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的发展
On the Development of Hengshan Mountain Tea Culture during the Counter-Japanese War

作者: 刘天曌 :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湖南 长沙; 杨载田 :衡阳师范学院城市与旅游学院,湖南 衡阳;

关键词: 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The Period of Counter-Japanese War Hengshan Mountain Tea Culture

摘要: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在全面侵华的同时,对中国茶叶出口也进行了封锁禁运,使中国的茶叶生产及其产品销售顿时跌入低谷,全国普遍出现了茶农破产,茶园任其荒废的惨象。其时的南岳衡山在其特有的自然生态环境和政治经济背景下却出现了一片新天地,孕育出了特有的南岳衡山茶文化。本文分析认为南岳衡山的自然生态环境宜茶,且宜名茶生产,南岳衡山茶文化历史悠久、底蕴厚实,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的发展具有茶人市场的高端化、茶叶生产和加工的精细化、茶叶生产布局的高海拔化、茶产品销售市场的本地化和茶叶市场需求不断扩大化等特点。

Abstract: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Japanese imperialism, while invading China in an all-round way, also embarked on the export of Chinese tea, so that the production of tea and the sales of its products fell into a low valley. At the time, in Hengshan Mountain, there appeared a new world in its unique natur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and political and economic background, which gave birth to the unique tea culture of Hengshan Mountain. This paper thinks that the natur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of Hengshan Mountain is suitable for tea, and it is suitable for the production of famous tea. Hengshan Mountain tea culture has a long history and rich background. The development of Hengshan Mountain tea culture in the period of Counter-Japanese War has characteristics of high end of the tea market, refinement of tea production and processing, high elevation of the distribution of tea production, localization of the market of tea products and the expanding tea market demand.

1. 引言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在全面侵华的同时,对中国的茶叶出口也进行了严密的封锁和禁运,使中国的茶产品失去了广大的国外销售市场,即使国内市场也因为交通紧张、路途险阻艰难,也难以外运。由于其时南岳衡山的多重区域比较优势,茶产品的生产、加工和销售却有增无减,并形成了其特有的南岳衡山抗战茶文化。本文仅就抗日战争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的发展略陈管见。

2. 南岳衡山的自然生态环境宜茶,且宜名茶生产

优质名茶生产对自然生态环境要求特别严格。其茶树喜红、黄漫射光,直射光不能超过37%,饱和光度以0.4~0.5 t/lm2分钟,日照时数以1500小时为宜。据实测,南岳衡山多年平均日照时数为1505.4小时,日照百分率为37%,太阳辐射总量为107.64卡/立方厘米,茶生光照条件足够。

茶叶生产的始发温度为10℃,有效积温3000℃以上。南岳衡山多年平均气温为11℃~16.5℃,年均>10℃的气温天数为158~216天,>10℃的活动积温为2950℃~5000℃,其热量条件能满足茶叶的正常发育。南岳衡山多年平均降水量1500毫米以上,最多曾达2947毫米(1970年);4~8月各月平均降水量200毫米以上,且茶树生长要求相对湿度为60%~80%,土壤湿度75%左右,其各项指标值均能满足茶树生长要求。

云雾多的亚热带山地气候,有利于茶叶内含物的增多,茶质幼嫩。南岳衡山为长江流域著名的四大“雾山”之一,山顶年平均雾日达252天,最多可达281天,最少也有206天,有的年份连续云雾蔽山一个月,有利于茶叶的优质高产。

高产优质名茶要求土层深厚肥沃偏酸,PH值4.5~6之间,通气性良好,盐质饱和度15~20毫克/100克,孔隙度为55%,有机质含量2%~3%,含全氮为0.01%~0.2%,全磷为0.07%~0.2%,全钾19%~20%,速氮60~90 ppm,速磷6~8 ppm的土壤条件。南岳衡山的土质条件均能满足其要求。南岳衡山山区77%的面积分布着土层深厚,有机质含量高,且疏松肥沃,呈酸性的山地红壤和山地黄壤,其有机质含量最高可达80%,最少也有3%;全氮最高达0.274%,速氮达338 ppm,速磷最高可达10 ppm,其土壤条件有利于高产优质名茶培育 [1] 。

南岳衡山的茶种质资源丰富。据清·黄本骥《湖南方物志》记载:“湘中产茶不一其地,佳者有衡山之‘钻林’,盖极高岸磴所产,日色不到之处,往遣捷健樵者缘木杪采之”。实际上这是一种生长于南岳衡山悬崖峭壁之上的优质野生茶种。据近代学者考察,衡山尚有20多个野生茶种有待研究开发 [2] 。

3. 南岳衡山茶文化发展的历史悠久,底蕴厚实

南岳衡山的茶叶生产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且茶质上乘。《神农本草经》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今日资兴市汤市乡狗脑村仍生产名茶“狗脑贡茶”,即相传神农的玉狗将神农拖到密生的茶丛里,神农闻其茶香便苏醒过来了,而其玉狗因耗尽力气拖救神农而死去,神农悲痛不已,即将玉狗隆重安葬,其玉狗长眠之地茶质特优,狗脑村人民研制出了“狗脑茶”和“神农茶”,畅销国内外。这则神奇故事昭示了茶人与茶德之间的应有关系。中华之茶圣陆羽《茶经》明确指出:“茶之为饮,发乎神农。”因茶古称“荼”,包括今炎陵县在内的古茶陵县,历史时期被称为“荼乡”,有荼山(今景阳山)、荼水(今洣水),而《汉书地理志》中的“荼陵”即茶陵 [3] 。2009年4月10日,国际性的“中华茶祖节暨祭炎帝神农茶祖大典”在炎陵县炎帝陵举行,并发布了《茶祖神农炎陵共识》:公认炎帝神农氏是“茶祖、茶叶始祖”,正式确立每年谷雨节为“中华茶祖节”,自此,炎帝神农为中华茶祖得到了全国各地的一致认可。陆羽在《茶经》中指出:“茶出山南者,生衡山山谷”;《唐国补史》也云:“风俗贵茶,茶之名品甚众,剑南有蒙顶石花为第一;楚南有衡山、岳州邕湖(今岳阳南湖)之含膏”;《全唐诗》中李群玉《龙山人惠石廪方及团茶》赞称:“客有衡岳隐,遗余石禀茶,白云凌烟露,采缀青山芽,硅壁相叠压,积芳莫能如,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南岳志》记载:“岳顶茶特丰,谷雨前焙之,煮以峰泉,甘香不减顾渚。”明清之际,著名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家王夫之在其所著《莲峰志》中记载:“沿山皆茶,冬雪初霁,吐白花满川谷,弥望新粲,异香拂人。寒蝶冻馀,迎距宛转如春日,雨前采笋芽明焙,以峰泉试之,浮乳甘香,不在徽歙下矣。”均记实了古代南岳衡山产茶之盛及茶质之优 [4] 。

4. 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人高层次化,优质名茶市场需求扩大

抗战时期的1931年8月13日,侵华日军以阴谋诡计伎俩,对上海守城官兵发起了突然进攻。以爱国将领蔡廷锴为司令长官的国民革民军十九路军进行了英勇反击,击退了侵华日军的进攻,史称上海“八一三抗战”;紧接着,侵华日军以同样的伎俩又发动了蓄谋已久并意在灭亡中国的东北“九一八事变”,促使抗日的烽火燃遍了松花江畔、长白山区。1932年,即“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年,蒋介石偕同其夫人宋美龄,在众多高层军政要人陪同下,考察了南岳衡山的山河分布大势、寺庙宫观和书院学宫学校乃至村镇民居,广泛接见了南岳衡山的工商、文教、宗教各界人士乃至农民,并在上封寺赠送了银元和寒衣,影响深远。与此同时,周恩来、叶剑英等共产党高层要人及郭沫若、田汉等文化届高层人士也来到南岳衡山,引发了来南岳衡山的各类高层次要人云集,无论是饮用茶还是馈送礼品茶的需求市场都有高层次化、精品化的明显走向,促进了其优质名茶的生产和经营。其时集中在南岳衡山及其外围如吴集、白果等地整训的国民党军就有数十万,以国民党总裁、南京国民政府总统和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及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名推荐的太平洋远东战区司令的蒋介石,其统帅部行营驻地就设在南岳衡山的白龙潭畔美国基督教牧师经营的“南岳圣经学校”分部,其时的磨镜台宾馆1号楼还是其抗战指挥部,充分显示了抗战时期南岳衡山特有的战略地位和重要作用,促进了其时国内外各色高层次人员的大量聚集,也就形成了一个特有的高档饮用茶和礼品茶巨大而稳定的销售市场。抗战时期的交通紧张,运输困难,运费昂贵,加上日本帝国主义的严密封锁禁运,像茶产品这样比重轻、体积大的商品就很难从外地运进,从而促进了南岳衡山本埠市场的形成和发展,而且对茶品的要求质量优、档次高,且价值大,也就要求茶园规模扩大,促进了其茶园向外围扩展。衡东县的小初茶场,衡南县的光天山茶场,耒阳县的江头茶场等南岳衡山周边的数十个茶场也都是在此时期形成的,为衡阳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抗战茶文化遗产。

5. 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发展的实践

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的发展大致可以显示出茶人市场的高端化、茶叶生产和加工的精细化、茶叶生产布局的高海拔化和茶产品销售市场的本地化等特点。

抗战时期,蒋介石穿梭飞行于重庆和衡阳之间。但其行营驻地就设在南岳白龙潭畔美国基督教牧师经营管理的圣经学校分部和处于海拔600 m的磨镜台宾馆(因为湖南军阀何键别墅,故又称“何公馆”) 1号楼内,在这里至今留存有由人工开凿的花岗岩防空洞及其纵深100米以下的蒋宋卧室、地下作战室等抗战遗存。

抗战时期,蒋介石在南岳衡山主持召开过四次抗战军事会议(简称南岳军事会议),主办过由其亲任班主任并由国共两党合作的抗战游击干部训练班(简称南岳游干班)四期共3042名学员,接待过国内多批抗战英雄模范人物和海外爱国华侨、华工和华人,以及众多关心中国抗战事业的国际友人,使这里聚集了众多高端名人,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而相对稳定的饮用茶和礼品茶市场,要求茶产品清洁卫生、质量上乘、包装精美,从而促进了南岳衡山茶文化的发展。文化积淀深厚的南岳衡山茶,也就成为了抗战时期高端茶人皆饮南岳衡山茶,并用其作为馈送礼品茶的重要原因。同时,南岳衡山是儒释道三教鼎盛的宗教文化名山,其时的禅茶文化也十分发达。福建武夷山市以“千年儒释道,万古山水茶”的特有优势,建国后成功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南岳衡山的“儒释道”更古老、更发达,山水茶也很有名,其发展优势也十分突出,抗战时期确实也发展得很好,促进了南岳衡山禅茶文化的发展。南岳衡山的寺庙宫观鼎盛时多达270多座,抗战时期还有上百座,其宗教用茶数量也不少,而且其需求相对稳定。

6. 余论

南岳衡山是一部宏篇巨著,也是一幅长轴山水画卷,但要将其全部看通弄懂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仅以抗战时期茶文化的发展这一不大也不算很小的篇章就有很多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如抗战时期在极其艰苦的环境条件下,没有现代化的茶叶加工设备,仅靠“采之、蒸之、捣之、拍之、焙之、穿之、封之”的原始加工工艺,却生产出了能满足高端茶人市场的需求的优质名茶,靠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和精神?在当代“一带一路”战略的带动下,中国新兴的国际茶叶市场又该怎样抓住机遇更好更快发展?抗日战争时期那种抗战精神与衡山精神相结合的南岳衡山茶文化该怎样创新发展?都很值得深入探讨。

2014年6月22日,京杭大运河和由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跨国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批准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其丝绸之路就内含有茶叶之路。中国历史时期的传统茶路主要有“西北茶叶之路”和“东方海上茶叶之路”,还有“西南茶马古道”和“中俄茶叶之路”。据有关文献考证,无论“西北茶叶之路”或“东方海上丝绸之路”,与南岳衡山茶都有密切联系。在当今“一带一路”国际战略的推动下,抗战时期的南岳衡山茶文化应该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大发展、大提升,也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大课题、好课题。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项目(14YJC790082)。

参考文献

文章引用: 刘天曌 , 杨载田 (2018) 论抗战时期南岳衡山茶文化的发展。 地理科学研究, 7, 124-128. doi: 10.12677/GSER.2018.72016

参考文献

[1] 杨载田, 王鹏. 历史时期的湘茶生产及其发展探索[J]. 中国农史, 2003, 22(3): 21-25.

[2] 杨载田. 衡山名茶生产及其旅游开发[J].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0, 21(5): 43-46.

[3] 邓美成, 屈运炳. 湖南省地理[M]. 长沙: 湖南出版社, 1993.

[4] 王兵, 杨载田. 衡阳茶业生产及文化生态旅游发展探索[J]. 农业考古, 2014(5): 240-244.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