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力元认知策略在托福听力教学中的运用
The Use of Listening Metacognitive Strategies in TOEFL Listening Classroom

作者: 刘 畅 :上海新东方学校,上海;

关键词: 托福元认知策略二语听力理解TOEFL iBT Metacognitive Strategies L2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摘要: 二语听力理解因为其和学生的日常及学术生活的极大关系,受到了学界的广泛关注。在众多影响听力的因素中,听力策略的使用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元认知策略(metacognitive strategies),又称自我管理策略(self-management strategies),被大量研究证明可以有效促进听力理解。因此,在托福听力课堂中加入元认知策略的训练可以帮助学生的听力表现取得更大的进步。

Abstract: Second language (L2)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is an area that has raised high level of concern because it is closely related to L2 learners’ daily and academic life. A lot of factors can affect the performance of L2 listeners. Among these factors listening metacognitive strategies, or self-management strategies were proved to be very important and have great influence on L2 learners’ listening performance. Thus, the use of listening metacognitive strategies in classroom can help students improve their listening performance during TOEFL listening test.

1. 引言

在传统的听力课堂中,听力教学多以做题为导向翻译为手段,教学内容以语言知识为主并辅助一些考试的方法和技巧。这样的方法被证实无法有效地提高学生的听力能力,根据ETS发布的数据,中国考生的听力平均分在2017年前均处于4个单项中最低的位置(大部分的其他国家或地区并未出现这样的情况),证明我们的听力教学还存在着较大的问题。近年来小班化的教学成为了新的趋势,教学的着重点也转向学生的听力学习效果。小班化的教学让老师可以更多地关注学生,并更利于老师在课堂中开展各类教学任务,以提高学生对于知识点的消化和吸收。

本论文的主要目的是将听力元认知策略的理论运用到托福听力小班教学的课堂当中,打造一个以学生为中心并关注学生听力能力和听力过程的新型听力课堂。本文主要分为三个部分:文献综述,听力元认知策略指导(instruction)以及一堂运用元认知策略指导的托福听力课程实例。

2. 文献综述

2.1. 听力过程(Listening Process)

听力学习毋庸置疑是二语学习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在四个语言技能中(听说读写)听力也是最不被人们所理解的一个技能。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听力本身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认知过程(cognitive process),因此听力被认为是四个语言技能中最难为学生所掌握的 [1] [2]。ETS发布的考试数据证明中国考生的听力能力存在是比较大的问题。也从侧面证明,我们的传统听力教学对于学生的听力能力的提高帮助是有限的。要帮助学生更有效地进行听力理解,单纯的传授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老师还应当帮助学生控制并管理听力的过程 [3]。

传统的课堂更加关注听力的结果(product-oriented),而近年来听力教学的重点转向听力过程 (process-oriented)。听力的过程是一个对于信息主动加工的认知过程 [4]。在这个过程中,听者会同时自上而下(top-down)以及自下而上(bottom-up)地使用储存在长期记忆(long-term memory)中的语言知识和世界知识(world knowledge)去进行听力理解 [4] [5]。

当听者使用自上而下的理解过程时,他们会使用已有的图式知识(schematic knowledge)去构建一个概念上的框架帮助理解 [4]。这些图示知识包括有关文章的语用知识(pragmatic knowledge),背景知识(background knowledge),结构知识(discourse knowledge)等。而使用自下而上的理解方式时,听者会利用语言知识去识别并解码语言单位,完成从小单位(语言)到大的单位(篇章)的自下而上的理解 [4]。Vandergrift (2004) [6] 发现,听力水平较差的学生会使用更多自下而上的意义解码过程去理解文章,而听力水平较高的学生则倾向于使用更多自上而下的意义解码过程。

2.2. 听力策略

听力策略可以被定义为特定的可以帮助听者理解听力文本的信息处理方法 [7]。O’Malley和Chamot (1990) [7] 将学习策略分成了三种类型:认知策略(cognitive strategies),元认知策略(metacognitive strategies)和社会/情感策略(social/affect strategies)。

元认知策略是一种高层次的实施性技能(higher order executive skill),包括对学习活动的规划,监控和评估。认知策略是学习者用来控制和运用听到信息的方法,包括推断,总结,解释等。社会/情感策略包括与他人的互动,例如在听力理解后与他人核对笔记,减少听力过程中的紧张感等 [7]。

有大量的研究证明,表现优秀和表现欠佳的听力学习者之间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对于听力策略的使用。优秀的听者在听力理解的过程中会使用更多的元认知策略和认知策略,他们使用这些策略的方法也更加灵活有效 [8] [9]。Vandergrift [6] 在研究中发现初学者会使用更多的浅层次理解(surface-processing)的认知策略,而高水平的学习者会运用更多深层理解(deeper-processing)的认知策略。Graham [2] 提出成功的听者应该要检控并管理在听力过程中的策略使用,这也正是听力元认知策略的一部分。

2.3. 听力元认知策略

元认知(metacognition)简单地说就是“thinking about thinking” [10]。元认知可以分为元认知知识(metacognitive knowledge)和元认知经验(metacognitive experience)。而元认知策略(metacognitive strategies)被定义为能够有效使用元认识知识的能力。

根据Anderson [10] 的理论,规划(planning)是元认知策略中非常重要的一种。他建议听者应该根据任务的类型去规划自己听力分方法,结合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两种意义解码过程 [7]。自主性注意力(directed attention)是另一个常用的元认知策略。人们的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是有限的,当听者用大量的工作记忆去解码信息时,记忆(storage)功能就会下降。因此如果一个听力文本需要大量的解码和记忆,其难度就会很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有选择性地去听,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信息上 [7]。监控(monitoring)是Anderson提出的第三个元认知策略,它主要涉及听力过程中根据文本和任务要求,选择最合适的听力策略 [7]。

Vandergrift及其同事提出元认知策略应该有五个部分组成:规划和监控(planning and evaluation)——在听前就对听力任务进行规划和预测;解决问题(problem-solving)——当遇到听不懂的内容时可以有效地解决问题;自主性注意力(directed attention)——将注意力有选择性地集中在重点信息上;心智翻译(mental translation)——听力过程中将听到的内容翻译为母语;以及个人知识(person knowledge)——对于自己学习状况的了解 [6] [11]。

在这个基础上,一系列的研究证实了在听力课堂中加入元认知策略的指导可以有效提高学生的听力表现 [12] [13] [14] [15]。其中Selamata和Sidhub在2013年进行了一项研究 [14] ,他们利用托福考试(TOEFL iBT)作为标准,测试了34名马拉西亚本科学生在接受听力元认知策略指导前的听力表现和指导后的表现。实验组在接受10周的训练课程之前和之后各参加了一次托福听力部分的测试。结果证明除了心智翻译(mental translation)和听力表现成反比以外,其他四个策略都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托福听力中的讲座(lecture)。

3. 听力元认知策略指导

Buck [16] 指出听力测试的编制(construct)包括语言能力(linguistic competence)和策略能力(strategic competence)。托福考试作为一个语言水平考试(language proficiency test),考察的是考生综合运用学术英语的能力而不仅仅是语言知识水平。所以在托福听力课堂中我们不仅要教给学生知识,更要教给他们方法。

Vandergrift及其同事在多个研究中提出了非常完善的听力元认知策略指导方法。结合托福考试听力教学的特点,作者总结了一个适合新东方课堂的教学方法。通过这个方法可以有效提高学生对于听力元认知策略的运用,从而提高听力能力。这个方法一共分为三个部分,听前,听中和听后。方法如下:

听前(pre-listening)——涉及元认知策略:Prediction

1) 在听文章之前,老师带领学生对于将要听到的文章进行预测,必要时为学生提供相关背景信息。

2) 带领学生完成预测信息表,该表格包括三个部分:词汇,背景知识和文章结构特征(discourse feature)。

听中(while-listening)——涉及元认知策略:Problem-solving,Directed attention,Evaluation等

1) 学生完成预测后将会第一次听到文章。告诉学生在听的过程中他们应当特别注意他们所听到的信息是否与所预测的信息一致。若信息不一致或听到预测信息以外的重要内容,以笔记的方式补充在预测信息表或笔记上。

2) 在第一遍听力后,学生需要完成相关题目。完成题目的过程中,要求学生找出自己在第一遍中没有听懂或者听错的地方。在第二遍的听力过程中着重注意这些信息,必要的时候记笔记。

3) 第三遍的听力过程中,教师带领学生分析听力文章的语言特点、结构和考点及题型,介绍重要的听力能力和考试能力。这一遍也可以用听写填空等方法检查学生的语言问题,完成对自下而上的解码能力(bottom-up processing)的巩固。

听后(after-listening)——涉及元认知能力:Person knowledge

1) 要求学生完成自我反馈表,该表格包括在听力活动中对于听力策略的使用,自己的长处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2) 可以根据情况加入适当的输出练习。

Vandergrift和Tafaghodtari [11] 也提出这样的方法虽然有效,但是长期使用也会使得听力课堂变得可以预测让学生失去兴趣。所以在这个方法的基础上,老师可以设计不同的关注点,例如以不同的话题或者文章结构作为每节课的展开方式。下面的部分中,作者将用一个托福课程的实例来解释如何将听力元认知策略运用到课堂当中。

4. 课程实例

4.1. 目标学生

本课程针对的学生是新东方托福基础阶段的学员。学员的入学听力成绩为14~16分(lower intermediate-level)。班型为本科直通车6人班或12人班,使用新AT Bridging教材。

4.2. 教学目标

主要目标:在课程结束时,学生应当能够理解学术讲座中的定义。

次要目标:

1) 教会学生定义类文章笔记方法。

2) 教会学生用缩写快速记录单词。

3) 扩大学生艺术类文章背景知识及单词量。

4.3. 配套材料(AT Bridging Unit3)

课程的配套材料由新东方集团与ETS合作研发,旨在帮助基础较为薄弱的同学了解托福听力中的学术性话题,提高基础听力能力和语言能力,为之后阶段的学习打好基础。材料中的内容均改变自真实语料或者TPO,但是难度根据学生的水平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4.4. 教学过程

1) Warm-up

a) 告诉学生他们将会听到一篇和艺术相关的文章。

b) 要求学生分组讨论艺术话题可能会涉及到哪些内容。

c) 要求学生完成有关于艺术学科定义的填空并核对答案。

d) 给学生看4张有关于艺术形式的图片并且要求他们辨识4张图片属于哪4种艺术形式。

e) 要求学生讨论4种艺术形式中他们最喜欢哪一种。

2) Before you listen

a) 给学生看一张有关于他们将要听到的讲座的海报,海报上有课程的简单介绍。

b) 要求他们回答和海报信息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c) 要求他们根据讨论内容预测将要听到的信息。

d) 要求学生完成单词填空练习并讨论单词在语境中的词义。

e) 教师讲解单词并检查学生是否理解单词含义。

3) While-listening

a) 要求学生带着预测去听第一遍,检查他们的预测是否准确。如果有不准确的或者没有预测到的信息可以用笔记的方式记录。

b) 完成理解检查问题并要求学生配对讨论问题答案。

c) 要求他们记录自己在听力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d) 要求学生听文章中的一个选段,理解对于专业术语的定义。

e) 要求学生完成一道关于定义的题目并要去他们以小组的形式核对答案并讨论。

f) 引导他们通过填空练习发现给出定义所需要的信号词(discourse markers)。

g) 老师讲解信号词的作用和定义考点。

h) 要求学生讨论并思考更多的定义信号词。

i) 教师给出比较完整的信号词列表。

j) 要求学生重新听讲座,这一遍着重注意学术名词或概念的定义并且注意之前理解上有问题的地方。

k) 要求学生完成和定义有关的理解问题并以小组形式讨论问题答案。

l) 挑选其中的一个段落给学生重听,并且完成听写填空练习。

m) 引出缩写的概念,并给学生示范用缩写的方式完成听写填空。

n) 用完成听写填空的段落要求学生完成有关于定义的笔记。

o) 要求学生两两配对核对笔记。

p) 请1~2位学生上台示范笔记。

q) 教师修改学生的示范笔记并给出参考笔记。

r) 用文章中其他关于定义的段落重复步骤12、14、15、16、17。

4) After listening

a) 教师带领学生完成听力任务反馈,要求学生总结学到的知识和发现的问题。

b) 要求学生以小组为单位讨论为什么学习艺术对学生非常重要以及他们最想要学习的艺术形式。

5. 总结

由于大班人数及课时的限制,本文的教学方法更加适合于小班教学,但是在大班教学中也可以有选择地使用。听力策略的教学是当今二语听力教学界公认的非常有效的方法,但是在国内的听力教学中却鲜有耳闻。托福考试分数反应出中国的英语听力教学还处于一个相对落后的阶段,因此我们应当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于听力教学的认知,帮助学生切实提高二语听力理解的能力。

参考文献

文章引用: 刘 畅 (2019) 听力元认知策略在托福听力教学中的运用。 国外英语考试教学与研究, 1, 13-18. doi: 10.12677/OETPR.2019.11003

参考文献

[1] Hasan, A. (2000) Learners’ Perceptions of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Problems. Language, Culture and Curriculum, 13, 137-153.
https://doi.org/10.1080/07908310008666595

[2] Graham, S. (2003) Learner Strategies and Advanced Level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The Language Learning Journal, 28, 64-69.
https://doi.org/10.1080/09571730385200221

[3] Vandergrift, L. (2003) From Prediction through Reflection: Guiding Students through the Process of L2 Listening. The Canadian Modern Language Review, 59, 425-440.
https://doi.org/10.3138/cmlr.59.3.425

[4] Rost, M. (2011) Teaching and Researching Listening.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Harlow.

[5] Flowerdew, J. and Miller, L. (2005) Second Language Listening: Theory and Practi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6] Vandergrift, L. (2004) Listening to Learn or Learning to Listen? Annual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 24, 3-25.
https://doi.org/10.1017/S0267190504000017

[7] O’Malley, J.M. and Chamot, A.U. (1990) Learning Strateg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8] Murphy, J.M. (1985)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Listening Strategies of ESL College Students. ERIC Document Reproduction, Service No. ED, 278-275.

[9] Lai, Y.C. (2009) Language Learning Strategy Use and English Proficiency of University Freshmen in Taiwan. TESOL Quarterly, 43, 255-280.
https://doi.org/10.1002/j.1545-7249.2009.tb00167.x

[10] Anderson, N.J. (2002) The Role of Metacognition in Second Language Teaching and Learning. Center for Applied Linguistics, Washington DC.

[11] Vandergrift, L. and Tafag-hodtari, M.H. (2010) Teaching L2 Learners How to Listen Does Make a Difference: An Empirical Study. Language Learning, 60, 470-497.
https://doi.org/10.1111/j.1467-9922.2009.00559.x

[12] Goh, C. and Taib, Y. (2006) Metacognitive Instruction in Listening for Young Learners. ELT Journal, 60, 222-232.
https://doi.org/10.1093/elt/ccl002

[13] O’Bryan, A. and Hegelheimer, V. (2009) Using a Mixed Methods Approach to Explore Strategies, Metacognitive Awareness and the Effects of Task Design on Listening Development. Canadian Journal of Applied Linguistics, 12, 9-38.

[14] Buck, G. (2001) Assessing Listeni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15] Selamat, S. and Sidhu, G.K. (2013) Enhancing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The Role of Metacognitive Strategy Instruction (MetSI).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 90, 421-430.
https://doi.org/10.1016/j.sbspro.2013.07.111

[16] Rehimirad, M. and Shams, M.R. (2014) The Effect of Activating Metacognitive Strategies on the Listening Performance and Metacognitive Awareness of EFL Studen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stening, 28, 162-176.
https://doi.org/10.1080/10904018.2014.902315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