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空调病30例临床观察
Clinical Observation on 30 Cases of Air Conditioning Disease Treated by Chuanxiong Chatiao Granule

作者: 于晓博 :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辽宁 大连; 高 尚 :湖南安邦制药有限公司,湖南 长沙; 刘海艳 :苏州倍磅康复医院,江苏 苏州; 胡方林 :湖南中医药大学,湖南 长沙;

关键词: 川芎茶调颗粒空调病临床研究Chuanxiong Chatiao Granule Air Conditioning Disease Clinical Research

摘要:
目的:探讨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空调病的临床疗效。方法:随机选择我院门诊治疗30例空调病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19例和对照组11例。治疗组接受川芎茶调颗粒治疗,对照组接受马来酸氯苯那敏(扑尔敏) +强力银翘片 + 维生素C治疗,比较两组患者治疗效果。结果:治疗组和对照组患者总有效率分别为94.7%和63.6%,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治疗组较对照症状改善明显,总有效率治疗组高于对照组(P < 0.01)。结论: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空调病的疗效确切。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Chuanxiong Chatiao Granule in the treatment of air-conditioning diseases. Methods: Thirty patients with air-conditioning disease were randomly selected from our hospital. They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reatment group (n = 19) and control group (n = 11). The treatment group received Chuanxiong Chatiao granules treatment;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hlorpheniramine + strong Yinqiao tablets + vitamin C treatment. The treatment effect of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was compared. Results: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treatment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was 94.7% and 63.6%, respectivel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 < 0.05). The treatment group improved significantly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and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treatment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P < 0.01). Conclusion: The efficacy of Chuanxiong Chatiao granules in the treatment of air-conditioning diseases is exact.

1. 引言

空调病又称空调综合征 [1] ,指夏天使用冷气时令室温变得过低,致室内外温差加大、室内负氧离子减少以及滋生病菌,使人体产生疾病。近年来,随着空调在工作场所和居室的普及,其在夏季发病率逐年增高。空调病的主要症状因各人的适应能力不同而有差异。一般表现为畏冷不适、两目干涩、口唇皮肤干燥、头昏耳鸣、神疲乏力、记忆力减退、打喷嚏、易过敏、四肢肌肉关节酸痛、头痛、腰痛,严重的还可引起口眼歪斜等症状。这是人造环境影响了组织的正常运转,造成的各组织的功能衰落。现在环境卫生学的调查研究表明,空气负离子对人体健康有利,能够起到镇静、催眠、正统、降低血压等作用;有研究认为人工空调系统所致的“空调综合征”则与室内空气干燥、缺少空气负离子等因素有关。近年来,我科临床上用川芎茶调颗粒治疗此病取得了较好的疗效,现报道如下。

2. 临床资料

2.1. 一般资料

应用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的空调病,统计2016年3月~2017年12月我院门诊收治患者。累计接诊30例,均为门诊病人。其中男13例,女17例;年龄17~56岁,平均41岁;病程1 d~4 d,平均2 d,按随机原则将患者分为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组19例,对照组11例。两组在性别、年龄、病程、诊断、证型等方面差异无显著性(P > 0.05),具有可比性。

2.2. 诊断标准

目前医学界还没有相关空调病的诊断标准,我们根据病因、患者主诉等作为诊断依据。并参照陈灏珠主编《实用内科学》相关疾病的诊断标准 [2] 。

1) 工作或生活环境有使用空调器,每天处于该环境 > 6 h。

2) 在此境下出现:畏冷不适、两目干涩、口唇及皮肤干燥、头昏耳鸣、神疲乏力、记忆力减退、打喷嚏、易过敏、四肢肌肉关节酸痛、头痛、腰痛,舌淡红、苔薄白,脉浮缓者。

3. 治疗方法

3.1. 药物组成

川芎茶调颗粒是湖南安邦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Z43020173,先后使用4个批号:160301 170102)。原方出自于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川芎茶调散 [3] ,方由川芎、荆芥、防风、细辛、白芷、羌活、薄荷、甘草等组成,具有疏风止痛之功能,临床常用于风邪头痛,或有恶寒,发热,鼻塞等。

3.2. 服用方法

每次1袋(8 g),热开水冲服,每日2次。

3.3. 对照组

口服强力银翘片3片、马来酸氯苯那敏(扑尔敏) 4 mg、维生素C 0.1 mg,一日2~3次。

3.4. 统计学方法

Ridit检验。

4. 疗效判定标准与结果

4.1. 疗效判定标准

疗效标准参照《临床疾病诊断治愈好转标准》 [4] 而拟定。痊愈:用药2 d内症状消失;有效:用药3 d内症状消失;无效:症状迁延4 d以上。

4.2. 治疗结果

治疗组19例,痊愈13例,有效5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94.7%;对照组17例,痊愈6例,有效5例,无效6例,总有效率64.7%。经Ridit检验,治疗组与对照组疗效比较有统计学差异(P < 0.05),说明治疗组疗效高于对照组(见表1)。

Table 1. Comparison of curative effects of the two groups (%)

表1. 两组疗效比较(%)

注:*P < 0.05。

5. 验案举隅

患者林某,男,37岁,纳米科技园高管,每天空调房间连续工作 > 10 h。2016年7月12日初诊。主诉:“反复头痛头昏、四肢肌肉关节酸痛、感冒频发1年余,近1个月内各症状明显加重”就诊。患者1年来,反复发作头痛头昏、耳鸣、神疲乏力、记忆力减退,常常出现畏冷不适、两目干涩,频发感冒。头痛以两侧太阳穴处疼痛为明显,呈重痛。头痛头昏等一系列症状开始的时间为每日上午十点前后,并逐渐加重,一般到临近傍晚时减轻。患者曾先后在当地医院就诊,头颅CT、头颅MRI未见异常,诊断为:血管神经性头痛。服用止痛药如芬必得等效果不佳,近1个月来头痛头昏的诸症程度加重,伴耳鸣、四肢肌肉关节酸痛、腰膝酸软、两目干涩、神疲乏力、记忆力减退、嗜睡懒言,无恶心呕吐,无心悸、胸闷,饮食及二便尚可,睡眠安。患者既往体健,无高血压、高血脂等疾病史。

查体:血压17/11 kPa,两肺呼吸音清,未闻及干湿性啰音,心率65次/min,律齐,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明显病理性杂音,双下肢无水肿。舌淡红、苔薄白,脉浮缓,余未见异常。

辅助检查:血常规、生化检查均在正常范围内;头颅CT、头颅MRI + MRA、脑电图等均未见异常。

根据患者的病史、症状、体征、四诊合参,当属“空调病”范畴,与“风寒”及“凉燥”袭表有关,应以祛风、润燥、散寒、活血、通络为治法,用川芎茶调颗粒,每日2次,每次1袋,早晚温开水冲服,连续1周。

二诊(2016年7月19日)患者诉每日上午十点以后,头痛、四肢肌肉关节酸痛等症状减轻,仍伴头晕、腰膝酸软、神疲乏力,舌淡红、苔薄白,脉浮缓。效不更方,嘱患者继续服用川芎茶调颗粒2周。

患者服用3周川芎茶调颗粒后,头痛头昏、四肢肌肉关节酸痛、腰膝酸软、两目干涩、神疲乏力等一系列症状完全消失,随访半年未复发。

6. 预防措施

为了减少空调病的发生,在使用空调时要作到合理使用。如长期处在空调室内工作及生活,不宜将温度调得过低,一般调在26℃~28℃之间较好,与室外温度相差8℃左右即可。同时还要注意相应多穿些衣服,晚上睡觉时要盖空调被或单被。在下班前或起床前30~50分钟关停空调,使室内气温及人体体温逐渐上升接近外界气温时再离开空调房间。此时还应打开门窗进行通风。为了减少空调病症状的发生,每次出入空调室时最好是在门口稍事停留,使体表温度逐渐接近室内外气温时再出入空调室。只要注意了以上这些问题,将会减少空调病的发生。尤其对于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及老人和幼儿等更是要注意,以免更加严重的情况发生 [5] 。有研究认为,空调病临床表现与常见的暑病症状相关,我国南方尤其是沿海地区夏季炎热,多湿气候持续时间长,更由于近几年空调器广泛普遍地使用,暑病的阴暑发生表现突出 [6] 。

7. 讨论

随着人们对空调的依赖和室内工作量的增加,“空调病”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目前临床常将“空调病”等同于单纯感冒或头痛治疗,而中医对该病诊断标准太过笼统,病因病机归纳过于局限,不免耽误病情 [7] 。

“空调”是指把经过处理的空气以一定的方式送入室内,使室内的温度、湿度和噪声等都控制在需要范围内。最大的问题在于,在一个本应该大汗淋漓的时候,却让人不流汗了。依据传统中医理论可以推断,喜欢吹空调的人湿气重,不是因为空调会带来湿气,相反,空调还会让房间的空气变得更干燥。真正的原因是空调带来的低温环境,让毛孔收缩,让人体内代谢的多余水液无法用出汗的方式排出去。中医学的整体观念是在道家“天人相应”的思想基础上形成的。中医学理论的奠基之作《黄帝内经》中,曾多次出现过类似“天人相应”的论述,《素问·宝命全形论》:“夫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人能应四时者,天地为之父母。”

空调病的病因有内外之分,外为风寒、凉燥或暑湿侵袭,内为气机不畅。风邪为百病之长,为外邪致病的主因,易与他邪相合,夏季空调温度过低,造成风与寒合,机体卫外不固,形成外感风寒证,寒性收引,凝滞,易闭塞皮毛,邪郁于肺卫,肺失宣降,卫阳失于温煦,而表现的一系列临床症状。凉燥外束肌表,卫阳被遏,经气不舒,则可见发热恶寒;燥邪上犯清窍,则发头痛;“燥胜则干”,津气内伤,则有鼻燥咽干、唇燥、皮肤干燥之症。风寒、凉燥与暑热内郁,不得外泄,阻碍气机运行。内为气机不畅,瘀血阻滞,营卫壅遏,气血运行不畅,久则损阴及阳所致 [7] [8] 。其中气滞血瘀贯穿于疾病的整个病程,故临床治疗空调病当以疏解气机、活血化瘀为治疗大法。

川芎茶调颗粒是在中医经典名方“川芎茶调散”基础上经现代工艺精制而成,源于《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原方记载其功能:“治丈夫、妇人诸风上攻,头目昏重,偏正头疼,鼻塞声重;伤风壮热,肢体烦疼,肌肉蠕动,膈热痰盛,妇人血风攻注,太阳穴疼,但是感风气,悉皆治之。常服清头目。每服二钱,食后,茶清调下。” [3] 川芎茶调散在临床上的应用范围很广,现代临床常用于血管性头痛 [9] [10] [11] [12] 。

空调病的临床表现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川芎茶调散”功能主治记载较为接近。为了进一步证实其对空调病有效性和安全性,我科进行了临床随机对照研究。本研究结果显示,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空调病所表现的畏冷不适、两目干涩、口唇及皮肤干燥、头昏耳鸣、神疲乏力、记忆力减退、打喷嚏、易过敏、四肢肌肉或四肢肌肉关节酸痛、头痛、腰痛等,临床疗效优于对照组,可以提高实验组的显效率。经观察组治疗前后也发现,应用川芎茶调颗粒后,与治疗前有明显差异。说明川芎茶调颗粒适用于空调病,并能显著提高疗效。

川芎茶调颗粒采用天然中药经现代提取工艺加工而成,源于经方,方中川芎甘辛,行血中之气,排筋骨之湿,上通巅顶,下彻血海,为厥阴肝经表药,善治少阳经头痛(头项两侧痛);羌活苦辛,以祛太阳之风,热善治太阳经头痛(后脑、前额痛);白芷辛温,以祛阳明之风热,善治阳明经头痛(眉棱、额骨痛);均为主药。薄荷辛寒,轻虚上浮,上清头目之风热,旁搜皮肤之湿热,中去肝胆之虚热,下除肠胞之血热;荆芥辛苦温,上行祛头目之风,除经隧之湿,去血中之风湿郁热;防风辛甘,缓肝补肝,以防风淫之内侵,故曰防风,其祛风不拘经络,无所不到;三药升散上行,疏散上部风邪。香附行气宽中,兼能疏风(现配方多用细辛,祛风散寒止痛),配合荆、防、薄荷,增强疏风止痛之效;甘草和中益气,调和诸药,使升散不致耗气;用茶清调服,乃取茶叶苦寒之性,既能上清风热,又能降浊阴于下,监制风药过于温燥升散,使之升中有降,虽非风药,而能助诸药,以散风除热,清利头目,开爽精神。诸药合用,辛散疏风为主,少佐清降,使升散而无太过之虞,共奏疏风止痛之功 [13] 。

现代研究表明,川芎茶调颗粒对血管舒缩功能给予调节,降低血管阻力,增加组织抗缺氧和缺血能力,抑制血小板聚集,降低多种血管性物质的水平,改善了血管性头痛病人的内部调节机制。同时川芎茶调颗粒能轻度降低收缩压和舒张压,降低血管阻力,增加脑内动脉流量,减轻脑缺血所致的毛细血管损伤。这些作用均有利于空调病的头痛、头昏耳鸣、神疲乏力、记忆力减退、四肢肌肉或四肢关节酸痛等临床症状的恢复 [14] 。笔者认为,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空调病安全、有效、价格低廉、服用方便,值得临床推广。

基金项目

川芎茶调颗粒(无糖型)研究及产业化项目,2017年湖南省制造强省专项资金项目。

NOTES

*通讯作者。

文章引用: 于晓博 , 高 尚 , 刘海艳 , 胡方林 (2019) 川芎茶调颗粒治疗空调病30例临床观察。 临床医学进展, 9, 770-775. doi: 10.12677/ACM.2019.96118

参考文献

[1] 杨任明. 现代文明病[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90.

[2] 陈灏珠, 林果为, 王吉耀, 主编. 实用内科学[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3.

[3] 太平惠民和剂局, 编.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7.

[4] 孙传兴. 临床疾病诊断治愈好转标准[M]. 北京: 人民军医出版社, 1998.

[5] 程有木. 空调综合征的预防[J]. 时珍国医国药, 2005, 16(7): 685-686.

[6] 毛祚雄. 阴暑治疗及空调病预防[J]. 中国中医急症, 2001, 10(4): 220-221.

[7] 杨梓, 刘晓谷, 郑小伟. “空调病”的中医病因病机初探[J]. 辽宁中医杂志, 2015, 42(1): 68-70.

[8] 释辉. 空调病与血瘀关系探析[J]. 河南中医, 2012, 32(2): 142-143.

[9] 王心好, 随志化. 川芎茶调散新用[J]. 江西中医药, 1996, 27(6): 38.

[10] 李会文, 赵恒志. 川芎茶调散临床应用分析[J]. 河南中医学院学报, 2005, 20(6): 42.

[11] 陈拥军, 周洁, 扈国杰, 等. 川芎茶调散治疗头痛体会[J]. 山西中医, 2014, 30(12): 28-29.

[12] 付红梅, 龙存国, 王顺先. 川芎茶调颗粒治疗血管性头痛的临床研究[J]. 川北医学院学报, 2004, 19(3): 94.

[13] 李笑然, 主编. 方剂学[M]. 苏州: 苏州大学出版社, 2004.

[14] 邓治文, 刘家玉, 王文烈. 川芎茶调散袋泡剂的药理作用研究[J]. 中药药理与临床, 2002(1): 88-89.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