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临床教学质量现状及策略分析
Quality and Strategy of Clinical Teaching

作者: 于 琦 , 王钢乐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北京妇幼保健院,乳腺科,北京;

关键词: 临床教学临床思维PBL教学CBL教学教学实践Clinical Teaching Clinical Thinking Problem-Based Learning Case-Based Learning (CBL) Teaching Practice

摘要:
临床医学教学有别于传统教育,重点培养从事临床工作的合格医师,理论转化实践能力为临床教学的主题,学生临床思维和技能的培养为临床医学教育的重点,目前我国临床教学存在着过多依赖教材讲授的传统授课、各级对临床教学重视不足以及医学生学习积极性不足等问题。我们需要改革传统教学模式,实行问题为基础的教学法和病例为基础的教学法,或将其二者结合,进一步培养学生临床思维能力,同时从各层面加强对外科临床教学实践的重视以及构建严格的教学管理制度体系,加强临床教学督导,从而培养高质量的临床医学人才。

Abstract: Clinical teaching, unlike traditional education, focuses more on cultivating the qualified doctor who are engaged in the clinical work. The emphasis of clinical teaching is to improve the students’ abilities of turning theories into practices, clinical thinking and clinical skills. Currently, there are some problems in the clinical teaching in our country, which includes that teachers rely more on the textbooks in teaching, that both the superior and inferior pay less attention to the teaching and that the students are less positive in learning. We need to reform the traditional teaching model and implement 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 and case-based learning (CBL), or combine them together to further cultivate the students’ clinical thinking. Meantime, we also need to enhance the consciousness of clinical teaching in every way, construct strict teaching management system, strengthen clinical teaching supervision and therefore cultivate high qualified clinical talents.

1. 医学临床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1.1. 过多依赖教材讲授的传统授课模式

目前在外科教材的课堂讲授上,仍然普遍存在着传统的教学模式:老师过多依赖教材文本讲授,学生死记硬背,学习效果差且耗费精力 [2] 。学生严重缺乏自主学习和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

1.2. 对临床教学重视不足

医学院承担临床教学任务,但大多对临床授课及学生临床见习实习带教不够重视。缺乏完善的带教分配及监督管理系统以及授课及临床带教质量评价及相关奖惩机制。

1.3. 医学生临床学习积极性不足

在临床教学中,鉴于枯燥的传统教授方式及授课教师积极性欠佳,课堂气氛过于死板,缺少互动乐趣,因此严重影响医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在临床实习期内,临床处理问题及操作机会减少,同时受考研压力及选择就业以及一些偏科思想的影响,临床实践学习积极性更是大打折扣。

2. 临床教学问题解决相关策略

临床医学为在医学理论基础之上的实践科学,外科教学中实践能力的培养更是重中之重。而临床思维的培养则是贯穿外科临床教育的始终的极为重要的因素,医学生只有掌握了科学的临床思维方法,才能适应变化万千的临床工作,成为一名合格的医师。但临床思维能力的培养也是临床医学专业教学中的难点 [3] [4] 。因此,在临床教学过程中及实习中如何加强医学生临床思维能力的培养,构建完善的临床思维培养、考核体系至关重要 [5] [6] 。同时加强临床教学重视,强化监管体制运行也势在必行。

2.1. 改革传统教学模式 培养临床思维能力

欧美国家目前比较盛行两种新型教学模式,以问题为基础的教学法(problem based learning, PBL)和病例为基础的教学法(case based learning, CBL),PBL是一种以问题为核心,以解答问题为驱动力,以分组讨论及相互交流为手段的教学模式,CBL是基于PBL发展而来,以典型病例为讨论基础,真正达到理论实践相结合,对疾病的诊治有充分认识和理解 [7] 。两种教学模式各有利弊,两者联合互补可达到最佳临床教学效果 [8] 。

传统教学模式中,教师授课多采用以临床教材为基础,逐条讲解,课后可留有思考讨论问题,部分临床教师会在课间理论讲解中穿插临床病案,加深理论理解。PBL教学法为课前即留有思考问题,核心即为问题,要求学生通过预习、自学、查阅资料和讨论得出诊断、提出治疗方案,以此提高学生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提高学生的自学能力。笔者实践中的体会是预习的学习效果会大大高于课后复习,而带着问题去预习更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课前对教案已有大致的了解和领会,在授课之后更能达到融会贯通,基本做到大部分知识点的掌握,并进一步强化了临床思维的培养。

而CBL以临床病例为载体,为在PBL的基础上的强化版,两者都强调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达到理论实践高度结合。PBL偏重教材理论基础学习,CBL完全系临床病案分析。CBL可以在课上完成;PBL必须由学生在课外搜集有关资料 [9] 。鉴于此,我们可以结合两者利弊,通过选择典型病例提出问题,让学生自主收集资料预先讨论,然后在课堂上集体讨论,达到两种教学模式的高度融合 [8] 。

以笔者曾从事的外科总论休克章节授课为例,可在课前一周向学生传达教学大纲需要掌握了解的内容,并留有分析思考问题诸如:休克定义中有效循环血容量定义,为何特指有效循环血容量减少为休克,以及休克临床分类、处理原则,早期休克的观察指标,早期发现休克的重要性及在休克代偿期时及时发现休克的重要观察体征指标,腹腔脏器损伤或腹腔术后出血等急性失血性休克的临床观察及首要处理原则等等此类高于教材理论之上的需要学生进行讨论分析甚至查阅相关资料的问题。课前可进行分组讨论,引导学生发挥主观能动性进行临床分析思考能力,授课中进一步以问题为基础做进一步讲解分析,以及运用CBL,提出具体临床病案,分析临床中具体的治疗方案选择,充分运用两种教学模式,最终达到基本从理论实践层面完全掌握本章内容。

2.2. 从各层面加强对外科临床教学实践的重视

医学学习当中临床实践教学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医学生临床见习及实习期是非常重要的学习阶段,不仅对于自身专业的临床实践学习,很多专业之间相关临床知识的融会贯通所形成的理论体系对于日后所从事的专业必将发挥非常重要的基础作用,很多知识点如果在临床见习实习期内未能做到掌握,日后或将形成永久知识盲点。学校要增强对临床教学实践的关注,将外科临床教学实践作为教学重点,完善教学任务分配,增强临床实践教学培训,提高教师临床实践教学水准,增加教学实践基地的设施建设,引进先进设备设施及仿真训练,让学生可以真实的了解到实际的临床操作感。同时增加学生实践动手机会,病例讨论中,带教教师要鼓励实习医师积极发言参与讨论,做好相关病例的总结,科室定期举办专题学术讲座,尽可能联系疾病的国内外进展,开阔学生临床思维空间。

同时我们也需要从思想上提高学生对见习实习的认识,合理处理考研与临床实习的关系,目前就业形势严峻,大多数学生将考研作为本科学习的重要目的。强调在实习阶段如果没有培养良好的临床思维以及扎实的外科基础技能操作,也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临床医生,同时也增加了毕业之后临床工作学习的难度。而且临床实践技能的学习也会强化基础理论的理解和记忆,提高考试成绩。

2.3. 构建教学管理制度体系 加强临床教学督导

无论对于课堂基础理论授课还是临床实践教学,我们都需要构建更为全面合理的教学管理体系,加强教学督导。增强对授课带教老师的考核力度,同时学生在学期及实习结束之后细致认真评价科室各授课带教老师的表现情况,方便从学生的评价当中了解教学中可能存在的问题,亦便日后进行积极的调整。由督导专家和教学管理人员定期到临床教学一线进行教师教学考核,督察反馈结果记入教师教学档案,与评优、评先、职称晋升时教学业绩考核挂钩。通过制度的构建来促进教学改革、树立教学典范、改进教学方法、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等。同时对于学生可进行临床思维能力考核,可参考国外相关临床能力考核方法 [10] 制定临床思维能力考核试题。

总而言之,医学临床的本质即为实践,医学临床教学也应以实践为中心,改革传统教育模式,培养医学生临床逻辑、创造、比较等思维能力,强化理论转化为实践水平,真正提高医学生临床处理问题能力,全面提高医学人才质量。

文章引用: 于 琦 , 王钢乐 (2018) 医学临床教学质量现状及策略分析。 社会科学前沿, 7, 53-56. doi: 10.12677/ASS.2018.71008

参考文献

[1] 李小平, 魏丽惠, 崔恒. 浅谈医学生临床诊断思维方法[J]. 医学教育, 2002(2): 4-5.

[2] 岳树强, 杨雁灵, 窦科峰. 外科学教学中对医学生临床能力的培养[J]. 山西医科大学学报: 基础医学教育版, 2009, 11(2): 222-224.

[3] Harasym, P.H., Tsai, T.C. and Payman, H. (2008) Current Trends in Developing Medical Students’ Critical Thinking Abilities. The Kaohs Tung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 24, 341-355.
https://doi.org/10.1016/S1607-551X(08)70131-1

[4] 刘磊, 田卫东, 李声伟, 等. 在医学教学中注重培养学生的临床思维能力[J]. 西北医学教育, 2002, 12(2): 161-162.

[5] Morrow, C.E., Reed, V.A., Eliassen, M.S., et al. (2011) Shared Decision Making: Skill Acquisition for Year 3 Medical Students. The Annals of Family Medicine, 43, 721-725.

[6] Guo, G.J. (2009) Exploration on the Cultivation of Clinical Thinking for Long Term Program Medical Students.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Journal, 29, 35-37.

[7] Nicholl, T.A. and Lou, K. (2012) A Model for Small-Group Problem-Based Learning in a Large Class Facilitated by One Instructor.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Education, 76, 117.
https://doi.org/10.5688/ajpe766117

[8] 李俊杰, 李霄, 赵威, 等. CBL联合PBL教学模式在普通外科教学中的应用[J]. 基础医学教育, 2013, 15(4): 410-413.

[9] Srinivasan, M., Wilkes, M., Stevenson, F., et al. (2007) Comparing Problem-Based Learning with Wase-Based Learning: Effects of a Major Curricular Shift at Two Institutions. Academic Medicine, 82, 74-82.
https://doi.org/10.1097/01.ACM.0000249963.93776.aa

[10] 邹丽琴, 黄建军, 黄继东, 等. 试析我国八年制医学教育的现状与出路[J]. 中国高等医学教育, 2013(6): 1-2.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