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介词短语在商务英语中的翻译策略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OF Prepositional Phrases in Business English

作者: 马建军 , 朱穆朗玛 , 杨彩凤 :大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辽宁 大连;

关键词: 介词短语句法功能翻译策略商务英语Prepositional Phrase Syntactic Function Translation Strategy Business English

摘要:
本文以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为指导,基于自建的商务英语双语语料库,结合句法功能,研究高频短语OF介词短语的英汉翻译策略。研究结果表明,在商务英语中,OF介词短语具有不同的句法功能,其中最为主要的功能是作后置定语;而针对不同句法功能的OF介词短语,译者在翻译时应采取不同的翻译策略,如直译法、省译法、转化词类法和固定译法,旨在提高商务文本的翻译质量和水平。

Abstract: Under the guidance of Halliday’s systematic functional grammar (SFG) and on the basis of a self-built bilingual Business English corpus, this paper, combined with syntactic function, studies the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OF prepositional phrases with the highest frequency in the corpus. Results show that, OF prepositional phrases possess different syntactic functions in Business English, among which the leading function is as post-modifier. Additionally, in order to obtain a high-quality and high-level translation text, OF prepositional phrases with different syntactic functions require different translation strategies, such as literal translation, omission, conversion and conventional translation.

1. 引言

商务英语是一种特殊的文体形式,具有专业性、目的性和实用性的特征。商务英语涉及国内国际经济交流活动中的各个方面,涵盖多种学科,显示多种行业特色,要求语言简洁严谨、用词准确规范。认知语言学家John Taylor认为,英语属于介词中心语言 [1] 。介词作为虚词,虽不能独立承担句子的意义,但却是一种“连接名词短语和其他结构的手段” [2] 。介词不仅可以表示具体的时间、地点、方位、距离等,还可以表示抽象的动作或行为方向,是一个重要的功能词。“能否正确地运用介词,已被认为是能否真正掌握现代英语的标尺之一” [3] 。在本文自建的商务英语语料库中,共有介词短语22,240个,其中,OF介词短语共5340个,占介词短语总数的24.01%,频率最高,可见,OF介词短语是商务英语介词短语中最活跃的介词短语。其搭配能力极强,结构并不单一,功能复杂,即使同一形式的OF介词短语也具有不同的功能。因而,在商务英语的翻译过程中,OF介词短语的应用普遍性和结构功能的多样性,给译者带来困难。

国内外许多学者专家从语内、语外和跨学科等不同角度对介词的功能和用法展开研究,如空间关系及其隐喻、语篇–功能、语言类型学、句法学 [4] 。近年来,基于韩礼德功能语法的介词短语研究较多,功能语法关注介词的功能而不是分类问题,将介词看成是功能的而不是关系的。在人际维度方面,英语介词短语的功能为次谓语,名词词组作为其补语;在实验维度方面,英语介词短语作为次过程,名词词组作为其范围 [5] [6] 。功能语法在解释介词短语的逻辑结构和句法功能分析方面显示出一定优势。研究领域主要集中于介词或介词短语的功能语法分析或比较,如,穆后方和吴明军比较了介词for和of的句法功能 [7] ,黄国文基于系统功能语法分析了“介词 + V-ing”结构 [8] ;之后又以意义表达为中心,对介词短语进行了句法功能分析,区分了“介词 + 名词词组”和“介词 + V-ing”两类不同的结构 [9] 。但是,对于某一特定的介词或介词短语在某一特定领域的研究较少,也没有形成比较系统的完整的认识。同时,系统功能语法研究开始结合语料库研究。刘建鹏和杜惠芳认为语料库支撑的系统功能语法研究是在系统功能语法理论框架下,来实现语料库中生语料的自动化或半自动化的句法检索和标注,是一个全新的语言学研究视角 [10] 。

因此,本文以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为指导,基于自建的小型商务领域英汉双语平行语料库,结合句法功能,研究高频短语OF介词短语的英汉翻译策略,并提出如下假设:

1) 在商务英语中,OF介词短语具有不同的句法功能。

2) 针对具有不同句法功能的OF介词短语,翻译时采取不同的策略。

2. 介词短语

2.1. 介词短语的定义

根据系统功能语法,本文所研究的介词短语定义如下:英语介词短语由介词加上其后的名词词组构成 [11] 。介词包括以下五种形式:

1) 简单介词:at,in,of等。

2) 复合介词:without,within等。

3) 双重介词:as for,as to,out of等。

4) 短语介词:according to,because of,in front of等。

5) 分词介词:regarding,concerning,including等。

而名词词组由“前置修饰语 + 中心语 + 后置修饰语”构成,其中:前置修饰语可以是限定词、数词、形容词或名词;中心语包括普通名词、代词和专有名词;后置修饰语可以是形容词。名词词组必须包含中心语,而前置修饰语和后置修饰语不是必须的结构。其实,在名词词组的概念中,后置修饰语还包括介词短语,因为本文研究介词短语的翻译,所以这种情况不在本研究范围。此外,“介词 + V-ing”结构在传统语法中被看作介词短语,但在系统功能语法中,则是非限定小句,不是介词短语 [8] 。

2.2. 介词短语的句法功能

在系统功能语法中,功能句法分析是为意义分析服务的;意义通过形式来体现,形式用于表达意义 [9] 。因此,分析某一具体的语言单位时,可以从意义和形式两个角度分析。例如:

1) The white color is a symbol of purity.

2) Of course, not everyone can read the sign.

3) This gift will always remind me of you.

4) Mary and Amy are of the same age.

由于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介词短语的句法功能不尽相同。系统功能语法是语义驱动的语法,其每一个范畴都是以意义为基础的,强调“意义是怎样表达的”和“意义是怎样被体现的”,从层次上看,意义(语义层)由措辞(词汇语法层)体现 [9] 。在系统功能语法中,句子功能分为参与者、过程和环境。前三个例句从形式上看,都是“主语S + 谓语V + 宾语O + 介词短语”的结构,在例句1) 中,of purity作后置定语,修饰a symbol,译为“纯洁的象征”;例句2) 中,of course作状语,译为“当然”;例句3) 中,of you是过程的一部分,介词of是动词remind要求的,完整结构为“…remind…of…”,要求三个参与者:this gift,me,you,译为“这份礼物将使我经常想到你们”。例句4)从 形式上看,为“主语S + 系动词Be + 介词短语”的结构,在系统功能语法中,位于Be动词之后的成分作补语,所以,例句4) 中,of the same age作补语。

由此可见,OF介词短语具有不同的句法功能,可作后置定语、状语、过程的一部分以及补语。

3. 研究方法

3.1. 建立语料库

本文对OF介词短语的翻译研究基于商务英语双语语料库。此语料库是一个自建的带词性标注的商务英语双语语料库,包括10,059个英文句子,198,050个标记。语料来自9个商务出版书籍以及7个网址,涵盖了14个商务情景:询价及回复、报价、还价、订购、签约、包装、装运、支付、索赔、保险、运输、代理、建立业务和销售。语料库信息如表1所示。

3.2. 介词短语句法功能的半自动识别

对于介词短语的句法功能识别,本文采用半自动识别的方法,即包括人工标注、自动标注和人工检查三部分。介词短语句法功能块标注集如表2所示。

Table 1. The corpus

表1. 语料库信息

Table 2. Functional tags of the prepositional phrase

表2. 介词短语句法功能块标注集

首先对2500个英文句子进行人工介词短语功能标注,标注后的句子作为训练语料,机器学习后再自动标注2500个英文句子,人工检查并改正这些句子的标注,之后将标注过的5000句作为训练语料,通过机器学习后自动标注余下的句子,再人工检查并改正,以此完成所有英文句子的介词短语句法功能标注。在机器学习过程中,本研究将介词短语的功能识别问题转化为序列标注问题,利用条件随机域建立介词短语的序列标注模型,并采取IOB规则进行标记。

在此语料库中,OF介词短语句法功能块分布如表3所示。

3.3. 人工提取翻译对

采用人工提取翻译对的方法,结合句法功能,对商务英语中OF介词短语的翻译策略进行研究。本文尝试从固定译法、直译法、转化词类法、重复译法和省译的角度分析OF介词短语的翻译模式。

4. 翻译策略分析

英语和汉语属于两种不同的语言体系,同为表达意义的手段,二者在语音、词汇、句法和语法存在很大差异。而意义问题是翻译的核心问题 [12] ,译者在商务英语的翻译过程中应依据不同的语言环境,采取合适的翻译策略,使译文尽可能准确地表达原文的意思。

研究结果发现,在商务英语中,作不同句法功能的OF介词短语通常采取的翻译策略也不尽相同,当OF介词短语作后置定语时,通常采取直译法、省译法和转化词类法;当OF介词短语作过程的一部分时,通常采取省译法和固定译法;当OF介词短语作补语时,通常采取一种策略,转化词类法;当OF介

Table 3. Distribution of the OF functional tags in the corpus

表3. 语料库中OF介词短语句法功能块分布

Table 4.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different kinds of OF phrases

表4. OF介词短语不同句法功能的翻译策略

词短语作状语时,通常采取固定译法和省译法,如表4所示。

4.1. 作后置定语(PM)的翻译策略

在商务英语中,OF介词短语的主要句法功能是作后置定语,结构为NG1 + OF + NG2,翻译时,应充分考虑NG1的性质以及NG1与NG2的关系,采取恰当的翻译策略,提高商务文本的翻译质量,翻译策略如表5所示。

4.1.1. 直译法

主要在下述两种情况中采取直译法:

1) 当NG1为普通名词时,通常采取直译法,将其译为NG2 + 的 + NG1。例如:

By the courtesy of Mr. Black, we are given to understand the name and address of your firm.

承蒙布莱克先生的介绍,我们得知贵公司的名称和地址。

2) 当NG1与NG2是同位语关系时,通常采取直译法,NG1可译可不译,用NG2代替整个偏正结构。例如:

We have arranged with Messrs Ali Insurance Company at our end for an open policy for a period of two years to cover all shipment of agricultural tools made by you from your warehouse to our warehouse in Lagos.

我们已在这里与阿里保险公司商定了两年的预约保单,对你方制造的所有农具进行仓对仓保险至拉各斯。

4.1.2. 转化词类法

主要在下述三种情况中采取转化词类法:

1) 当NG1为动词名词化,NG2在逻辑上是NG1所表达动作的承受对象时,通常采取转化词类法,将NG1译为相应的动词,NG2作其补语。例如:

We shall make delivery of the goods upon receipt of your order.

Table 5.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the OF phrases functioning as post-modifier

表5. 作后置定语的OF介词短语的翻译策略

一旦收到贵方订单,我们将立即发货。

2) 当NG1为动词名词化,NG2在逻辑上是NG1的逻辑主语时,通常采取转化词类法,将NG1译成相应的动词,整个NG1 + OF + NG2结构译为主谓结构。例如:

We should be glad if you could manage to arrange shipment by S.S. “Morning Star” sailing on or about the 25th this month and fax us your shipping advice immediately after the departure of the vessel.

如果你们能设法把货物装上大约本月25日起航的“晨星”轮,并在该轮离港后传真发出装船通知,我们将非常感激。

3) 在There be + NG1 + OF + NG2句型中,如果NG1为sign, prospect, possibility等词时,通常采取转化词类法,将NG1译为动词,NG2直译。例如:

There are signs of a promising market for our products and we believe an active agent could bring about a big increase in our sales.

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的产品很有市场,我们相信一个积极的代理人能够大大地增加销售。

4.1.3. 省译法

当NG1为指称语如none, some, 数量语如three, the last, five cups或类别语如kind, brand, type时,通常采取省译法,介词of不译。例如:

You will note that we are in position to offer you 50 long tons of tin toil sheets at the attractive price of $135 per long ton C&F Shanghai.

贵方可以发现我们所报的50英吨锡箔纸的价格是非常诱人的,每英吨为135美金,上海成本加运费价。

4.2. 作过程的一部分(POP)的翻译策略

当介词of受动词要求,作过程的一部分时,翻译时将of与动词联系起来。翻译策略主要采取省译法和固定译法。

1) 省译法:

当介词of作为中介,将其后的名词词组作为参与者,引入过程,成为过程的一部分时,通常采取省译法,介词of不译。常见的动词有assure, avail, convince, inform, remind等。例如:

We now avail ourselves of this opportunity to write you with a view to entering into business relations with you.

现在我们借此机会致函贵公司,希望和贵公司建立业务关系。

2) 固定译法:

当介词of接在动词或动词词组后,构成固定的动词短语时,通常采取固定译法,常见的动词短语有dispose of, make use of, speak of, take advantage of等。例如:

We believe you will be willing to take advantage of our low price to replenish your stock.

相信贵公司会把握此次低价机会补充库存。

4.3. 作补语(C)的翻译策略

当OF介词短语作补语时,通常采取转化词类法。研究结果发现,OF介词短语作补语共出现了86次(见表3),但其形式只有一种,即出现在be动词之后。翻译时,可将介词短语中的名词词组译成句子谓语,译为动词或者主谓结构;当名词词组中有形容词修饰时,通常译为主谓结构。例如:

We are of the opinion that since a polythene bag is used for each raincoat it is all ready for window display and looks attractive, which will certainly help the sales.

我们认为,由于每件雨衣用一个塑料袋包装,因此,这适合于橱窗陈列,而且看起来很有吸引力,这当然有助于销售。(译为动词)

As our present purchase is of such a mammoth size, we’d like to propose the terms of payment by installments.

由于我们这次采购数额巨大,我们想采取分期付款方式。(译为主谓结构)

4.4. 作状语(AD)的翻译策略

研究结果发现,OF介词短语作状语的情况很少,整个语料中仅出现了27次(见表3),主要包括下述两种情况,并分别采取固定译法和省译法。

1) 当of后接course,构成固定搭配时,采取固定译法,译为“当然”。例如:

Of course, we will bear all airfreight costs.

当然,运费由本公司承担。

2) 除了固定搭配,OF介词短语作状语还出现了5次,通常位于句首,表示强调。此时采取省译法,只需翻译名词词组,介词of不译。例如:

Of recent years, we have done much business with the largest and most prominent houses in your district.

近几年来,我们已经和贵地一些最知名的大商号进行了大量交易。

5. 结语

本文通过对自建的商务英语双语语料库的数据分析,得出OF介词短语的出现频率最高;在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的指导下,分析OF介词短语的句法功能;并结合句法功能,对OF介词短语的英汉翻译策略加以研究。具体结论如下:

1) 在商务英语中,根据系统功能语法,OF介词短语具有不同的句法功能:可作后置定语、状语、补语以及过程的一部分。其中,主要的句法功能是作后置定语。

2) 为了使译文更加准确流畅,应依据OF介词短语不同的句法功能,采取不同的翻译策略:作后置定语时,通常采取直译法、省译法和转化词类法;作过程的一部分时,采取省译法和固定译法;作补语时,采取转化词类法;作状语时,采取固定译法和省译法。

3) 在直译法、省译法、转化词类法和固定译法这四种策略中,直译法的运用率最高。

此外,研究发现,在对语料库的数据分析中,机器翻译有益于提高检索效率,节省时间精力,这说明机器翻译技术对商务翻译乃至英汉翻译的研究发展具有现实意义。今后,我们可以进一步探索如何将机器翻译技术创新地运用到翻译领域,进而促进语言的研究发展。

致谢

感谢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机器翻译中的英语功能名词短语识别及汉译研究”(13YJAZH062)资助。

文章引用: 马建军 , 朱穆朗玛 , 杨彩凤 (2018) OF介词短语在商务英语中的翻译策略。 现代语言学, 6, 135-142. doi: 10.12677/ML.2018.62015

参考文献

[1] Taylor, J. (2007) Ten Lectures on Applied Cognitive Linguistics.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Beijing.

[2] 许梦卿, 程晓堂. 非英语专业大学生英语作文中介词IN的语义使用情况——一项基于语料库的研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11(5): 43-46.

[3] 陈定安. 英汉比较与翻译[M].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1998.

[4] 于善志, 王文斌. 不可解特征视角下英语介词“in”和“on”的方向义研究[J]. 外语研究, 2010(1): 35-40.

[5] 欧阳丽蓉. 韩礼德的介词观[J]. 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 5(2): 82-85.

[6] 杨炳钧. 介词的功能语言学解释[J]. 外国语, 2001(1): 47-53.

[7] 穆后方, 吴明军. For与of的句法功能比较[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9(3): 9-13.

[8] 黄国文. 英语“介词 + -ing”结构的功能语法分析[J].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09, 41(4): 243-249.

[9] 黄国文. 两类英语介词短语的功能语法分析[J].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12, 44(6): 815-821.

[10] 刘建鹏, 杜惠芳. 系统功能语法研究的新视角——语料库支撑的系统功能语法研究[J]. 外语教学, 2013, 34(6): 34-38.

[11] Halliday, M.A.K. (2008)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Beijing.

[12] 李建红. 从文本到互文本——翻译视角的文本意义探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14(1): 79-84.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