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注性副词“千万”和“万万”比较研究
A Comparative Study of Commentary Adverbs “Qianwan” and “Wanwan”

作者: 秦小凤 :淮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安徽 淮北;

关键词: 千万万万句法语义语用Qianwan Wanwan Syntax Semantics Pragmatics

摘要:
作为评注性副词,“千万”和“万万”具有可比性。本文在语料分析基础上,从句法、语义和语用出发阐释二者的异同。在句法方面,主要是对两种副词的分布和对句法功能进行描写。在语义特征方面,主要是分析归纳二者的语义特征。在语用方面,二者都具有评注功能,此外二者具有的传信度和表达的口气不同。

Abstract: As commentary adverbs, “Qianwan” and “Wanwan” are comparable. On the basis of corpus analysis, this paper explains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the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yntax, semantics and pragmatics. In the aspect of syntax, it mainly describes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two adverbs and their syntactic functions. In terms of semantic features, the main purpose is to analyze and summarize the semantic features of the two. In terms of pragmatics, both of them have commentary function. Besides, they have different credibility and expressive tone.

1. 绪论

现代汉语副词一直是汉语语法研究的热点和重点,各种语法著作在谈及副词时都会给副词划分次类。正如吕叔湘先生所说,“副词的内部需要分类,可是不容易分得干净利索,因为副词本身就是个大杂烩”( [1] : p. 16)。评注性副词是张谊生老师以副词句法功能为主要标准,以其相关的意义为辅助标准,以共现顺序为参考标准划分出的一种次类。我们在文中采取张谊生老师对评注性副词所作的定义,“评注性副词在句法上可以充当高层谓语;句中位序比较灵活,可以在句中,也可以在句首;主要是表示说话者对事件、命题的主观评价和态度”( [1] : p. 16)。

前人对副词“千万”和“万万”的研究并未从评注性副词的角度出发,( [2] : pp. 163-164) ( [3] : pp. 36-37) ( [4] : pp. 138-141) ( [5] : pp. 30-39),所以本文具有存在的价值。文章从句法、语义和语用出发,运用共性描写和个性揭示相结合的方法,以期对“千万”和“万万”的用法进行较全面的解释。本文所用语料均来自BCC语料库和现代汉语语料库,所有语料均标明出处,个别长句略作删减。

2. 句法层面

1) 句法分布异同

“千万”和“万万”在句法分布方面的不同点在于:“千万”可以放在句中、句首和句尾。而我们对BCC语料库和现代汉语语料库进行穷尽检索,未发现“万万”位于句尾的用法,“万万”只能放在句首和句中。如下例句:

(1) 千万不可遇事顶牛,彼此不服气,只要求别人服从自己,自己却绝不让人。(周家清《婚姻法讲话》第1,3,4,5,讲节录)

(2) 我也没在意,可我万万没有料到,丽华竟瞒着我去找了一趟腊梅。(谌容《永远是春天》节录)

此外,在句式选择方面,“万万”基本不能用于肯定句,也不可在句中连用。但“千万”可用于肯否定句中,也可在句中连用。如下例句:

(3) ……“绒绒爹,我求你哩,你把绒绒接回来,明天你看戏俺给你钱,你要下棋,俺给你腾工夫,……早饭俺给你吃黄米粽子蘸白糖,中午俺给你烫壶老白干,晚上还给你吃捞白面,你行行好,千万、千万、千千万,早把……”(《人民日报》1962年10月22日)

(4) 美枝知道事情不妙,便立即给吉义回电,叮咛他千万不要去干坏事,她明天回来一定给带回一大笔钱。(李明《杜丘之死》节录)

2) 句法功能异同

“万万”和“千万”在句法功能上的相同点是,二者都可在句中充当高层谓语,如下例句:

(5) 我们千万不能忘了舞蹈是艺术,这是它生命力的所在。(赵国纬《舞蹈教学心理》第3、6、9章节录)

(6) 万万没想到,那年过春节,她大嫂拄根棍儿,牵着已经八岁的旭东,不顾监管他的造反派的阻拦,冲进“牛棚”,给他送粘豆包来了。(《有情人难成眷属》节录林予、谢树)

从表达的角度看,前句包含两层表述,低层是“我们不能忘了舞蹈是艺术”,高层是“我们千万不能忘了舞蹈是艺术”。后句也包含两层表述,低层是“没想到她大嫂给她送粘豆包”,高层是“她大嫂会给他送粘豆包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二者都可在句中作状语,都可连接小句,如下例句:

(7) 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写大字须用大笔,千万不可用小笔!(李叔同《弘一法师全集》)

(8) 抗战时期,凡我同胞,均须卫生为健国之本,万万不可传染!(钱钟书《围城》)

“万万”和“千万”在功能上的不同点是,“千万”否定式可以和把字句共现,而“万万”不可。

(9) 听了这样的判决,看到把活孩子高高提起即要劈开的紧张惊险情景,其中一个上身穿白裹红的妇女不由自主地摊开双臂,仰首惊呼着向所罗门痛声乞求:“把孩子给她吧,千万别杀了他!”(赵海江《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节录)

(10) 老板在公司里工作,领薪水归领薪水,纯利还是要拿的,但这时千万不可把纯利也算作行政部门的主管薪资。(郝明义《工小企业的经营》节录)

3. 语义层面

“千万”和“万万”语义相同点是:

1) 表达正预期。

(11) 父亲则再三叮咛:“到大学后,千万不要唱歌了。”(姚芳藻《“建筑师”成了歌唱家》节录——记朱逢博)

(12) 农家肥是老底子,是传家宝,万万不可丢掉。就是将来化肥多了,咱农家肥也是改良土质、提高地力的好东西。(《人民日报》1962年01月08日)

所谓正预期就是说话者不希望听话人做出违背自己意志的事。例(16)中“父亲叮嘱儿子,不希望他读大学的时候再唱歌。”例(18)中“说话者的主观意志非常强烈,他不希望大家把农家肥扔掉,违反他的预期。”

2) 表示叮嘱和提醒。

(13) ……敲门声把我从遐想中唤回,侍者特地来叮嘱我们,晚上务必留心门户,千万不可单身外出,因为夜间常有野兽出没。(《人民日报》1982年01月31日)

(14) 李宗仁沉思片刻后对郭德洁说:“王光美女士我们过去在北平时就相熟,那时她是个普通人,我大小还是个官;现在的地位可不同啦,我们是被人家领导的……所以我们赴宴时,万万不可表现得过于亲热,免得人家不高兴。(苏理立《李宗仁和他最后一位夫人》)

“千万“和“万万”语义不同点是:

1) “千万”含有主观否定义,“万万”含有主观肯定义。

(15) “……你给嘉轩把我的话捎过去,钱呀粮食呀要是急着用,从我这儿拿,地是千万不敢卖。” (陈忠实《白鹿原》)

(16) 老夫还指望他有朝一日统十万雄兵为大隋立不朽之功勋,谁知竟死于奸人李靖之手!小侄是天下第一剑客,杨府其他人万万不及。 (王小波《黑铁时代》)

前一例强调了“千万”主观否定义,例(17)强调了“说话者对卖地这件事的主观否定。”后一例强调了“万万”主观肯定义,例(18)中强调了“对小侄剑术的主观肯定。”

2) “万万”表示主观违愿,即说话者本人不愿意做某事。

(17) 马步芳的一个汉兵营进驻到了西结古草原,要求各个部落供给牛羊肉和狗肉。牛羊肉当然是可以的,要活的送活的,要死的送死的,但狗肉万万不可。(杨志军《藏獒1》)

例(17)是各个部落主观不愿意供给汉兵狗肉。

3) “万万”具有潜在结果义。

(18)王守澄把郑注、李训安插在唐文宗身边,用意是想隔断唐文宗与正直朝臣的联系,作他的耳目,万万没想到,他的命却丧在这两个人手中。(录袁闾琨、魏鉴勋《太监史话》第2,4,5,7章节)

上例中如果不是王守澄把郑注、李训安插在唐文宗身边,他的命也不会丧在这两人手中,但现在的结果是王守澄已经丧命,而这种结果正是通过“万万”呈现的。

4. 语用层面

1) 传信功能

传信范畴是认知语言学中的概念,认知语言学认为,人们在说出语言时,语言包含着对主、客观世界的认识,这种认识有的是肯定的,有的是猜测的,有的则是毫无证据的,而说话者在表达他们的言论时会采用不同的修饰语,这种修饰语就是传信词(evidentials),它所表达的语义范畴就是传信范畴(evidentiality)。副词正是表现传信范畴的一种语法方式,语法学界认为,语气副词的传信功能主要表现在两点:一表现对事实真实性的态度,二表明对事件的确信程度。( [6] : pp. 62-71)本文认为“千万”和“万万”作为评注性副词具有传信功能,能够反映出说话者对所说事件的态度和确信程度。如下例句:

(19) 转一下摇把,翘起一根木杆,表示2的平方根是1.摇两下,立起四根木杆,表示2的平方根是1.4.再摇一下,又立起一根木杆,表示2的平方根是1.41.千万不能摇第四下,否则那机器就会哗喇一下碎成碎片。(王小波《怀疑三部曲》)

(20) 阮大铖一听,当真是又吃惊又光火,因为他万万 没想到,在他已经跻身高位、权倾朝野的今天,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大胆,公然来捋他的“虎须”!(刘斯奋《白门柳》)

上面两例都是用“千万”和“万万”来加强否定语气的,分别表明“摇第四下机器会碎成碎片”和“有人来挑战如此位高权重的我是没有想到的”。

虽同样具有传信功能,但二者的传信度有所不同,“万万”的传信度要高些。因为“万万”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释义是:绝对;无论如何,“千万”在词典中的释义是:表示恳切叮咛。( [7] : pp. 1351, 1037)由此可以看出,“万万”的语气更强烈,含有不可置疑之义,所以“万万”传信度更高。

2) 评注性

根据评注性副词定义(张谊生,2000),该类副词可以对句子进行评注。由于评注性副词在句中所处的位置不同,所以它们的评注域也有所不同。“凡是既可以位于句中也可以位于句首的评注性副词,大多是全幅评注,也就是对整个句子进行评注,但有时也可以是半幅评注;凡是只能位于句中的评注性副词,只能是半幅评注,也就是只对述题部分进行评注。”全幅评注时基点是句外因素,且整个句子都是新信息。半幅评注时基点是句内因素,只有述题是新信息。评注性副词“千万”和“万万”都具有评注功能。如下例句:

(21) 他跑到他们跟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说:“你们快走吧,千万不要给歪嘴子干了!”(浩然《金光大道》节录)

(22) 万万想不到,又过去一月后,金虎突然写来了封绝情信,那信写得很简单:月娟,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那颗善良的心。(彭荣生《正是为了爱》)

(23) 小伙子心里不安地嘀咕:我的苗大叔、好大叔,你可千万别出声儿、别表态呀!(刘亚舟《男婚女嫁》节录)

例(21)“千万”位于分句句首,属于全幅评注,是以句外因素“他们”为评注的基点,对述题“不能和歪嘴子干”进行评注。例(22)“万万”位于全句句首,属于全幅评注,是以句外因素“我”为评注的基点。这两例中“千万”和“万万”所在的句子都是新信息。例(23)“千万”位于句中,属于半幅评注,以句内因素“大叔”为评注基点,对述题“大叔别出声、别表态”进行评注,同时只有述题部分是新信息。

3) 口气

这里所说的口气是属于语用层面的概念,因为口气和语气的区别和联系不是本文所谈的主要内容,所以这里不做论述。所谓口气是指说写者在使用语言时表达出来的某种情感评价。这种情感评价可以借助语音、词汇和语法等手段进行表达。而词汇手段往往是借用助词、副词、叹词等词语来表达情感。( [8] : pp. 44-50)评注性副词“千万”和“万万”在表达情感方面存在差别,这种差别可以概括为主观程度不同,或表达情感的强弱不同。在比较二者情感评价的强弱时,“千万”和“万万”是可以互换使用的,这种互换是指二者互换使用时语法上成立,但语用上存在差别。

(24) 我默默地对自己说,无论这伤害有多深,千万(万万)不要叫爸爸妈妈知道此事,我对不起他们22年来的养育之恩。(肖虹《相见,仅仅四次……》)

(25) ……“小秦,用电筒射住它的眼晴,千万(万万)不要熄灭电筒!”(童恩正《追踪恐龙的人》节录)

(26) 爸爸老是对罗盛教说:放牛的时候,千万(万万)要小心,可别贪玩。(吴小武《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节录)

以上三例,“千万”和“万万”在句子中可以互换使用,此时它们的语义可以概括为[+无论如何、+不管怎样]。但二者互换使用时,句子的口气不同。用“千万”时,句子情感相对较弱,句子倾向表达出一种苦口婆心的劝告或叮嘱。而用“万万”时,句子情感较强烈,句子倾向突出说写者的主观意志。用“千万”时以上句子的口气分别是:“劝告自己不让爸妈知道此事”、“叮嘱对方不可以熄灭电筒”、“爸爸叮嘱罗盛教放牛要小心”。用“万万”时句子的口气分别是:“绝对不能让爸妈知道此事”、“绝对不能让电筒熄灭”、“爸爸告诉罗盛教绝对不可以贪玩,无论如何要小心”。

5. 结语

综上所述,可将“千万”和“万万”用法归纳如下:

第一,在句法层面,“千万”可以放在句首、句中和句尾,而“万万”一般只能放在句首和句中;“千万”可用于肯否定句中,而“万万”基本只用于否定句;二者均可在句中作状语,均可充当高层谓语。此外,“千万”否定式可与把字句共现。

第二,在语义层面,二者都可表达正预期,都可表示叮嘱和提醒。此外,“万万”还可表示主观肯定、主观违愿,也可表示潜在结果义,“千万”可表示主观否定义。

第三,在语用层面,二者都具有对命题的评注功能,不同点在于虽都有传信功能,但“万万”的传信度更高;虽都可以表达一定的口气,但强弱不同,使用“千万”时句子语义情感相对较弱,倾向表达一种劝告或叮嘱,使用“万万”时句子语义情感比较强烈,突出表达说写者的主观意志。

文章引用: 秦小凤 (2019) 评注性副词“千万”和“万万”比较研究。 现代语言学, 7, 792-797. doi: 10.12677/ML.2019.75105

参考文献

[1] 张谊生. 现代汉语副词研究[M]. 上海: 学林出版社, 2000.

[2] 柴延艳. 副词“千万/万万”的共时比较[J]. 剑南文学(经典教苑), 2013(7): 163-164.

[3] 胡艳. 有关副词“千万”“万万”的考察[J]. 文学教育(下), 2014(4): 36-37.

[4] 张荩文. 必要类副词“千万”和“万万”的对比分析[J]. 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 2016(6): 138-141.

[5] 柴延艳. 副词“千万/万万”的语法化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 2010: 30-39.

[6] 齐沪扬. 语气副词的语用功能分析[J]. 语言教学与研究, 2003(1): 62-71.

[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现代汉语词典[M]. 第7版,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6.

[8] 张云秋. 现代汉语口气问题初探[J]. 汉语学习, 2002(2): 44-50.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