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雁行理论的晋城主导产业的发展研究
Study of the Leading Industry Development of Jincheng City Based on the Flying-Geese Model

作者: 焦凡凡 , 张杜鹃 :山西师范大学,山西 临汾;

关键词: 煤炭产业产业转型雁行理论主导产业晋城市The Coal Industry Industrial Restructuring The Flying-Geese Model Leading Industry Jincheng

摘要:
雁行理论被称之为产业结构的候鸟效应,它曾使得东亚成为世界上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针对晋城地区的经济发展,借鉴雁行理论,提出晋城地区的产业经济转型,推进晋城地区更好更快的发展。

Abstract: The flying-geese model is called the migratory effect of industrial structure, which makes East Asia become one of the world’s most economically active areas.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Jincheng area, drawing the flying-geese model,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industrial economic restructuring of Jincheng area, and promotes better and faster development of the Jincheng region.

1. 引言

雁行转移理论源于“雁行形态论”或称“产业的雁行形态发展论”,由日本著名经济学家赤松要于20世纪30年代创立 [1] 。40年后,日本小岛清教授通过分析日本和美国企业不同的对外投资模式,进一步将“雁行理论”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本文通过运用“雁行理论”的方法和实质对晋城的主导产业进行研究,以分析解决晋城产业结构失衡的问题,对促进晋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2. “雁行理论”

2.1. “雁行理论”内涵

雁行理论被称之为产业结构的候鸟效应,它曾使得东亚地区经济一度活跃。“雁行理论”的内涵有三个:

第一,它主要利用一种优势比较的原则,以促进国家间产业调整向更高水平方向和技术调整优化方向转变,同时也强调通过利用产品进口的方式,转向出口加工的方式以促进经济的发展。

第二,“雁行理论”主张将发展层次比较低本国产业循序渐进的向所要投资的国家进行产业转移,既保证本国家能得到所要投资地区提供的科技和财政资金方面的支持,同时为本地区进行产业结构的优化提供了一定的地理空间条件,促进了各地区的贸易来往。

第三,“雁行理论”主张产业的垂直分工的体系。东亚国家形成的日本-ANIES (亚洲新兴工业国和地区)-ASEAN (东盟国家和地区)等国由高到低的多层次的分工梯次结构,便是这种垂直分工的具体体现 [2] 。

2.2. 基于“雁行理论”下的主导产业选择机制

主导产业是经济发展的驱动轮,在它的带动下整个经济才能发展;同时主导产业也是形成合理和有效的产业结构的契机,产业结构必须以它为核心 [3] 。它始终在地区的产业结构和发展中处于突出地位,其机制选取是否恰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影响了自身的成长与发展。

世界上的各个国家和地区,因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其所面临的产业调整优化升级和转变的问题也各不相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它受到了客观存在的自然规律和其他一些因素的制约。

3. 研究区概况

晋城分布于山西省的东南部,111˚55′E~113˚37′E和35˚12′N~36˚3′N之间。近些年来,晋城市的经济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其各项指标都居山西省前列。

总的来说晋城市的国民生产总值是稳步上升的。04年到07年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速度缓慢,自07年开始,晋城的GDP增长迅速,并在2012年突破了1000亿万,步入了千亿城市的行列)。

用晋城市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与中部的太原市,北部的大同市,南部的长治市和运城市的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对比,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出:除太原市外,晋城城镇居民可自由支配的收入额高于其它各市,并且有赶超太原之趋势。从一定的侧面反映出,晋城市经济持续稳步地增长,人均收入水平显著提高。

但在经济的迅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发展的难题,如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人口压力大,素质低等问题。其中最重要的难题是产业分配布局不合理,煤炭产业一枝独秀。

4. 晋城主导产业分析

4.1. 晋城产业结构分析

主导产业是产业结构的核心和演化的主角,其选择合理与否不仅关系到主导产业自身的发展,而且也关系到整个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的优化 [4] 。最近几年,晋城地区的经济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产业结构也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调整,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因此,为构建更具竞争活力的潜力产业以及为促进可持续的良性经济发展,晋城产业的优化调整势在必行。

第一产业近十年来呈下降趋势,第三产业呈上升趋势,两者差距显著。由此看出,在产业结构调整方面,晋城市存在着如下几方面的问题:

第一,农业的发展相对落后,全市粮食生产产量低,随着人口增长,出现供应不足问题。农业一直是晋城乃至整个山西省产业结构的薄弱环节,生产水平低,产量不稳定,仍以传统农业为主,粮食短缺等都是山西第一产业的特点 [5] 。农业生产没有实现技术化,大部分主要还是依靠人力资源和自然的降水。在农业的方面,从事生产的劳动力很多但技术人员却很少,这就导致了相当数量的人员资源集中在农业生产上,使得工业和第三产业无法容纳和吸收到更多更好的从业人员。

第二,晋城市轻工业与重工业比例严重失调。20世纪80以来,由于资源禀赋,煤炭资源得天独厚,使得重工业所占的比重远远大于轻工业,加强了其重型结构的特征。导致了第二产业内部结构的不合理发展。

第三,第三产业发展缓慢,与国内经济发达省市相比相差较远 [5] 。2009年,晋城第三产业的生产比值为197.3亿,天津与北京的生产比值分别为3259.23亿和9100.4亿,其第三产业的发展远远高于晋城。除了部分发达地区,从事第三产业的人数与地区总就业人数来看,全国基本水平基本保持一致。

4.2. 晋城主导产业的选择

所谓主导产业就是指在区域经济中起主导作用的产业,它是指那些产值占有一定比重,采用了先进技术,增长率高,产业关联度强,对其它产业和整个区域经济发展有较强带动作用的产业 [6] 。

利用雁行理论对主导产业进行选择需要遵循以下原则。首先,雁行形态的正常运行离不开优质而持久的头雁效应,即头雁国家对雁阵其他国家的带动作用 [7] 。对主导产业的选择来讲,成为一个区域经济中的主导产业,须具有专业化的技术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才能更好的发挥雁头的带动发展作用。因此,产业雁头的选择是至关重要的,它对雁身和雁尾的发展起到了直接的促进或制约作用。其次,雁阵中各梯次的国家互为条件,都必须有结构调整的能力 [7] 。在运用雁行理论进行调整时,主导产业须与本地区内各产业之间有一定的关联度,两者之间可以相互促进,相互渗透,并在一定的交往中有发展余地和优化空间,以为之后的迅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再次,要求高梯次的国家和低梯次的国家在投资和贸易方面保持相应的平衡,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7] 。雁行理论是一种比较优势原则下建立的“追赶型”的发展模式,这就使得主导产业与其他产业之间需要有一种比较上的优势差来支持它正常的运行。因此主导产业一定是那些富有生命力和活力,能够带动区域专业化方向上领域内的产业,这样才能取得良好带头作用。

沁水煤田不仅是晋城市而且是山西省最大的煤田,其煤炭资源的储量十分丰富,且煤质良好,利于开发利用,是全国重要的无烟煤生产基地。所以,晋城地区财政收入则大部分来自于与之联系的部分企业。改革开放之后,丰富的煤炭产业使以机器为主的重工业发展起来,晋城的经济也迅速崛起,在山西乃至全国都占有一定了的经济地位,因此,奠定了煤炭产业在晋城地区的主导地位。

4.3. 晋城市主导产业选择机理分析

根据主导产业的特点和雁行理论模式的要求,煤炭作为晋城的主导产业具有以下几方面意义:

第一,调整区域产业结构,关键是要正确选择区域产业结构 [8] 。煤炭产业为晋城其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产业基础,其每年给晋城带来的财政收入使得政府可以加大对其他产业的资金投入,充分发挥它作为“雁头”的带动作用,通过关联作用对其他部门产生推动和促进作用,并使这些部门衍生出对其它产业部门的进一步带动作用,从而发挥雁行模式中的连锁反应和追赶反应。

第二,20世纪末20世纪初,国内外对煤炭资源的需求进一步扩大,晋城作为中国重要的煤业基地,占有了一定的产业市场,从而从为它发展生存,稳步成长的条件和基础。如果没有市场的需求,煤炭产业必然会很快走向衰落,晋城的经济发展也会收到影响。

第三,煤炭产业发展技术先进,且有很强的适用性。近几年来,为了实现更好的产业发展,晋城煤炭产业致力于高质化,创新化,高端化产品研究工作。作为国家的技术企业和重大技术装备企业的晋煤集团,自主研制了较多的煤矿开采设备,其中的两项成果还获得了科技进步奖。

第四,煤炭产业的快速发展,带来许多新的工作岗位,解决了晋城地区的一部分就业压力。人口多,劳动力过剩,就业压力大是我国同样也是晋城的一种社会现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同样也代表了晋城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但更多的是,它给社会带来了十分巨大的就业压力。煤炭企业部门多,就业机会也随之增多,具有强大的吸收社会劳动力的能力,能给人们带来大量的工作机会,这样既减少了社会的就业压力,又充分发挥了人口劳动力丰富这一基本优势。

4.4. 晋城市的主导产业影响力和带动性

“后雁行模式”是指一国之内发达地区产业沿着劳动密集产业-资本密集产业-技术密集产业的方向不断向欠发达地区进行转移和结构优化 [9] 。首先,用雁阵理论指导和推进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结构转换和升级需要政府和市场的有机结合 [10] 。根据这样一种理论模式,在晋城区域内部,我们就可以把煤炭产业作为“雁头”,第三产业比作“雁身”,第一产业比作“雁尾”促进经济发展。

从我国目前主导产业歧误成因的分析和其它国家主导产业选择的过程,我们得知,错误主导产业可以在自流不觉中产生,但合理的主导产业却从来都不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3] 。对于晋城来说,煤炭产业作为“雁头”和主导产业,它首先应该调整好自身所存在的产业内部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在加强重工业快速增长的同时也要大力推进制造业。它是晋城市经济发展高速稳定上升的关键。在煤炭产业比值不断快速增长的今天,晋城地区的轻工业却没有相应的发展,导致其产业内部的在高级化方面相对滞后。晋城地区应该利用其得天独厚的优势的同时,也借鉴学习外国的管理经验,积极发展技术与劳动密集型产业,改善其相对薄弱的制造业。

第二产业相对于第一产业来说,它内部结构的调整优化能改变第一产业主要依靠手工劳动者进行生产的弊端。农业一直以来都是晋城地区最落后的生产部门。技术水平低下,重点依托天然的灌溉和人力耕作。推进第二产业制造业的发展,不仅给晋城带来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促进了农业机械设备的生产,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从而使劳动力资源可以更多的流向第二,第三产业,缓解第二,第三产业劳动力短缺的现象。

对于第三产业来说,第二产业的发展可以使政府的财政收入增加,将大量的人力财力致力于第三产业基础设施的建设,打造更好的城市形象,使晋城地区的第三产业走出去,吸引更多的游客。在这样的条件下,不仅促进了第三产业以及其他关联产业同时发展,彼此增长,而且也保证经济资本的良性循环。

5. 结论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

第一、政府作为市场经济中的领导者和服务者,应该给产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创业风险的扶持以及鼓励创新等政策。明确政府自身任务、职责,加强了产业部门之间的协调和取舍,及时研究解决发展中遇到的一些重大问题,加快产业转移的步伐。

第二、煤炭产业依托其现有产业基础,突出特色发展的同时,对于其自身存在的弊端也积极进行调整和改善。在重点发展的同时以集群化的理念也大力发展培育非煤的主导产业,为第一第三产业提供相应的资金,技术和管理支持。其次,为实现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增添富有活力的城市动力机制。

第三、在进行产业调整优化时应以主导产业为主体,更好的发挥先前其的优势,进而将优势延长,进一步将更高产品的科技含量引入到其他产业中区,使其他产业也能生产出多功能、高附加值的多样化产品,加强其市场的竞争力。

第四、对于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中有发展前景的部门来说,一定要抓住机会,在较短时间内上升为主导产业积极进行产业调整,升级。

第五、同时认识到雁行理论的局限性与不足,避免产业结构调整中的错误,因地制宜发展经济。

雁行理论模式的应用对晋城的煤炭产业实现转型和更好的带动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晋城市农业落后,工业的产业结构不合理煤炭一枝独秀和第三产业发展缓慢滞后的产业发展模式给市区经济的和谐发展带来极大的挑战和风险。其中最关键问题是要调整好煤炭产业存在的弊端,才能更好更快的发挥雁头作用,保证自身和推动相关产业的增长。

文章引用: 焦凡凡 , 张杜鹃 (2018) 基于雁行理论的晋城主导产业的发展研究。 地理科学研究, 7, 10-14. doi: 10.12677/GSER.2018.71002

参考文献

[1] 周冯琦. 非雁行转移的结构演进路线立信[J]. 立信会计高等专科学报, 2002, 16(4): 32-34.

[2] 董洁. “雁行形态”理论创新与江苏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路径选择[J].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2009(6): 137-140.

[3] 王忠民, 朱争鸣, 邵崇. 我国产业结构中的主导产业问题探讨[J]. 管理世界, 1988(1): 44-59.

[4] 邵洁笙, 孙春明. 主导产业的选择和区域产业结构的优化[J]. 珠江经济, 2014(10): 2-11.

[5] 申彩云, 张爱国. 晋城产业结构的现状与问题及调整对策分析[J]. 科技情报开发经济, 2001, 21(10): 141-143.

[6] 袁中华, 罗华. 西藏跨越式发展中主导产业选择的实证分析[J]. 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 24(2): 39-44.

[7] 车维汗. “雁行形态”理论及实证研究综述[J]. 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2004(1): 88-92.

[8] 江世银. 选择区域产业主导产业的约束条件分析[J]. 中共四川省委党校学报, 2003(2): 20-23.

[9] 侯燕飞. 基于“雁行理论”统筹区域产业转移[J]. 经济研究导刊, 2011(12): 181-183.

[10] 李旭轩. 雁行理论在西部产业结构升级中的应用探讨——以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为例[J].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2013(5): 99-103.

分享
Top