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广西地区扶贫政策分析及路径创新
Analysis of Poverty Alleviation Policy and Path Innovation in Guangxi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作者: 刘佳琳 , 粟启敏 :南宁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广西 南宁;

关键词: 乡村振兴扶贫政策路径创新Rural Revitalization Pro-Poor Policy Path Innovation

摘要:
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战略,目的在于解决我国的“三农”问题,实现我国农村人口全部脱贫。在此背景下,广西政府出台了大量关于扶贫的政策,努力完成在2020年我区农村人口全部脱贫的目标,并朝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目标前进。通过探析当前的扶贫政策,在分析到当前政策带来优秀成果的同时还认识到制度缺失等的不足,为此只有进行路径创新,解决出现的问题才能实现减贫致富、共同富裕。

Abstract: The strategy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is the strategy proposed by President Xi Jinping in his 19 re-port, with the aim of solving the problem of “agriculture, countryside and countryside” in China and realizing the total poverty alleviation of our rural population. In this context, the Guangxi government has issued a large number of policies on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strives to achieve the goal of all the rural population out of poverty in our district in 2020, and moves towards the overall goal of a well-off society. By probing into the current policy of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analyzing the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of the current policy, we also recognize the shortcomings of the lack of system, so that only by carrying out path innovation and solving the problems can we achieve poverty reduction, wealth and common prosperity.

1. 引言

“三农”问题一直是我国长期以来关注的重点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而解决农村人口贫困问题更是“三农”问题的重中之重,因此在召开十九大时党中央政府率先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旨在实现我国农村人口全部脱贫,农村经济得到全面发展,农民子女得到良好教育,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目标。

2. 广西地区扶贫政策的实施成效

2.1. 油茶助脱贫,产业振乡村

2018年11月广西政府出台了《关于实施油茶“双千计划”助推乡村产业振兴的意见》,通过此项计划我区油茶种植面积得到不断扩大,目前的油茶种植面积相比2010年翻上一翻综合产值也得到大幅度提升,农民的年收入也在不断增加。这项计划采用的是企业 + 基地 + 农户的合作模式,由企业承包土地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而农民则提供土地和劳动力,企业通过对市场的了解和产品的研发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形象,提升了油茶的销售额,解决了土地荒废劳动力剩余的问题,为农村贫困人口提供了就业机会 [1] 。自治区政府为发展油茶产业还提供了大量的技术支持,通过与各大高校和研究所合作,让专家学者亲自下到农田里进行指导,不断加强机械化种植,完善了从种植、培育、加工、销售的产业链条。

2.2. 建档立卡扶贫对象动态管理不断完善

由2018年开始我区政府就加强了排查贫困人口数量的工作,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建档立卡扶贫对象动态管理办法(试行)》对新增的贫困人口要深入了解其致贫的原因,对因病致贫的政府不断完善了医疗保障制度,解决了有病无处医的困境,而对因灾致贫的政府则加大了对其扶贫资金的帮扶力度,情况不同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对已经脱贫的人员市县政府也在不断跟进,加强对其的教育培训防止出现返贫现象,如出现返贫时除究其原因外市县政府还安排了干部、党员结对帮扶,使建档立卡的扶贫对象得到动态管理,脱贫的努力维持返贫的加强跟进,致力于2020年我区实现全面脱贫。

2.3. 小额信贷为扶贫奠定基础

金钱是解决贫困问题的主要力量,有了资金的支持才能更有效的实现全面脱贫,因此在2018年底自治区政府出台了《广西金融领域扶贫信贷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对农村贫困人口的借贷条件给予了很大优惠,例如降低利率,延长贷款期限,降低借贷要求等等,之前由于许多贫困户没有抵押的物品又找不到合适的担保人导致小额信贷政策付之东流,在做出改革后贫困户不再为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局面发愁,能真正的做到了回乡创业,通过自己的努力脱贫致富。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有通过自己的劳动才能走向富裕,产业的发展是脱贫的根本之策、根本之路,要实现产业的发展资金是必不可少的支持,扶贫信贷资金管理办法的实施让贫困户看到了希望,也为乡村振兴战略奠定了基础。

2.4. 加强易地扶贫,致力全部脱贫

易地扶贫政策主要就是解决“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问题,由于广西大多农村地区山高路险,地理位置环境复杂,加之又是喀斯特地貌,交通非常不便利,一些居住在山里的村民很少与外界沟通甚至连基本的家用电器也没有,因此导致了大量贫困户的出现为解决困境广西政府出台了《广西易地扶贫搬迁“十三五”规划》。规划强调针对生存环境差,不具备基本发展条件的地区必须采取搬迁的措施才有可能使其摆脱贫困,通过搬迁计划许多贫困居民住上了崭新的大房子,基础设施完善同时也得到了就业的机会,保障了居民基本的生活需求,此外,搬迁还采取因地制宜的原则,例如发展有机农业,特色旅游产业等,为更多农民能够回乡创业提供了机会 [2] 。2018年的易地扶贫搬迁由于资金充足、遇到良好的市场机遇如原料劳动力成本的降低和丰富的经验等使得脱贫取得了显著成效。

2.5. 教育精准扶贫,实现真正脱贫

教育是实现全面脱贫的重要手段,俗话说“知识改变命运”人们只有通过接受教育提高自身的知识文化水平,改变自身的思想观念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脱贫致富。根据自治区政府颁发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开展教育精准扶贫扶持贫困家庭子女上学就业的实施意见》中强调,必须重视贫困地区农民子女的教育问题,按照定人定向结对帮扶的办法由县乡干部明确每年需要帮扶贫困户受教育子女的人数然后根据不同标准给予不同的补助。据调查显示,意见实施以来许多贫困家庭不再因为钱的问题而担忧子女无法得到教育,辍学现象相比以前得到了明显的改善,职业教育在乡里也得到普及,使每一位青少年都有一技之长就业率显著提高。

3. 广西地区扶贫政策中存在的问题

3.1. 金融政策亟待优化

小额信贷政策虽然对解决贫困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要想彻底的消除贫困还是存在一定的距离。扶贫资金的来源主要由小额信贷,农民自筹和中央政府财政预算组成,其中小额信贷的占比最大,农民回乡创业和乡村产业的发展主要依靠小额信贷来提供资金支持,但是贫困户能贷款抵押的物品本就不多而且创业存在一定的风险性,一旦失败根本无力偿还,而政府在创业失败的问题上并没有给贫困户提供必要的保障,导致许多贫困户不愿利用小额信贷的方式进行创业改变自身困境而更多的是维持“等、靠、要”的老思想用政府给予的补助金来维持生活 [3] 。其次,广西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于全国其他省份是处于中下层水平,每年广西省政府能提供的扶贫资金很少不足以使全区贫困人口完全的脱离贫困而农民通过自筹得到的资金则更少了,但党中央政府对广西扶贫资金预算拨付的比例却很低导致广西地区在脱贫致富的进程上效果不明显。再者,扶贫资金筹集的渠道比较单一,没有充分利用第三部门、市场、企业等的优势为扶贫项目提供一臂之力。

3.2. 产业扶贫无缘顶层设计

振兴乡村产业是脱贫致富的根本之路,只有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贫困现状而不是依靠政府的补助金才能真正实现永久脱贫。我区在发展乡村产业时面临着许多问题,首先,产业扶贫没有被党中央政府列入顶层设计,没有出台相应的制度措施解决我区乡村产业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服务体系不健全,科学技术欠发达等问题 [4] 。其次,乡村产业管理体制不完善缺乏有力的龙头企业带动其发展,在种植、培育,生产和销售的产业链条上分工责任不够明确,对农民的监管方式也无法像对公司员工一样约束,没有利用政府这只有形手对其进行宏观调控形成了管理上的混乱。最后,我区产业扶贫缺乏中央政府提供的技术支持,“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只有技术得到发展农产品的产量才会得到提升,可惜长期以来广西农村地区大多都是小规模种植,难以形成一体化的种植体系,在产品研发方面品种单一属于我区的品牌较少。

3.3. 监管和保障制度的缺失

每年中央政府都会通过财政预算向各个省市拨放扶贫资金,而各个省市再根据每个县乡贫困程度的不同按照一定比例把扶贫资金分别交到贫困户的手中,但是在拨付的过程中有些官员通过暗箱操作贪污腐败把扶贫资金占为己用,导致许多贫困户拿不到补助金贫困现象越来越严重,政府缺乏有力的监管措施不能保障贫困户们的合法权益,加之贫困户们知识文化水平有限不知该如何上访表达自己的诉求同时又害怕得罪官员给自己惹麻烦,形成了有冤无处申的局面 [5] 。其次,有些县乡官员为了在绩效考核时有好的成绩扶贫仅仅局限于表面化,没有深究其致贫的原因是什么,也没有加强对贫困户的教育培训只是简单的发放补助金,导致返贫的现象严重,此外发放补助金也都是一次性全部发放完毕导致些许贫困户没有做到“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而是把钱都花在了盖楼买车上。

3.4. 扶贫缺乏主体性和自我发展能力

民众参与是扶贫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只有参与进来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的诉求,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但在具体实践的过程中由于大多数贫困户受教育程度不高缺乏自下而上表达诉求的理念并且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思想保守、陈旧,自我发展的意识不强,局限在自给自足的框架里,参与程度普遍不高。其次,农民缺乏主体意识,在长期官本位思想的引导下部分农民依然保持着“等靠要”的老思想,认为扶贫是政府的事情,政府发多少钱自己就用多少钱,处于被动的接受地位,不愿通过提高自身技术知识来脱贫致富,逐渐形成了依赖性,而政府官员也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不愿发动组织农民努力脱贫致富,造成县乡政府独自主导的局面 [6] 。

4. 解决制度缺失的有效路径创新

4.1. 构建新型的金融机制

第一,中央政府作为扶贫工作的带头人应增加对广西地区扶贫资金的投入,减缓由于资金的限制给扶贫工作带来的压力。政府应单独给贫困户设立创业基金项目,根据产业发展的规模,产品研发的数量给予不同的补助金,让广大农民能大胆放手的去拼搏,没有后顾之忧。第二,在小额信贷方面尽量降低贷款门槛和担保人的要求,除降低利息、延长还款时间外,如遇到贫困户创业失败的应尽量给予最大帮助,例如减免利息,只还本金或通过出卖劳动力的方式来偿还等。此外还可以根据产业的发展前景适当地提高贷款的资金,例如在广西地区油茶产业很出名,广西政府也在努力打造属于广西地区的油茶品牌,如果贫困户致力于油茶种植,想要深入对油茶进行产品研发的银行可以通过小额信贷提高其贷款的金额,帮助发展。第三,市场、企业和第三部门在构建新型的金融机制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农民的自筹能力有限,县乡政府可以通过与企业合作,由企业提供产业发展资金,培育的产品低价卖给企业,也可以与企业共同合作,企业和贫困户同是股东,每年按投资的比例分红,此外也可以发挥第三部门的作用,采取公益捐赠的方式帮助贫困户度过难关。

4.2. 创新经营机制

广西地区产业发展缓慢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经营机制的不健全,例如旅游扶贫产业,政府没有重点打造属于我区的特色旅游景点,而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也不完善,缺乏星级的国际酒店和通往景点的交通不便利等问题。要创新经营机制,首先确定好与贫困户合作的龙头企业,分析当前的市场环境确定需要发展的产业,再制定一系列的发展规划,例如投入的成本,需要的劳动力数量等问题,制定出发展的各阶段目标和总目标。其次,提高企业的科学技术水平,加强对农民的培训,努力实现机械化作业,加强对产品的研发,争取做到产品创新,形成“市场无我有市场有我精”的局面。最后,公司应制定出明确的管理规定,确立好公司和贫困户双方的义务和责任,做到奖惩分明,充分维护贫困户的合法权益,防止出现违法乱纪的现象。

4.3. 健全监督保障机制

第一,我区政府要严格制定出扶贫工作中出现违法乱纪的处罚办法,明确各个扶贫官员的任务和责任,建立环环相扣的责任追究制,防止出现权责不清、管理重叠、相互推诿的现象 [7] 。第二,加强政务公开、信息公开,要把扶贫资金的使用落实到实处花费的细则罗列清楚,保障贫困户的知情权、监督权,防止官员的贪污腐败、暗箱操作。第三,不定期的举行政府开放日,让农民了解政府的日常运作和上访的途径,听取群众的意见建议,让农民能充分参与到扶贫的工作当中,而不是绝对的依靠和服从。

4.4. 建立教育合作机制

首先确立好大学或研究所 + 产业 + 贫困户的定户定向帮扶模式,派出大学的专家学者亲自来到农田里了解产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然后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指导农民如何有效种植和利用机械作业。其次可以与农户签订合作项目,让农学的大学生把这里作为实验基地,对产品的研发,产量的提高有很大帮助。此外还可以开设农田课堂,根据地理环境因地制宜,发展不同的产业,让每一块土地都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农村无业青年问题严重,政府还应加大对农村青少年的职业教育培训,通过定向招生的方式,让农村游手好闲的青少年都能去职业学校学习一门手艺,对于特别贫困的家庭可以减免学杂费,减少辍学现象,使得2020年能真正全部脱贫从而实现共同富裕。

文章引用: 刘佳琳 , 粟启敏 (2019)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广西地区扶贫政策分析及路径创新。 社会科学前沿, 8, 1783-1787. doi: 10.12677/ASS.2019.810243

参考文献

[1] 陆鹏, 于潜驰.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同乐苗族乡扶贫问题实证分析[J]. 黑龙江民族丛刊, 2013(6): 66-70.

[2] 莫光辉. 农民创业与国家扶贫开发政策有效衔接的路径选择——基于广西天等县的实证分析[J]. 中国发展, 2014(7): 78-83.

[3] 施济蓝. 精准扶贫政策在实践中的问题及其优化策略——基于广西南部少数民族自然村的调查[J]. 问题研究, 2017(8): 59-61.

[4] 王泉基. 关于基础设施建设对农村扶贫工作的作用的探索研究——以广西融水县雨卜村为例[J]. 传承, 2008(5): 60-61.

[5] 陈超容. 广西沿边地区精准扶贫政策实施效果调查研究——以广西百色那坡县为例[J]. 智库时代, 2018(40): 215, 219.

[6] 江童. 农村空心化背景下广西精准扶贫政策执行的困境及路径分析[J]. 哈尔滨学院学报, 2018, 39(4): 48-52.

[7] 吕付华, 赵燕. 精准扶贫实践困境及其潜功能逻辑与对策——以广西三江A村为例[J].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 2018(3): 105-112.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