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地区不同播量及播期对大颖草产量的影响
The Effect on Yield of Different Sowing Time and Sowing Quantity on Roegneria grandiglumis Keng on the Tibetan Plateau

作者: 马 力 * , 王晓彤 , 贾顺斌 :青海省草原总站,青海 西宁;

关键词: 播量播期鲜草产量种子产量Sowing Time Sowing Quantity Fresh Grass Yield Seed Yield

摘要:
在青海省同德地区,以大颖草(Roegneria grandiglumis Keng)为材料,通过不同播期播量作处理,找到最佳播期和播量。本试验研究表明:播期为6月17日时,平均种子产量最高,达到989.20 kg/hm2;(播量为37.5 kg/hm2,播期6月17日)组合,种子产量最高,为1181.63 kg/hm2,(播量为22.5 kg/hm2,播期6月17日)时鲜草产量最高,在最适播期之后(6月17日),推迟播期需要加大播量才能达到较高的草产量。

Abstract: In Tongde area of Qinghai province, in order to achieve high yield, it is necessary to find best sowing time and sowing quantity of (Roegneria grandiglumis Keng). The results shows that when sowing date is June 17, average seed yield was the highest, which reached at 989.20 g/hm2; when sowing quantity is 37.5 kg/hm2 and sowing date is June 17, the highest seed production would be got which reached at 1181.63 kg/hm2; when sowing quantity is 22.5 kg/hm2 and sowing date is June 17, the highest fresh grass yield would be got. After the optimum sowing date (June 17), in order to achieve high grass yield, it is necessary to delay sowing date to increase the grass yield.

1. 引言

青海沙化土地面积逐年增多,青海省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总面积为416.40 × 104 hm2,沙漠化应该引起高度的重视,大颖草(Roegneria grandiglumis Keng)是青海省草原总站新驯化出的沙生草种,草种采自青海贵南县黄沙头,在青海省军马场(现青海省海南州贵南县草业公司),大颖草在沙生环境中能较好的生长,但如何利用栽培技术方面提高大颖草的产量,为生态治理及提高牧草产量是重要的研究内容。牧草产量的高低与品种及栽培技术等均有关系,播期与播量对牧草的生长发育及分蘖、成穗、穗粒数、千粒重、产量等也有很大的影响。之前对于青藏高原上牧草品种诸如毛苕子的播量和播期有过研究,但是由于物种及地区间的差异,不同地区不同物种产量的最大化并不都具有相同的播量与播期,所以找出本地区合理的生育期致使实现牧草产量最大化是本文的研究点,本试验在平均海拔3000 m的地点作为实验对象、找出最佳播期和播量,为大颖草在青藏高原大规模种植提供理论依据。

2. 材料与方法

2.1. 试验材料

试验材料大颖草(Roegneria grandiglumis Keng),由青海省草原总站提供。

2.2. 试验地概况

实验地位于青海省牧草良种繁殖场技术推广站牧草组试验地,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巴滩,北纬35˚09',东经100˚09',境内海拨高度在3170 m~3450 m之间,属高寒干旱气候区,年均降水量429.8 mm,年均气温0.2℃,≥0℃的活动积温1503.0℃,牧草生长季内的活动积温1309.0℃,无绝对无霜期。地势平坦,土质为暗栗钙土。

2.3. 试验设计

试验采用双因子随机区组设计,每个因子各设5个处理,播种量设定为15 kg/hm2、22.5 kg/hm2、30 kg/hm2、37.5 kg/hm2、45 kg/hm2 5个处理。播期设置从5月18日开始播种,每15天播种一次,共播种5次,播种日期分别为(5月18日、6月2日、6月17日、7月2日、7月16日),播种方式为条播,25个处理,4次重复,小区面积15 m2 (5 m × 3 m),小区间距1 m,行距30 cm,试验小区于2016年5月26日播种,播前对小区进行深翻,播种施种肥150 kg/hm2,牧期草拔节期施追肥46%尿素75 kg/hm2,旱作。

2.4. 测定项目

鲜草产量的测定:初花期(2017年8月16日)刈割测产,留茬高度5 cm,取面积1 m2测鲜草产量;

草籽产量测定:取面积1 m2测草籽产量;

株高:初花期(2017年8月1日)每小区选择20株牧草,测量其自然高度;

2.5. 数据处理

所有数据应用Excel2010进行整理,应用SPSS17.0进行统计分析。

3. 结果分析

3.1. 播量和播期对大颖草株高及鲜草产量的影响

表1的结果可以看出,随着播量的增加,株高的变化有微小的变化,当播量为30 kg/hm2时,株高显著(P < 0.05)小于其他处理水平,随着播期的改变,各处理株高的变化不显著;鲜草产量在播量22.5 kg/hm2及37.5 kg/hm2时较高,最高平均鲜草产量达到246,880 kg/hm2,平均鲜草产量在播量30 kg/hm2时最低,比最高鲜草重少19.32%,鲜草产量不同播量处理间差异不显著(P > 0.05),不同播期处理间的鲜草产量差异不显著(P > 0.05),(播量为22.5,播期6月17日)时鲜草产量最高,达到299,830 kg/hm2,(播量为30 kg/hm2,播期7月16日)时鲜草产量最低,为11910 kg/hm2;当播期6月2日时,播量15 kg/hm2处理干草产量显著(P < 0.05)高于播量为(30、45) kg/hm2时的干草产量,当播期6月17日时,播量(15、37.5 kg/hm2)处理干草产量显著(P < 0.05)高于播量为(22.5、30) kg/hm2时的干草产量,当播期7月2日时,播量(15、45 kg/hm2)处理干草产量较其它处理高,播量为30 kg/hm2时平均干草产量最低,为60,330 kg/hm2;当播量为22.5 kg/hm2时,播期为7月16日时的干草产量显著小于播期6月2日下的处理,播量为45 kg/hm2时,播期5月18日下的处理显著小于其它播期下的干草产量,(播量为15 kg/hm2,播期7月2日)时达到最大,最高为127,000 kg/hm2,平均干草产量随着播期的延长呈现先增后降的趋势,但差异不显著;除播量为45 kg/hm2处理,同一播量下,播期7月16时干草产量最低,(播量为45 kg/hm2,播期5月18日)组合干草产量最低,仅为54,750 kg/hm2

3.2. 播量和播期对大颖草种子产量的影响

大颖草种子随着播量的增加,呈现先增加后减少的趋势,当播期一定,播量为22.5 kg/hm2时平均种子产量达到最高,为940.33 kg/hm2,随着播期的递增,当播期为6月17日时,种子平均产量达到最高,为989.20 kg/hm2,(播量为37.5 kg/hm2,播期6月17日)组合,种子产量最高,达到1181.63 kg/hm2,比最低处理组合(播量为45 kg/hm2,播期7月2日)种子产量为502.43 kg/hm2高57.5%。

4. 讨论与结论

刘群松 [1] 研究小麦表明播期过晚,应适当加大播量,才能得到最佳产量。李景环 [2] 模拟研究牧草播期(4~7月份)田间土壤的自然变温和水分状况,表明在春季和早夏播种最佳,并且在一定的温度范围内对种子进行适当的播前抗旱锻炼,有利于提高牧草在萌发期的耐旱和抗旱性能这与本试验研究结果一致,大颖草在6月17日播种时,种子产量达到最佳,播期为7月16日时,平均产量最低,这可能是由于播期过晚,温度过高,水分较低,减少了牧草低温锻炼,降低了牧草的萌发及生长,吴维群 [3] 研究行距和播种量对白三叶(T rifoliumrepens L.)生长发育及种子产量的影响,结果表明随着播量的增大,可延长生育时期及生殖枝高度最终使得产量增高。韩梅 [4] 在青藏高原干旱地区研究毛苕子最佳播量研究,结果表明播种量对毛苕子的株高、单株分蘖数及产量均有影响,毛苕子进行种子田生产时,最佳播种量为45.0

kg/hm2。马克成 [5] 在宁夏南部山区对紫花苜蓿的研究表明,播量7.5 kg/hm2、处理下种子产量最高,王秉龙 [6] 研究从3月30日-5月9日不同播期对无芒雀麦出苗率、鲜草产量的影响,结果表明在宁夏无芒雀麦适宜的春播时期为4月中下旬。梁小玉 [7] 在四川宝兴县进行了不同播期处理对鸭茅种子产量的研究,表明宝兴鸭茅种子生产的最佳播量为2 g/m2下发芽势及种子产量均最高。

所以不同地区,不同品种及不同物种间播量和播期是不相同的,本试验研究表明:大颖草的最佳播量为22.5 kg/hm2;播期为6月17日时,平均种子产量最高,为989.20 kg/hm2;(播量为37.5 kg/hm2,播期6月17日)组合,种子产量最高,达到1181.63 kg/hm2,(播量为22.5,播期6月17日)时鲜草产量最高,在最适播期之后(6月17日),推迟播期需要加大播量才能得到较高的草产量。

文章引用: 马 力 , 王晓彤 , 贾顺斌 (2018) 青藏高原地区不同播量及播期对大颖草产量的影响。 农业科学, 8, 569-573. doi: 10.12677/HJAS.2018.86087

参考文献

[1] 刘群松, 房健, 杜永, 王学红, 苏仕华. 小麦烟农19播量与播期研究[J]. 园艺与种苗, 2012(4): 67-68.

[2] 李景环, 李青丰, 孟庆臣, 郭利军, 穆文静. 几种禾本科牧草种子萌发期耐旱性的比较研究[J]. 种子, 2008, 27(7): 35-37.

[3] 吴维群, 唐宗英, 邓菊芬, 张英俊, 黄必志, 耿文成. 行距和播量对白三叶生育及种子产量的影响[J]. 草地学报, 2006, 14(2): 116-119.

[4] 韩梅, 张宏亮, 郭石生, 曹卫东. 青藏高原干旱地区毛苕子最佳播量研究[J]. 资源与环境科学, 2014(14): 208-210.

[5] 马克成, 王秉龙. 不同行距及播量对紫花苜蓿种子产量和质量的影响[J]. 陕西农业科学. 2014, 60(8): 8-10.

[6] 王秉龙, 罗世武, 金学平, 炎宽将. 宁夏南部山区无芒雀麦适宜春播时期试验研究[J]. 陕西农业科学, 2010(2): 15-16.

[7] 梁小玉, 张新全. 不同播量对宝兴鸭茅种子生产性能的影响[J]. 草业科学, 2006, 23(11): 58-60.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