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特会”中美媒体传播倾向性与策略案例研究
The Study on the News Tendentiousness and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Concerning the Reports of Trump and Kim Summit by Chinese and American Media

作者: 刘 晴 , 周红红 :北京交通大学语言与传播学院,北京;

关键词: 金特会传播倾向性传播策略Trump and Kim Summit News Tendentiousness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摘要:
2018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会晤。此次会议是美国和朝鲜两国领导人首次会晤,具有历史性意义,是实现朝鲜半岛持久和平与稳定踏出的重要一步。本文以新华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金特会”相关报道作为语料,分析中美媒体在报道“金特会”中的传播倾向性与采取的传播策略。经过分析,中国媒体对“金特会”的报道采取中立态度,支持双方对改善半岛关系进行的努力;而美国媒体则有明显的倾向性,在新闻报道中怀疑朝鲜的会面诚意、总统特朗普对朝政策以及“金特会”能给美国带来的收益。在传播策略方面,中美媒体都在传播过程中提炼新闻价值并重视新媒体力量。

Abstract: On June 12, 2018, the meeting between American President Trump and leader in North Korea Kim was held in Singapore. Being the first meeting between leaders from America and North Korea, this historical meeting is the first step towards the enduring peace in Korean Peninsula. This research analyzes the reports by Xinhua News Agency and CNN concerning Trump and Kim Summit and tends to find the news tendentiousness and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in these news reports. It has been found that Chinese media took a neutral position in the news reports. However, media from America had obvious tendentiousness in their reports and doubted the sincerity of Kim, President Trump’s policy to North Korea and the benefits of this meeting. In terms of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both Chinese and American media put emphasis on news values and use the new media in reporting Trump and Kim summit.

1. 引言

朝鲜半岛问题来源已久。20世纪40年代,雅尔塔会议将朝鲜半岛划分为南北两个实力范围分别由美苏占领。这一安排,直接导致了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战争持续三年,最后签署《朝鲜停战协定》,朝鲜半岛分属朝鲜与韩国。短暂的和平掩饰不住朝鲜半岛不稳定的局势,尤其美国等大国的介入,使得半岛局势更加风起云涌。

进入2017年,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领导风格与前任大不一样,对国际关系的把控也与其他总统有所区别。特朗普上台之后,推翻了对朝鲜采取的“战略忍耐”政策,主张对朝鲜进行最大限度施压,促使朝鲜改变其行为,再与其接触,目标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而不是“政权更迭” [1] 。在这一政策的影响下,2018年4月28日,总统特朗普首先透露出想与金正恩会面的意图。虽然整个会面安排过程一波三折,但2018年6月1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成功在新加坡举行会晤,并签署了历史性文件,就四项内容达成协议。

毋庸置疑,“金特会”是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是实现朝鲜半岛持久和平与稳定踏出的重要一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总理5月11日也在推特中阐明“特金会”对世界和平的重要作用。在“特金会”中,直接涉及美国与朝鲜两方,中国是牵线国家。朝鲜由于国家性质所限,很难收集到朝鲜官方媒体对于“金特会”报道的相关语料。因此本研究将侧重于中美两国媒体对于“金特会”的报道,分析其报道倾向以及传播策略。这对于更好理解国际重大事件的传播方式和策略具有重大意义。

2. “金特会”的过程

朝鲜半岛局势一直都是世界关注的焦点。自2017年5月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后,朝鲜半岛问题疑似迎来了转机。文在寅曾多次向媒体表达如果条件允许,愿意访问平壤,并主张对朝友好的“阳光政策” [2] 。文在寅上台之后,邀请朝鲜代表团参加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奥会,并在冬奥会开幕式上,两个国家首次携手共同入场。2018年4月2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会晤,这是时隔11年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踏上韩国土地。双方签署了《板门店宣言》,确认无核化目标,同时为美朝领导人会晤打下基础。

在朝韩领导人板门店会晤次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可能会在未来3至4周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2018年5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朝会晤时间地点已经确定,很快将向外界宣布。2018年5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他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晤将于2018年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金特会”在紧锣密鼓筹划之中,然而朝美双方就无核化问题并没有达成共识。2018年5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取消了原定于2018年6月12日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面。但次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表达出希望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进行对话的意愿。2018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后表示,美朝领导人会晤将如期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6月5日,美国白宫进一步证实了消息并表示,“金特会”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当地时间上午9点举行。

2018年6月1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举行会晤,金正恩和特朗普签署了历史性文件,就四项内容达成协议。双方承诺:第一,美国和朝鲜将遵照两国人民的愿望,致力于建立“新型朝美关系”,推动和平与繁荣;第二,两国将共同努力,建立持久稳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第三,朝方重申将遵守2018年4月27日的《板门店宣言》,承诺继续推动“半岛完全无核化”目标;第四,美朝致力于找回战俘和失踪人员遗体,包括立即遣送已确认身份者 [3] 。

3. 中美媒体对“金特会”的报道倾向性

西方新闻价值观主张新闻报道要具有客观性,要求新闻工作者尽可能保持客观、真实、独立 [4] 。但在国际事件的报道上,很难做到没有任何倾向性。任何国家的媒体在传播过程中,首先都是站在本国立场上,对于事实的解读和分析也多多少少带有一定的主观色彩。在“特金会”的相关报道中,中国、美国两国媒体的报道也存在一定的倾向性。这种倾向性体现了两个国家对于朝鲜半岛问题的基本立场。

3.1. 中国媒体

在“金特会”中,中国虽然不是会面当事方,但实际上起到了牵线的重要作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乘坐的班机是中国国航波音747客机;在会晤地点嘉佩乐酒店外,新加坡方面悬挂了中美韩三国国旗,可见中国在“金特会”中表现出重要的作用。对于中国媒体倾向性的分析,本文选择来自新华通讯社的新闻报道。新华通讯社,简称新华社,是中国的国家通讯社,法定新闻监管机构。新华社在世界各地有一百多个分社,是中文媒体的主要新闻来源之一。有关“金特会”的相关新闻报道直接来源于新华网,新华社主办的中国重点新闻网站,被称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网站”。在新华网键入“金特会”、“金正恩”、“朝鲜”作为关键词搜索新闻,再对新闻内容进行筛选,最后得到新闻报道共11篇。这11篇新闻报道中,有五篇属于事实快讯类报道,有六篇属于新闻社论类。对这11篇新闻报道进行深度,发现中国对“金特会”的报道基本持中立态度,并多次强调朝鲜半岛和平是各个国家共同努力的目标。

新华社对“金特会”的报道在两个时间段比较集中:2018年5月25日至5月26日和2018年6月11至6月14日。第一个时间是美国总统单方面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会面,但于次日反悔;第二个时间是会面前后。第一个时间段有五篇新闻稿,分别报道了“金特会”的看点、美方取消会面之后朝方的回应以及美国再次反悔之后美韩为确保“金特会”举行所做出的努力。这部分报道以事实快讯类报道为主,引用来自朝鲜或美国媒体的报道,客观地传递了事实。第二个时间段有六篇新闻稿,以社论为主,在传播事实真相的前提下,传达出中国对“金特会”的看法和立场。

中国历来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原则立场有三个基本点:一是坚持半岛无核化,二是坚持半岛和平稳定,三是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 [5] 。这也是中国极力促成“金特会”的内在原因。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思想要求各国在谋求本国发展的同时,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增进人类共同利益。新华社在有关“特金会”的报道中,体现了中国对朝鲜半岛实现和平的期许。例如,新华社在“特金会”的次日转载人民日报海外版题为《珍惜朝鲜半岛积极势头》,表达了中方愿同有关各方一道,继续致力于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和长治久安。其他社论中也表达了传达出相似的观点。

对于朝鲜半岛问题,中国不是旁观者。中国致力于劝和促谈,并为此创造条件,提出“双暂停”“双轨并行”的解决方案。在新华社对“金特会”的报道之中,中国的中立、主张和平的态度得到有力展现,塑造了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3.2. 美国媒体

美国是这次领导人会晤的当事方之一,研究美国媒体对于“金特会”的报道倾向性,对于我们理解事件真相具有很大的作用。对于美国媒体的倾向性分析,本文选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缩写CNN)的新闻报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是美国第一家提供全天候新闻节目的电视台。截止2010年8月,美国超过五亿家庭订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是美国传播力度最广的媒体之一。在美国有线电视网键入关键词“Trump and Kim Summit”进行搜索,剔除无关新闻,共得到新闻报道124篇。通过对124篇新闻报道进行细读分析,发现美国媒体对朝鲜的会面诚意、总统特朗普对朝政策以及“金特会”能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存在怀疑。个别新闻报道用词对朝鲜存在很强的偏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于“金特会”的报道可大致范围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5月25日至6月6日,共计有56篇新闻报道。这个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表达愿意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的意向,随后反悔,然后再次反悔,最终确定与新加坡会面。由于过程的波折,这段时间的新闻报道是最多的。第二阶段是筹备会议阶段,从6月6日到6月11日,共25篇新闻报道。第三阶段是会晤之后,共43篇新闻稿,以社论和民调为主。

在这124篇相关新闻报道中,存在的第一大倾向性就是对朝鲜的偏见以及不信任。在第一阶段,即在正式确定两国领导人会晤之前,有两篇新闻报道突出体现了对朝鲜的不信任。其中一篇社论将“金特会”比作朝鲜的诱饵,警惕总统特朗普不要上当受骗;第二篇则在报道朝鲜更换军队高级领导时,将这一行为解释为金正恩在加强对军队的控制,以防“金特会”上出现任何变故。在第二阶段,即会议筹备阶段,大多数新闻稿关注两国领导人到达新加坡之后的安排。由于前期报道就存在对朝鲜不信任的倾向,这一时期的新闻报道强调如果会面不成功,对美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除此之外,新闻报道使用beg (乞求)一词表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要求与总统特朗普会面,对朝鲜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贬低,具有很明显的倾向性。在第三阶段,即会面之后,新闻稿涉及对“金特会”的历史影响以及对美的收益的分析,其中媒体或政客对“特金会”历史影响持有怀疑观点,其本质原因就是对朝鲜的不信任。这类社论在字里行间带有贬低朝鲜的倾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金特会”的报道第二大倾向性是对总统特朗普的质疑与不信任。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与传统主流媒体之间的激烈对抗就没有停止过。总统特朗普多次公开在其推特上指责美国的主流媒体报道的都是假新闻。特朗普甚至拒绝参加2017年4月举行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由此可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总统特朗普的质疑与敌意由来已久。在其报道“金特会”时,这种质疑和敌意贯穿始终。在第一阶段,即在正式确定两国领导人会晤之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多次质疑总统特朗普对朝政策,提醒特朗普不要孤注一掷,以免掉入朝鲜的陷阱。尤其在总统特朗普反悔后再次反悔的之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总统特朗普的行为表示了强烈地不满。在一篇题为Men with fragile egos should not have the world’s faith placed in them的新闻社论中,明确表达总统特朗普取消会面这一行为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字里行间充满对总统特朗普的不满:

President Trump is showing us the dangers of placing our lives in the hands of a couple of fragile men. In this month alone, he has torpedoed the successful Iran nuclear deal and sunk our best hope of North Korea engaging in direct diplomacy as a means to denuclearize.

在第二阶段,即会议筹备阶段,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大量报道新加坡等对于会议的准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是对于总统特朗普的报道。有两篇新闻报道讽刺总统特朗普对于会议没有做任何的准备;一篇社论分析特朗普对朝政策过于乐观与天真。从这些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报道“特金会”时并没有做到绝对客观,而是站在自由媒体的立场上,对总统特朗普的行为进行批判。在第三阶段,即会面之后,除了对会议进行较为客观的报道,美国电视新闻网还将总统特朗普沾沾喜喜的心理与民调平淡的反映对立起来,进一步质疑总统特朗普的政策。6月19日的两篇社论Trump demands credit for getting along with Kim Jong Un和Poll: Majority say 'too early to tell' if North Korea summit a success形成了强烈对比。尤其是第一篇社论中demand一词的使用,将总统特朗普沾沾自喜邀功的心理描写的淋漓尽致。作为新闻媒体,正常而言应该避免倾向性的出现,以免对读者产生先入为主的想法。但是因为美国媒体与总统特朗普积怨已深,在报道“金特会”的时候,在传达事实真相的基础上,难免有一定的倾向性,表达出对总统为人以及执政理念的不满。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金特会”的报道第三大倾向性是不断质疑 “金特会”给美国带来的益处,这一倾向性在第三阶段,即会晤之后的新闻报道中十分常见。在这一时间段,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美国民众做了两次民意调查。其中,大部分民众认为现在就认为“金特会”会给美国带来实际益处还为时过早。这个民调结果与特朗普沾沾自喜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社论方面,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刊登了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部门的主管Bonnie Glaser,他表示“金特会”最大赢家恐怕是中国。在这篇社论中强调“金特会”妥协的结果,无论是朝鲜半岛和平,还是美国从半岛撤军,都是符合中国对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方案。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ould see the suspension of drills as a prelude to the eventual withdrawal of US military forces on the Peninsula or, even better, a fraying of the alliance between Washington and Seoul, Glaser told CNN.

从这篇社论中可以看出,美国精英阶层对于“金特会”实际给美国带来的受益存在疑问。这一报道倾向性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众多报道中都可以得到体现。例如,在会面结束第二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连续刊登两篇新闻稿,对“金特会”的实际效果提出质疑。第一篇强调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会晤过程中,并没有做任何妥协就达成了协议;第二篇则总结了特朗普总统在会晤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的49句话,对特朗普总统对朝过分乐观进行了批判。

综上所述,通过具体阅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金特会”124篇新闻报道,分析得出美国主流媒体对于“金特会”的报道具有三大倾向性:对朝鲜的会面诚意、总统特朗普对朝政策以及“金特会”能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存在怀疑。这三大倾向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金特会”的报道。

4. 中美新闻传播策略

在国际重点事件的传播上,除了各国媒体的传播倾向性外,不同国家媒体采取的国际传播策略也值得研究。尤其在“金特会”这一举世瞩目的大事件上,各国媒体的传播策略有很多共同之处。总结来看,中美媒体都在传播过程中都提炼新闻价值并重视新媒体力量。

4.1. 提炼新闻价值

时效性是新闻的根本要求和重要特征 [6] 。尤其是国际大事件的传播上,更是要追求时效性。现今,在国际传播领域,时效性最强的就是直播。直播可以深化新闻内涵,深度挖掘新闻价值,具有时效性强、互动性高的特点 [7] 。在“金特会”的报道上,中美两国媒体都采取直播与即时新闻传送的模式,注重提炼新闻价值,重视时效性。

中国虽然不是“金特会”的主要参与国,但中方媒体对于“金特会”的报道丝毫不少于美国。中国官方媒体如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多采取即时新闻传送的方式对“金特会”进行实时报道。例如新华社在其微信官方公众号上,都以“快讯”作为标题发布“金特会”的有关新闻,时效性极强。这些新闻多数为一句话,简明扼要介绍时间地点人物,重点突出。中国其他一些媒体则采取网上直播的形式,现场报道“金特会”。凤凰卫视和搜狐新闻客户端等新闻媒体进驻“金特会”媒体中心,对会晤情况进行现场报道。这种直播的形式与即时新闻传送的形式相辅相成,注重新闻的时效性,提炼新闻价值。

美国媒体也采取直播与即时新闻传送的方式全方位报道“金特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团队也很早进驻了新加坡“金特会”媒体中心,全程报道会晤过程。相关新闻又通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网站进行即时发布。美国媒体采取的这种提炼新闻价值的策略,受到了良好的传播效果。在脸书(Facebook)网站上,美国三大时事性周刊之一的《时代周刊》的官方账号在2018年6月12日下午3时刊登“金特会”最新消息并贴出网络直播地址。共计有85.1万人观看直播,该条帖子收到1万多人点赞,3583次分享。这组数据足以看出美国媒体采取的这种传播策略,精准传达了新闻的价值,吸引很多美国民众讨论政治。

4.2. 重视新媒体的力量

随着互联网、移动媒体的迅速发展,国际事件的传播策略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正逐渐成为国家传播的重要力量 [8] 。中美两国媒体在对“金特会”的报道中也充分重视了新媒体的力量,运用多种手段对“金特会”进行报道。

中方媒体利用网络作为直播平台,对“金特会”进行了直播。同时利用官方微信工作号,对新闻进行推送。这种全方位的报道,充分重视了互联网和移动媒体在国家事件传播中的作用。西方媒体也充分意识到新媒体在国际传播中的作用,将报刊、网站、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结合在一起,四维合一进行新闻报道。

在“金特会”的国际传播过程中,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特(Twitter)发挥了重大的作用。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位名副其实的“推特总统” [9] 。据统计,总统特朗普从2009年3月开通推特(Twitter)以来,共发布3.79万条推文,共吸引关注者5280万人,可谓是开了“推特治国”的先河。在“金特会”事件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重要的时间点上都发布了推特(Twitter),广泛博得关注度,制造话题。美国总统特朗普这种“推特治国”的方式反映了新媒体在国际事件传播中的作用。

5. 总结

作为朝鲜半岛和平进程里程碑式的事件之一,“金特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美两国媒体在报道“金特会”这一重大国际事件时,报道内容具有不同的倾向性,但不约而同采取了相同的传播策略。就新闻报道的倾向性而言,中国媒体强调和平的重要性,而美国媒体存在对朝鲜的偏见与不信任、对总统特朗普的怀疑以及对“金特会”效果的质疑这三大倾向性。在传播策略而言,中美两国媒体都注重提炼新闻价值,重视新媒体的力量,对“金特会”进行了全面深度的报道。通过对“金特会”这一国际事件的传播为案例研究其传播倾向性和策略,在新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有助于理清国际传播中的新范式,有助于窥探到国际政治话语权在传播过程中的构建过程。

文章引用: 刘 晴 , 周红红 (2018) “金特会”中美媒体传播倾向性与策略案例研究。 社会科学前沿, 7, 1453-1459. doi: 10.12677/ASS.2018.79214

参考文献

[1] 吴正龙, 吴正龙. 特朗普对朝政策的五大特点[EB/OL]. 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ld/2017-04/10502942.html, 2017-04-19.

[2] 李佩. 朝鲜难民之子文在寅: 主张对朝“阳光政策”能否破解半岛危局[EB/OL].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83419, 2017-05-12.

[3] 中国新闻网. “金特会”联合声明说了啥? 朝方承诺完全无核化[EB/OL].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8/06-12/8536133.shtml, 2018-06-12.

[4] 郝雨, 郝艳辉. 国际争议事件报道与新闻客观性原则——美国两大媒体对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报道分析[J]. 新闻记者, 2010(7): 68-72.

[5] 海外网. 中国方案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开辟现实途径[EB/OL]. http://opinion.haiwainet.cn/n/2017/0918/c353596-31121683.html, 2017-09-18.

[6] 李鄢宏. 试述互联网媒体时代新闻的时效性[J]. 新闻传播, 2012(3): 127-127.

[7] 马缘园. 2017中国两会的国际传播特点及启示——以脸谱网为例[J]. 新闻战线, 2017(9): 112-114.

[8] 栾轶玫. 国际传播平台的新媒体转移——国外媒介机构利用新媒体进行国际传播的案例研究[J]. 新闻与写作, 2012(7):40-43.

[9] 赵路平, 于泓洋, 叶超. 特朗普怎样使用推特——对特朗普推文的大数据分析[J]. 新闻记者, 2017(7): 19-23.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