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发展教育:中学生不可或缺的人生规划课程
Career Development Education: An Indispensable Life Planning Course for Middle School Students

作者: 史吉海 :山东省滨州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山东 滨州;

关键词: 中学生生涯发展人生规划课程Middle School Students Career Development Life Planning Course

摘要:
生涯发展教育,作为中学生生涯规划的一门必修课程或学校教育中伴随学生发展全过程的一项重要内容设计,当前已经得到了全球教育界的普遍认同。生涯发展教育是中学生未来人生职业发展的定向标和助航器,是良好职业生态形成的“铺路石”。国外职业生涯教育所取得的成功经验,对我国中学生生涯发展教育的实施提供了有益借鉴。在新高考改革背景下,适时开设适合中学生发展需要的人生规划课程,是摆在我们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面前的首要任务,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Abstract: Career development education, as a required course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 career planning or an important content design accompanied the whole process of students’ development in school education, has been commonly agreed in the global education at present. The career development education is a directional guidance and navigation aid for the future career development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 which is a "paving stone" for good professional ecology.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 of overseas in vocational education has provided a useful reference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 career development education in our country.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new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reform, teaching a life planning course that th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needed at the right moment is the primary task for us each education workers, and it has the very vital significance.

1. 引言

近一个世纪以来,欧美等主要发达国家以及我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在中学生生涯规划教育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它们在生涯规划立法、课程设计、课程标准的制订、学生职业意识的培养等方面所做的积极尝试,为我国生涯发展教育的有效实施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同时,也为我国本土化生涯发展教育理论体系的建立创设了有效地路径引导。

2. 生涯发展教育的概念辨析

为搞清“生涯发展教育”这一问题,需要从几个基本概念的界定入手进行辨析。

一是生涯。在汉语中,“生涯”是指从事某种活动或职业的生活经历。原为生命有边际、限度,后指生命、人生。《庄子·养生主》有所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的说法,即为本意。关于生涯,美国心理学家、著名职业生涯规划大师舒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生涯,就是指人的职业经历与类型,包括人就业以前各阶段的经验与活动以及就业以后的一切经验与活动 [1] 。洪向阳先生在他的《高中生生涯发展导航》一书中,将“生涯”定义为:生涯是生活中各种事件的演进方向与历程,它统合了个人一生的各种职业和生活角色,由此表现出个人独特的自我发展形态。广义上讲,“生”即“活着”,“涯”即“边界”,是贯穿一个人一生的各种活动 [2] 。简言之,生涯就是人的生命历程。我国学者沈之菲认为,生涯是指与个人终身从事工作或职业等有关活动的过程 [3] 。二是发展。发展是指从受精卵形成到死亡,个体身上所发生的系统地连续的变化过程。发展就意味着变化,但不是所有的变化都是发展。发展的变化有三个特点 [4] :即系统性、连续性和持久性。三是生涯发展。生涯发展,通俗地讲,就是指一个人在自我成长的过程中,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通过各种活动、学习和工作等积累的经验,会对自己的性格、兴趣、能力、价值观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有能力去统整各种经验,透过工作的认同来实践一个有理想、有目标的人生,塑造自己独特的生活形态 [5] 。四是生涯发展教育。关于生涯发展教育的解释有很多。如我国台湾教育界对生涯发展教育的阐述是:生涯发展教育是贯穿人一生的不断发展变化的一种教育活动,是一种发展的统整人一生的教育实践活动。

笔者认为,生涯发展教育是一种与人的发展密不可分的,伴随人一生的一种衍生态育人活动,它是一个统合所有教育因素并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综合教育过程。它包含个人一生全部的教育活动历程,是有关人生发展的教育和为人生发展而准备的教育。

3. 中学生开设生涯发展教育课程的必要性

由于个体年龄、身心发展及社会化进度的不同,中学生的生涯发展也具有阶段性。初、高中不同学段学生的心理特点,决定了其生涯发展教育的差异性。

3.1. 初中呼唤生涯发展教育

初中阶段为青少年期(11、12岁至14、15岁),这一时期是个体生理迅速发育直至达到成熟的一段时期。该阶段儿童的生理、心理和社会性方面都出现显著的变化,其主要特点是身心发展迅速而又不平衡,是经历复杂发展,又充满矛盾的思维时期,是人生成长的关键环节,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根据舒伯的生涯发展五阶段理论,初中学生已进入生涯探索期。对初中生而言,他们正处于由社会意识薄弱的未成年人转化为社会主体的时期,尚在生涯起步阶段。在这一阶段,个人的兴趣与能力一般作为他们职业选择的主要因素而受到重视 [6] 。但由于其缺乏足够的知识和生活经验,这一时期他们必须在生理上和心理上为走向生活和社会做好准备,为将来的职业发展做好准备。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广泛的适应性和较大的自由度,成为社会的新生力量 [7] 。生涯发展教育作为学校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是一项有组织、有计划的教育活动。其基本教育机能就是帮助学生掌握社会必要的职业方面的基础知识和技能,使其逐步养成尊重劳动、热爱职业的观念和正确的人生态度,为其走向社会、走向未来的生活奠定坚实的基础。因此,依据他们的身心特点有的放矢地开展生涯发展教育,是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课题。

3.2. 高中生涯发展教育是新高考和时代发展的要求

根据生涯发展理论,高中生正处于职业生涯探索和初步定向阶段,是个体生涯发展的重要时期。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国家越来越重视高中生涯发展和生涯规划能力的提升。

首先,新高考给高中生涯发展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战。2014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指出:“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总的目标是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健全促进公平、科学选才、监督有力的体制机制,构建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认可多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同年9月,浙江和上海两省市的试点方案出台。自2014年9月至今,全国已有包括上海、浙江在内的24个省市的高考改革方案出炉。对高中来说,高考改革带来了两方面的变化,一方面是对学校的挑战,另一方面是对学生的挑战 [8] 。从学生层面来看,新高考改革考验着学生的选择力,这种选择力就涉及到学生的生涯规划。以大多数省份实行的6选3来看,“3 + 3”就意味着,除了语数外3门以外,剩下的6门课,共有20种选择模式。学生要在这20种选择模式里找到自己的科目组合来参加考试,进而根据考试成绩填报志愿。不光如此,学生还要去看他未来大学专业的学习,甚至未来走出校门、走上工作岗位、他的职业选择方向,这是对他人生和生活方式的一种考量。因此,在高中开展生涯规划教育,有利于学生正确地选科和避免填报志愿的盲目性。

其次,高中开展生涯发展教育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当前高中生普遍存在着自我管理能力差的问题。学校对学生进行生涯规划教育,可以培养学生进行自我管理的责任感,让学生学会监督和管理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包括制定学习计划,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自觉地为自己的前途而刻苦学习,全方位地增进自己的能力和才干,知道自己的性格特征是什么?有哪些职业倾向性?该选择什么职业作为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如何拓展职业发展所需要的知识和相关技能等。离开对学生的生涯发展教育,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就很难得到有效地提高。

高考改革着眼于提高人才质量,适应社会变革,而生涯发展教育契合了这种需求。因此,高考改革是高中阶段实施生涯发展教育的现实背景,高中生涯发展教育是高考改革和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

4. 当前国内外生涯发展教育的现状

从19世纪50年代起,生涯发展开始引起西方发达国家的关注,并逐步融入到教育体系之中。我国生涯发展教育起步相对较晚,近些年在高中阶段才开始逐渐认识,一些先行学校也取得了一定的实践经验。

4.1. 国外的研究概况

美国于1971年正式提出职业生涯教育。之后,英国等发达国家纷纷开展了职业生涯教育改革。

4.1.1. 美国的研究

美国是较早在学校中进行生涯发展教育的国家,其生涯教育特别强调对学生的职业观和价值观的教育,并扩展到对整个人生发展历程的指导。197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第一部《生涯教育法案》,1979年通过了《生涯教育奖励法》,1994年又通过了《学校工作机会法》,以进一步表彰生涯教育在学校的实施。20世纪80、90年代,生涯发展教育的理念已经被美国民众所认同,并融入到美国的中学教育之中。据统计,1972年美国有24%的中学生接受生涯教育。1984年,美国“国家职业指导协会”易名为“国家生涯发展协会” [9] 。此外,美国国家职业信息协调委员会于1989年制定了《国家职业生涯发展指导方针》,规定了自6岁开始到整个成人阶段的职业生涯发展方针以及对各阶段人群的不同要求。

4.1.2. 英国的研究

1948年,英国政府颁布了《雇佣和训练法》,要求中学有义务对所有在校学生提供职业指导课程。1977年公布的《学校教育》白皮书,进一步强调学校要对年满13周岁的学生提供合适的生涯教育与指导。20世纪80年代以后,英国政府又颁布了许多法案,要求在普通中学开展生涯教育,并指出生涯教育是学校课程的重要部分,并规定最迟在中学二年级起设置固定的教学时刻表。英国“1997年教育法案”,要求全部公立中学为九至十一年级的学生提供适宜的职业教育计划并且确保让学生接受生涯教育、及时获得关于职业发展的资料 [10] 。英国实施生涯发展教育的主要途径是开设系统的生涯发展课程。较典型的有生涯探索指导课程、生涯发展指导课程和特殊生涯指导课程等。此外,英国还建立了许多有关生涯发展教育的网站和专门的生涯服务机构,为学生提供个别化的教学和咨询,协助学校实施生涯发展教育。

4.2. 国内的研究概况

国内方面,对中学生涯发展教育研究较为突出的是香港和台湾,大陆地区的生涯发展教育相对滞后。

4.2.1. 香港的生涯发展教育

香港的生涯发展教育独具特色,回归前大体上是英国模式,之后进行了本土化的演变。受西方思想文化的影响,香港在中学阶段就对学生进行“人职适配”测验,指导学生根据测验的结果参照高校的科系分配,选择适合自己的专业。学校不仅通过各种活动来进行生涯发展教育,例如开设多种讲座及生涯“工作坊”等,还实行个别辅导。针对西方“不主动、不判断、不指导”的观点,强调“主动式”辅导并贯穿学生在校生活的始终。

4.2.2. 台湾的生涯发展教育

台湾的生涯发展教育师法于欧美。20世纪70年代,生涯发展教育开始进入台湾中小学的课程计划。1999年9月30日,台湾教育部公布《国民教育阶段九年一贯课程总纲纲要》,确定“生涯规划与终身学习”为国民十大基本能力之一。同年10月17日台湾教育部又召开“九年一贯课程分科纲要小组召集人联席会”,决议在资讯、环保、两性和人权四个重要议题外,增加生涯发展议题。台湾特别注重个体生涯发展教育的连贯性和持续性,将生涯发展教育理念融入学校课程领域,代表了生涯发展教育今后的发展趋势。

4.2.3. 我国大陆的研究现状

在理论研究方面,从中国知网(CNKI)检索与中小学生涯发展教育相关的期刊文献(1997年至2017年)共90篇。这表明,近年来中小学生涯发展教育开始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

实践方面,2004年10月,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基础教育研究室与北京现代教育研究院合作,在全国七个县区全面推开生涯教育实验项目。这是我国大陆地区生涯发展教育的首次规模化尝试。中国教育学会“十一五”课题——《生涯规划教育课程理论与实践研究》于2008年7月启动。2010年4月,普通高中学生发展指导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会议研讨了普通高中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的政策建议,探索了学校层面实施学生发展指导工作的行动路向。2011年4月,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成立了“生涯发展与教育研究中心”,这是国内第一家设立在中学、定位于人生规划教育的研究机构。2012年,上海师范大学组建了上海学生职业生涯发展教育研究所。同年,《生涯发展教育研究》杂志创刊,这是国内第一家生涯发展教育类的专业期刊。2015年12月,全国首届高中生涯规划教育研讨会在杭州举行。21世纪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教授做了“高考改革背景下的高中生涯规划教育”的主题报告。2016年4月,“全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特色建设与生涯教育高端论坛”在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举行。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傅宏教授主讲了“学校品质提升与心理健康教育”。这是目前较高水准的关于学生生涯发展教育实战方面的论坛。2016年10月,第二届高中学生发展指导高峰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召开,首个全国性高中学生发展指导联盟宣告正式成立。2017年4月17日,山东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组织召开了山东省普通高中生涯教育课程开发研讨会。与会专家就高中生涯教育的课程性质、课程目标、课程内容、课程实施和课程评价等内容,展开了深入探讨。

综上所述,国外对生涯发展教育的研究己经有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其开设专门生涯发展教育课程及制订课程标准并将其细化的做法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国内香港和台湾地区的生涯教育发展较早,积累了一定的成功经验。整个大陆地区的中学生涯发展教育还处于初级探索阶段。我们应吸收西方先进的生涯发展教育理念,更要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并在此基础上探索、构建本土化的生涯发展教育理论体系,以指导我们的生涯发展教育实践。

5. 我国中学生开展生涯发展教育的建议

针对以上国内外生涯发展教育研究的现状,立足当前实际,笔者认为中学阶段开展生涯发展教育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5.1. 加大宣传力度,让社会、学校、家长、学生充分认识在中学开展生涯发展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当前,在中学阶段,生涯发展教育并没有获得广泛的认可。部分家长与教师认为在普通中学开展职业生涯教育是“多此一举”,那是上大学之后的事情。社会也并未对中学阶段的生涯发展教育给予足够的支持与帮助。面对来自不同群体的阻力,生涯发展教育在中学开展的首要条件便是普及生涯教育理念,增强社会各界对职业生涯教育重要性的认识。要通过网络、电视与书籍向社会各界宣传生涯发展教育思想,只有使社会、学校、家长和学生认识到在中学开展生涯发展教育的重要性,普通中学的生涯发展教育才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

5.2. 通过职业生涯学习,提升教育行政干部对生涯发展教育的认识

目前,教育系统内部对在普通中学开展生涯发展教育也有不同心声。部分管理者对职业生涯教育的理解较为片面,将其与报志愿、找工作、就业等简单得联系在一起,并没有深刻地理解职业生涯教育对于学生,尤其是普通高中阶段学生终身发展的重要意义。因此,若想在普通中学内开展生涯发展教育,则必须要在教育行政体系内,组织职业生涯教育学习。通过学习,使教育系统内部形成生涯发展教育理念,从而主动进行生涯发展教育。

5.3. 着力为中学生涯发展教育建设一支高素质的专业化教师队伍

专业化的师资队伍是开展生涯发展教育的必要条件之一。当前在专业辅导教师难以及时补充的前提下,班主任仍然是学生生涯辅导的第一人。借鉴北京、上海、浙江、江苏等地的做法,可以把中学班主任及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纳入生涯发展教育的框架,通过选拔有潜质的教师到职业生涯教育起步较早的中学进行观摩学习,以此解决专业化辅导教师队伍不足的问题。积极筹建“生涯发展教育”名师工作室,逐步打造专业化的生涯发展教育名师团队。

5.4. 构建规范的课程体系和课程标准,确保生涯发展教育的全程化、全面化

要确保生涯发展教育的全程化、全面化,就要结合学生的特点在不同阶段开展适合的教育活动。各地应组织各方力量针对不同县区学生生涯发展的现状、目标和差距开展深入广泛的本土化研究,再结合国际先进的教育理念,将成熟的课程标准、课程体系和操作模式引入当地普通中学,同时结合国家、社会和单位对人才的需求标准,制定出适合的发展目标。此外,还可以开设生涯发展教育校本课程或在各学科中渗透生涯发展教育,以此来保证生涯发展教育的全程化和全面化。

5.5. 加大学生生涯发展教育组织机构及网络建设,为教师实施学生生涯发展教育搭建平台

为推进普通中学生涯发展教育教学与研究工作,充分发挥班主任在指导学生生涯发展与规划方面的积极作用,引领班主任专业成长,建议各地成立班主任与学生生涯发展研究中心,统筹班主任与生涯发展教育研究工作,指导班主任创造性地开展生涯发展教育工作。举办班主任工作暨中学生生涯发展教育研讨会,邀请有关高校班主任研究中心的专家对班主任进行培训和指导。同时,通过微信等组建专业即时交流平台,促进班主任及生涯发展教育学科专业发展。

5.6. 开展学生、家长职业采访体验活动

开展学生、家长职业采访体验活动。活动项目应尽可能全面覆盖一、二、三产,让家长和学生在体验的同时初步了解不同的职业。如“体验3D打印技术”、“模拟古玩艺术品拍卖”等。这些项目,既能体现职业特点,又适合家长和学生参与体验,可有效拓展学生对于职业的认知范畴,较早认清自己的兴趣所在,日常的生涯发展教育学习也将会更有动力。

文章引用: 史吉海 (2018) 生涯发展教育:中学生不可或缺的人生规划课程。 教育进展, 8, 22-27. doi: 10.12677/AE.2018.81004

参考文献

[1] 王一敏. 中学生生涯教育理论与实务[M]. 广州: 广东教育出版社, 2016: 77.

[2] 蔡世玲, 洪向阳. 高中生涯发展导航[M]. 广州: 广东教育出版社, 2016: 3.

[3] 李亚真. 大学生生涯发展的相关因素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05.

[4] 刘金花. 儿童发展心理学[M].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 2.

[5] 王亚歌. 初中阶段生涯发展教育初探[D]: [硕士学位论文]. 上海: 上海师范大学, 2008.

[6] 王一敏. 中学生生涯教育理论与实务[M]. 广州: 广东教育出版社, 2016: 20.

[7] 王道俊, 王汉澜. 教育学[M]. 北京: 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9: 117.

[8] 杨文芝. 高考改革促进高中教育回归学生发展本位——高中生涯教育的实践与探索[J]. 江苏教育, 2016(40).

[9] 南海. 对生涯教育的哲学思考[J]. 山西教育学院学报, 2001(4).

[10] 陈娜. 英国: 注重中学生涯教育[J]. 上海教育, 2007(1).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