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汉情歌歌词中爱情概念隐喻对比分析
A Contrastive Analysis of Conceptual Metaphors of Love in English and Chinese Love Song Lyrics

作者: 王小能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山东 青岛;

关键词: 爱情概念隐喻歌词英汉对比Love Conceptual Metaphor Lyrics Comparison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摘要:
爱情,是人类拥有的最美好和珍贵的情感之一。在中西方,爱情一直是歌手们、作曲家们乐而不厌的话题。但因爱情是一种抽象的意识体,歌词中往往会使用概念隐喻的方式,借助其他具象化的熟悉的事物来描述爱情,以促进这种情感体验的传播与交流。本文通过归类英汉歌词,对歌词中的爱情概念隐喻进行分析,发现英汉歌词中的爱情概念隐喻存在共性,即采用相同的源域,但也存在个性,即分别采用带有中西文化特色的源域。

Abstract: Love is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and precious emotions that human beings possess. No matter in the East or in the West, love has always been a hot topic for singers and composers. However, love is an abstract consciousness and it is hard to illustrate or explain. Therefore, in lyrics, conceptual metaphor is often applied to describe love with the help of other concrete and familiar objects, so as to facilitate the communication and interaction of this emotional experience. By categorizing English and Chinese lyrics and analyzing the conceptual metaphor of love in there, this paper finds that there are some similarities in the conceptual metaphor of love in the lyrics which means English and Chinese have some same source domains of love, also there are some individuals, which means English and Chinese have the source domain of love with their own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1. 引言

爱情的难以琢磨之处,就在于它既能让人甘之如饴,也能让人痛之欲焚。因此,作曲家们也在歌词中采用了许多甜蜜美好或阴暗消极的实体喻体(源域)去解释爱情,这就是爱情概念隐喻,但这里的隐喻不仅是一种修辞现象,而是认知语言学中的隐喻概念,是对抽象范畴进行概念化的认知工具。

国内外学者已经对英汉诗歌、小说和歌词中的爱情概念隐喻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分析。美国学者Lakoff和Johnson在他们1980年出版的《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首次正式提出了“概念隐喻”的概念,Lakoff根据始源域的不同把概念隐喻分为三类:实体隐喻、结构隐喻和方位隐喻。李长慧(2010)和邵艳红(2013)的研究指出,由于思维的共性,导致人们在理解和体验爱情时,会使用共同的源域。毛佳玳(2012)和秦梦阳(2014)的研究表明,在不同文化中,人们通常会采用不同概念隐喻表达这种微妙的情感,而对这种差异的研究可以加深人们对中英爱情观差异的理解。

随着时代的发展,思想的进步,人们对爱情也有了新的理解和思考,对爱情概念的认识也发生了转变。本文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运用概念隐喻的语言学理论,对英汉流行情歌歌词中爱情概念隐喻的异同点进行总结分析,并分析差异产生的原因,旨在对中西方爱情观、婚姻观等方面有更深入的认识与理解。

2. 概念隐喻介绍

概念隐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方法,更是一种思维方式。概念隐喻指的是提取一个抽象概念的本质特征,并将其与现实生活中的实体物的显著特征进行匹对,从而将这种抽象概念中的隐含意义附在该实体物上的过程,从而帮助理解抽象概念,引发读者共鸣。

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概念隐喻的三要素为源域、目标域和映射,人们将目标域的特点映射到源域,源域对被映射的特点做出选择和限制,从而建立起两者之间的映射关系。概念隐喻分为三种:结构隐喻、本体隐喻和方位隐喻。本文主要研究讨论英汉情歌歌词中结构隐喻和本体隐喻的使用。

3. 研究问题

本文主要研究以下三个问题:

英汉语言中爱情概念隐喻的相同点有哪些?

英文和汉语中分别有哪些特殊的爱情概念隐喻?

英汉语言中爱情概念隐喻差异产生的原因有哪些?

4. 结果与讨论

4.1. 英汉语言中爱情概念隐喻的相同点

英语言中的概念隐喻具有共性,这是因为中西方文明中存在着共性,因此人们对爱情的认知和体验中有了相似重叠的部分 [1] 。人们发现了某种事物的共性特征,将其提炼出作为一种带有引申义的意象。以下,我将列举几类英汉语言中相同的爱情概念隐喻意象,并进行分析。

4.1.1. 爱情是“游戏”

例一:在你的心里,爱情只是游戏。

——大哲《爱情游戏》

例二:爱情是两个人追逐的游戏。

——毛阿敏《爱情游戏》

例三:I wanna be your end game. I wanna be your first string.

——Taylor Swift《End Game》

例四:It’s all in the game of love. You roll me. Control me. Console me.

——Santana《The Game of Love》

在这一概念隐喻里,爱情里的双方就是游戏里的双方,双方相恋的过程也是博弈、斗智斗勇的过程,两个人处在一种类似于竞技游戏的状态里,竞争的是爱情中主导权的归属,谁能获得爱情的主导权,或被爱的更多的一方就是这场游戏里的获胜方,如例四中提到的“Roll me. Control me. Console me.”便是游戏中处于被动地位的弱势一方。同时,在爱情这场游戏里还需要使用“计谋”和“窍门”,并遵循一定的恋爱守则,也就是游戏规则,才能使爱情关系延续下去。此概念隐喻生动形象的反映出当今浮躁社会中爱情“娱乐化”的现状。

4.1.2. 爱情是“旅途”

例五: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陈奕迅《爱情转移》

例六:哪里是下一站?心中没有答案。爱或许就在未知的遥远。

——水木年华《启程》

例七:You’ll get home but I’m on my way out now. Not the some destinations. I will stay when you get off the train.

——Sigrid《Dynamite》

例八:I’m gonna take you on a journey of love.

——The Crests《Journey Of Love》

在这一概念隐喻里,爱情是“旅程”,旅途中的同伴是爱人,旅途中的未知和艰难险阻是爱情中的一波三折,而目的地也就是爱情美好的结局,如例五中提到的“爱情不停站”指的是踏上了爱情的旅途便不能说停就停,需要勇敢的走下去。在爱情的旅途中,有的人可以互相陪伴、克服种种困难到达幸福终点 [2] ;也有人中途放弃,选择离开;有人好聚好散,也有人不欢而散。这段旅程是未知的,不知道沿途会有什么风景,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儿,结局时好时坏无法提前预测,就如同爱情长跑一样。此概念隐喻十分贴切的形容了爱情中的未知和困难,需要两人携手共进,去体验爱情里的种种。

4.1.3. 爱情是“交易(商品)”

例九: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慕容晓晓《爱情买卖》

例十:你把爱情当成金钱的交易,不再委曲求全挽留你。

——陈伟《看透爱情看透你》

例十一:My money is yours. Give you little more because I love ya.

——Justin Bieber《Love Me》

例十二:I love to take. I can not give. You gotta understand.

——Groove Coverage《Why You C Is What You Get》

在这一概念隐喻里,爱情是“交易”,十分符合在市场经济占主流的当下 [3] ,爱情被利益化、物质化,被一些人看作金钱、利益的交易的现状。在爱情交易的过程中,有买方和卖方,有付出的一方和汲取的一方,如例十二中提到的“I love to take. I can not give.”,有的人只愿意索取却不愿意付出,此时的爱情便不是一场等价交易。随着物欲对人的影响越来越大,爱情不仅仅是双方心灵上的沟通,还被视为一种利益的互换,比如“嫁豪门”,女性用自己的年轻和眉毛作为资本,去交换更好的生活条件和社会地位。此爱情概念隐喻十分生动形象的反映出当下爱情“变质”的现状,而这种性质的爱情也不能被称为是真正的爱情。

4.1.4. 爱情是“自然现象”

例十三:爱是纯洁的白雪,爱是火红的朝阳,爱是不可预知的未来。

——李健《Color My Love》

例十四: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指引我们想要的未来。

——张韶涵《欧若拉》

例十五:Your love warms me like sunshine. Your love cools me like a summer rain.

——Joshua Radin《My My Love》

例十六:You’re all alone again and love is a cold wind.

——Roy Orbison《Love Is A Cold Wind》

以大自然中的自然现象作为爱情概念隐喻的源域也是一个通用的技巧,这些自然现象大都带有起兴衰落的周期特征和不能人为掌控的特点,且其变化可以使人类获得直观感受,如例十五中写道“Your love warms me like sunshine, cools me like a summer rain.”,爱是阳光的温暖,也有夏雨的清爽。同时也符合人类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关系,人类依附于大自然,并享受着大自然带给人类的美妙体验,因此人类会不自觉的将自身的情感投射于大自然中 [4] ,并寻找相对应的事物、现象作为寄托。

4.1.5. 其他

除上述之外,英汉语言中还存在很多其他共同的爱情概念隐喻,如“火”、“疾病”、“束缚”、“毒药”等,都在中西方爱情体验中引起了广泛的共鸣,并体现出中西方丰富多彩的情感语言表达,本文不再详细展开。

4.2. 英文中特殊的爱情概念隐喻

4.2.1. 爱情是“神话故事中的事物或典故”

例十七:Let’s get stupid dancing with Cupid tonight.

——Daniel Powter《Cupid》

例十八:Pandora comes today. As she dazzles and she dances. You find hope and lose yourself again.

——Al Stewart《Pandora》

古希腊罗马神话作为英语文化的两大基石之一,因其故事的丰富性和生动性,对西方社会的生活和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爱情故事,在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占了很大的比重,甚至大部分的人物关系是由爱情串联起来的,其中有纯洁专一的爱情传奇,也有掺杂了背叛、欺骗和乱伦的爱情悲剧,这些文化资源被广泛地应用于现代情歌中,一个简单的词语经常会带有深远的含义和渊源,如例十八中提到的“Pandora”意指外表美艳动人,但其实会带来灾难的东西,正如爱情的甜蜜蒙蔽了恋人的双眼,使他们忘记了爱情也会给人带来悲伤和痛苦,这也为歌词增加了趣味性,与中文中的“引经据典”相似。此概念隐喻往往通过较隐晦的手法传达爱意,充满了浪漫气息与神秘色彩。

4.2.2. 爱情是“宗教中的事物”

例十九:What should I do? I’m cut in two. I love forbidden fruit.

——Toya Delazy《Forbidden Fruit》

例二十:God is love. And love will never fail me.

——The Innocence Mission《God Is Love》

西方语言受宗教,主要是基督教和圣经的影响,在情歌中也会使用与宗教有关的爱情概念隐喻,例如会提及“耶稣”、“亚当和夏娃”、“禁果”、“蛇”和“上帝”等,与中文歌词受佛教影响相似,是一种植入在思想中的信仰。这些意象都具有深层的文化含义,体现出一部分人对爱情的虔诚与尊重,也反映出一部分人思想仍受宗教教义的束缚,如例十九中提到的“forbidden fruit”的字面意思是禁果,但其实指爱情,明知道不能碰触,却还是忍不住去尝试。此外,很多歌词通过对宗教相关事物的批判,表达自己想要挣脱束缚、不顾世俗眼光,去轰轰烈烈恋爱的反叛精神和自由意识。

4.2.3. 爱情是“甜品”

例二十一:I want an ice cream love is such a sweet thing.

——Adore Delano《I Really Like It》

例二十二:Happy even after, with honey in his kiss.

——《Cake And Love》

此概念隐喻与西方人的饮食习惯有关,甜品是西餐中的最后一道菜,也是一顿完整的西餐中非常重要的一道程序,据了解,若去西方人家中做客,甜品的精致与美味程度可以直接反映出女主人的做菜水平,甚至会影响客人对女主人的整体印象。因此,甜品是西方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西方人也对甜品有着狂热的喜爱。爱情与甜品最大的相同点是甜蜜,因此甜品很大程度体现出爱情的显著特征,如例二十一中提到的“ice cream love”,甜品的香甜浓郁和细腻丝滑的口感正好符合爱情中甜蜜美好的感受,都会使人有幸福的感觉。

4.2.4. 爱情是“动物”

例二十三:Do it for the fam dog ten toes down dog. Love and loyalty that’s what we stand for.

——Lil Wayne《Sucker For Pian》

例二十四:You’re the pigeon. You’re the one I love.

——Cliff Richard《Pigeon》

在现代的西方,人与动物的关系更为和谐和平等,宠物在西方家庭中会被当作正式的家庭成员,往往会有自己专属的房间或区域,在社会上也有很多动物保护组织,经常会举行各种义工、宣传活动。在情歌中经常以“狗”、“鸽子”、“海豚”和“火烈鸟”等动物喻爱情,这些动物都带有深层的文化含义,与中文中的理解存在偏差,以“狗”为例,英文中的狗带有褒义,因为狗被视为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因此在爱情概念隐喻中的“狗”指代忠诚、专一和不离不弃的爱人,如例二十三中提到的“love and loyalty”;但是在中文中,“狗”往往带有贬义,往往骂人时会说对方是狗,因此中文中的“狗”指代爱情中三心二意、忘恩负义的人。此概念隐喻带有文化特殊性,需具体情境具体分析。

4.3. 汉语中特殊的爱情概念隐喻

4.3.1. 爱情是“缘分”、“命运”

例二十五:红尘中的爱恋,是缘分拨弄琴弦。

——晓晓《缘分情缘》

例二十六:是上辈子我欠你的,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

——张学友《一路上有你》

此概念隐喻的形成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佛教自古代时期就开始在中国传播,影响深远,佛教讲求前生今世、前因后果,相信缘定胜天,对于力不从心的事和难以捉摸的爱情,需要看缘分,不能强求,如例二十六提到的“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爱意,便觉得是上辈子欠下的爱,这辈子要偿还。其次,在古代,小农经济占主体,人们依附于大自然,天气对庄稼收成起着决定性作用,因此人们对“天”有很强的敬畏之心,认为“天”上有神灵,神灵指的大致是佛教中的佛祖,人们相信一切事情(包括爱情)都由上天来安排,人各有各的命。此概念隐喻来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带有封建色彩,但之所以延续至今,说明这些意象有合理性,可以成为人们情感的寄托。

4.3.2. 爱情是“农产品”

例二十七:你和她还在藕断丝连,将我心底的爱火熄灭。

——陈瑞《藕断丝连》

例二十八: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杨臣刚《老鼠爱大米》

此概念隐喻来源于“民以食为天”的思想和古代小农经济长期占主导地位的影响,粮食在中华民族心中始终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5] ,就如同爱情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必需品,如例二十八中提到的“老鼠爱大米”,大米是老鼠的必需品,就像爱情也是人的必需品,粮食带给人们的饱腹感和满足感符合爱情带来的充实感和幸福感,这种安稳放心的感觉正是一段平淡真实的爱情所能带来的最佳体验,。此种爱情概念隐喻运用现实生活中的平凡事物,最能引起人们心中的共鸣。

4.3.3. 爱情是“鸳鸯”、“龙凤”等成双成对的事物

例二十九: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庞龙《两只蝴蝶》

例三十:看似邪恶但纯净的天真,留着最珍贵的血随时献给最爱的人。

——曾轶可《黑天鹅》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推崇成双成对的动物或是互补的两部分,认为有好事成双、永结连理的好寓意。结伴而行的天鹅、比翼鸟和连理枝正符合爱情中双入双出的两人;而龙凤和日月的相辅相成也符合中国传统认知习惯中的“一阳一阴”“男胜女衰”。而这些意象形影相随的状态也表达出对爱情的美好期盼,希望和自己的爱人也可以一直成双入对、互相陪伴,如例二十九中的“两只蝴蝶缠缠绵绵翩翩飞”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后的形影相随。这种在歌词中运用的爱情概念隐喻实际也是对传统爱情诗词、诗歌的继承与发扬。

4.3.4. 爱情是“红色的物体”

例三十一:红是朱砂痣烙印心口。红线里被软禁的红。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陈奕迅《红玫瑰》

例三十二:家乡的红枣树,儿时我爱过恋人。

——任妙音《红枣树》

此概念隐喻涉及范围广泛,中国人历来讲究颜色的运用,婚庆嫁娶用红色,大到吹气拱门,小到贴的“囍”字都要用红色。这项传统延续到了今日,红色在中华文化中被视作喜庆、吉利、辟邪、喜悦的代表色,这种伴随红色而来的视觉感受和文化内涵恰好符合爱情中的热烈、执着和轰轰烈烈的情感体验,如例三十二中的“红枣树”是儿时爱情的寄托和象征。因而呈现红色的物体,如红玫瑰、红枣、红线、红苹果、山楂和爱心都被赋予了爱的含义。

4.4. 英汉语言中爱情概念隐喻差异产生的原因

4.4.1. 地理环境差异

古人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见地理环境对人的影响是极大的,会影响到人的外表、气质、思维方式等方面,因此产生的生活经验和认知习惯也会不同。由于西方人大都处于欧洲或北美洲,那里地理环境复杂,因此在沿海地区的航海精神和战斗精神下形成了开放、勇敢、直接的性格特点,而中国人位于亚洲,这里幅员辽阔,内陆平原面积广阔,大多数人长期从事于安稳的农耕,久而久之人们形成了求稳、保守和内敛的性格特点。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特点映射到对爱情概念的理解上,也就形成了西方直白奔放和东方保守内敛的两派,导致人们在理解和体验爱情时会使用不同的源域。

4.4.2. 经济模式差异

经济是文化发展的基础。西方较早开始工业革命,资本主义经济模式顺利运行,加之航海业和其他行业的发展,人们生活质量和水平不断提高,更加注重精神方面的享受,对爱情的渴望度高于东方,人们更加勇敢地表达爱意,因此西方歌词中,西方人在歌词中选择了带有资本主义特点的词语,如“交易”、“商品”等;在中国古代,小农经济占主导,建国后才开始大力发展工业,人们长时间致力于于满足温饱,无暇顾及精神享受,所以中文歌词中出现与农产品有关的源域,如“红豆”和“藕断丝连”等。

4.4.3. 文化差异

在西方,古希腊罗马神话和圣经两大文化基石奠定了爱情基调,因此英语歌词中出现带有宗教色彩和明显西方文化特色的源域,如“上帝”和“丘比特”。随之,西方率先进行了思想解放,西方人对待爱情更加炙热、开放、直白,形成了当今西方人在爱情表达上更直接奔放和包容开明的态度。在中国,人们长期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爱情,加之我们保守、内敛和传统的爱情观念,使人们在爱情表达上较为含蓄和羞涩,因此在中文歌词中由很多带有东方色彩的隐晦的源域,如“红盖头”和“鸳鸯”,这些概念隐喻只有了解中国文化的人才能理解。但当下,我们对待爱情的态度也更加开明,越来越多的人敢于直接大胆地表达爱意,这有很大的进步意义。

5. 研究结论

本研究基于上述材料分析得出以下结论:首先,英汉情歌歌词中爱情概念隐喻的表达存在一定的共性,意为英汉两种语言都采取了相同的喻体来代替抽象的爱情概念,如上文中提到的“游戏”、“旅途”和“交易”,这是由中西方相似的物质基础和思想模式造成的,说明英汉语言在对爱情概念的理解层面有吻合部分。其次,英汉情歌歌词中爱情概念隐喻的表达也分别存在其个性,可总结为,英语中的爱情概念隐喻较为直露开放、直接奔放,如例二十二中提到的“honey in his kiss”,爱人的吻有如蜂蜜一样的甜;而在中文中更含蓄、隐晦,具有东方色彩,如例二十五中的“缘分拨弄爱的琴弦”,不直接表达爱,而说成是缘分的引导。这证明中西方在对爱情概念的理解与传达上有所偏差,这是由多年的文化积累和文化差异造成的,因不同的文化背景产生了不同的思维方式、认知习惯、风俗习惯和价值体系,导致了英汉情歌歌词里爱情概念隐喻的部分表达不同,但这种差异同时也促进了文化多样性的和文化包容性的发展。

文章引用: 王小能 (2019) 英汉情歌歌词中爱情概念隐喻对比分析。 现代语言学, 7, 633-640. doi: 10.12677/ML.2019.74083

参考文献

[1] 李长慧. 从中国古典诗词中的爱情隐喻谈概念隐喻的普遍性[J]. 科技信息报, 2010(11): 157.

[2] 贾立平. 英汉爱情概念隐喻对比分析[J]. 山西农业大学学报, 2015(14): 197-209.

[3] 邵艳红. “爱情”的概念隐喻探究--基于语料的英汉对比研究[J]. 淮海工学院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3(17): 68-71.

[4] 秦梦阳. 中英文爱情概念隐喻的比较研究[J]. 北方文学: 下, 2014(12): 20-22.

[5] 毛佳玳. 概念隐喻在中英爱情表达的异同[J]. 社科纵横: 新理论版, 2012(1): 287-288.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