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TPB的古村落居民参与旅游发展行为意向研究——以常宁市中田村为例
Study on Behavior Intention of Ancient Village Residents Participating in Tourism Development Based on TPB—Taking Zhongtian Village of Changning City as an Example

作者: 刘天曌 , 刘沛林 , 陈 莹 , 杨金华 , 彭惠军 , 黄翅勤 :衡阳师范学院城市与旅游学院,湖南 衡阳;

关键词: 计划行为理论古村落居民行为意向中田村可持续发展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r The Ancient Village Residents Behavioral Intention Zhongtian Ancient Villag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摘要:
基于计划行为理论,构建中田村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态度、主观规范、认知行为控制及人格特质等四个变量,对影响中田村居民参与当地旅游发展的因素进行探讨。研究表明,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受到周围参照群体、获取利益的可能性、参与发展旅游的能力等有关因素的影响。据此提出加强政府主导作用、广泛宣传教育引导、充分调动居民积极性、切实提高居民的经济收益等对策措施,为合理规划开发古村落旅游提供参考,同时也能更好的激发当地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热情,推动古村落的保护和旅游可持续发展。

Abstract: Based on the 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r, this paper constructs four variables: attitude, subjective norms, cognitive behavior control and personality traits of Zhongtian villagers to participate in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explores the factors affecting Zhongtian villagers’ participation in local tourism development. The research shows that the intention of residents to participate in tourism development is influenced by the surrounding reference groups, the possibility of obtaining bene-fits, and the ability to participate in tourism development. Based on this, the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countermeasures, such as strengthening the leading role of the government, widely publi-cizing, educating and guiding, fully mobilizing the enthusiasm of the residents, and earnestly im-proving the economic benefits of the residents, so as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the local government to plan and develop the tourism of ancient villages rationally; at the same time, it can better stimulate the enthusiasm of the local residen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promote the protection of ancient villages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1. 引言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古村落旅游越来越受到现代都市人的青睐,开发各类古村落旅游资源也成为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路径选择。但农村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古村落的旅游开发也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会对古村落造成破坏,甚至使得古村落消失,影响着古村落旅游的可持续发展。而古村落居民对旅游开发的态度以及参与旅游开发的行为意向,对古村落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因此,古村落旅游开发及其影响一直备受研究学者的关注。近年来代表性的研究主要有:1) 古村落旅游开发研究,如李连璞(2013年)以历史文化名村为例,探讨了基于多维属性整合的古村落旅游发展模式 [1] ,张建忠等(2015年)以后沟古村为例,探讨了基于文化生态旅游视角的古村落旅游开发 [2] ,桂拉旦等(2016年)对文旅融合型乡村旅游精准扶贫模式进行了研究 [3] ,陈刚(2017年)发展人类学视角下西部民族地区传统村落旅游开发 [4] ;2) 古村落旅游影响研究,如李萍等(2012年)以安徽齐云山为例,采用问卷调查和现场访谈相结合的方式,对旅游对传统村落的影响进行研究 [5] ,唐文跃(2014年)以婺源古村落为例,研讨了旅游开发背景下古村落居民地方依恋对其迁居意愿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 [6] ,保继刚等(2014年)和林敏慧等(2015年)以西递为案例地,对历史村镇的旅游商业化进行了研究 [7] [8] ,唐晓云(2015年)以广西龙脊平安寨为例,对古村落旅游社会文化影响的居民感知、态度与行为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9] ,卢松等(2017年)以世界文化遗产宏村为例,探讨分析了古村落旅游移民社会融合结构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10] ,朱鹤等(2018年)对历史文化村落居民旅游支持度影响因素进行分析 [11] ,刘天曌等(2018年)以张谷英村为例,对古村落旅游农户感知、态度与行为进行了研究 [12] 。尽管前人研究成果颇丰,但古村落居民的感知、态度、行为意向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依然需要深入研究,而且计划行为理论(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r, TPB)在古村落居民行为研究中的应用较为鲜见。而作为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对于常宁市中田村的研究成果亦是凤毛麟角,只有少数文献对其防御体系 [13] 、地方认同 [14] 、村落选址与环境 [15] 、聚落民居原真性评价 [16] 等进行了研究。本文以常宁市中田村为案例地,从计划行为理论角度出发,构建中田村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态度、参与的主观规范、参与发展的认知行为控制及人格特质等四个变量,对古村落居民参与当地旅游发展的影响因素进行探讨,以期对古村落旅游开发与管理提供参考性意见,推动古村落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

2. 研究区域概况

中田村位于常宁市庙前镇镇政府周边,距岳临高速公路(S61)庙前出口仅6公里,距离常宁市区约30公里,北距衡阳市城区约90公里,南距郴州市城区约100公里,交通区位条件优越,如图1所示。中田村古村落坐南朝北,东、西、南三面群山环抱,周围溪水萦绕,南靠翠微峰与桂阳县接壤,北有月光塘与金龙岩、财神洞遥遥相望,周边还有泉井村、双桥村、庙前街等明清古民居建筑群,以及财神洞、石马地质公园、中国印山等风景名胜区。中田村古民居始建于明永乐二年(1404年),清代中期逐成规模,迄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虽经历数百年的风雨剥蚀,仍保留了从康熙四十八年到民国时期的旧宅一百多幢,天井二百多个,青石板巷道一百零八条,建筑面积达一万四千平方米。整个建筑群气势恢宏,规划整齐,无廊无檐,雕刻精美,并具有完整的排水设施,户户相通,形成一体,既有江南民居的建筑特色,又有独特的艺术风格。是湖南省保存完好、规模最大的明清古建筑群之一,因其军事防御性、古石巷遗存数量、完整程度在湖南排第一,所以具有非常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建筑艺术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古建筑最大特点是对外防御性很强,在中田村,每一条进入村子入口的巷道都装有门闸装置,所有窗户的设计均为上下较高、左右狭窄的狭长型构造,主要目的是抵御土匪的侵袭。整个地面全部都是由当地产的大理石石板铺成,石头上刻有棋盘、象棋、军棋、跳子棋,及一些只有当地人才能看得懂的千奇百怪的棋盘,体现出浓烈的军事博弈文化和防御军事精神。除了有像其它古村落一样的尚文堂之外,中田古村还配备有专门的习武堂,从中足已看出其“尚武”文化,因此以防御为特色的“尚武”精神对其景观内容进行定位,有助于保护在庙前镇文化遗产和建设旅游风貌的同时体现当地的乡土文化,传承地方文化精神,留下乡愁记忆。同时也为中国的传统军事村落研究提供了良好的素材 [17] 。中田村先后获得“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湖南省历史文化名村”等荣誉称号,2012年被评为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2013年又入选“中国景观村落”,中田古民居所在地庙前镇于2016年入选第二批湖湘风情文化旅游小镇。虽然中田村于2015年被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中国传统村落,常宁市政府近年来也不断加大周边的中国印山、石马地质公园、财神洞等景区的旅游开发,但中田村目前的旅游开发仍处于初级阶段,基础设施薄弱,旅游产品单一,对旅游者的吸引力还有待提升;同时,村落存在一定程度的空心化,部分房屋处于闲置状态,房屋损坏、屋顶渗漏、墙面裂缝、虫蛀腐烂等情况较为普遍,有的建筑甚至已经坍塌、荒芜,由于投入资金较为有限,古村落缺乏有效地保护。

3. 基于计划行为理论的研究变量选取及研究假设

3.1. 影响当地居民参与旅游发展行为意向的因素变量

在理性行为理论的基础上,Ajzen提出了计划行为理论(TPB),他认为全部能够影响行为活动的因素都是经过行为意向这项活动来间接影响主体行为的,个体的行为意向主要受到以下三项相关因素的共同影响:其一是源自于个人自身对事物的态度;其二是处于外部的“主观规范”,即是个体采取某一特定行为的约束力;最后则是来自“知觉行为控制”,即预见性的困难和过去的经验总结。就计划行为理论来看,居民个体的参与意向会受到本身内在因素、外部环境条件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 [18] 。计划行为理论模型如图2。以下将从影响个体行为意向的行为态度、主观规范、知觉行为控制等主要因素进行具体分析。

注:景观图片来自于网络。

Figure 1. Zhongtian village location and village landscape

图1. 中田村区位及村落景观图

Figure 2. Planning behavior theory model

图2. 计划行为理论模型

3.1.1. 行为意向

意向是一项表明某人看待或处理某些特定事物的活动,具体可表示为人们的需要、意图等行为倾向。意向也是一种个体对态度对象的反应需求,即行为动作的准备阶段。行为意向体现为将要从事某件事的念头。它具体反应了某个体对事物的关注及付出程度。古村落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行为意向是指居民对旅游开发可能采取的特定活动或行为倾向,反映出居民愿意为发展当地旅游而付出的时间、精力及财力的程度,是预测当地旅游发展空间的重要依据 [19] 。

3.1.2. 行为态度

态度即某人在本身道德观和价值观上对事件活动的评估和行为动作的偏向,态度形成的两个重要方面主要包括个人实行某特定行为结果的重要信念和对结果的解释。行为态度是关于某项特定行为活动的立场,总体表现为个体对目标行为所带有的积极或消极的感觉。一般来讲,当个体的立场态度越坚定时,他所表现的行为意愿度就越强烈。与之相反则行为意愿度就越弱,甚至放弃行为。例如,对于中田村当地居民而言,发展旅游业所带来的增加收入、提供就业机会及生活条件的改善等积极影响会促进古村落居民态度的形成。反之,如果参与旅游发展会造成村落文化遗产资源破坏、生态环境污染等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时,则会弱化个体参与旅游发展的行为。

3.1.3. 主观规范

主观规范一般指个体感受到相应的社会压力后,是否要采取某项特定行为的活动,也表现在关键参照人或物对个体行为的影响力,它是由规范信念决定的。当重要团体或个人对个体的影响压力较大时,个体所作出的决定就会倾向于他们的意见,从而阻碍个体执行某种特定行为;相反,当重要参照物对个体影响不大时,个体感受的压力较小,从而积极主动的去执行某种行为。此次调研的对象中田村是一个整体,当地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行为也是相互影响的。如果身边的朋友、家人或亲戚对古村落发展旅游这一特定活动表现为支持、鼓励的态度时,居民个体对参与古村落旅游发展的积极性就会大大提升 [20] 。

3.1.4. 知觉行为控制

知觉行为控制所反映的是个人过去的经验和预期的阻碍,它代表的是个体对某可控行为的执行能力,具体表现在内在和外在的控制因素。当个体所持有的技术水平、发展能力水平越高时,情绪就越积极,当相对条件下的信息越完善、发展机会越多时,对行为控制就越强。相反,如果缺乏能力、机会、信息和资源,预期阻碍增多,此时个体的控制力就会减弱。例如,当古村落居民发现参与旅游发展的能力越强,得到的收益越高时,他们就会积极主动的参与旅游开发;反之,当居民发现参与古村落旅游开发并不能带来任何可观的收益,或者其能找到其他更好的发展机会时,他们就会弱化控制力,不要愿意参与旅游开发。

3.2. 研究假设

本文在研究古村落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行为意愿是否会受到行为态度、知觉行为控制及主观规范的影响时,根据计划行为理论的研究模型提出如下假设:

H1:中田村居民对参与旅游发展的态度影响其对参与发展的意愿度,当居民对发展旅游的态度是支持的时候,其对参与发展的意愿也会较高,两者是正向关系;

H2:中田村居民的知觉行为控制是影响其对参与本地旅游发展意向的重要因素,当居民感知到其对参与发展有更大的控制能力时,将会有更大的参与意愿,两者表现出明显的正向关系;

H3:中田村居民的主观规范影响参与当地旅游发展的意愿,当居民有更积极的主观规范时,其对参与发展的意愿度也更高,即他们是正向关系;

H4:中田村居民对所获得的利益及环境保护的信念是其对参与发展意愿的重要影响因素,且两者是正向关系。

3.3. 问卷设计与调研

调查问卷根据计划行为理论模型,并结合古村落的实际情况来进行设计,问卷共分为五大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样本对象的基本资料,有6个问题。第二部分为行为信念题,共5个测试题项。第三部分为主观规范题,也是5个测试题项。第四部分为知觉行为控制题,共有4个测试题项。第五部分为行为意向题,设计了4个测试题项。从第二部分到第五部分的题项均采用从非常同意到非常不同意的等级来表明自己的同意程度。

为了全面了解中田村当地居民参与发展旅游的行为意向,课题组成员于2017年3月29日-30日对中田村进行了详细的考察调研,调查对象为中田村古民居一带人口聚集地的居民。此次探索性调查的对象为120人,约占中田村常住人口的13%,共计发放问卷120份,收回有效问卷108份,问卷有效率为90%。

4. 数据结果分析

4.1. 调研对象的描述性统计分析

本次调研的对象中,男性比例比女性低,男性占33.33%,女性占66.67%。主要原因是中田村属于开发较晚的传统村落,男性劳动力多外出打工。在年龄分布上以中老年为主,考虑到中小学生对调研的不明确性,所以此次参与调查访问的青少年比例较小。经过调研得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交通条件的改善,除一些老人舍不得离开外,年轻人都搬迁新居了,村中的青壮年多外出务工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孩子。村落人口整体劳动能力不强,老年化严重,使得村落发展受到一定的制约。从文化程度上看,55.56%居民的学历为初中及以下,高中学历占22.23%,专科占12.96%,本科及以上占9.25%,整体学历偏低。同时从侧面反映出要想发展当地旅游业,必须提升文化软实力,进一步引导当地居民专业技能和服务意识。此次整体调研的人口样本基本数据如下表1所示。

Table 1. Sample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表1. 样本人口统计情况

4.2. 信度分析

为考察此调查问卷中影响居民参与发展行为意向的各变量因素是否可靠,特对调查研究成果做了信度分析。根据Cronbach’ α系数作为测量指标,α系数低于0.600,一般认为内部一致信度不足;当α系数在0.700~0.800之间时,表明量表有相当的信度,如果α系数达到0.800以上,说明量表信度非常好,因此,在实务研究中,Cronbach’ α系数只要达到0.600以上即可接受。

本研究采用SPSS对此问卷数据进行信度分析,结果如表2所示。结果表明此主观规范和行为控制两个影响因素的克朗巴哈α系数略低于0.700,而行为信念和行为意向两个影响因素的克朗巴哈α系数则大于0.700,说明问卷量表具有可接受的信度,调研结果有一定的稳定性。

Table 2. Reliability analysis of questionnaire

表2. 问卷的信度分析

4.3. 效度分析

进一步对问卷的效度进行验证,主要利用Bartlett球体检验及KMO测试,查检各变量间的相关性。一般认为,KMO值越接近于1,表明变量间的相关性越强,原有变量越适合作因子分析;当KMO值越接近0时,则意味着变量间的相关性越弱,原有变量不适合作因子分析。通过分别对行为信念的5个题项、主观规范的5个题项、知觉行为控制的4个题项及行为态度的4个题项进行KMO测度及Bartlett球体检验。结果如下表3~6所示,四个变量的KMO值均大于0.7,且显著性概率Sig.均为0.000,表明调研数据的一致性良好,其有效性能满足研究的需求,同时变量之间具有较强的相关性。

Table 3. Behavioral belief KMO measures and Bartlett ball test

表3. 行为信念KMO测度及Bartlett球体检验

Table 4. Subjective norm KMO measures and Bartlett ball test

表4. 主观规范KMO测度及Bartlett球体检验

Table 5. Perceptual behavior control KMO measures and Bartlett ball test

表5. 知觉行为控制KMO测度及Bartlett球体检验

Table 6. Behavioral intention KMO measures and Bartlett ball test

表6. 行为意向KMO测度及Bartlett球体检验

4.4. 相关性分析

依据前文所提出的假设内容,接下来研究变量之间的相关性,行为信念、主观规范、知觉行为控制和行为态度四个变量的相关分析结果见表7

Table 7. The correlation analysis between residents’ intention to participate in development and its influencing

表7. 居民参与发展的意向与影响因素的相关分析

注:**表示在0.01水平上具有统计显著性。

通过相关性分析可以得出,行为信念与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的相关系数值为0.380,同时,在0.01的水平上十分显著,说明居民的行为信念与其行为意向有着明显的正相关,假设1成立。主观规范与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的相关系数为0.287,知觉行为控制与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的相关系数为0.437,行为态度与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的相关系数为0.354,都是在0.01的水平上非常显著,表明假设2和假设3也是成立的,居民的主观规范、知觉行为控制都与其行为意向成明显的正相关。此外,在调研过程中发现,绝大部分居民当前的态度就是以利益为主导,当他们认为参与旅游发展有利可图时,就会增强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所以假设4也成立,即居民对所获得的利益及环境保护的信念与其参与旅游发展的行为意向成明显的正向相关关系。

5. 研究结论与对策

5.1. 研究结论

通过实证分析,结果表明古村落居民的行为信念、主观规范、知觉行为控制和行为态度等变量与其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呈明显的正相关,说明这四个变量对行为意向都有正向的影响作用,其中居民的知觉行为控制与行为意向的相关性最显著,表明其对行为意向的影响力最大,居民受到知觉行为控制的影响最为强烈。此外,由于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居民的文化教育程度也不高,旅游发展业还没有形成规模,对收益的追求、获取利益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参与旅游发展的意向。

5.2. 对策建议

5.2.1. 加强政府主导作用

前述研究结果表明,知觉行为控制这一变量对居民参与发展的意向有着明显的影响。所以,各级政府应注重古村落旅游发展,加大投资规模,多渠道筹措资金,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开发提供支持。要积极引导古村落居民主动参与旅游发展,提高居民参与发展的能力,赋予其必要的资源或权利,提升居民参与的意愿。中田村当地政府可积极鼓励村民通过土地、古建筑房屋产权置换或租借等方式,激励、吸引各种资源参加到当地传统村落旅游的发展与保护中。地方政府可以建立一系列奖惩制度,对那些参与传统村落、古民居建筑保护的个人或组织给予奖励,发挥经济激励促进手段的引导作用。

5.2.2. 广泛宣传教育引导

居民的文化程度和水平也是影响当地发展速度的因素。由于中田村村民平均文化水平较低,所以地方政府在发展旅游时可以运用发放宣传资料,展出图片展板,开设专题讲座,组织成立古村落保护志愿者队伍等方式,加强对居民服务意识和服务技能的培训。同时要注重并强化对村民历史文化意识的教育与引导工作,通过创新政策机制与舆论宣传模式,进一步提高中田村居民对古村落的保护和旅游发展的认识,引导村落文化保护工作走向全面自觉。这样,居民参与发展的认同感就会增加,随之其主观规范对发展的影响也会起积极的推动作用,提高居民对村落的认同感。

5.2.3. 充分调动居民积极性

尊重村民的参与权和知情权,让中田村的所有村民都能享受到旅游开发的好处。丰富和优化产业结构,改善就业模式,增加就业岗位和创业机会,不断提高居民收入,改善居民生活质量和居住环境。增加公共基础设施,以改善村民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实现现代化的人居环境,让村民在古村落的保护中得到利益,对参与旅游发展的居民给予多种形式的补偿,从而积极支持和参与到古村落的保护与开发中来,不断提高村民对当地文化的认知度,激发居民热爱古民居、保护古建筑的情感,让居民参与到古村落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来。

5.2.4. 切实提高居民的经济收益

在保护好生态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同时,不断提升居民参与旅游发展获利的可能性,是成功发展旅游的关键之一。调查研究结果表明,获利是大多数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重要动力,如果政府在发展模式上处理好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关系,让村民充分分享旅游发展成果,将会形成古村落保护与发展的良好氛围。虽然当地政府也出台过一些收购房屋的补贴措施,但是大多数居民反映获利的可能性很小,并且外来投资商盲目的开发,收购居民土地,使居民处于被动状态,基本得不到什么好处,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居民参与发展的积极性受到影响,进而影响古村落的保护与旅游发展。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项目(14YJC790082),衡阳师范学院创新平台开放基金项目(CT14K08;RJ15K05),衡阳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项目(CX1838)。

文章引用: 刘天曌 , 刘沛林 , 陈 莹 , 杨金华 , 彭惠军 , 黄翅勤 (2019) 基于TPB的古村落居民参与旅游发展行为意向研究——以常宁市中田村为例。 地理科学研究, 8, 129-138. doi: 10.12677/GSER.2019.82014

参考文献

[1] 李连璞. 基于多维属性整合的古村落旅游发展模式研究——以历史文化名村为例[J]. 人文地理, 2013, 28(4): 155-160.

[2] 张建忠, 刘家明, 柴达. 基于文化生态旅游视角的古村落旅游开发——以后沟古村为例[J]. 经济地理, 2015, 35(9): 189-194.

[3] 桂拉旦, 唐唯. 文旅融合型乡村旅游精准扶贫模式研究——以广东林寨古村落为例[J]. 西北人口, 2016, 37(2): 64-68.

[4] 陈刚. 发展人类学视角下西部民族地区传统村落旅游开发[J]. 旅游学刊, 2017, 32(2): 11-12.

[5] 李萍, 王倩, Chris Ryan. 旅游对传统村落的影响研究——以安徽齐云山为例[J]. 旅游学刊, 2012, 27(4):57-63.

[6] 唐文跃. 旅游开发背景下古村落居民地方依恋对其迁居意愿的影响——以婺源古村落为例[J]. 经济管理, 2014, 36(5): 124-132.

[7] 保继刚, 林敏慧. 历史村镇的旅游商业化控制研究[J]. 地理学报, 2014, 69(2): 268-277.

[8] 林敏慧, 保继刚. 中国历史村镇的旅游商业化——创造性破坏模型的应用检验[J]. 旅游学刊, 2015, 30(4): 12-22.

[9] 唐晓云. 古村落旅游社会文化影响:居民感知、态度与行为的关系——以广西龙脊平安寨为例[J]. 人文地理, 2015, 30(1): 135-142.

[10] 卢松, 张业臣, 王琳琳. 古村落旅游移民社会融合结构及其影响因素研究——以世界文化遗产宏村为例[J]. 人文地理, 2017, 32(4): 138-145.

[11] 朱鹤, 刘家明, 王磊, 孙东琪. 历史文化村落居民旅游支持度影响因素分析——以林浦历史文化名村为例[J]. 世界地理研究, 2018, 27(2): 166-176.

[12] 刘天曌, 刘沛林, 朱源湘. 古村落旅游农户感知、态度与行为研究——以张谷英村为例[J].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8, 39(3): 8-13.

[13] 宋巍. 湖南庙前镇中田村防御体系浅析[C]//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 2016年中国建筑史学会年会论文集. 武汉: 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6: 4.

[14] 杨立国, 杨浩, 代晓莹, 石凯霞. 景观基因视角下地方认同建构的模型研究——以常宁市中田村为例[J].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6, 37(6): 43-47.

[15] 刘磊. 中田村古村落选址与村落环境研究[J]. 山西建筑, 2017, 43(11): 12-14.

[16] 舒惠勤, 郑文武, 汤雪莉. 传统聚落民居原真性评价——以湖南省常宁市中田村为例[J].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7, 38(3): 18-21.

[17] 章锐夫. 湖南古村镇古居民[M]. 长沙: 岳麓书社, 2007: 34-36.

[18] 黄华芝. 基于计划行为理论的酒店员工离职意向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沙: 湖南师范大学, 2010: 23-24.

[19] 李有根, 赵西萍, 邹慧萍. 居民对旅游影响的直觉[J]. 心理动态学, 1997, 5(2): 21-27.

[20] 黄洁, 吴赞科. 目的地居民对旅游影响的认知态度研究——以浙江省兰溪市诸葛、长乐村为例[J]. 旅游学刊, 2003, 18(6): 84-89.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