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矫正人员社会支持与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cial Support and Mental Health of Community Correctional Personnel—Taking Wenzhou as an Example

作者: 项林鹏 , 朱浩亮 :温州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浙江 温州; 桑彬彬 :温州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浙江 温州;

关键词: 社区矫正社会支持心理健康Community Correction Social Support Psychological Health

摘要:
目的:了解温州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方法:用SCL-90症状自评量表和SSRS社会支持评定量表进行调查。结果: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总分低于服刑人员P < 0.001;女性在强迫、躯体化、焦虑和抑郁因子得分上显著高于男性,P < 0.05;各因子得分与社会支持各维度均存在显著的负相关,P < 0.05。结论:虽然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总分低于服刑人员,但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并且与社会支持系统息息相关。政府机关应关注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提高他们的社会支持水平。

Abstract: 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mental health statu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community cor-rectional personnel in Wenzhou. Methods: The SCL-90 symptom checklist (self rating scale) and the SSRS social support rating scale were used to investigate. Results: Community Correction personnel general population mental health score is better than that of P < 0.01, prisoner; women in obsessive-compulsive, somatizatio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ores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male, P < 0.05; the total score and the support of the social factors have significant negative correlation, P < 0.05. Conclusion: Although the total score of mental health of community corrections is lower than that of prisoner, the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community corrections is not optimistic, and is closely related to social support system. Government organs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psychological health of community correctional personnel and improve their social support level.

1. 引言

社区矫正(Community Correction),有的国家称之为“社区矫治”(毕志刚,2005),是一种“非监禁型刑罚执行活动”,其矫正对象主要来源于因违反《刑法》,被我国审判机关判处管制、缓刑、监外执行、假释和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考虑到其犯罪情节不恶劣,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给予在社区中接受刑罚矫正,这种方法的实施不仅有利于提高罪犯的改造质量,降低改造成本,而且有利于罪犯重新融入社会。刘素珍等研究报道,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普遍存在(刘素珍等,2006),其1个及其1个以上SCL-90因子为阳性症状的检出率为100%,并且评估和研究该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既是刑罚执行的前提条件,又是判断矫正效果的一个重要依据(秦海莲,2010)。因此,改善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对他们的矫正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魏然通过对78例社区矫正人员进行心理健康调查发现也证实了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较差,相对于普通人群来说,社区矫正人员更容易出现强迫、人际关系敏感、抑郁、躯体化和焦虑等症状,同时,社会支持状况与正常人群有显著区别,主观社会支持对保持心理健康状况有重大意义(魏然,2012)。杨玲等人发现,朋友支持和家庭支持对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水平有一定的预测力(杨玲等,2016),充足的社会支持能对他们的心理健康起到正向的改善作用。在研究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时,讨论他们的社会支持也是十分必要的。

本次研究旨在通过对瓯海区268名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状况以及社会支持系统的调查,分析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和影响因素,进而找出提高其心理健康水平的方法和途径。

2. 对象与方法

2.1. 被试

本研究以温州市社区矫正人员为研究对象,共发放问卷321份,收回问卷321份,回收率100%,其中有效问卷268份,有效率83.49%。在268份有效问卷中,研究对象的平均年龄为35.8岁,其中男性227人,女性41人。

2.2. 研究工具

2.2.1. 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list 90,SCL-90)

采用王征宇修订的SCL-90,量表包含10个因子(王征宇,1984)。全量表由90个项目组成,每个项目采用5级评分(1~5),1 = 从无,5 = 严重。量表的统计指标为总均分及因子分。总分超过160分,或阳性项目数超过43项,或任一因子分超过2分,凡符合其中之一的需考虑筛选阳性。SCL-90因子分达到2分及以上,表示有比较明显的心理问题;达到3分及以上,表示有较严重的心理问题;达到4分及以上,表示有非常严重的心理问题。该量表的总评分Cronbach α系数为0.978,各因子的α系数在0.772~0.921之间。

2.2.2. 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ocial Support Rating Scale,SSRS)

该量表由肖水源编制于1987年,目前广泛应用于测量个体的社会支持度(肖水源,1987),包括10个条目,分为3个部分: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社会支持利用度。总分越高,表明被试的社会支持水平越高。量表的10个项目及总评分的Cronbach α系数在0.825~0.896之间。

2.2.3. 数据录入

所有数据采用Excel录入数据,采用SPSS19.0统计分析数据。

3. 结果

3.1. 268名社区矫正人心理障碍检出人数

Scl-90问卷对心理问题的筛选条件有三个:1) SCL-90总分大于160(36);2) 阳性项目数大于43(53);3) 任一维度的均分大于2(65)。Scl-90问卷规定满足任意一个筛选条件即可。满足三个条件中任一条件的社区矫正人员有74人,占总数的27.6%,表明该74名社区矫正人员可能存在整体性的心理问题。

3.2. 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水平与服刑人员差异分析

社区矫正人员SCL-90的各项症状与应柳华于2007年对浙江省202名服刑人员进行比较(应柳华,2007),发现社区矫正人员的数据均显著低于服刑人员(P < 0.001)。见表1

3.3. 社会支持各因子得分的性别差异

社区矫正人员的SRSS四项得分均与性别存在显著差异(P < 0.05),男性的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和社会支持总分均强于女性。见表2

3.4. SCL-90各因子得分与SSRS各维度得分间的相关性分析

SCL-90中的各因子以及总均分与SSRS各得分均存在显著的负相关(P < 0.05),这说明社区矫正人员感受到的社会支持越高,其SCL-90中各症状的表现越低。见表3

3.5. SSRS与SCL-90的回归分析

以SCL总均分为因变量,社会支持的3个维度及总分为自变量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在α = 0.05的水平上建立回归模型且有显著意义的因素仅有一个,即对支持的利用度(见表4),拟合图见图1。此回归方程的复相关系数为−0.035,判定系数为0.109,拟合优度较好。说明对支持的利用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SCL总均分,如表4

Table 1. The difference test in scl-90 factors of the community correctional personnel and the prisoners (M ± SD)

表1. 社区矫正人员SCL-90各因子与服刑人员差异分析(M ± SD)

Table 2. The difference test in SSRS of different gender community correctional personnel (M ± SD)

表2. 社区矫正人员SSRS的性别差异(M ± SD)

Table 3.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SCL-90 factors and SSRS dimension (r)

表3. SCL-90各因子得分与SSRS各维度得分间的相关性分析(r)

Table 4. Regression analysis of SRSS and SCL-90

表4. SSRS各因子对SCL-90的回归分析结果

Figure 1. The curve fitting diagram of the multivariate stepwise regression equation of social support for the SCL-90 total mean

图1. 社会支持对SCL-90的总均分的多元逐步回归方程曲线拟合图

4. 讨论

1) 用SCL-90自评量表的结果评定分析,总分和阳性项目数能反应心理健康水平高低(徐俊冕,1996)。本次检出74名社区矫正人员存在心理问题,检出率27.6%,说明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需要更多的关注,来提升矫正的效果。

2) 本研究调查表明,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总分与服刑人员比较P < 0.01,低于服刑人员,说明,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显著优于服刑人员(P < 0.001)。这一方面是因为社区矫正人员属于轻罪、认错态度较好、回归社会意愿较强的犯罪人群,同时社区矫正人员的身份被司法机关予以保密,表现出社区矫正这一方法的优越性,有助于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同时,也可能与温州政府对社区矫正人员进行的心理防治工作有关,说明正在进行的长时间持续稳定的心理矫正以及团体辅导颇有成效。

3) 本研究显示,症状的严重程度与社区矫正人员的性别存在显著差异。女性的躯体化、强迫和焦虑症状显著强于男性(P < 0.01),抑郁症状也强于男性(P < 0.05)。陈晓敏认为,作为女性服刑人员在社区矫正中呈现的主要特点是:犯罪服刑对婚姻家庭关系负面影响较大,婚姻家庭关系整体上差于男性。女性的心理负担重,自卑感强,就业状况差(陈晓敏,2003),因此女性的心理问题较于男性更为严重。

4) 本研究结果表明,社会支持得分与性别有关,男性优于女性。这与以往的研究不符,魏然、杨铃(魏然,2012;杨玲等,2016)等人的研究均发现女性的社会支持要好于男性,这是由于两性在获取社会支持方面的固有差异所造成的,这一点已获得了国外基于普通人群的研究成果证实(Vekiri & Chronaki, 2008)。本研究出现这种结果,其主要因素在于女性的样本量远小于男性,因此结果不甚准确。

5) 本研究发现,社区矫正人员的SCL-90中各因子基本上均与SSRS中的社会支持得分呈显著的负相关(P < 0.05)。这提示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水平越差,其感受到的主观支持水平越低。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社区矫正人员来自家庭成员、朋友和社会的支持不够,尤其是家庭成员(汪向东,1993),相互之间没有形成相互承诺、帮助和支持的系统;此外,他们除了与普通人同样需要面对来自生活、工作方面的压力外,还需要面对来自外部的歧视(武锦,2008)。这一特殊人群本身经历的负面生活事件较普通人群多,当遇到困难、痛苦和不幸时难以在家庭成员中得到支持和帮助,并且表达自己的负性情绪,因而感受到支持水平就少之又少,反之影响其心理健康状况。也表明,在心理矫治过程中,如果不重视社区矫正人员的社会支持网络,忽略其感受到的主观支持水平,可能会导致心理矫治工作事倍功半,甚至成为是他们重新犯罪的潜在因素。因此,加强社区矫正人员的社会支持网络(许小玲,马贵侠,&唐莉,2011),促进其心理健康状况向良性发展,进而帮助他们顺利回归社会,显然是十分必要的。

根据本研究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社区矫正人员或多或少存在一定心理障碍。针对他们出现的认知、情绪与人际交往敏感等问题,一方面在大环境中宣传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提高对自身心理健康的关注,另一方面需要有的放矢的对他们进行团体及个别的心理干预与辅导,缓解当前的情绪压力,帮助其建立提高自我解决问题的能力,建立对生活的信心与期望。

5. 结论

1) 社区矫正人员SCL-90的总分显著低于服刑人员。

2) 社区矫正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与性别存在显著相关。女性心理健康状况较之差于男性;建议:增加对女性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的关注。

3) 社区矫正人员心理健康水平与社会支持呈显著的负相关,对支持的利用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心理健康状况。建议:有关部门一方面须重视心理矫治对社区矫正人员改善心理健康状况的作用,有的放矢地运用有针对性地、多样化地心理矫治措施;另一方面须修复和重建社区矫正人员的社会支持网络,提高其心理健康水平。

文章引用: 项林鹏 , 桑彬彬 , 朱浩亮 (2018) 社区矫正人员社会支持与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 心理学进展, 8, 252-257. doi: 10.12677/AP.2018.82031

参考文献

[1] 毕志刚(2005). 中国社区矫正制度研究. 硕士论文, 济南: 山东大学.

[2] 陈晓敏(2003). 社区矫正中的社会性别视角——以上海市××社区矫正对象个案为例. 法治论丛, (5), 11-14.

[3] 刘素珍, 朱久伟, 樊琪等(2006). 社区服刑人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 心理科学, 29(6), 1452-1455.

[4] 秦海莲(2010). 社区服刑人员心理矫正理论与实践研究. 山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15(1), 108-109.

[5] 汪向东(1993). 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增刊), 31-36.

[6] 王征宇(1984). 症状自评量表(SCL-90). 上海精神医学, (2), 68-70.

[7] 魏然(2012). 78例社区服刑人员人格特征与心理健康的相关性研究.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8), 1162-1164.

[8] 武锦(2008). 社区服刑人员的心理健康教育. 社区工作, 36(3), 36-40.

[9] 肖水源(1987). 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的影响.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4(1), 183-187.

[10] 徐俊冕(1996). 医学心理学. 上海: 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 184.

[11] 许小玲, 马贵侠, 唐莉(2011). 社区矫正对象社会支持网研究——基于社会工作系统论的视角.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 102-105.

[12] 杨玲, 曹华, 耿银凤, 张燕, 徐景, 苏波波(2016). 社区服刑人员领悟社会支持与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33(6), 555-558.

[13] 应柳华(2007). 监狱服刑人员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 法制与社会, (6), 826-828.

[14] Vekiri, I., & Chronaki, A. (2008). Gender Issues in Technology Use: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Computer Self-Efficacy and Value Beliefs, and Computer Use beyond School. Computers & Education, 51, 1392-1404.
https://doi.org/10.1016/j.compedu.2008.01.003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