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知识产权制度产学研新进路——以日本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为例
The Combination of Production, Study and Research under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System: A New Approach to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Pearl River Delta—Take the Implementation of Japan’s 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y as an Example

作者: 夏星耀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广东 广州;

关键词: 珠三角产学研结合知识产权日本实践Pearl River Delta Production Study and Research Intellectual Property Japanese Practice

摘要:
珠三角经济区有着良好的产业集群和经济发展基础,近年来在产业结构调整和知识经济兴起的趋势中,珠三角城市群开始焕发新的活力。然而,珠三角区域高校和研究机构每年产生出的大量专利并没有能够融入本地的众多企业的生产活动中,符合要求的知识产权从业人员还有很大的缺口,整个知识产权保护和创新推动政策也有待完善。本文试图从日本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践的经验为出发点,探索一条符合珠三角的产学研相结合中知识产权运营与保护的道路。

Abstract: The Pearl River Delta Economic Zone has a good industrial cluster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foundation. In recent years, in the trend of industrial restructuring and the rise of the knowledge economy, the Pearl River Delta urban agglomeration has begun to renew its vitality. However, the large number of patents produced by universities and research institutions in the PRD region are not able to be integrated into the production activities of many local enterprises. There is still a big gap in the IPR practitioners who meet the requirements. The entire IP protection and innovation promotion policy also need to be improved. This paper attempts to explore the path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operation and protection in the combination of production, education and research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the experience of Japan's 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y practice.

1. 产学研结合的概念

党中央在十六届五中全会中明确提出,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形成自主创新的基本体制架构。那么“产学研结合”究竟为何?

产指生产,其主体应为市场中的企业;学指高等院校,主要培养输出行业所需人才,同时也兼具科研的能力;研指研究机构,主要为企业的生产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开发,相对于高校的“学院派”研究,具有更高的成果转化率。因而,产学研结合即是指基于市场机遇,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从各自的发展战略目标和战略意图出发,为了实现共同愿景、获得最佳利益和综合优势,结合彼此的资源或优势而建立的一种优势互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共同发展的正式但非合并的合作关系 [1] 。

也有学者提出“产学研联盟” [2] 的概念或许更能够表达出理论–应用–生产之间紧密结合的联系,笔者不置可否,其理论愿景非常美好,但是从目前市场发展情况来看似乎还有很大的差距。“结合”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被解释为 “人或事物之间发生密切联系”,足以概括产学研之间的发展生态。

2. 产学研结合中知识产权问题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首先笔者认为应对此处讨论的“知识产权问题”的范畴加以明晰。通常在法学学者笔下所讨论的“知识产权”多为狭义的知识产权,如知识产权权利的归属,知识产权侵权与救济等。而在产学研结合这样的语境下我们所讨论的知识产权问题,更加倾向于企业知识产权运营,政策的宏观指导和高校的人才培养。

为了加入世贸组织,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被迫采取了较高的标准,然而这并不能代表我国的知识产权法体系是足够完备的,例如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授予我国所采用的一刀切的形式审查已经不能够切合知识市场的发展生态,为了适应我国自身的发展水平同时又能够跟上国际大背景的节奏,我国需要对自身的知识产权制度进行更加精细并且贴合实际的调整。我国的知识产权立法受到理论界的影响是比较深的,然而高校的理论研究却常常与实践存在着重大的脱节,司法实践中的问题频发,难免导致法律的权威遭受损益。

另一个高校存在的问题就是人才培养模式的落后,一方面,在国内众多法学院的教育中,知识产权是不受重视的一门学科,这或许与知识产权从业所需求的理工科背景以及我国知识产权专业培养的特殊模式不无关系。笔者曾在我国某知名的法学院做短期的交流,并从其本科生中得知,知识产权是被老师以一笔带过的授课方式进行讲授的,而专利法部分则直接忽略。这种模式是非常危险的,知识产权专业人才的缺口将会越来越大。而已经开设专门知识产权专业的学院也存在着纯理论教学和知识结构过于单一的问题,无法适应知识产权保护的实践。

专利的转化率是所有国家在技术强国之路上所面临的共同问题,而珠三角这个问题尤其明显,珠三角和东西两翼聚集了大量的企业,同时也坐拥华南理工大学这样的每年专利申请量都名列全国前三的高校,但是二者的对接却不尽如人意,大批的专利没有转化成为实际的生产力,或者转化的成本过高,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

3. 日本知识产权战略实践经验

二战后到20世纪九十年代,日本的制造业飞速发展,并建立了全球最好的有形产品制造体系;而90年代之后,日本的综合竞争力在短短十年之间从第一位跌落到了第二十六位,导致日本政府开始意识到需要摆脱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建立创造性的社会机制,创造具有高附加值的产品参与国际竞争,并推出了“知识产权立国”的战略 [3] 。

3.1. 日本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内容与实践

日本政府在2002年正式发布《知识产权战略大纲》,内容翔实,涉及了近百项措施。其中,在产学研结合与知识产权保护的方面,日本政府做了非常重要的推动。

在立法方面,日本国会于2002年11月通过了《知识产权基本法》,并据此成立了知识产权战略总部,确立了政府的主导地位;司法方面成立了知识产权委员会。由此确立了知识产权保护的总体框架。

大纲提出了知识产权创造战略和知识产权应用战略。创造方面旨在促进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发明创造,以及培养知识产权专业人才。鼓励企业积极申请专利,参与市场竞争;而应用战略则重点强调将研发与生产二者紧密结合,合理推进知识产权向产业的转化,合理地评价和应用知识产权,通过是受保护的知识产权充分地运用使其迅速转化为生产力 [4] 。

通过这种大力地推进,日本整体的知识产权应用和保护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以较短的时间在前沿性科技如纳米技术、生物科技、再生医学等领域都占据优势。而高强度的人才培养模式,以及推动法学院知识产权专业和研究生院的知识产权教育的手段,使本国的高质量知识产权从业人数程几何形增长 [5] 。

3.2. 日本产学研相结合知识产权战略运用的典范成果——筑波科学城

在研究园区的筑波科学城内,有相当一部分国有和企业所属的研究机构,为园区内的企业不断注入创新的血液,研究机构和企业之间的合作基本上没有任何障碍。科学城内的主体比较多样化,有国立研究机构、私营研究机构、高等院校、国有和私营的企业,都统一接受政府的宏观调控。

筑波科学城进行了法人化改革,以革除传统科研体制的弊病。这样的创举毫无疑问能够充分调动已有的科研资源,合并科研院所以促进人员资金甚至设备的灵活流动,最终以企业作为成果的孵化器将知识产权进行转化。对于每年都能够产生的大量的专利技术,科学城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投向社会,通过科技博览会和成果展示会的形式激发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同时,科学城也积极同国际教育机构保持密切的联系,召开国际学术会议,吸引国际科研人员。筑波科学城无疑是日本知识产权战略一次非常成功的尝试 [6] 。

4. 珠江三角洲经济发展进路探索

珠江三角洲毗邻港澳,水路陆路交通便捷,拥有近三百万港澳同胞和大批华侨,改革开放以来,通过引进外资、发展外向型企业、购进外国技术设备等措施,当地的企业积累起了相当雄厚的优势。由于较早地接触国际信息,吸引国际技术人员的流入,珠三角地区也培养了许多科研人才 [7] 。

据上文所述,笔者认为,日本的知识产权推动产学研结合的战略是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的,而珠三角经济区完全可以依据自身的优势实现扬长避短,创新驱动发展,逐一解决当下存在的问题。毋庸置疑,知识产权已然代替商品成为了现代社会通行的货币和最为重要的一种财富;依靠纯粹的制造业发家致富已经成为历史,在世界利润产业链中,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利润集中在核心知识产权上,加工和流通只有剩下百分之二十。以高技术含量为代表的知识产权已经扛起了当今高新、创意产业的大旗 [8] 。

珠三角地区有着良好的知识产权运用基础,拥有一批优秀的积极创新的企业集中在深圳广州城市群,产学研相结合的概念已经初具雏形,以华为、中兴、小米为代表的通讯行业企业已经开启了研发–生产的良性循环,腾讯等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成立自身的研究院,将科研和企业的发展紧密结合;但是这样点状规模的产学研结合范例还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推广,笔者认为,参考筑波科技城的范式将高等院校加入上述知识产权运用环节将有利于产学研合作取得大范围的突破,既防止高校理论的闭门造车,又能够促进知识产权成果转化的产业化趋势。政府应充分利用广州大学城的优越资源,打造一个珠三角的产学研一体的高效的科技城。

此外,知识产权高校人才培养的模式也需改造。如今开设知识产权专业的院校所存在的普遍问题有:缺乏与社会需求有效衔接的人才培养机制;缺乏知识结构合理、具有实践经验的教师;教学模式单一,缺乏实践性课程内容设计。据此,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的谢惠加教授对华南理工大学的知识产权专业进行了深入的剖析 [9] 。这其中包括了为学生的研究方向进行具有不同的专业导向性的课程,配置结构合理的师资力量,督促学生进行实践学习;并且从2015年开始,要求知识产权班的同学辅修工科双学位。这对于众多开设知识产权专业的学院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知识产权的发展对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如何保护知识产权,促进经济转型是广东发展的首要问题。关于如何保护知识产权要做到同时重视保护科技投资者和创造者权益并限制知识产权滥用对公共利益。基于此,立足于当前广州知识产权发展的现状和广州经济发展的形式,既要延续其优势,又要避免其弊端。

面对外源经济要防治知识产权被滥用:广东省有很多外源经济,并且这种发展形态由来已久,它与广东本地经济相互依存。因此,在知识产权的使用上由于形态复杂,法律对此又没有做出明显的划分,因此知识产权被滥用的情况比较普遍。制定相关法律,确定知识产权的使用规范,防治知识产权被滥用。

文章引用: 夏星耀 (2019) 珠三角知识产权制度产学研新进路——以日本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为例。 社会科学前沿, 8, 1376-1380. doi: 10.12677/ASS.2019.88188

参考文献

[1] 王雪原, 王宏起, 刘丽萍. 产学研联盟模式及选择策略研究[J]. 中国高校科技与产业化, 2005(11): 64-67.

[2] 孟祥娟, 石宾. 论产学研联盟相关的知识产权问题[J].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报, 2007(2): 104-109.

[3] 葛天慧. 日本“知识产权立国”战略及启示[J]. 前线, 2009(7): 53-55.

[4] 冯晓青. 美、日、韩知识产权战略之探讨[J]. 黑龙江社会科学, 2007(6): 157-161.

[5] 朱玉荣. 日本知识产权战略及对我国的启示[J]. 黑龙江对外贸易, 2009(2): 66-67.

[6] 国家知识产权局. 知识产权战略与区域经济发展[M]. 北京: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3.

[7] 张惠华. 珠三角中小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探讨[J]. 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 13(3): 92-96.

[8] 吴国平. 用知识产权战略引领泛珠三角区域经济的发展[C]//第四届泛珠三角区域知识产权合作论坛, 2009: 85-90.

[9] 谢惠加. 基于产学研结合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模式研究——以华南理工大学知识产权专业为例[J]. 科技管理研究, 2012, 32(11): 152-155.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