛度和影响力而言,呈持续扩大趋势。这对于中华武术文化的传播和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3. 传统武术锦标赛对武术的传播和发展影响

1、国际层面

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拉近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距离,增进了各个国家之间的物质文化交流。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同样也是响应一带一路的赛事,对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交流起到了积极作用。中华武术的国际化传播路径是武术传播发扬的重要问题,传播路径能够树立国家形象,国民形象,体育形象,武术形象。我们围绕此次比赛采访了美国、澳大利亚、保加利亚、西班牙等多个国家的参赛运动员、运动员家长或是领队,了解了他们对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的看法或是态度。一位美国参赛选手的家长告诉我们,他的儿子从十一岁开始学习武术,到现在已经五年了。这已经是他的儿子第二次参加这个比赛了,他非常喜欢参加这个比赛,这个比赛让他有了展示自己,和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同台竞技的机会,这让他对武术的兴趣更加浓郁,学习武术的动力更足,信念更坚定!一位澳大利亚的选手表示她是通过国际武术联合会知道这个比赛的,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参加这个国际比赛了。她认为这个比赛组织得非常棒,她在这个比赛中认识了很多优秀的武术运动员,结识了很多很棒的朋友,并且表示下次比赛她也绝对会参加。同样,我们还采访了一位保加利亚的选手,他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当说到他对这种比赛的看法,他表示自己非常喜欢并且非常享受这种比赛,这次比赛让他增长了见识,对武术有了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兴趣也更浓厚了。中华武术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益扩大,越来越多的外国友人学习武术,爱上武术,武术在马来西亚的传播发展非常成功。其中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地区中华武术最胜行的地区之一 [3]。毫无疑问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对武术在全球的传播起到了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在采访过程中被采访者对这次大赛还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比如境外组的参赛选手希望裁判能够使用英文便于他们理解;希望为了方便能多设置几个活动场地入口等。由此可见,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也对武术的继承人起到了督促、展示、交流的作用。

中华武术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益扩大,越来越多的外国友人学习武术,爱上武术。通过竞赛,可以弘扬武术,扩大武术的影响力,可见武术竞赛对武术在国际上的传播和发展有着巨大贡献。

2、国家层面

新时代之下,中国武术的传承与发展并非只靠单方面的力量,而需要充分带动社会各阶层的力量,推动中国武术的再发展,助力中国武术的现代化转型 [4]。举办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对国家层面的影响,更多具体体现在承办城市及周边辐射区域上,是对一个城市资源条件、文化底蕴、办赛经验等层面的考验,赛事的顺利和成功举行,也会对承办城市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教育等各个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具体体现在:

1) 推进了体育产业和体育文化的发展:

为了满足赛事的要求,需要对市内原有的体育运动场馆进行整修和改造,增添和完善相关的体育设施。完善物质基础的同时,吸引相关的体育企业和体育公司以赞助商、合作商等身份参与到赛事里,商业资本的进入提升了赛事相关配套和服务的软硬件质量,客观上也促进了承办城市的体育产业化和商业化。同时在赛事期间,举办了丰富的周边活动,比如当地民俗体育项目的体验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艺展示等,在作为观众观看精彩比赛之余,广大人民群众也可以亲身参与,这对城市的体育文化发展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

2) 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增长:

国际大型赛事的落地举办,或多或少、直接间接地牵涉到城市各行各业的利益。来自国内外的参赛团体共几千人,刺激了交通、旅游、餐饮、服装、零售等行业,带来可观的短期收益。同时赛事的赞助企业也会伴随赛事进行而在当地开展不同规模和不同种类的商业活动,拉动消费,给当地的经济注入巨大的活力。

3) 增强了地区文化的传播:

中华武术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张“名片”,深受国内外群众喜爱。举办传统武术锦标赛,可以让城市也在这张名片上填色增彩。在赛事宣传中,把赛事与当地文化结合,在各国媒体面前展示城市的特色文化——包括饮食、建筑、风俗、历史等,这些鲜明的、有强烈地方特色的文化通过国内外赛事参与者和媒体而传播出去,将为外界更好的了解城市提供了鲜活的窗口,也为当地文化产业和体育产业的融合创造了良好的契机。例如在峨眉山举办本届赛事时,借赛事“东风”积极打造《峨眉传奇》等优秀的文化品牌,推动四川武术文化和产业发展迈上新台阶。

4) 提升了城市的政治影响:

社会大型赛事,需要城市投入许多社会资源,才能产生广泛的效益。为了调配和协调这些社会资源,承办市的政府需要与国际武术联合会、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文化部,以及从国家到地方的各级武术协会、省委省政府、省体育局、文化厅、高校(志愿者的主要来源)等部门和单位密切沟通和配合。市委市政府及体育局的领导和官员需要投入极大精力,协调各部门针对赛事执行相应的工作,以保障整个赛事的顺利进行。这样一项国际赛事,除了人、财、物力,同时也要组织强大的媒体宣传队伍,带来城市形象和知名度的极大提升。综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这样的大型赛事是对于承办城市综合实力的考验,同时成功的举办大型赛事也能够反过来促进和提升城市在体育、文化、经济、政治等各方面的发展。因此承办城市需要大力推进武术文化与城市发展在多方位、全链条上的融合,扎实推进本市的体育建设,在推广武术运动、巩固发展传统武术传承壮大的同时,发挥其全民健身作用,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3、个人层面

竞赛,在竞赛中比较高低,是对自己始终如一的训练的检验,是对自己美中不足的探寻,是对自己赛场心理的锻炼,更是对自己知识眼界的开阔。十年如一日,刻苦的训练带给我们的是身体素质的上涨和技术水平的提升,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日程,到底进步多少,我们又是否有提升,这很难得到一个精确的答案。这样的我们就会失去目标,进而丧失动力,久而久之,训练的热情就会大大消减。这个时候,外界的刺激就显得尤为重要。差距是需要对比才能凸显出来的,而对比就需要和与你志同道合的一群人进行比较。世界传统武术大赛,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比赛汇聚了全国各地高水准的武术运动员,各个年龄段,各种拳类器械,各种水平应有尽有。在这样一个平台之上,找到对比对象轻而易举,对自身的检验也就变得信手拈来。这不仅是对自己多年来刻苦训练的一个成绩肯定,更是对自己进步程度的一次度量,此举意义重大且必不可少。但就我们新时代下的青年群体而言,这确实是人生最困难的事情。而世界传统武术大赛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赛场之上,孰高孰低,一目了然。专业的评委,强劲的对手,都会不断的悄无声息的将你的不足之处揪出来,若能全面的领会这些,并找到改进的方法,那就是参加比赛的最大收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但仅仅是技术上的强大并不能获得最终的成功,拥有一颗自强自信,临危不乱的心脏的人才能真正的把握机会,一举功成。但自信并不像身体素质和技术水平,通过长时间的消磨锻炼就能获得,它需要你在真正的赛场上,真正的困难面前,不断地克服自己的紧张与恐惧,是要一次次的台上一分钟,才能磨炼出来的。世界传统武术大赛集结了各路高手,这无异于是对自我心态的更大考验,也意味着对临场控场的更大锻炼,所带来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传统武术大赛不仅邀请了国内好手,还邀请了国外的武术运动员。国际的视野让我们的眼界变得更加开阔,了解到了全球武术发展的情况,对于自身也就有了更好的自我定位。

武术教育价值对当代大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要向当代大学生认传达武术的核心教育价值,让当代大学生体会中华民族精神、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精髓、形成民族性格 [5]。大学培养“一带一路”建设人才的途径包括来华留学教育、本土国际化人才培养和中外合作办学等。“一带一路”倡议迅速壮大了我国大学的“一带一路”建设人才培养规模和教育平台。然而,需要关注的是,大学“一带一路”建设人才培养数量和教育平台急剧扩张的背后是效能增值不够理想。对于个人来说,习武不仅提高了身体健康水平,还塑造了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精神。身为在校的武术体育特长生,我们应该意识到传承武术文化、传承武术精神的重要性,我们更应该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带出国门、积极传播。

4. 结束语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武术对中国走向国际舞台起到了积极作用,武术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国际友人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武术”这个大家庭中,武术“走出去”是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发展,实现文化自信的重要内容。在共建“一带一路”进入高质量发展转变的新阶段,“一带一路”文化交流活动的主要任务不再是数量扩张,而是打造严谨细腻、精雕细琢,求共性谋共鸣的经典文化交流项目,通过文化感染力寻求理解和尊重,谋求文化认知的最大公约数,夯实“一带一路”建设的民心基础。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连年的举行,是对国家政策的响应、是对武术在社会中产生积极影响的契机和平台、更是为各习练武术团体技术切磋提供机会。

文章引用: 矫佳博 , 胡立虹 (2019) “一带一路”视角下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对武术的传播和发展影响研究。 体育科学进展, 7, 150-155. doi: 10.12677/APS.2019.74021

参考文献

[1] 王岗, 陈保学, 马文杰. 新时代“文化自信”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8, 41(8): 9-16.

[2] 国际武术联合会.
http://www.sohu.com/a/296356328_662109

[3] 唐明欢, 李乃琼, 尹继林. 中华武术在马来西亚的传播历程、特征、经验[J]. 四川体育科学, 2019, 38(1): 23-25.

[4] 刘梦茹. “健康中国”战略指导下中国武术发展研究[J]. 中华武术(研究), 2018, 7(5): 30-33.

[5] 韩玉冰, 唐明松. 高校武术教育对当代大学生全面发展的影响[J]. 体育世界(学术版), 2018(11): 90.

[6] 王岗, 陈保学, 马文杰. 新时代“文化自信”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8, 41(8): 9-16.

[7] 国际武术联合会.
http://www.sohu.com/a/296356328_662109

[8] 唐明欢, 李乃琼, 尹继林. 中华武术在马来西亚的传播历程、特征、经验[J]. 四川体育科学, 2019, 38(1): 23-25.

[9] 刘梦茹. “健康中国”战略指导下中国武术发展研究[J]. 中华武术(研究), 2018, 7(5): 30-33.

[10] 韩玉冰, 唐明松. 高校武术教育对当代大学生全面发展的影响[J]. 体育世界(学术版), 2018(11): 90.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