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萌发的影响
Effects of Different Storage Time on Germination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作者: 秦丽凤 :桂林市林业科学研究所,广西 桂林; 李晓铁 , 王继煌 :广西桂林林业学校,广西 桂林;

关键词: 青钱柳种子贮藏发芽率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Storage Germination Rate

摘要:
通过对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发芽率的影响研究,发现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的发芽率影响较大。室内沙藏420 d后播种育苗,青钱柳种子的发芽率可达86%,而且出苗整齐,一般44 d即可全部出苗。

Abstract: The effect on germination rat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at different storage time was studied in this article.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storage time had a great influence on the germination rat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The germination rat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could reach 86% after 420 days of sowing and raising seedling in indoor storage in sand, and the seedlings were in good order; all the seedlings could be cultivated within 44 days.

1. 引言

青钱柳(Cyclocarya paliurus.)属胡桃科(Juglandaceae)青钱柳属落叶速生乔木 [1] ,高可达30米,是第四纪冰川幸存下来的珍稀树种,仅存于中国,产于两湖、两广、云贵川、闽浙台、苏皖等省区,主要分布于海拔 400 米 至800米的山地阔叶林中 [2] ,属于国家二级保护珍稀植物。青钱柳中含有三萜皂苷、黄酮、甾体、萜类、有机酸、生物碱等类型成分,具有降血糖、降血脂、降血压、增强免疫力、抗氧化和防衰老等药理活性 [3] ,被誉为“医学界的第三棵树”。

青钱柳扦插育苗难度大,用ABT生根粉处理的插穗,扦插生根率只有2% [4] ,组培育苗尚未成功 [5] ,目前在青钱柳苗木培育上,传统的种子育苗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青钱柳种子种皮致密、坚硬、不易透水 [6] ,天然自身发育差,种子败育很严重且具有深休眠特性,人工育苗出苗率低,一般播种后需隔年甚至2年后才萌发 [7] ,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苗木培育生产,严重影响了青钱柳的产业发展。本试验以龙胜各族自治县三门瑶族乡的青钱柳种子为试验材料,采用沙藏法研究了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发芽率的影响,为提高青钱柳种子的发芽率提供科学依据。

2. 材料与方法

2.1. 种子采集与处理

试验所用青钱柳种子选择龙胜各族自治县三门瑶族乡花坪村30年以上、健壮、无病虫害、优良自然野生的树木作为采种母树,采种时间为2014年9月。种子采集后,在室内通风处阴干3 d,待果翅干至松脆时搓碎果翅,净种后(去除浮水仔)贮藏。

2.2. 种子贮藏

室内常温沙藏。用河沙混藏,混藏比例为5份河沙1份种子,沙的湿度65%~75%,以手捏成团,手松即散为宜。贮藏期间,每半月翻动一次。

2.3. 苗木培育

2.3.1. 催芽

将沙藏种子取出,清水洗净后用多菌灵800倍液对种子进行消毒15 min。再用50℃温水浸泡48 h,将净种捞出,常温下藏于室内湿沙中进行催芽,沙的湿度65%~75%,以手捏成团,手松即散为宜。之后盖上塑料薄膜进行保温保湿。

2.3.2. 播种

待种子刚露白即均匀播于已消毒(用0.5% KMnO4溶液喷洒消毒)的苗床上,播种量每处理300粒,播后盖黄心土,厚度为1 cm~2 cm,淋透水。然后搭建塑料薄膜小拱棚,至种子发芽前保持苗床土壤湿润,待种子发芽,长出2片真叶后,统计种子的发芽粒数。

2.4. 试验设计

按随机完全区组设计试验,试验设3个处理,3个重复。对种子的起始发芽时间、发芽历期、发芽粒数进行数据采集和分析。

处理I:种子未经贮藏,直接催芽、播种(种子于2014年9月26日催芽,10月3日播种,催芽时间7 d)。

处理II:种子贮藏180 d,然后催芽、播种(种子于2015年3月1日催芽,3月7日播种,催芽时间6 d)。

处理III:种子贮藏420 d,然后催芽、播种(种子于2015年11月26日催芽,12月6日播种,催芽时间10 d)。

2.5. 数据统计及分析

发芽率(%) = 全部发芽种子粒数/供试种子粒数 × 100;

发芽历期(d) = 种子开始发芽至发芽结束时所需的总天数;

试验数据采用Excel 2007进行统计和相关性分析。

3. 结果与分析

3.1. 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发芽率的影响

表1可知,青钱柳种子发芽率随贮藏时间的增加呈现出增加的变化趋势,贮藏420 d的种子发芽率最高,达86%,未经贮藏的种子发芽率最低,为18%,贮藏180 d的种子发芽率略高于未经贮藏的种子,为19.3%。方差分析结果表明(表2),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发芽率差异性达极显著水平(P = 7.1E−07 < 0.01)。通过LSD-t检验(表3)可知,未经贮藏的青钱柳种子和贮藏180 d的青钱柳种子之间发芽率差异性不显著(P = 0.6815865> 0.05),未经贮藏和贮藏180 d的青钱柳种子与贮藏420 d的青钱柳种子之间发芽率差异性达极显著水平(P = 4.991E−07 < 0.01、P = 5.598E−07 < 0.01)。

Table 1. Germination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at different storage time

表1. 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萌发情况

Table 2. Variance analysis on germination rat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at different storage time

表2. 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发芽率方差分析结果

Table 3. Multiple comparison of effects of different storage time on germination rat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LSD-t test)

表3. 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发芽率的影响多重比较(LSD-t检验)

3.2. 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萌发整齐度的影响

表1可知,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相差较大,未经贮藏的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最长,达149天,贮藏420 d的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次之,达83天,贮藏180 d的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最短,仅需5天就开始发芽;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发芽均较整齐,发芽历期均在1个月左右,贮藏420 d的青钱柳种子发芽历期稍长,为44 d。方差分析结果表明(表4表6),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差异性达极显著水平(P = 3.16E-09 < 0.01),发芽历期差异性不显著(P = 0.129662 > 0.05)。通过LSD-t检验(表5)可知,各贮藏时间(0 d、180 d、420 d)之间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差异性均达极显著水平(P < 0.01)。

Table 4. Variance analysis on beginning germination tim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at different storage time

表4. 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方差分析结果

Table 5. Multiple comparison of effects of different storage time on beginning germination time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LSD-t test)

表5. 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起始发芽时间的影响多重比较(LSD-t检验)

Table 6. Variance analysis on experienced for germination of Cyclocarya paliurus seeds at different storage time

表6. 不同贮藏时间青钱柳种子发芽历期方差分析结果

4. 小结与讨论

试验表明,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的发芽率影响较大。青钱柳种子具有深度休眠性,坚硬角质化的种皮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胚与外界的水气交换;湿沙层积可以改变种皮的透性,辅以50℃温水浸泡48 h,可以提供种子萌发所需的水、气、温等条件,有效破除种子休眠,促使种子萌发,提高发芽率。在实际生产中,可以选用室内沙藏420 d后播种育苗。进行播种育苗时,结合消毒处理、温水浸种催芽等方法来辅助处理,能够更好地提高青钱柳种子的发芽率,发芽率可达86%,而且出苗整齐,一般44 d即可全部出苗。

基金项目

桂林市科技攻关项目(2016010305-5)。

文章引用: 秦丽凤 , 李晓铁 , 王继煌 (2019) 不同贮藏时间对青钱柳种子萌发的影响。 植物学研究, 8, 88-92. doi: 10.12677/BR.2019.81012

参考文献

[1] 易醒, 石建功, 周光雄, 等. 青钱柳化学成分研究[J]. 中国中药杂志, 2002, 27(1): 43-45.

[2] 莫天艳, 蒙田, 蒙芳. 桂林地区青钱柳资源分布及利用[J]. 南方农业, 2014, 8(18): 71, 73.

[3] 王克全, 曹莹. 青钱柳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 黑龙江医学, 2007, 8(31): 577-578.

[4] 郭春兰, 上官新晨, 蒋艳, 等. 几种生根剂对青钱柳扦插育苗作用的研究[J]. 江西农业大学学, 2008, 30(4): 275-278.

[5] 夏小华, 邱先华, 梁永华, 等. 神茶原料青钱柳扦插繁殖试验初报[J]. 蚕桑茶叶通讯, 1994(2): 12-14.

[6] 胡茶青. 青钱柳种子不同方法贮藏发芽试验[J]. 林业实用技术, 2014(6): 29-30.

[7] 尚旭岚, 徐锡增. 青钱柳种子休眠机制[J]. 林业科学, 2011, 47(3): 68-74.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