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准培育模式探析
A Probe into the Precise Cultivation Mode of the Citizen Socialism Core Values

作者: 管小青 :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部,广东 广州;

关键词: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广府文化精准式培育模式Socialist Core Values Cantonese Culture Precise Type Nurturing Model

摘要:
实施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工程,探索基于区域文化的“精准式”培育模式,为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象化、分众化、互动化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实践视角。文章以广府地区为例,从粤文化的精准解读、微时代的精准传播、正能量的精准平台、粤榜样的精准示范和粤精神的精准演绎等方面论述了“精准式”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模式的体系构建。

Abstract: The implementation of civil socialist core values cultivation project, and the exploration of the cultivation based on regional culture “accurate” mode, provide a new perspective of the socialist core values for objectification, democratization and interaction’s research. The paper takes Gua-ngfu area as an example to discourse “precise type” cultivation mode of the citizen socialism core values, by the accurate interpretation of the Cantonese culture, the accurate dissemination of the micro-era, the accurate platform of positive energy, the precise example of Guangdong example and the precise interpretation of Guangdong spirit.

1. 引言

自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以来,精准思维在全国各项工作中不断得到贯彻落实。在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工程领域,运用基于区域文化的精准思维,实现“对象化、分众化、互动化”的“精准引领”,既是对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念的贯彻落实,也是公民价值观取向日益多元化引发的必然要求。

“精准式”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模式是指基于区域文化,从区域文化解读、微时代的精准传播、正能量平台搭建、本土榜样示范和区域精神演绎等方面找准着力点,倡导精准发力的工作方法,解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中的突出的问题:文本理论话语难以恰合群众实践的现实诉求、异质话语体系冲突消解公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认、和宏观语境导致公民微观践行出现学理性与现实性的错位;力求做到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

海德格尔等现代释义学认为,人对“存在”的理解要受“前有”、“前见”、“前设”的影响,而区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间有着内在的关联性 [1] ,因此,对区域公民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必须发挥区域文化优势以积极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广府地区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观照广府公民“预先有的文化习惯、观念系统”,融合广府文化来开展“精准式”培育已成为一种应然选择。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准培育模式要经历五个逻辑纽结,即“粤文化的精准解读”、“微时代的精准传播”、“正能量的精准平台搭建”、“粤榜样的精准示范”、“粤精神的精准演绎”,这五个依次递进的范畴,表征和演绎着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认知到认同再到践行、引领与辐射的培育过程。

2. 认知:粤文化的精准解读

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粤文化的精准解读,是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逻辑起点,也是“精准式”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模式建构的两大向度。一是理论向度:凝练背后的困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本质抽象存在着理论凝练背后的困境,只能寻找适合客体情况的渠道,让客体在理解的基础上“心悦诚服”地接受,方能走出这一理论困境 [2] 。二是受众向度:善于包容纳新的同时显露排斥异质文化的本能。广府文化的移民性、兼容性、开放性等特点涵养着广府公民务实纳新、包容兼并的思想品质,但也偶尔显露排斥异质文化的本能。但因为广府文化在长期历史积淀中逐渐折射出和谐、友善、自由、平等的价值取向 [3] ,砥砺着广府地区公民认知认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能尽量削弱本能反应,从理性上接纳二者的价值契合。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粤文化精准解读,是指结合广府地区公民的社会实践,挖掘广府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契合内容,创造出一系列能够解释、演绎、升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新话语,以粤文化阐释并建构起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话语体系,用广府话语促进公民对核心价值观认知认同。

精准,是求真的延伸,它追求的是一种认真的精神 [4]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粤文化精准解读,必须在“精”与“准”二维度上“坚持针对性与系统性相协调,务实性与有效性相结合” [4] ,把群众工作做实、做深、做细。在“精”方面必须形成核心价值观和粤文化基于共有价值且相互衔接的知识系统,即针对广府地区公民的社会实践,以广府文化元素作为生成载体,树立引领公民践行的价值目标,建构核心价值和粤文化的话语沟通桥梁,并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引群众破解广府地区的发展难题,增强广府公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在“准”方面必须依托广府语言,讲究广府话语策略,融合广府话语氛围,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话语“内容从文本向文化”“形式从教条化向生活化”“环境从宏观向微观”的三大转化,达成公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象认知、情感认同和自觉践行。

3. 认同:微时代的精准传播

微时代是以微博、微信、微电影、微媒体、微广告、微支付、微公益、微网站、微APP等为传播媒介,以短小精炼为文化传播特征的时代。微时代给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带来了诸如受众面拓宽、针对性提高、生活化增强等机遇,但遇到的挑战更为突出,包括“扁平化传播模式削弱价值引导主控度”、“法律法规建设滞后弱化微环境监管力度”、“微型传播形成个体认知‘信息茧房’” [5] 等等。这些挑战具体到广府地区,突出表现为公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度不够。因此,如何在微时代下,用适合的传播路径来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是广府地区公民价值取向的应然之义,更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好地为区域群众认同的出路选择。

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微时代中的精准传播,是指广府地区政府及宣传部门要善于应用各类传播媒介,开辟多个富有广府文化特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微阵地”、并通过广府文化与核心价值观的融合推进培育内容创新,从而构筑导向鲜明的“微文化”,并增强“微文化阵地”的影响力与渗透度,以此精准地宣传与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高广府公民对核心价值观的认同度。

微时代的都市市民生活习俗,呈现出个性化、多元化和开放性的特征以及虚拟化、体验化、兼容并蓄、全方位共享的趋势 [6] 。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微时代的精准传播,要顺应传统培育向网络化、数字化转变的趋势,从认知认同、情感认同和行为认同中把握精准传播的学脉。用广府文化体系构筑培育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框架,以官方文化微信公众号为载体,加强文化元素的具象展示,采用隐含于看得见的物质与文化产品之中的价值观传播方法 [7] ,推进公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知认同;尊重价值认同规律,以核心价值观专题实践活动为切入点,在良好的广府文化氛围中,推进公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情感认同;搭建正能量的精准平台,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为立足点与落脚点,引导公民形成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自觉,与认知认同和情感认同同步推进公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为认同。

4. 践行:正能量的精准平台

搭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准平台,推动更多的公民自觉地践行核心价值观,是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目标所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实就是一种德,既是个人的德,也是一种大德,就是国家的德、社会的德” [8] 。而道德是“做”出来的,而非“教”出来 [9] 。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要完成认识的两次飞跃,即第一次飞跃——内化于心:引导公民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为自己的思想道德品质。第二次飞跃——外化于行:引导公民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认识、情感和信念“外化”为行为实践,并形成行为习惯。目前,广府地区部分公民出现的以假乱真、以丑为美、以耻为荣等爱国意识淡薄、不够敬业、不讲诚信和对社会冷漠的现象,主要原因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不够,或者说缺乏正能量的精准平台,有效地将公民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到日常生产生活实践中。

广府地区公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能量精准平台,是指确立践行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体道德责任 [10] ,结合广府公民的日常生活空间和广府文化形式,搭建积极向上的精神平台,为公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设置正气的场域。同时,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正能量二者在根本上是统一的” [11] 观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通过反映和总结人民群众的正能量,正能量要通过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去凝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身就是一个凝魂聚心的正能量。

建构广府地区公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能量精准平台,首先要营造他者伦理氛围,确立践行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体道德责任 [10] 。他者伦理是超越个体的普遍性意向,所谓“子欲利则利人,子欲达则达人;己之不欲,勿施于人”,在广府地区营造他者伦理氛围,促使公民从冷漠的旁观者向实际行动者转换,完善自我认知及对本真生活价值认知,将公民的责任心从自我限制中解放出来,强化公民的主体道德责任,推进和谐有序、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关系的形成。其次要因势而导,搭建广府文化践行平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入地方视域,就会被民众自觉地稀释为区域文化形式。在广府地区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搭建属于广府百姓自己的文化舞台,如广州市“越秀街坊学堂”,通过“唱文明歌、议文明事、学文明礼、做文明人”四个模块,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念通俗易懂沁入街坊市民心田,通过身体力行的志愿参与,将文明风尚在街坊市民中传扬 [12] 。再次要结合广府公民日常生活空间,发展创新践行活动。日常生活空间直接被那些世代自发地继承下来的传统、习惯、风俗、常识、经验、规则,以及血缘和天然情感等等所左右 [10] 。广府地区的饮茶习惯、广府庙会、广府技艺、广府音乐、广府话语等等,都是广府地区公民的日常生活情境,这些都可以且应该通过发展创新成为广府公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平台,在习以为常的文化自觉中顺势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理论层面走向实践。

5. 引领:粤榜样的精准示范

榜样是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产生的同类事物中最突出或最具有代表性的人或事,榜样示范法是我们党常用的、行之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充分发挥各方面英模人物的榜样作用,大力激发社会正能量,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强大精神动力” [13] 。但处于社会转型期中的我国社会,群众的思想观点和精神生活受多元文化的影响,呈现选择性和多样性的特点,使得榜样示范效应弱化。学界认为主要问题在于榜样的泛化和掺杂过多人为因素;榜样性格塑造精神内涵模糊和榜样缺乏可信性;没有充分考虑教育对象的个体差异等等 [14] ,这直接导致榜样教育受到损害和榜样教育归于无效。在广府地区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要发挥榜样示范的引领作用,主要在榜样的选取和树立上要贴合广府公民的生产生活实践,尊重民意,源于百姓回归百姓的榜样才有生命力和感召力。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粤榜样精准示范,是指坚持时代性和民主性的原则,在广府地区选择贴实际、接地气、有正气、够典型的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榜样,打造践行核心价值观的“样板细胞”,发挥网络传播功能,以此主导舆论,教育群众,引领广府地区公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粤榜样精准示范,首先要立足百姓,精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榜样。如广东好人评选、“牛司令”李连庆等等,再如广东电视台可以年度评选“爱国达人”、“敬业达人”、“诚信达人”和“友善达人”,这些来源于广府百姓生活中的道德榜样,亲和力与感知性非常强,容易实现与群众之间的交流与沟通,这种文化的同质性为群众模范榜样提供了可能,也为本土榜样发挥示范价值提供了现实。其次要搭建平台,发挥榜样的示范教育功能。搭建榜样宣传展示的平台,如广东拨500万元支持打造100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公园中,广州文化公园重点从“文明”层面,以园林艺术手法创精品景点“文明之观”景园。创新宣传的方式方法,展示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了榜样隐性的教育力量,注重水到渠成地熏陶;建立榜样与群众互动的平台,畅通沟通互动渠道,让榜样易于亲近可掬、易于被认知认同和易于模仿示范;建立学习榜样正向效应的平台,分类、分层次地开展学习和仿效榜样的活动,在弘扬好人好事的道德风尚平台中和广府文化氛围中,通过物质奖励和精神鼓励等方式,形成好人好报、恩将德报的正向效应。再次要建立机制,扩展榜样引领群众践行核心价值观的作用。将地区践行活动的成功经验总结上升为制度,让制度培养供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习惯。包括建立和优化榜样的选择机制、宣传机制、榜样权益的保障机制、榜样与群众的互动机制、学习榜样激励机制等等,从制度上保障榜样的精准示范。

6. 辐射:粤精神的精准演绎

粤精神即“广东精神”,是指在广东生长、实践的精神 [15] ,是广东人民认同的精神价值与共同追求。从“敢为人先、求真务实、开放兼容、守法、诚信”到广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的明确阐述,“广东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高度一致,并以精准的践行方式诠释与演绎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魂聚气的力量,提升着广东改革、发展的精气神。

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粤精神的精准演绎,是指为了更好地辐射广府地区公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成果及经验,将其上升为广东精神的层面,建立长效机制,着眼广府特色,融合核心价值观内容;有序开展系列活动,让核心价值观“无处不在”。同时,为我国其他区域公民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可资借鉴的培育模式。

广府地区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粤精神的精准演绎,首先要厘清广东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时代需要精神支撑,社会需要精神引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国的精神支撑和价值引领;新时期广东精神的由来在于培育核心价值观的需要,广东精神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活化、人文化,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神资源,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广东的具体落实。其次要着眼广府特色,建构融合核心价值观的精神内容。在广东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融合中,产生富有广府地区特色的精神,是广府区域的核心价值。如“敢为人先、奋发向上、团结友爱、自强不息”的“广州人精神”;“开拓创新、诚信守法、务实高效、团结奉献”的“深圳精神”;“博爱、创新、包容、和谐”的“中山精神” [16] 等等。这些“精神”的提炼和践行,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表现。再次要开展广东精神的辐射活动,发挥文化软实力的作用。新时期广东精神的提炼和践行,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弘扬和巩固。通过电视、网络媒体开展广东精神的宣传和辐射活动,将与其他省市的精神一道形成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力,发挥精神资源文化软实力的作用,推动中国梦的实现。

基金项目

2016年度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项目批准号:2016MZXQ14)《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准培育研究——以广府地区为例》;广东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名师工作室”专项资助。

文章引用: 管小青 (2018) 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准培育模式探析。 社会科学前沿, 7, 176-181. doi: 10.12677/ASS.2018.72030

参考文献

[1] 刘国华, 廖列营. 区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契合[J]. 韩山师范学院学报, 2016, 37(2): 91-96.

[2] 芮鸿岩. 双循环模式: 大学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J]. 中国青年社会科学, 2015(3): 88-92.

[3] 徐学绥, 张勇. 广府文化视阈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J]. 肇庆学院学报, 2015, 36(1): 33-37.

[4] 周显信, 张雪萌. 论习近平关于精准发力工作方法的内在逻辑[J].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2016(61): 38-45.

[5] 向宇森. “微时代”大学生核心价值观培育的新境遇及路径探索[J]. 重庆高教研究, 2014(4): 50-53.

[6] 殷俊, 喻婷. “微时代”下市民生活习俗的变迁[J]. 江西社会科学, 2012(12): 188-192.

[7] 梁红军. 基于价值认同的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J].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38(6): 153-156.

[8] 习近平. 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N]. 南方日报, 2014-05-05(03).

[9] 赵汀阳. 论可能生活[M].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 109.

[10] 吴琳. 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表征与实践意蕴[J]. 桂海论丛, 2015(2): 67-71.

[11] 郭淑芬. 核心价值观与社会正能量及其关系[J]. 山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4, 30(4): 10-13.

[12] 李鸿. 广州打造新型街坊文明公开课 文明理念寓教于乐[EB/OL]. http://www.wenming.cn/syjj/dfcz/gd/201602/t20160222_3160545.shtml, 2016-02-22.

[13] 离江. 习近平强调激发社会正能量意味深长[EB/OL]. http://cpc.people.com.cn/n/2013/0311/c241220-20746904.html, 2014-03-11.

[14] 杨晶晶. 论社会转型时期榜样示范效应弱化的根源及对策[J]. 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29(5): 64-68.

[15] 李宗桂. 务实、创新、平和、兼容“广东精神”的文化内涵[N]. 南方日报, 2011-12-05(02).

[16] 李宗桂. 广东文化发展30年的省思[J]. 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2009(2): 24-33.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